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罗十六民间诡闻实〕〔叶辰萧初然大结局〕〔嫡女重生权臣的掌〕〔婚久情深:霍少太〕〔剑尊〕〔权臣的重生嫡女沐〕〔九域剑帝楚宁〕〔沐云安萧承逸最新〕〔嫡女重生:权臣的〕〔沈昭慕〕〔巨擘巅峰〕〔婚情告急:陆少娇〕〔阮苏薄行止〕〔夜北唯吾独尊系统〕〔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镇国战神〕〔萧承逸沐云安〕〔北王战刀〕〔缔世魂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八章 笑意
    ,

    “小儿不懂事,让公主见笑了。”

    长公主点了点头,总算笑了。

    “怎会,令郎爱护姊妹,却是个好孩子。”

    为了让儿子尽快的取上王妃,长公主并不在乎苏青染心疼妹妹的举动,甚至还觉得,正因为苏晓楠有个这样的哥哥,才让她更加认为这个儿媳妇娶对了。

    苏帼安虽然和她抱着一样的心态,但终究还是不同的。苏帼安卖女求荣的事她早就看了个明白,心里微微有些鄙夷。

    想不到这苏府里,原来还是有个品性端正的人,那这个三小姐也应当是个好姑娘。

    冲着他爹这一系列的动作,她早就料定了这门婚事绝对能成。

    她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儿媳妇,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得将婚事定下来。

    “既然国公爷也觉得这婚事很好,那不如就将此事给敲定了?”

    苏帼安连忙点头:“那是自然,长公主放心。”

    见长公主并没有为刚刚苏青染的胡闹,而对婚事有所疑虑,两人便心会神意的没有在提刚才的事情。

    依旧各怀心思的两人,便相互讨论起这桩婚事。

    此时,后院某女和某男。

    被人强行带入一旁草堆后的苏晓楠,已经被某男搂的呼不上来。

    “咳咳。你,你放开我……”

    男人见她挣扎,刚想放开手,忽然听见身边传来侍卫的声音,连忙抱着她躲进花丛里,却是搂的更紧了些。

    意识到怀里的人在往下掉,他轻启薄唇,低声道:“嘘,别动。”

    苏晓楠眼里直冒星星,十分不争气的靠在人怀里喘气。

    但也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一旦被人发现,恐怕会成为全府的笑柄。

    刚被认下的苏家三小姐,大白天的就和一个男人,简直不成体统。

    她咬了咬牙,僵硬在他的怀里没有动。

    过了好一会,外面巡逻的家丁总算离开,她才一把推开男子,在原地晃了晃,甩了甩脑袋,才从懵了的状态回来。

    不等男人反应,苏晓楠甩手对着人那张好看的脸蛋就是一巴掌。

    “流氓!登徒子!”

    苏晓楠狠狠拽起袖子抹了抹,朝人“呸”了一声,转身就跑的飞快。

    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先是突如其来的婚事降临她头上,然后不过是想玩哥哥的秋千,又被人看到出糗,最后又被不知名的登徒子给...

    她今天真的是太不顺心了,为什么所有的烦心事都要冲她来?

    “臭流氓,苏府怎么会这种人进来!”

    对啊,她自己怎么没想到呢?苏府自身的防范不弱,能进来的不是宴请的嘉宾,就是刺客了。

    可是这人却并没有伤及自己。

    苏晓楠边跑着,边在心下里头委屈着,今天是怎么了。

    “呵。”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小女人落荒而逃,看了下被人甩巴掌的地方,扯着嘴角笑了笑。

    “这小丫头,倒是有趣。”

    望着苏晓楠逃跑的背影,男人心中回味无穷,不过这小家伙打人确实蛮疼的。

    舌头抵着被打的地方,眼眸却望着人离开的地方久久不肯移开目光。

    落荒而逃的小东西,打了他一巴掌,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算了的。

    好不容易有个女人让自己提起了兴趣,他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有趣的小家伙就该好好认识认识。

    小家伙自爆身份是苏府小姐,能独自在这里乱逛,虽然没带侍从,但能玩这秋千,想必身份不假。

    而再看人连这秋千都不知晓其中的玩法,那必然就是那位苏府才寻回来不久的三小姐了。

    将人的身份猜的差不多了,便更觉得这小家伙值得他今天来这么一次。

    男人悠悠闲闲的转身向外走去,心情是格外的不错,既然知道了人的身份,那以后才会更加的好玩了。

    而这边,苏晓楠慌不择已的跑开了许远,跑的是喘不上气,她忽然就想到了方才被人吻的也是这种感觉。

    只见人脸上飞上一片红云,方才只给了人一巴掌,着实是太便宜他了!

    “不知道刚刚有没有被别人看见?”

