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琉璃顾墨枫〕〔卓逸女婿〕〔沈琉璃顾墨枫一胎〕〔一代球皇之大帝传〕〔甜妻一胎双宝苏沫〕〔锦娇〕〔林逸陈晨〕〔末世茗薇〕〔采集万界〕〔寻唐〕〔衰神正传〕〔四季长情〕〔诗语小姐的医妃之〕〔大隋第三世〕〔黎明之剑〕〔盘龙开端之纵横三〕〔快穿之不当炮灰〕〔宿主〕〔我让世界变异了〕〔洪荒斗战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每晚都在大佬梦中 第863章她不配!
    辛公公吓得浑身哆嗦:“陛下,陛下,奴婢没有被收买,奴婢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鬼,一切都是奴婢擅自做主,明月公主她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心疼陛下这些年身边没个知情趣的人,若是先帝在天有灵,一定也会心疼陛下,陛下您要罚就罚奴婢,饶了明月公主一命吧。”

    他大约是笃定了自己拎着陛下的龙裤呢,陛下就是想罚他也得思量思量龙裤会掉的问题。

    也因此,这说的话就比平日里胆大了一些。

    江行之盯着地上太监,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

    思绪却已飘远。

    她会心疼他吗?

    如果她在天有灵,她会愿意再看到他?会心疼他吗?

    她,她怎么可能会心疼他。

    她定然,定然是恨极了他呀。

    辛公公虽然在发抖,但他嘴皮子不停,再接再厉地,继续说:“陛下,求您了,不为别的,就,就因明月公主那张脸,您,您把人留下吧。”

    江行之脸色骤冷:“她不配。”

    南疆送这么一张脸来他宫中,大约是笃定了他会如辛公公一般的心思。

    呵,还真是其心可诛。

    “皇兄,那女人还救不救呀,都好久了还没浮起,会不会已经死了?”

    江行之身后,有个穿着一身紫衣的少年郎几步跨上桥上台阶走到江行之面前:“皇兄你瞧瞧,水面一个水花子都没,这湖水深的很,会不会是水草把人缠着淹死在里面了?”

    辛公公一听,也惊吓的不行,忙忙乞求地对江行之说:“陛下,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

    江行之:“放开!”

    死死拎着陛下龙裤的辛公公一脸懵懂,这是,是让他把裤子给放开吗?

    但,但要是放开了,陛下的裤子就会掉的呀。

    辛公公好纠结。

    他想听从陛下的吩咐,但是又生怕自己这一放手,陛下的龙腚会露出来被别人看到啊。

    好在,辛公公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他立刻解下自己的腰带,一边叉着腿免得裤子掉下去,一边帮江行之系腰带。

    等他帮江行之把腰带系好,江行之立刻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拎着自己的裤头的辛公公有些求救地望向旁边的西王:“王爷,这湖水里的可是南疆王唯一的小公主,这,这要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呀。”

    西王挥手:“既然知道不能有好歹,那还不快找人去打捞。”

    辛公公等的就是这话,忙不迭的点头:“好咧好咧,奴婢这就去找人。”

    西王本来是要跟上江行之的脚步的。

    可瞧着江行之走的飞快,简直像是旋风一般,他走了几步后又折返,对辛公公说:“得了,等找到人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本王会游泳,先下去瞧瞧什么情况。”

    掉入湖中的言芜早已经从护底游到下游处爬上岸,涩涩发抖地回了她和彩云住的地方。

    彩云看到言芜这样子,整个人都傻了:“公主,这么冷的天,您怎么还去湖中洗澡啊?”

    言芜:……

    她一脸复杂地盯着彩云。

    难不成在彩云的眼里,她看起来是那种会秋游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