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罗十六民间诡闻实〕〔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婚久情深:霍少太〕〔剑尊〕〔权臣的重生嫡女沐〕〔九域剑帝楚宁〕〔沐云安萧承逸最新〕〔嫡女重生:权臣的〕〔沈昭慕〕〔巨擘巅峰〕〔婚情告急:陆少娇〕〔阮苏薄行止〕〔夜北唯吾独尊系统〕〔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镇国战神〕〔萧承逸沐云安〕〔北王战刀〕〔缔世魂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三十四章 修仙者该有的样子
    ,,,!

    轰!

    紫光猛然炸裂。

    直接将整个六角结星大阵撕成粉碎。

    六道身影如炮弹一般飞射出去,沿途撞断几棵大树,每个方向都是那么整齐。

    爆炸中心,有一人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出。

    她面蒙黑色轻纱,衣着黑色长袍,肌肤瓷白如雪,衣角整洁,毫发无损。

    亲眼目睹一切的任溪嘴巴大张,见鬼了似的盯着陆隐,直到陆隐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感觉下巴有点疼。

    “前辈,你……”

    “你不是要给我指路线吗?”陆隐接话道,语气平淡,仿佛是在谈话家常。

    任溪自然是听话照做,指完路线以后,这才犹豫着开口说道,“前辈,那些人……”

    “死了。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自己去确认一下。”陆隐回答道,她最后深深看了一眼任溪,又拍了拍后者的肩膀,便是顺着路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https://m.xla.

    在她身后,任溪凝视着她的背影,很久很久都没有回神。

    他想的不是为什么陆隐不帮他,而是……如果自己也有这种实力,那该有多好?

    六名绝影楼黑衣人,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这说明他们要么隐匿术法上佳,要么修为比他高,不管是哪一种,都是强于他的存在。

    如果是他自己,对上这六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估计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陆隐呢?

    仅仅一招,不但破了六人合力的阵法,而且顺便将六人秒杀,这该是什么级别的实力啊?

    如果他也能做到这样,那他说不定就有反抗命运的勇气了……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

    他只能认命。

    任溪突然转过身,看着那被雷光炸得焦黑的地面,眼前似乎又闪过那在夜幕中绽放的夺目紫光。

    真耀眼啊……

    这一声前辈,叫得真是不冤。

    像她这样,才是一个修仙者该有的样子啊!

    任溪移开视线,目光落在树下任涧冰冷的尸体上,却是叹了口气。

    只可惜,他这辈子许是再也无法感受了……

    -

    陆隐在光线昏暗的树林里独自赶路。

    刚刚面对那六个黑衣人,其实她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修仙四艺一窍不通,这可是实打实的真话,是以那六人动用阵法对付她的时候,她还小小的慌乱了一下,但是真的陷入阵中以后,却发现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回事。

    一句话概括,这阵法太破了!

    能量外泄,这意味着阵纹刻画错误,抑或阵法有所破损,已经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阵法,威力大打折扣不说,破阵机会也会大幅增加。

    当然,因为陆隐完全不懂阵法,是以她只会一种破阵方法,那就是暴力破阵。

    但这个暴力破阵,也是有讲究的。

    一个阵纹无损的完整阵法,不论是以何种方法,破阵都非常之难,难度视阵法等级和阵纹复杂程度而定。但这个难度,仅仅适用于取巧的方法,若是采取暴力手段,难度更是将呈几何倍数增加。

    也就是说,比如一个只能困住练气六层以下修士的完整阵法,让练气六层的陆隐暴力破阵,失败率起码有九成,想要仅凭力量冲破阵法之中所有阵纹的束缚,这是极其之难的。

    在凌虚宫中,陆隐曾经也动过辅修一门修仙四艺的心思,在阵法的考核之中,共设十二道关卡,每一道考题都是破阵。

    有天赋的人,破阵的方法都是寻找阵法节点,将其击碎,阵法自然迎刃而解。但陆隐显然是没天赋的那一类人,她只会暴力破阵,最神奇的是,她居然还真靠着自己的爆发力闯关成功,直到第六关才停下。

    由此可见,陆隐的暴力是拥有绝对资本的,阵法完整但阵纹简单可破,并且随着修为的增长,这个“简单”的范围还会逐渐增加,也算是爆发力强带来的益处之一。

    是以,面对阵法残缺且阵纹有损的六角结星大阵,暴力破阵的难度大幅降低,也给了陆隐足够的发挥空间。

    但话虽然这么说,这个阵真要破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以陆隐的眼力,仅凭阵法之中力量的强度,便能判断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阵法,至少等阶不低,完整时期应该是一个筑基期级别的阵法。

    因此,虽然阵法有损,陆隐出手的力量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几乎将她体内所有灵力搜刮一空,这才勉强使出了那一记十成十力量的破虚雷指。

    虽然阵法破了,但她自己也不好受,就像是饥饿到极致,浑身细胞都在颤抖叫嚣,如果不是阵法破开的第一时间,就有天地灵气钻进她的身体转化为灵力,她可能在那一瞬间就当场昏厥了。

    至于是怎么发现那六名黑衣人的……

    陆隐只能说,这几个人功力还不到家,一是气息隐匿不够,二是杀气外泄过于明显,这两点对于一个杀手来说,都是致命的破绽。

    而她自己的杀意,则是在准备动手的时候才开始释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他们主动现身,一网打尽总比东追西捕来得轻松省事吧?

