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炼气五千年〕〔巫师世界里的猫妖〕〔空间之锦绣农门〕〔胜者为王〕〔逍遥医少在都市〕〔上门龙婿〕〔我的祖传狗牌成了〕〔王者废婿〕〔最强入赘女婿叶辰〕〔女神的合租神棍〕〔炼气五千年方羽〕〔剧本乐园〕〔神探悍妻之老婆大〕〔穆少甜宠小新娘〕〔叶晨萧初然〕〔太子爷今天又被逼〕〔诸界之深渊恶魔〕〔我家后院通仙界〕〔我有百万亿主角光〕〔进化:我变成了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第690章为什么梦境里他会杀她
    . ,最快更新每晚都在大佬梦中最新章节!

    她望着他,眼中泪水充满了眼眶,哀伤而又决绝:“江郎,我不过爱你慕你,你若是不愿,拒绝我便是,为何这般羞辱于我,女儿家的名节如此重要,你怎能这般玷污我!”

    她说话间,发觉四周的下人们要过来把她拉走。

    忙忙提起衣裙,赤着足快步走上台阶,犹如一只火红色的蝴蝶朝他飞扑而去。

    江行之想把她抱住。

    她跑的太快了。

    脚步踉跄着,好似下一刻就能跌倒。

    他想把她牢牢抱住,想弯腰为她穿上鞋子,这般赤着足,在这大雪纷飞的冬日里,该有多冷啊。

    可是,他无法控制这身体。

    他看着自己拔出手中的长剑。

    在她扑到他面前之际,长剑直接刺进了她身体。

    她伸手,手里有一块玉佩,那玉佩上面雕刻着一个丑丑的“江”和“言”。

    她含着泪,似哭似笑:“江郎,你说过要娶我的啊,明明你说过的,我一直等你,你不去娶我,我便来寻你,江郎,江郎。”

    他身体僵住,目光落在那玉佩上。

    脑海里浮现出了他歪歪斜斜一点一点雕刻这玉佩,并郑重把玉佩递给她:“阿芜,等我建功立业,就回来娶你,你一定要等我啊。”

    “好的,我会等你,一直等你来娶我。”

    她手中的玉佩滑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碎裂成了两半。

    他手中的长剑在短暂的犹豫后,毫不犹豫地抽出。

    她的胸口顿时喷出了血。

    那血啊,落在厚厚的雪上面,比这满院盛开的红梅还要的鲜艳。

    她的身体随之从台阶上滚落,红色的衣裙翻飞,她就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的蝴蝶。

    落地后,再也不动。

    只有红色的血,从她胸口流出。

    将那纯白色的雪洇染成了红色。

    她依旧睁着眼。

    她笑着望他,眼底的泪意终于从眼角流下。

    她的唇在动。

    他听到她发出的低低的犹如蚊子般的声音。

    “好疼啊!”

    江行之一个激灵惊坐而起。

    屋子里并不冷。

    可他却冷的浑身都在打颤。

    冷的浑身像是塞满了冰渣子。

    他想起来了。

    他想起了,言芜那首“凤求凰”原本是弹给他的。

    她为了学那首曲子,手指头有一段时间总是血肉模糊。

    他不让她学,可她说,要学会了弹给他听。

    但是不等她学会,他就离家去了战场。

    五年时间,他从一个小马仆变成了大将军,她从一个千金小姐变成了艺伎。

    她一直等着他盼着他。

    可是再见面,他一剑杀了她。

    他,他怎么那么狠心?

    他怎么能那么的狠心!

    江行之伸手紧紧按着自己的胸口。

    那地方疼的犹如万蚁噬骨

    但这样的疼痛不是最疼的。

    而是,而是梦境里他刺她那一剑。

    梦境里她凄零倒在大雪中,血和她的衣裙成一色,没人去试图救他,他甚至都懒得去看她一眼,只嫌弃无比的把手中沾了她血的长剑扔在一旁。

    她被那些人粗暴的像是拖麻袋一样的拖了走。

    被拖过的地方,是红色的刺目的血。

    阿芜,阿芜。

    江行之试图起身下床,他想去找她,询问她,为什么梦境里,他会对她做出那般可怕的事情。

    可刚一动,一口血从他喉间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