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玄林清菡无敌神〕〔《无敌神婿》主角〕〔大国名厨〕〔猎龙梦境〕〔顶级高手张玄〕〔上门狂婿张玄林清〕〔王者至尊〕〔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山有桥西木有枝〕〔地下王者归来〕〔重生嫡女惹不起〕〔起航1992〕〔乔梁章梅的〕〔我真不是全能大佬〕〔逆袭人生乔梁完整〕〔风云菱楚炎洌〕〔最强兵王归来〕〔影帝的诸天轮回〕〔乔梁章梅最新〕〔苏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56章 没功劳,也有苦劳
    ,

    “石大人放心,若真有此事,朕定为你做主。”

    这小皇帝早就有了整治摄政王之心,毕竟大权旁落,他这个皇上做着也是闹心得很。

    若是这石臼能让慕瑾年吃一个哑巴亏,他也乐见其成。

    “皇叔,可有此事?”

    “禀告皇上,臣否认。臣也有证人证明臣的清白,臣已让他们在午门外等候。”慕瑾年悠哉悠哉的回答道。

    小皇帝淡淡的扫了一眼石臼。

    看这摄政王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怕是这老匹夫又挨算计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真是这样,还真让人扫兴,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这石臼虽不成事,但胜在听话,好拿捏,吏部也总算还在掌握之中。罢了,还是去内堂审理,若是成事,便能整治一番摄政王,若是不能,好歹还有挽回的余地。

    “此事好歹关乎女儿家的名节,不适宜在朝堂上讨论,臣恳请陛下到內殿议事堂审理,这样才比较妥当。”

    接收到皇帝视线暗示的御史大夫李大人赶紧启奏。

    “看来此事有些复杂,而且也是内院之事,皇后乃一国之母,就让皇后见证审理吧。都退下吧!”

    “有本启奏,无事退朝。”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石臼伏在地上,有些傻眼,这小皇帝怎么不按套路走。

    “走吧,石大人。”大太监李公公见石臼还呆在原地,赶紧叫上他。这个没眼色的,就这个样子,还敢和摄政王斗,简直就是傻到家了。

    “哎,哎!”石臼赶紧抬头,原来这皇帝和摄政王都已经朝着议事堂走了好远一段路,他赶忙跟上。

    朝堂大臣虽然也很想看热闹,但也不好说什么,这摄政王不好惹,小皇帝也不是啥省油的灯,大概也就只有石臼这个傻子了不知道罢了。

    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石臼竟然还这般拎不清。这摄政王和皇帝之间的斗争,那都是天家的事情,他一个傻子干嘛参与其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就好了。

    只有与摄政王交好的大臣暗自担心,看小皇帝这个样子。不知此事又该如何善了。

    慕瑾年盯着皇帝的背影,冷笑一下,若只是这点手段就想让自己摔一个跟斗,怕是太小瞧他慕瑾年了。

    而此时乾坤宫内,有一女子脸色有些憔悴,她正倚靠在凤榻之上,仔细听带着女儿跪在地上的周氏的大肆诉苦。

    只见她现在着一湘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红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却也将那极窈窕的身段隐隐显露出来,白皙胜雪的皮肤衬托的吹弹可破。葱指上戴着寒玉所致的护甲,镶嵌着几颗鸽血红宝石,雕刻成曼珠沙华的形状,美丽不可方物。

    绝美的脸十足的娇艳,一头长发被侍女憟嫣挽起,用象牙雕花的梳子梳成松松的飞星逐月髻,插上了两支赤金掐丝暖玉火凤含珠钗,垂下细细的羊脂白玉流苏。

    耳垂上戴着一对祁连山白玉团蝠倒挂珠缀,衬得脖颈愈发的修长而优雅,纯净的无一丝杂质的琥珀项链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泽,皓腕上的一对独山透水的碧绿翡翠镯子。远处看去就

    是一幅画,近看更是一抹风景,真真是绝顶的美人。

    没错,这极美的女子就是皇后。

    这一早周氏就带着石仙儿进宫,打定主意,定要石仙儿入了那摄政王府。

    “哦,是吗?石仙儿,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为了让石仙儿顺利嫁入王府,周氏咬咬牙,愣是花了大心血来装扮她。所以今日的石仙儿相当不俗。

