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冉慕擎宇〕〔邪君的第一宠妃〕〔老祖渡劫失败之后〕〔再活一万次〕〔任苒凌绍呈〕〔穿越后成了果子精〕〔绝代医王〕〔修罗殿〕〔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安小暖夜溟爵〕〔从巨蟒开始进化〕〔无尽魔法世界〕〔神医狂妃:邪王的〕〔总裁老公太凶猛〕〔斗罗开局遮天证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第48章太疼了,我后悔了
    . ,最快更新每晚都在大佬梦中最新章节!

    阿芜趴在喜公公的肩膀上从坤宁宫的后院翻墙而入。

    阿芜亲自照顾着高烧不退的江行之,用毛巾擦着江行之的额头,擦着擦着,低头亲吻了上去。

    她为女帝时从未亲过江行之的脸或唇,她为阿芜,却在江行之高烧时,蜻蜓点水般地,亲吻江行之的眉眼,亲吻江行之的唇。

    连衣服都是别人帮她穿的女帝,她亲自照顾着江行之。

    喜公公在外面看的心急,好几次想要帮忙都被她一个眼神赶了出去。

    身为局外人,江行之把女帝在爱欲与帝王之间的挣扎看的清清楚楚。

    她就像是个飞蛾,明知道前途一片黑暗,却还是义无反顾地扑了过去。

    她在无数个夜晚中纠结徘徊,在没有宫人侍候的空旷大殿中一遍遍地抚摸她亲自做的那些面具。

    “行之。”她在出征前一晚,盯着散发着幽幽光芒的烛灯呢喃:“行之,朕把自己的命赌给你。”

    她把命赌给了他,他亲手了结了她的命。

    那一箭射出去,江行之甚至没有近前去看看滚下斜坡的她,头也不回地驱马离开。

    但,局外人的他却能看到。

    他看到她笑靥如花地回头瞧他,眸中光华灿灿。

    他看到她张口要朝他喊话,可是她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

    江行之没有给她说的机会。

    那箭转瞬即至打断她即将出口的话。

    他看到她从马背上跌落翻滚。

    他想伸手去把她抱住,把她接住在怀里,却不管如何伸手,都扑了一个空。

    他眼睁睁看着她摔落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她的腿摔断了,她的腰也扭伤,她的五脏六腑受了震荡。

    她躺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她双眼失神望着天空,望着这黑暗,望着黑暗中,天际星辰。

    她或许还在等着能有脚步声近前。

    或许还期盼着有人到来。

    但,没有,并没有。

    她眼中的神采一点点的覆灭,黯淡无光。

    她躺在那里,犹如被抽了魂魄被抽了精髓的皮偶。

    浑身都散发着令人悲伤到窒息的死寂。

    她的唇一张一合。

    他这次,听到了她的话。

    他听到她说:“好疼啊。”

    好疼啊,她眼角沁了泪光。

    她最疼的地方,是被她手捂住的胸口位置。

    夜晚啊,好冷,风吹得她脸色发白,浑身都在颤抖。

    她艰难地移动,把她自己紧紧的缩起来。

    她的气息,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她唇动着,无声地,又说:“行之,我后悔了。”

    她后悔了,因为太疼了。

    太疼太疼!

    他跪坐在她身边,想伸手去把她抱住。

    可一直到她死,一直到她死不瞑目的没了气息,他也没能将她揽入怀中。

    如果说,初次梦境中,他是以江行之的视角看这个世界。

    那这第二次的梦境回溯,他则是以女帝的视角。

    女帝的挣扎与纠结,女帝的欢喜与难过,女帝的悲恸与心碎,他感同身受一般。

    遥远的风铃声晃悠悠地响起。

    那是,李晋与他约定好的,风铃声响起,他就要离开这里。

    可是,不想离开。

    他不想离开。

    他不能放她一个人躺在这个寒冷的地方。

    他想陪着她一起度过这漫漫的寒彻心骨般的长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