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玄林清菡无敌神〕〔《无敌神婿》主角〕〔大国名厨〕〔猎龙梦境〕〔顶级高手张玄〕〔上门狂婿张玄林清〕〔王者至尊〕〔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山有桥西木有枝〕〔地下王者归来〕〔重生嫡女惹不起〕〔起航1992〕〔乔梁章梅的〕〔我真不是全能大佬〕〔逆袭人生乔梁完整〕〔风云菱楚炎洌〕〔最强兵王归来〕〔影帝的诸天轮回〕〔乔梁章梅最新〕〔苏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隐行 第三十七章 焚月楼与断神阁
    ,,,!

    空间很小,一眼便能一览无遗。

    白衣少年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个放了些许杂物的置物架,角落处的一堆灵石,一排挂了几套衣物的衣架,以及一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型书架。

    陆隐和这白衣少年也算是曾经的同行,是以她很清楚那衣架的用途,根据场合需要进行变装用的,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她先是清点了灵石数目,这一堆共有足足三千余枚,全是下品灵石,狠狠充实了一把她的小金库。

    看着这三千余枚灵石,陆隐思索片刻,决定取出一千灵石放进自己的纯银指环之中,余下的原封不动放在原处。转移完毕以后,她开始打量那个小型书架。

    书架上一共摆了数十本书籍,其中大半都是武学术法秘籍,她粗略扫了一眼,不感兴趣便放到一边,转而研究起最后三本来。

    第一本是任务记录,顾名思义,应该是这白衣少年生前执行任务的全记录,陆隐大致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人竟然已经完成了两百多次任务,记录上的最后一次任务,正是三天前。

    以杀人为生的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入行,都或多或少有一些怪癖,这白衣少年的怪癖便是记录自己执行任务的过程,虽然有些令人发指,但也没有特别怪异,陆隐将其合上放在一边。

    第二本则是一本小册子,扉页右下角刻着一行极小极小的字:焚月楼杀手准则。

    陆隐眼眸一亮,她知道,自己得到了一条关键信息。

    白衣少年所属的杀手组织,名为焚月楼!

    https://m.xla.

    不过,嗯……焚月楼,这名字好像有点陌生……

    有那么一瞬间,陆隐觉得自己这两年读的书都喂了狗。

    这才出宗不到一天时间,什么绝影楼,玉剑宗,焚月楼,接连三个势力出场,她愣是一个都没听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凌虚宫藏书稀少,底蕴浅薄呢!

    咳,不能这么想,我们凌虚宫是最厉害的宗门,至于为啥一个都没听过……应该是这些势力品阶都太低了,没什么记录价值吧!

    陆隐疯狂自我安慰,不管怎么样,对自家宗门的自信一定要有,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至于这本小册子里面的内容,陆隐亦是随便翻翻就扔到一边,把目光放在最后一本书籍上。

    第三本,陆隐翻开的时候懵逼了一瞬,好家伙,这是一本无字天书!

    等等,不对,如果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要把它放在最下面呢?

    短暂的愣神以后,陆隐却是猛然想到了什么,她开始仔细地翻阅起这本无字天书来,一页一页地翻,翻一下还要摸一遍,生怕错漏了什么信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本书翻了一大半的时候,陆隐找到了一片半个巴掌大的牛皮纸。

    东西找到了,她却没有就此合上无字天书,而是继续仔细地翻完,这才将灵力从蓝色戒指中撤出,打量起到手的这片牛皮纸来。

    这个材质……

    陆隐心神一动,手中突然出现一张牛皮地图,正是刚买的万鬼沼泽地图。

    “果然如此,一样的……”经过比对,陆隐得出了结论,材质一样,说明这张牛皮纸,很有可能也是一张地图!

    然而,这牛皮纸在手里拿久了,陆隐心中却是莫名升腾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气息?”她黛眉微颦,先是将牛皮地图收起,再将牛皮纸收起,却是发现牛皮纸消失之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便消失了。

    于是她又取出牛皮纸,释放出灵力细细感知起来,却不想,在她的雷电灵力接触到牛皮纸的一瞬间,竟然是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陆隐吓了一跳。

    这声音不大,甚至十分细微,不仔细听根本捕捉不到,但陆隐却是知道,这个现象意味着什么。

    雷,至正至阳,乃是一切邪魅虚妄,魑魅魍魉的克星。雷电所过之处,鬼魅退避,邪妄让道,万物皆不可犯。

    何为鬼魅?何为邪妄?

    在这个名为古幽界的修仙界,鬼魅邪妄的代言人,便是魔道。

    所以,在接触的第一时间,雷灵力便产生如此之激烈的反应……

    这张牛皮纸上,有魔气!