    只见石仙儿着一袭淡紫色素长衣,外披着纯白纱衣,纱衣边缘绣着金色的,做工精致。

    她梳着简单的慵妆髻,戴了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的插着一枝海棠滴翠珠子的碧玉簪,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脸上略施胭脂水粉,艳儿不娇,清儿不俗,那浓密的青丝柔顺的放下来,垂落在肩上,清丽可人。

    再加上这眉间淡淡的忧丝,一双水汪大眼眼泪欲滴未下,虽看着不是什么绝顶的美人,但也是楚楚动人,让人心生怜惜之心。

    “石夫人真是一手教养了个好女儿,瞧着这楚楚可怜的人儿。你放心,若是真有人欺负了你女儿,本宫定会帮你。”

    其实皇后心里也有些打鼓,这摄政王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但是她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又隐隐对周氏的做法表示满意。

    父亲与摄政王一同贵为护国大臣,一起辅佐皇帝,可他总被摄政王压一头。

    最可恶的是那万贵妃,这些年来总给自己使绊子,一个小小的三品大臣的女儿也竟然踩在她头上来。

    听说最近这小贱蹄子又怀孕了,若让她再诞下皇子,怕是皇后之位她也要肖想了吧。

    若是能让这石仙儿进了摄政王府,以后想要安排人接近摄政王,这借口还不是随手拈来。探听摄政王府的消息这种事情不也就更加简单了。

    这样自己不仅能为皇上分忧,获得圣心,更重要的是也能稳稳的压一压这万贵妃的嚣张气焰。

    若不行,倒霉的也是这周氏,与自己何干?

    想到这,皇后绝美的脸蛋露出了一抹慈爱的笑容。

    石仙儿怯怯的回头看了一眼周氏,周氏用眼神狠狠的威胁着她:“皇后娘娘,母亲所言皆属实,请皇后娘娘为臣女做主。”

    正当皇后仔细思量如何妥当的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

    她的贴身大宫女红莲来报:“皇后娘娘,陛下请您去议事堂一趟,说是有相商。”

    “哦,所谓何事?”

    红莲立即附身上前在皇后耳边低语:“奴婢刚跟小周子打听了,听说这石大人把石仙儿的这件事情在朝会上说了。”

    呵,事情竟然闹得那么大了,当真是有趣!

    “周夫人,石仙儿,看来这件事皇上已经知道了,她定能为你们做主。走吧,我们去议事堂。”

    议事堂内,气氛显得有些肃穆。

    “摄政王,石大人,请放心,朕定秉公办理,且等皇后来。”小皇帝淡淡的声音响起。

    “皇后娘娘驾到。”尖细的太监声音响起。

    小皇帝连忙站起来快走过去拉着皇后的手以表示亲昵。

    皇后的父亲可是手掌大权的护国公,虽被摄政王隐隐压上一头,但实力可不容小觑。

    皇帝其实更喜欢万贵妃那样的温柔小意,她那崇拜的眼神,那柔糯的声音,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无不能满足自己作为男子的自尊。

    更何况,这万贵妃在房事上更是手段多样,每每能够伺候得皇帝更为舒爽。

    但是,小皇帝在冰冷的宫中能活到到现在并且当上皇帝,怎么可能是一个是非得失分不清的人呢?

    这万贵妃虽然更合自己的心意,可惜竟没有一个强大的母家。虽够忠心,可仅仅是忠心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实力。

    而这皇后的母家就是有实力的。因为有了这强大的依靠,小皇帝才不至于落下摄政王一大截,所以即使小皇帝不满意皇后的过于端庄大方,不够温柔小意,但还是给予皇后足够的面子。

    “陛下,不知招臣妾来所谓何事?”

    皇后今日打扮与往日相比少了些端庄,多了些温柔,那小嘴撅起,又多了分可爱,引得小皇帝心中一动,不过此时可不是想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

    “今日石大人状告摄政王,说是摄政王对其女石仙儿做出了不轨之举。朕想着这毕竟是内院之事,皇后作为一国之母,理应由你来审理。”

    看这小皇帝有些痴迷的眼神,皇后内心得意。该死的万贵妃,你以为就你会争宠吗?

    “巧了,今日石夫人也带着其女石仙儿来找本宫并且说起了了这件事,不如把她们一起叫进来吧。”

    “皇后说是就是,请他们进来吧!”

