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玄林清菡无敌神〕〔《无敌神婿》主角〕〔大国名厨〕〔猎龙梦境〕〔顶级高手张玄〕〔上门狂婿张玄林清〕〔王者至尊〕〔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山有桥西木有枝〕〔地下王者归来〕〔重生嫡女惹不起〕〔起航1992〕〔乔梁章梅的〕〔我真不是全能大佬〕〔逆袭人生乔梁完整〕〔风云菱楚炎洌〕〔最强兵王归来〕〔影帝的诸天轮回〕〔乔梁章梅最新〕〔苏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十章 订婚
    ,

    听见苏晓芸这样贬低自己的母亲,苏晓楠再也沉不住了,抬眼盯着她。

    “粗鄙?你就是这样说自己的亲生母亲的?”

    被人戳住痛处,苏晓芸一下开不了口,瞪圆了眼睛盯着她。

    “我的母亲是国公夫人!你不许胡说八道!”

    苏晓楠听着话,只不过“哼”了一声,就让苏晓芸羞恼。

    身后的苏晓兰见状,连忙开口,看似无意:“妹妹还是先顾好自己罢,你可是被摄政王定下亲的人了,别这样给国公府小姐丢脸。”

    见有人为自己开口解困,苏晓芸不觉又硬气了些。

    她是厨娘的女儿怎么了,以后好歹能嫁个如意郎君,而苏晓楠却要嫁给摄政王那位易暴易怒之人。

    苏晓楠缓缓起身,浅步走到二人面前,看着两人带着看笑话的意思,她更觉得好笑。

    刚刚还觉得无聊乏闷,这会儿便给他送来解闷的。

    “怎么了?”

    她小步在两人之外绕圈圈,不停的打量着二人。

    “我好歹是长公主钦点的未来的摄政王妃,你们呢?”

    苏晓楠缓缓在苏晓芸面前停下,手指勾起人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绕了绕。

    “芸姐姐呀,你呢,才是厨娘的女儿,不过蒙德我爹娘教养,才成就了今天的你。”

    指尖一松,拍拍手,转身走到苏晓兰跟前,替人整了整衣衽,笑眯眯的看着她。

    “兰姐姐,你不过是一个庶女,连芸姐姐都比不上呢。”

    转身远离了二人,朝着两人眨了眨眼睛。

    “按道理,你们都该给我这摄政王妃问安请礼才对,如今倒好,直闯我闺房?”

    人畜无害的小脸蛋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着,望着二人。

    面对苏晓楠咄咄逼人的话语,两人却是无可反驳。

    但若是想让他们给苏晓楠行礼,那是不可能的。

    两人不过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来教训教训苏晓楠,却不想被人反着捉弄了。

    “哼”了一声,苏晓芸先一步转身离开。

    苏晓兰在缓缓扫视了苏晓楠一眼之后,被人瞪了回来,便也甩袖离开。

    两人心中是百般的不甘心,但却在此时拿人无可奈何,甚至还被人反戏。

    纵使心中愤恨不已,也只能强压在心,怪自己技不如人了。

    “小姐,您没事吧?”

    翡翠上前来关心自己,苏晓楠挥了挥手示意人没事。

    见着两人总算了走出去见不着背影了,苏晓楠才呼的喘了一口气。

    嘟着嘴巴,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撑着头思考着什么。

    当时在前厅的时候,苏晓楠故意装愣骂了声摄政王。

    虽然长公主此时不开心的表情只有一瞬,但还是被她给看到了。

    那么这个摄政王不会真的想民间之中所传说的那样,性情不定,易暴易怒还会打女人吧?

    一想到这里,苏晓楠就浑身不是味道,哪里都好像不舒服一样。

    一定是个坏男人,娘都说过了,会欺负会打女人的男人绝对是坏男人。

    那现下她要是被她这个国公爷的爹给嫁了过去,那不是会活的很惨?

    虽然长公主看上去是很喜欢自己的,但敢将自己女儿嫁给摄政王的,他这国公爷的爹是头一个。

    长公主也不过是尽早想给儿子找个顺眼的媳妇罢了,再说能护的了她一时,能护得了她一生吗?

    想来想去,她觉得还是得去找找苏帼安,毕竟她还没嫁过去,还有条件可以讲的。

    她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把握,再好好想想该怎么与这个老狐狸谈才是最好的。

    苏晓楠想着想着,便立马起身动了起来,抬步就朝苏帼安的书房走去。

    苏帼安能久居国公爷这个身份不下,必然是有些能力的。

    而且就之前他与长公主交谈就能看出来,此人圆润非常,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她不想着能跟他作对,只想在力争之下,给自己最后争取一些好处。

    苏晓楠边走边舒展着筋骨,到了苏帼安的书房门口的时候,却又停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

    她得在酝酿酝酿,再将想要说的事情,谈的条件各自捋清楚。

    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她自己也不能不上心。

    “国公爷,我找您有事商量。”

    她不想叫他爹,又不好连名带姓的叫名字,只能叫一声国公爷。

    苏帼安正在书案前处理事务,见她进来了,便就停下来手中的事情,有些不喜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您,说下关于与摄政王结亲的事情。”

    苏晓楠一提这事,苏帼安的眉头就紧蹙了起来,生怕她又是来拒绝这门亲事的。

    “若是要拒绝这门亲事,我是绝不会同意的,你无需多言。”