    难怪会有不舒服的感觉……魔气,除了魔道中人,任何生灵都会对此感到不适,那是本能的排斥,来自于身体本源,因此格外真实和清晰。

    陆隐收起自己的雷灵力,看着这张小小的牛皮纸,眼神复杂。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宗门之中有明文规定,筑基期以下,魔道相关,绝不可私自干涉,如若不然,必有重罚。

    这是以她作为凌虚宫弟子的身份,印象之中,宗门最最严厉的规定,没有之一。

    由此可见,宗门对于魔道,究竟是有多么重视。

    不知怎的,陆隐又回想起了在宗中听闻的那两个故事,昆珏真君的死,掌门昆昀真君的爆发,以及一位昆字辈真君的陨落……

    这一切,都和魔道有关。所以,这就是宗门如此重视魔道的原因吗?

    陆隐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玄寒玉盒,将牛皮纸放了进去,存储在纯银指环中的一个小柜子中,小心放好。

    玄寒玉,是顶级的玉质材料,这种材质的玉盒她手上一共只有两个,如果不是特别重要之物,她是决计不会使用的。但这张有魔气的牛皮纸,她认为有这个资格。

    回宗以后,一定要把这东西上交……

    这样就又有一笔贡献点进账了。

    陆隐继续整理战利品,只剩下最后一个放杂物的置物架了。

    说是杂物,其实都是一些实打实的实用好物。不仅有两瓶丹药,一瓶回灵丹,一瓶融血丹,还有几张各式各样的低阶符箓,以及一把品阶为下品法器的玄铁匕首。

    古幽界,法宝共分三大阶——灵宝、灵器、法器。

    其中,灵宝有先天与后天之分,前者集天地灵秀自然凝成,后者则是修士炼制而成,须渡九九天劫,便可晋升仙器,当然,若是渡劫失败,无论先天还是后天,都会受到重创,严重者甚至会跌落品阶。

    灵器和法器则是同一个划分标准,都分为极、上、中、下四品,而灵器与法器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灵器已经初生灵识,在威力上远远胜过法器,也因此,灵器普遍被认为只适合金丹期及以上修为的修士使用。

    而不论是从炼制难度、流通程度,抑或是珍稀程度上来说,法器都是最低级的一等,但不论如何,位列法宝,就足以证明法器与普通凡兵,根本毫无可比性。

    通常来说,练气期以及筑基期的修士,只能使用法器。但即便如此,在外界,就算是法器也并不是哪里都可以买到的,哪怕是最低等的下品法器,也会有筑基期修士出手争夺。

    是以能在这白衣少年的遗产里得到一件下品法器,着实在陆隐意料之外,由此看来,这人的财富在她想象之上……不,或许该说,杀手是一条致富之路吗?

    除此之外,置物架上还有一个裂痕交错的阵盘,痕迹焦黑,看起来才损坏不久,不过肯定也是没法用的了。还有一张兽骨面具,几顶假发,一副黑丝手套,以及一块黑木令牌,便再无他物了。

    陆隐对别的不感兴趣,而是取出黑木令牌仔细端详,却是发现令牌背面刻着一轮残月,四周围绕着栩栩如生的火焰纹路。下方则是龙飞凤舞的“焚月楼”三个大字,入木三分,做工很是精致。

    令牌正面,并没有写白衣少年的真实姓名,唯有左上角刻着“壬子”两个小字,右上角“黄”,左下角“白”,以及右下角的一个小骷髅头。

    “这是……”陆隐感觉自己看的不是一枚令牌,而是一道谜题,还是一道题设条件看似毫无关系的难题。

    “壬子……莫非是天干地支,六十甲子?”她手握令牌,一本正经地推测道,“黄,天地玄黄,这是等级吧?至于白……他当时便是身着白衣,意思难道是,一甲子,一等级,有不同的杀手,以服饰颜色区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六十甲子,天地玄黄四级,加上未知的颜色数,这很可能是一个人手上千的庞大杀手组织!这种规模的杀手组织,品阶绝对不低,为何宗中秘籍并无记载?”

    陆隐蹙眉沉思,她突然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要是再想想尚阳城中发生的事情……

    一夜之间连灭十家势力的绝影楼。

    她知道尚阳城的实力构成,任溪之父,尚阳城主乃是第一强者,金丹中期修为,除此之外,城中还有五位明面上的金丹修士,分属不同势力,而这些势力,好像就是被灭门的其中几家……

    也就是说,绝影楼的实力,至少拥有十位金丹修士,而且是可以秒杀同阶修士的存在,这种实力……

    要是再阴谋论一点,绝影楼和焚月楼有什么关系的话……

    突然间,陆隐陡然举起黑木令牌,视线牢牢盯着右下角处的小骷髅头。

    她想起来了。

    绝影楼和焚月楼,她确实没听过,但她见过这个骷髅头!

    小骷髅头,据凌虚宫宗门秘籍记载,乃是古幽界三大杀手组织之一,断神阁的标志!

    “断神阁,不是只在西域南域,以及中域西南部活跃的吗……怎么,这是想把手伸到东北部,乃至全古幽界来了?”

    少女举着黑木令牌,逆着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线,注视着那光泽阴冷冰寒的小骷髅头。

    只不过,她的眼神,却比那折射出来的冷光更加冰寒彻骨,千万倍。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