    “宣石周氏,石仙儿觐见。”

    “臣妇(臣女)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岁。”

    “平身。”

    小皇帝淡淡开口。

    “你们所说之事,朕与皇后已经有所了解。摄政王,既然你对此事矢口否认,也说有证人,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宣证人觐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岁。”

    “抬起头来,你叫什么名字?”

    收到小皇帝示意的皇后开口问这进来之人。

    “奴才阿宋,乃石府家中一小厮。”

    听到这声音,殿中众人反应不一。

    石仙儿不敢置信的抬头往旁边看去,眼神死死的盯着阿宋,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她有多久没见到他了!她还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见到他了!

    阿宋看着石仙儿也是满眼的深情,多日不见,仙儿似乎都瘦了。看着她眼中的泪水,他很不得立马冲过去为她抚去。但是现在还不行,他要在皇帝和皇后面前揭穿虚伪恶心的石家夫妇,彻底救仙儿出虎口。

    “咳!”

    怎么这两人还认识?似乎还是一对可怜的相爱不能在一起的苦命鸳鸯!皇帝坐在正位上竟隐约觉得有些有趣。

    但是同时又感觉有点可惜!这确实是一台好戏,只可以这唱戏的人终究是把这戏演砸了。

    石仙儿回过神来,立马低下了头,她看到了阿宋那满身的伤。他现在穿的这件夏衫,还渗透着瘆人的血丝。

    石仙儿现在感觉自己已经痛到无法呼吸。

    明明,明明母亲已经说好,只要自己听话,她就不会伤害阿宋。真是说得好听,如果没有伤害,那阿宋这满身的伤是从哪里来的?

    石仙儿用力的抓紧自己的手,好啊,石臼、周如意,你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摄政王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如实说即可。到时候你们什么下场我可管不着,我只要跟我宋郎和母亲妹妹隐姓埋名,远走高飞。

    而石臼和这周氏则是满眼的不可置信。这阿宋明明被关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他是怎么被找到的。

    石臼用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周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臼和周氏隐隐觉得事情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难道真的要完了?

    这个念头一出,两人皆忍不住有些颤抖。

    不,不会的,此事做得天衣无缝,不会有事的,两人都强行安慰自己。

    “还不将你知道的仔细说来。”皇后的眼神凌厉的看着阿宋。

    “是,皇后。奴才那日要到后院浇花,天隐隐有些暗了。正巧看见大小姐在旁边凉亭坐着,奴才不敢靠近大小姐,怕有辱大小姐的清誉,便远远躲开了。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夫人便带着人靠近了大小姐,还让大小姐喝下了一杯茶,小姐忽然就晕过去了,他们就把大小姐带走了。奴才不放心,远远跟在身后,就见大小姐被他们脱光了衣服扔在了一个房间里面,我正想离开,结果不小心被他们看见了,大夫人把我打了一顿,还把奴才给关起来了。”

    阿宋哪里是想离开的时候被抓的,其实他是因为着急想要救出石仙儿,不小心一脚踩断了一根枯树枝,结果被侍卫发现,这才被周氏抓走,这周氏毒打了他一番。然后趁着他还在昏迷的时候把他关进了一处看不见天日的地牢中。直到前日,他才被摄政王派人救出。

    阿宋原名宋澜。因为家道中落,他与父亲来到尚书府中试着做活。

    因着祖上传下来的做木工的手艺,父亲很快被尚书府聘为府中的木匠。因此年少的宋澜也能跟着父亲常进出尚书府。

    在石臼还宠爱苏戚戚时,石臼也曾花大价钱准备为苏戚戚买来金丝楠木,准备为她做一个摇木床和各种小玩意。

    于是不知不觉中,阿宋就和石仙儿慢慢相熟了。

    苏戚戚知道后,也允许他们常在一起玩。

    所以总体上说,阿宋和石仙儿是青梅竹马的情谊。

    本来石仙儿是这尚书府千金,而阿宋不过是一个木匠家的穷酸小子,他们的相爱是得不到祝福的。却不想,后来这件事被苏戚戚发现了。可能觉得自己的生事已经磨去了苏戚戚的棱角,所以即使女儿喜欢的人是个穷酸小子,苏戚戚也就假装不知道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沐晴沐泽〕〔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