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昆仑战神叶君临〕〔苏年戚卿苒〕〔林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玄阳仙尊〕〔巅峰男主方晟〕〔炼气五千年最新章〕〔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方〕〔修炼5000年还是练〕〔炼气五千年〕〔炼气五千年方羽〕〔霸婿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修罗丹神〕〔史上最强炼气期(〕〔神医魔妃:邪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七章 辩解
    ,

    与此同时,苏府前院。

    苏帼安坐在上首,旁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女人,穿着粉色的宫装,头插一件流苏蝴蝶样式的钗子,单从背影看,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

    “长公主亲临苏家,简直是老臣一家人的福气。”

    苏帼安笑的眼睛都眯在一起,都快看不见了,搓着手,命令着下人们上茶,拿出他珍藏多年也没舍得喝的上好茶叶。

    “国公爷客气了,您早些年替御驾亲征,本宫也有所耳闻,您无需如此客套。”

    此人正是当今的淑华长公主,一身粉嫩的宫装,保养完好的皮肤嫩的发白,指甲上带着修长的指套,举手抬足间皆是贵气。

    但毕竟也是四五十岁的人,这些年来也经历了不少宫廷风风雨雨,再怎么保养也显得有些老气,眨眼的时候,眼边还是会有一圈褶皱的细纹,和身上这身嫩嫩的宫装鲜明对比。

    “长公主客气了,来人!快上茶!”

    苏帼安被几句话夸的快要飞上天,心里美滋滋的,恨不得直接将好茶叶塞进长公主嘴里,求着她多夸自己两句。

    “长公主今日登门,可有什么要事?”

    “国公爷客气。”长公主也没多言,挥了挥手,命几个从宫里出来的侍卫,搬了几箱子金银珠宝走了进来。

    “这是五箱聘礼,另有礼单稍后奉上,若国公爷查点后觉得甚是妥当,那这桩亲事,便就这么定下了。”

    侍卫们将箱子一一打开,第一个箱子里放着满满一箱银锭子,而后是绵薄的丝绸、茶礼、珍酒、手镯珍宝等物,在阳光下闪着光,差点把苏帼安的眼睛闪瞎了。

    “妥当妥当,既然长公主亲自吩咐,老臣还有何事不妥当的。”

    长公主抬眼瞧了他一眼,像是对他这样太过于表现出卖女求荣而表示出不屑,轻垂下头,瞧着外面挤进来的人,皱眉开口:“王爷呢?”

    侍卫走上前,拱了拱手:“回长公主,王爷从进了府就不见了,现下正在找!”

    “不见了?还不快去找!”

    长公主怒拍了下椅子背,心里有些埋怨。

    她今天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就叮嘱了慕槿年好几遍,让他跟自己一起来国公府,好好跟人家说婚事。

    驸马爷很早就过世了,只留下长公主和驸马的唯一小妾,两人都带着个儿子,在公主府里艰难的生活。

    慕槿年从小就是长公主一人带大的,如今封王拜相,本该是娶妻生子,延绵后嗣,给长公主生几个孩子带带,她这辈子也算熬出了头。

    毕竟跟小妾争了一辈子,驸马去世后也没的争,只能开始拿孩子争。

    从儿子小时候用的长命锁、喂养的嬷嬷,一直比到长大后的封王品级,再到王妃,两人的争斗都成了一种习惯。

    眼看着小妾的儿子慕槿盛也快到娶妻年纪,还因为喜欢流连花丛,很招惹女人喜欢。

    虽然都是些风流债,也总比慕槿年没人愿意嫁强。

    她可是前朝的大公主,当朝的长公主!

    生的儿子因为性格暴躁没人愿意嫁,连驸马妾室生的儿子都比不上,那不成了笑话?

    可谁知道,慕槿年对成婚竟那般抵抗,抵抗的程度越发明显,让长公主这个亲娘都觉得,他怕不是喜欢男儿。

    本朝好男风的人也有,民风比较开放,老百姓对这种事也不当什么笑话看。

    所以她觉得,如果慕槿年真的喜欢男儿,她也不介意。

    大不了以后做什么事的时候藏着掖着点,别让别人知道,毕竟他们都是皇家中人,给皇家丢了脸可就不好了。

    上次和将军女儿结亲之时,他就故意表现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脸上不知从哪里弄得黑一块紫一块的灰,说话也毫不留情,把人家将军女儿吓到坐屏风后面哭,脸上妆花了一半。

    第二天,将军府就将聘礼退了回来,老将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她:“公主啊,老臣就这一个女儿啊,高攀不起摄政王爷。求公主体谅,您家还是令娶高明吧!”

    为了这事,甚至还惊动了皇上,主动给他亲外甥在全朝上下征妻。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愿意结亲的人家,还是国公府的女儿,可千万不能搞砸了。

    谁知道,这回倒是没故意吓人家,竟然直接跑没影了!

