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琉璃顾墨枫〕〔卓逸女婿〕〔沈琉璃顾墨枫一胎〕〔一代球皇之大帝传〕〔甜妻一胎双宝苏沫〕〔锦娇〕〔林逸陈晨〕〔末世茗薇〕〔采集万界〕〔寻唐〕〔衰神正传〕〔四季长情〕〔诗语小姐的医妃之〕〔大隋第三世〕〔黎明之剑〕〔盘龙开端之纵横三〕〔快穿之不当炮灰〕〔宿主〕〔我让世界变异了〕〔洪荒斗战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第862章男人的脸
    言芜:???

    男人的脸真他娘的比六月的天还要变得快。

    她都没从江行之抱得她要窒息的感觉中反应过来,江行之已经放开她,并后退一步和她拉开了距离。

    言芜不解地瞧去,恰好对上江行之的目光。

    江行之盯着她的那目光阴鹫鹫的好似要在下一瞬杀了她般。

    气性怎么大,难不成是因为昨晚她爬床的事情?

    昨晚倒的确是她孟浪。

    言芜正要张口与江行之道个歉,江行之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朝桥下走去。

    他的衣袍被风吹的猎猎萧杀。

    简直就像是一把随时要出鞘的剑,会把言芜剁成肉泥。

    言芜识趣没说话。

    江行之快步走下台阶。

    在原地站了一瞬,突然又扭头快步走上桥,走到言芜面前。

    言芜:???

    她已经被江行之这反复无常给惊的呆了。

    只像个小姑娘般,羞涩而呐呐地轻声唤:“陛下,我是来为昨晚的事情道歉的,您……”

    她话没说完,就见江行之抬手推她肩膀,她把朝桥栏下推去。

    卧槽!

    卧槽?

    竟然把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推下桥。

    这虽然不是什么冰冻三尺的冬天,可也是湖水刺骨的秋日。

    这要掉进湖水中,就算大难不死,也会冷的去个半条命。

    什么仇什么怨?

    江行之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啊,他怎么能对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言芜错不及防地被江行之这么一推。

    身体后仰着朝桥下栽去。

    不过她反应极快,一只手及时地拉住江行之的腰带。

    江行之的腰带被她拽着,她掉下去的时候使得江行之朝前踉跄两步。

    幸好江行之及时伸手扶住了桥栏,不至于被言芜带的掉下去。

    他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盯着言芜手里捏着的腰带一端。

    冷声呵斥:“放开。”

    他盯着言芜的目光,无比厌恶,就像是盯着个死人,而且还是死了很久的那种。

    他对言芜态度不好,言芜自然也不会哭泣哀求,她恶狠狠地盯着这厮,咬牙:“不放!”

    江行之的唇,缓缓抿成一线。

    他也不去瞧言芜。

    而是从自己的腰上拔出长剑。

    阳光照在锃亮锃亮的长剑上面,反射的银光刺的言芜眼睛都要瞎了。

    妈的,这厮不会是要砍了她的手吧?

    江行之绝壁能做出这种事情。

    这个混蛋!

    言芜气得磨牙。

    她在江行之长剑抬起之前先下手为强。

    脚下使劲一蹬桥面,双手用劲。

    把江行之的腰带给扯了下来。

    她自己也朝湖水中掉去。

    就算如此,她笑得张狂还不忘嘚瑟,并用拿着江行之腰带的手朝江行之竖个中指。

    江行之的龙裤在滑下去之前,被辛公公急急忙忙地给提了起。

    他提着陛下的龙裤,可怜巴巴地叫:“陛下,奴婢有罪万死不辞,可,可这位小公主她什么都不知道……”

    江行之挑眉,盯着辛公公冷笑:“什么都不知道就能把你收买?辛公公,辛大人,你也太好收买了些。”

    江行之的声音阴翳且还杀气腾腾。

    辛公公吓得浑身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