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瘾 第1620章,相信她
    顾东城撒了谎。手机端

    他也不知自己在干什么,只是突然有个念头,若是能和她这样被锁在这里也挺好的。

    郝燕闻言秀眉聚拢的更深。

    她凭借着记忆,以及微弱的光线,往卧室的床头走过去。

    没有报任何希望的拿起电话,果然也是无声的,对方竟然能带她到这里来恶心她,就一定会有所安排。

    郝燕只好来到窗边。

    落地窗通透,悬挂着的月光就更清亮了些。

    郝燕往下张望了眼,五层楼的高度,从窗户这里也根本无处可走。

    她有些着急。

    顾东城也走到了她旁边,两人隔着两步远的距离,并排站在落地窗前。

    月光透过玻璃,影影绰绰能看清彼此的脸。

    郝燕那件晚礼裙被女服务员给拿走了,她现在身上裹着的是浴袍,再加上房间里暗,空气中无形中总会多出几分暧昧的氛围。

    然而,他们之间却没有半点绮丽,甚至有些压抑。

    所以两人都沉默。

    郝燕还忧心于他的仪式,率先打破了,“东城,你的订婚仪式怎么办?”

    顾东城可是今晚的男主角,若是仪式开始了,却迟迟不见他的人影,保不齐很有可能会毁了这场订婚宴……

    顾东城表情淡漠。

    他似乎没有半点焦灼,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根烟,吐出的烟雾似薄纱一般。

    顾东城堆压在心头的情绪,似乎也随着烟雾一圈圈的荡开。

    他突兀的问:“燕,你想我订婚吗?”

    郝燕一怔。

    她脸上表情微微敛起。

    这样的话丢过来,郝燕不知怎样回答更好,她避而不答,选择更安全的方式,“东城,我会祝福你们!”

    顾东城狠狠吸了口烟。

    烟雾将他的眉宇都笼罩上,眼睛里的情绪变得复杂。

    顾东城目光骤然发紧的望着她,像是很想要从她口中听到答案,“如果你不想的话,那我……”

    如果她不想……

    只要她说出一个“不”字,只要她说……

    顾东城甚至猛地抓起了她的手,眼神是那样的殷切。

    郝燕感觉到他的大力,手臂肌肉有些僵硬。

    近距离下,她同时看清楚了他眼里像是海水一样阵阵翻涌的情绪。

    她想起了上次。

    顾东城在她面前表现的那样卑微,说他对命运投降了,放弃了所有的骄傲和怨恨,想要和她重新开始……

    这让郝燕很难过。

    她垂了垂眼睛,声音平缓的不起波纹,更像是在陈诉一个事实:“东城,我已经跟了秦淮年。”

    即便说再多也于事无补,他们这两条平行线无法再交集。

    郝燕最清楚这一点。

    顾东城有种被兜头泼了一瓢凉水的感觉。

    他眼里的光黯淡下来,仿佛被散不开的乌云覆盖。

    顾东城抓握着她的手渐渐没了力气,松开后,颓然的从半空中垂落。

    掌心之间,仍残留着她肌肤的温凉细腻。

    顾东城还想执着于什么,可是他的自尊已经不允许了。

    房间内再次陷入沉默。

    两个人明明并排离的很近,却仿佛中间隔着千万道的沟壑。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响。

    随即,房间里一瞬间恢复了光明。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望过去,有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来,穿着深蓝色的礼服,左胸口叠了块手帕,低调却又英俊的人神共愤。

    慵懒且稳健的脚步,由远及近。

    郝燕吞咽唾沫。

    秦淮年的出现她不意外,之前她从电梯出来时,就有让经过的服务生帮忙转达自己来了五楼。

    想必看自己这么久没回去,他来找了。

    这也是她的后手。

    如果说最开始时,看到秦淮年她一定是很惊喜的,可想到此时屋里还有顾东城在,以及自己身上只穿了件浴袍,就只剩下了慌乱无措。

    她心里惴惴的。

    郝燕下意识的快步过去,“秦总……”

    顾东城垂着的手微握。

    在看到秦淮年出现的那瞬间,郝燕便迅速的箭步过去。

    秦淮年对于她和顾东城曾经的恋人关系一直很芥蒂,郝燕其实是害怕他误会两人,惹怒了“金主大人”的后果是她不敢想的。

    但这样的举动,看在顾东城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他面无表情。

    秦淮年眸光从郝燕脸上掠过,直接落在顾东城身上,唇角轻勾,“yn,订婚仪式开始了,大家都在着急的等你出现!你这位男主角,是不是该过去了?”

    顾东城漠声,“嗯。”

    他看了眼郝燕,僵硬着步伐走出了房间。

    郝燕舔了舔嘴唇,她抓着腰前系着的浴袍带子,紧张的解释,“秦淮年,你听我说……”

    “我知道!”秦淮年打断她。

    郝燕:“……”

    秦淮年眸光再次落在她脸上,薄唇勾着若有似无的弧度,眉眼间没有半边的不悦。

    他不傻。

    如果郝燕真的和顾东城背地里有什么勾搭,藏着躲着还来不及。

    她就不会主动让服务生转达给自己消息,两个人虽然被锁在一个房间里,明摆着是事情非比寻常。

    郝燕怔忪了下。

    刚刚她几乎是心惊肉跳的看着秦淮年一步步走进来。

    郝燕还以为在顾东城离开后,他会大发雷霆,毕竟之前类似的情况发生,他都非常生气,谁知他却表现的云淡风轻。

    他相信她的清白,所以不需要解释。

    郝燕心口倏的一热。

    她形容不出来这种感觉,心里头乱糟糟的,却又很暖。

    任武这时恭敬的走进来,他手里还托着一件崭新的晚礼裙,酒红色的,绸缎的布料,灯光下特别的有质感。

    “秦总,您要的裙子!”

    秦淮年点头,“嗯!”

    他接过来,就递给了郝燕。

    郝燕说了声谢谢,想要转身去浴室里换上。

    这回有秦淮年在身边,她倒是不用担心什么。

    秦淮年却拉住了她,“就在这里换,你浑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

    “……”郝燕的脸通红。

    像是只煮熟的虾子。

    房间里不只有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这样直白的话令她臊的不行。另外一个人的任武,闻言后非常识趣的立即转身出去,只是临关上门之前,还是提醒了句:“秦总,楼下还有订婚仪式要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