    还有,任溪一家……

    犯了错,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至于代价是什么,就不是她该管的事了。

    他们本萍水相逢,陆隐也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她最多能做的,便是听任溪将故事,故事讲完,便是分别。

    分别以后,各奔东西,有缘……永不再见。

    陆隐一边赶路,一边想着心事,身体则是毫不停歇地吸取着天地灵气,状态快速恢复,一炷香时间后,丹田中的灵力便恢复了七七八八。

    此时的她,按照任溪给的路线,已经成功绕过尚阳城,约莫还有一小半路程,便能看见万鬼沼泽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立即进入万鬼沼泽。

    依照本来的计划,她是要先抵达尚阳城,稍作休整,了解一下情况,多做些准备再进去的。毕竟万鬼沼泽是个凶险之地,加上她修为本来就低,消息情报之类的还是要多收集,以防吃些不必要的闷亏。

    但眼下这种情况,尚阳城里面是去不得了,却也是万万不能在夜晚进入万鬼沼泽的,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尚阳城如今是个是非之地,但其毗邻万鬼沼泽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也就是说,必然会有很多人仍旧打着进万鬼沼泽历练寻宝的主意。

    所以,尚阳城不能去,又要进万鬼沼泽,这怎么办?

    以她的判断,就在万鬼沼泽外部,应该会有临时搭建的小型坊市,一个临时的修士生活圈,如此一来,所有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陆隐接着赶路,虽说如今她状态已经恢复,却也没有加快前进速度,而是不紧不慢。半炷香时间后,昏暗的树林中突然出现了一片遥遥的光亮,还有几道摇曳的人影。

    少女依旧保持着同样的速度,不一会儿功夫,那光亮的来源便呈现在眼前,正如她推测的那般。

    一个小型的修士坊市。

    与一般坊市不同的是,这里很安静,如果不是因为修士具有非常的耳力,恐怕都捕捉不到空气中的人声。

    陆隐在即将进入坊市的时候,撤去脚下的灵力,徒步走入其中,看起来十分懂行,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

    几道掩饰得极好的隐晦视线落在少女身上,不出一息便纷纷撤去,陆隐没有理会打量的人,而是缓步走在坊市中间,目光在一个个亮着明火的摊位上扫过。

    很快地,她锁定了一个贩卖牛皮地图的摊位。

    “道友,来份地图吗?”

    摊主也是个有眼力见的,看见黑衣少女款款走来,当即便压低声音,出声问道,脸上尽是友好却不谄媚的笑容。

    “这是万鬼沼泽的地图?”陆隐也如他一般压低声音问道,白玉般的纤手拿起一块牛皮地图便看了起来。

    “是,您看看。”摊主也没介意她的动作,而是笑容不减,眼神充满自信。

    这年头,修行者个个都过目不忘,是以贩卖术法秘籍乃至地图的老板,通常是不给付款前先看货的,万一这看上一眼就全记住了,完了还不买,那不是被白嫖了吗?

    可他没有。

    他不但没有阻止陆隐,反而叫她慢慢看,像是生怕她记不住一样。

    摊主话音刚落。

    下一秒,一堆光泽幽幽的淡绿色灵石突然出现在摊位上。

    “地图,我要了。”陆隐笑道,纤纤玉手中的牛皮地图,却是轻轻敲击在摊位旁的一块小木板上。

    木板上书:一份地图,五十枚下品灵石。

    “哎,您走好。”摊主反应也快,一挥手收走了所有灵石,脸上的笑意则是更浓郁了几分。

    陆隐收起地图,继续在坊市中闲逛。

    其实一路走来,也经过不少地图摊位,但她偏偏选了最贵的一家。

    五十灵石一份地图,这价格确实挺贵的,至少在这家之前,她从十到三十都见过几次,可这三十似乎是个分水岭,别说五十了,就连三十一都没有。

    尽管如此,这摊主依然卖五十灵石,而且看他神态,没有丝毫紧张慌乱之色,反而散发着一股冷静肃然的气质,简直鹤立鸡群。

    加上方才在摊位前,她扫了一眼那张地图。

    就这一眼,陆隐当场便决定拿下。她有这个感觉,除了这家,这坊市里再也没有如此详尽细致的地图了。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开局地摊卖大力〕〔最强杀手〕〔这个诅咒太棒了〕〔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