    万一给国公府造成不好的印象,再被退婚,他怕是要成为前朝后宫第一个被退婚两次的长公主之子。

    “国公爷莫怪,本宫从小便惯坏了他,竟如此不识礼数,待本宫回去,定会好好责罚他。”

    苏帼安哪听得了这句话,他不上赶着道歉就不错了,一听长公主给他致歉,差点没跳起来。

    “公主客气,这事怪不得王爷,是老臣府里太过弯绕,王爷定是迷了路,此刻怕是已经找来了。”

    “还有……”

    他小眼睛往下一看,只看见大夫人宋氏和二夫人陈氏坐在下面,却不见苏晓楠,心中便有些不喜。

    冲着那几箱金银珠宝,还有和皇家攀亲的名头,今天这婚事,他势必就要定下了。

    他才不管这个刚认的女儿将来是否幸福,或者是否心甘情愿,毕竟在他心里,一个没有感情,只有血缘的女儿,远比不上眼前的富贵荣华。

    “那丫头呢?怎么还没来?”

    “回老爷,三小姐不在院子里,现下正在找。”

    苏帼安:……

    这话怎么那么耳熟?

    他回头看了眼淑华长公主,结亲的儿女都没在,只有这两人面对面坐着瞧,眼瞪眼,都有些尴尬。

    都是给自家儿女议亲,虽然抱着的念头各不相同,但从某种情况来看,两人还是挺有共同之处的。

    “国公爷,真巧。本宫的儿子跑丢了,您家小女也不见了。”

    “巧,巧得很。长公主真是太客气了,小女无礼,还请长公主多担待。”

    为了掩饰尴尬,两人面对面坐着,脸上都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时,门口的帘子忽然被人掀开。

    苏青染气喘吁吁的走进来,一眼就瞧见地上的几箱子金银珠宝,心里明白了什么。

    “父亲!儿子认为,这桩亲事还要再考虑一番,不能随意定下!”

    “青染!不得无礼!”

    苏帼安见大儿子冲到正厅来,冒冒失失的毫无半分规矩可言,而且张嘴就是不允这婚事。

    要是私下里倒没什么,自己好好管教一二便可。可现下长公主就在这儿坐着,无视长公主可对他没什么好处。

    见他这样不识礼数,唯恐长公主生气,连忙呵斥住他。

    又回头对着长公主谄媚一笑:“长公主见笑了,老臣教子无方,还望公主海涵。青染,还不快拜见长公主。”

    长公主掩口一笑:“国公爷多礼了,令儿快言快语,这性子倒是非常爽利。”

    爽利个屁啊!

    苏帼安心中暗自腹排,朝长公主笑着点点头,平时这儿子可是十分乖巧深得他心,今天居然为了那个丫头如此鲁莽,心下对苏晓楠的不喜更胜一筹。

    “这是犬子苏青染。”

    苏帼安向苏青染使眼色,示意他长公主在这,让他安分些。

    苏青染咬咬牙,朝人鞠了一礼。

    “青染拜见长公主。”

    长公主见这苏家大公子急急忙忙过来,心下虽是有些不喜,可这人的举止言谈还算是不错的,便朝他笑了笑。

    可苏青染究竟是来阻止这门婚事的,下面开口说出来的话便着实让人不开心:“儿子恳请父亲三思,小妹年龄尚小,现在就让人嫁人未免太仓促了。”

    明知道这样做父亲和长公主都会不开心,但是为了晓楠,他没有别的方法了。

    苏帼安听到儿子直白的在长公主面前却说自己拒绝这场婚事,抬着眼去瞧长公主神色。

    果然见人的脸色愈发的沉了下去,他不想因为一个感情不深的女儿而耽误自己的前程,连忙开口。

    “臭小子,说什么呢?与长公主家结为亲家,是苏府天大的荣幸,你居然敢这般无礼?”

    苏帼安用手在桌案上不轻不重的拍了几下,提醒他不要太放肆。

    “那丫头总会长大,总要嫁作人妇,现在嫁与以后嫁又有何区别?”

    “可是……”

    苏青染还想开口辩解。

    “别可是什么的了,能嫁给摄政王是那丫头的福分,等到她长大,还有这么好的婚事留给她吗?”

    苏帼安句句咄咄逼人,心知此时苏青染越少说几句,这婚事才越好成功。

    “父亲,您不能就这么定下了妹妹的婚事,好歹也应该问问她自己的意思。”

    苏帼安皱了皱眉,见长公主沉默一旁,脸色愈发的难看,便立马敲定了此事:“刚刚以遣了人去通知她,想必她已经知道了。何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本就该由父母做主!你不许再多言!”

    见苏青染还想辩解,立马抬手唤了人来。

    “大公子该回去念书了,来人!把大公子带回书房。”

    “父亲!”苏青染挣扎着,却被两个小厮立马上前来将人带了下去。

    苏帼安转头便拿起茶杯朝长公主一抬,低头尝了一口的时候,抽了神去观察长公主。

    看着苏青染被苏帼安命人强行带了下去,长公主的神色才逐渐有了好转。

    也许是知道苏青染是为自己的妹妹着想,谅解苏青染这么大胆的做法,便就没有在追究。

    毕竟是亲妹妹,心疼也是自然的。

    这么想着,长公主便就没有之前的怒色了,她也举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沐晴沐泽〕〔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是剑仙转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