    苏帼安盯着她的眼神愈发的沉闷,冷冷的回绝。

    “可是……”

    “没有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必打那个注意了。”

    面对着这个根本对自己没有丝毫感情而言的父亲,苏晓楠是打心底的不喜欢。

    冷冷一笑,淡漠的回着他:“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知道,这件事情国公爷是觉对不会反悔的,我也不求您能真正为我着想。”

    听见这疏远而冷漠的语气,苏帼安的眉头好似更紧了几分,沉着声不说话。

    “我是想您能允下我几个条件,好让我日后在摄政王妃好过些。”她轻笑一声,道:“毕竟,我也是您血脉相关的亲人。”

    苏晓楠端坐在一旁,目光一直停在苏帼安的脸上。

    与长公主所定下的亲事,百分百是必然要成的。

    那么她现在就得趁着还没有嫁过去,苏帼安必然拿她没什么办法,还得保障她的安全。

    她必须为自己,也为养父母,争取一些机会,既要让自己将来在摄政王府能立足不被欺负,也要为养父母着想。

    “条件?将来嫁过去摄政王府,你只有享福的份,为父没让你做什么就罢了,还敢跟为父提条件?”

    苏帼安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嫁女儿本来是保住苏府荣华富贵的一笔划算买卖,现下却浪费了一大笔嫁妆。

    若是苏晓楠的条件太狠,那这笔亏本的买卖苏帼安觉得是不会做的,更不会同意她的条件。

    苏晓楠也清楚苏帼安的性子,轻声一笑,道:“父亲与长公主结亲也是为国公府着想,长公主与摄政王领不领这个情,还需得知道我在父亲眼中的轻重。”

    苏晓楠只能先站稳自己都脚跟,然后再将条件亮出来。

    “这嫁妆备的多少,代表着我在苏府的身家地位。若是被长公主发现,我不受父亲宠爱,也不被苏府当做正经小姐看待,一定会暗自责备。”

    “到时候,父亲就是想让长公主替你做些什么事,恐怕也难了。”

    “你……”苏帼安被她堵上了嘴,却说不出什么道理。

    他也看得出来,苏晓楠也不过是想让嫁妆多一些,也没什么错。

    只要他嫁妆备足了,婚事办好了,自然这丫头在长公主的地位机就会高一些。

    将来凭借儿女亲家关系,在朝堂上讨要一些好处,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苏帼安摸了摸下巴,看着苏晓楠点了点头。

    “你是苏府的嫡小姐,地位自然重要,嫁妆自然也只会多不会少。”……

    苏晓楠低着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会儿到说起自己是苏府嫡亲小姐了,怎么她一直以来的待遇就是三位小姐里头最差的,也不受他看重。

    毕竟知道自己是被厨娘养大的,她和苏帼安也不亲,也不求苏帼安能对她百般宠爱。

    “我自然知道父亲看重我,这点嫁妆自然是难不倒父亲的。”

    她起身站起来,向苏帼安的书案走过去。

    “嫁妆是一方面,我真正想要的,是父亲能在我嫁过去之后,不再扣押养父母。”

    苏帼安不禁皱眉,果然不是自己养大的女儿,在这会还是想着那两个人。

    “他们本就是国公府的仆人,怎么成扣押了?”

    苏帼安瞪着她,万一不扣押,口风传出去,乱说话可怎么办。

    “父亲若是连着这小小的要求都不肯允,那届时,我怕父亲无法给长公主交差。”

    苏晓楠皱了皱眉,语气上硬了几分。

    委婉的提醒苏帼安,她自己到时候可能会做些什么,让他不好过。

    一听这话,苏帼安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

    “你在说什么?死丫头,那两人不过养了你,我是你亲生父亲,他们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苏晓楠咬着牙,狠狠地握紧了拳头,指甲扣进肉里,一阵疼痛。

    倔强的小脸不服输的看着他,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苏帼安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怕她真会做出什么事来,只好同意。

    “也罢,你回去吧。”

    确定他同意了,她才甩袖离开。

    不管怎么说,目的达到了,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等到傍晚,苏青染直接去了苏晓楠的房间,打算看看她。

    他打心眼里觉得妹妹太可怜了,才被认回来不久,既没有享受父亲半点爱护,他这个哥哥,也没有尽力保护好妹妹。

    苏晓楠一见到苏青染,格外的高兴,连蹦带跳的跑到他面前,笑眯眯的望着他。

    “哥哥,你怎么来了呀?”

    苏晓楠抱着苏青染的胳膊,拉着人往里面走。

    苏青染溺宠的揉了下苏晓楠的脑袋,眉目带笑。

    却又再看到人笑眯眯的小脸之后,失了笑意。

    “哥哥还是觉得,妹妹嫁过去实在是太委屈了。”

    他认真的盯着苏晓楠的小脸,还是不想她受委屈。

    毕竟他和妹妹同胞出生,他不宠谁宠,他不保护谁保护?

    “妹妹,不如我去帮你说清楚吧?”

    “大哥,不必了。”

    苏晓楠拉着苏青染坐下,亲自为他沏了一杯茶。

    “上次哥哥为我劝说父亲,就已经受到了责罚,我不忍心再看到哥哥为了我挨骂。”

    从一开始到现在,苏青染都是一直保护着自己,庇护着自己。

    即使是可能会反对父亲的意思,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站在自己这一边。

    对于他的这个做法,苏晓心里感到十分的感激,她苏晓楠在国公府里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就已经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