    苏晓楠十分担心,要是被人看了去,她的名节可保不齐就要丢了,她便无颜再见人了。

    可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想着刚才被人禁锢而无法脱身的样子来看,她当时就算想把对方怎么样,也多半……是做不到。

    她倚在墙上,小手儿拍了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先不管这个了,没人看见就行。”

    更何况刚才是被人拉进草堆之后的,苏晓楠只能在心中祈祷这没人见到。

    她探出头去,朝后面望了望,见着那个男人并没有追上前来,提起来的心便就落了下去。

    那人的身份想必不一般,苏晓楠甩了甩头不再去想,幸好对方没有做出威胁自己性命的事情。

    整理了下因为刚刚仓皇逃跑而凌乱的衣服,拂袖想将那晦气给甩走,调息好心情之后转身朝自己的厢房走去。

    虽然在苏青染离开前,苏帼安就遣人来通传自己去正厅面见贵客。

    那贵客不用想,肯定是长公主。

    让她前去,不过是想让要结为夫妇的两个人,正正当当的见个面,顺便再让长公主看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帼安觉得,苏晓楠应该给他这个父亲点面子,在长公主面前也应该好好表现。

    可苏晓楠从头到尾都是不想嫁人的,更何况是一个从未谋面的王爷。

    从外头回来的苏晓楠更加坚定了这一想法,毕竟接连的碰上这么多晦气的事情,谁能有心情去应付这个。

    可总会有人前来打岔。

    苏晓楠刚在自己屋子里落座不久,茶杯端在手中还未喝上一口,就有丫鬟走了进来。

    “三小姐。”

    来人规规矩矩的给她请礼。

    苏晓楠腾了空看她一眼,在心底儿叹了口气,真不能让自己安生一会儿了。

    “嗯。”

    她现在没有精神搭理他们,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幺蛾子。

    听到这话,苏晓楠立马抬了眼,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去前厅做什么?父亲在接见贵客,我前去怕是不好。”

    苏晓楠装着糊涂,她既然不想嫁给那王爷,便就没什么必要去见长公主了。

    不过哥哥都去了好一会儿了,而现下又有丫鬟被派来让她前去,想是哥哥并没有成功说服父亲拒绝这门婚事。

    苏晓楠想到这儿,心情沉了半分,但是她不想承认那个模糊的事实。

    “小姐,老爷接见贵客是因为什么事情,想必小姐比我更加清楚。”

    丫鬟不轻不重的话语压在苏晓楠耳边,让她不禁皱了皱眉。

    “小姐还是尽快随奴婢前去较好,不然耽误了老爷的大事,对你我二人都不好。”

    苏晓楠看着那张面带笑意的脸庞,不觉撇了撇嘴巴,心下嘀咕了两句。

    虽然不想承认这门婚事她是必成不可的事实,但从丫鬟虽是不轻不重的语气而实际咄咄逼人的样子来看,她怕是飞去不可了。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我不去能行吗?”

    苏晓楠翻了一个白眼,起身拍了拍手,狠狠一甩袖,走在人前头,“哼”了一声。

    脚刚抬出门槛,才想到之前父亲已经遣人来了一次,而这人看着也不想是父亲身边的人。

    越想越不对劲,趁人不注意,提起裙子便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去正厅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和这个不清楚目的地丫鬟一起去,左右想想还是不好。

    绕了几个圈将人甩开,抬步向正厅走去,停在门外。

    苏晓楠深吸了口气,她现在的身份毕竟是苏府的三小姐,长公主是皇室出身的贵族,她毕竟要做出苏府三小姐的样子来。

    敛衽整理衣袍,端着礼数,小步朝正厅走去。

    被人带下去的苏青染,此时被困在自己都房间里出不去。

    急得在房间里四处乱走,眉头紧蹙着显得十分懊悔。

    “我有何用?连妹妹都保护不了!”

    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愣是将手指打红了。

    苏青染从被父亲凶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担心妹妹,毕竟自己无用劝说不了父亲,他生怕妹妹受了人的欺负。

    摄政王的名号在外头也不是很好,到这般大的年纪还未有人肯嫁与他,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光是将要与他相互说媒的女孩子吓哭的就不止一位,如是父亲应下来这门婚事,还不知妹妹嫁过去会受什么欺负。

    苏青染只能盼着长公主看不上自家妹妹了,虽然妹妹很优秀,但他现在只能这么想才能保护好妹妹。

    苏晓楠款款走入正厅,在长公主与苏帼安面前行了一礼,银铃般儿的声音娓娓传来。

    “小女苏晓楠拜见长公主。”

    嘴角染上几分浅浅的笑意,半低的鸦睫更显得人楚楚动人。

    长公主忍不住点着头,面上逐渐浮上笑意,如此可人的,却与她家那个是不是暴暴躁躁的儿子互补着。

    “三小姐有礼了,坐下吧。”

    她眨眨眼,笑望着长公主,轻点了下脑袋,起身落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开局地摊卖大力〕〔最强杀手〕〔这个诅咒太棒了〕〔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