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景傅云城〕〔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富二代〕〔狂战弃婿〕〔人中豪杰〕〔传奇战神奶爸〕〔重生狂妻,大佬宠〕〔专宠八零美娇娘〕〔温夏顾浔洲〕〔元卿凌楚王〕〔白初微老祖宗〕〔韩三千苏迎夏〕〔空间农女:家有悍〕〔猛婿崛起〕〔魔帝奶爸〕〔林峰唐芯〕〔众神世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万族之劫〕〔无上杀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64章 多加小心
    ,

    庙门之外,慕瑾年低声和高奇逃离讨论这近日的一些政事。虽然慕瑾年抽出时间陪苏晓楠出来游玩,但是身为摄政王的他其实哪日不是政务缠身。

    忽然一黑衣侍卫疾步向着慕瑾年走来,低声道:

    “王爷,在唔哈的一名线人来报,昨晚唔哈琉璃王发动政变政变,奎英可汗被杀。”

    “什么!”高奇震惊出声。

    慕瑾年一把摁住跳脚的高奇,现在这文松庙人太多,此事事关重大,这消息现在万不能泄露。

    慕瑾年往看了看庙里面看了看,见苏晓楠和阿布多多还在里面认真祈福,大概一时半会也不能结束。

    慕瑾年招来石头等人看顾,然后向高奇眼神示意,两人便向那僻静之处僻静之处商量。

    “这段时日北部边疆动荡,唔哈人蠢蠢欲动。我便猜到它近日可能会有大动作,没成想竟然这般快。如今琉璃王夺权,恐怕天朝早晚都得和唔哈有一战。”

    慕瑾年背着手,望向北方地区眉头紧皱。

    当年慕瑾年还为当上摄政王之时,天朝和唔哈之间就已经有过一场战争。

    那一场战争,打了整整三年,血流成河,二十万出征的天朝好男儿,回来的却只剩下一半。

    唔哈乃是马背上的民族,唔哈男子男子从小就要练习马背之术,故什么粗狂勇猛。

    这琉璃王更是突出,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好战分子,嗜杀残忍。

    若非慕瑾年用计离间奎英可汗和琉璃王,再加上高奇射了他一箭,让他深受重伤,被迫退兵,否则只怕战争还得继续。

    “瑾年,这琉璃王与我们有深仇,只怕此次他必定来势汹汹。”

    “唔哈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这实力怕是更加强大。若是我天朝固若金汤那便也不怕,但是这小皇帝与我离心,大战当前,这才是令我最担心的。”

    慕瑾年觉得自己脑子都有些疼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待祈福结束后,苏晓楠觉得自己有些累了,想要去休息一下,而阿布多多却不想过早的回去,等她肚子也跟苏晓楠一样大了,怕是再难出来了。

    于是就这样,苏晓楠便和阿布多多分开了,但是她们约定傍晚时分在山脚下的来福客栈碰头。

    慕瑾年扶着苏晓楠到这文松庙的后院休息。

    虽然文松庙今日院前人声鼎沸,但是因为这院后面乃是僧人和香客晚上留宿的地方,倒也安静。

    苏晓楠坐在华清池旁的石头上,慕瑾年脱下她的靴子,轻轻地为她揉着脚踝。看着这样宠爱自己的慕瑾年,苏晓楠又不禁想到了那个可怜的端庄女子。

    “慕瑾年,刚才我在这庙里面遇见林锦将军的夫人了,她作为林家主母,竟然被一个小妾欺负。你以后可不能娶小,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慕瑾年听罢,停止动作,抬眼直直的看着苏晓楠,一脸的搞笑,“在这时间,你就是最美的女子,是我妻子,是我的家人,没有任何女子比得上你。”

    听了慕瑾年的话,苏晓楠心里既感动又心酸。

    她哪里不知道比起自己,慕瑾年的身世可没有这坊间谣传的那么风光无限。

    慕瑾年自小生在皇宫,父母是不过是政治婚姻。一直以来他们便是面上的相敬如宾,背地里的疏远。

    天朝向来允许男子三妻四妾,即使慕瑾年母亲贵为长公主,她自己的驸马也是可以娶妾的,只是最多只能娶两名妾侍而已。

    由于慕留的父亲慕老爷子原来是老皇帝时期的丞相,三朝元老。老皇帝担心以后慕家权势太大,威胁皇权,为了同时实现拉拢和限制慕家的目的,他便将自己表面上无比宠爱的妹妹长公主嫁入慕家。

    因为天朝律法规定,凡为驸马者,便是天家之人,一生享尽荣华富贵。但是,也是因为如此,驸马一生不得参与朝政。

    慕瑾年的父亲慕留当年乃是新科状元,满腹才华,正是意气风发,想要一展抱负的时候。哪里甘心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而且那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心爱之人——表妹李倩倩。

    为了反抗命运,慕留向父亲以死相逼。可是圣旨已下,哪里还能有回转的余地。为了慕家一族的荣耀,慕老爷子也是下了狠心。他给了慕留两个选择:

    一、带着李倩倩远走高飞,但是慕家将慕留逐出家门,另寻继承人。

    二、慕留和长公主成亲,娶李倩倩为侍妾,仍为慕家嫡长子。

    慕留后来无奈屈服。但是他最后也得偿所愿,娶了那心中所爱李倩倩。

    本来长公主和慕留之间本就无爱,倒是也能做到相近如宾。

    可是那李倩倩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本来应为慕留嫡妻,享受京城贵女们的羡慕,但是最后却成为慕留的妾侍,成为了一个笑话,这让她对长公主恨得咬牙切齿。

    她虽不敢挑衅长公主,但是却也挑拨慕留,使得原本尚且能够做到相敬如宾的夫妻关系更差了。

    因慕留不爱长公主,所以最后慕留连带着慕瑾年也不待见。

    其实说来也可笑,慕瑾年一直觉得,他的父亲慕留,不过就是一个伪君子。

    他其实根本不爱任何人,他爱的只是自己而已。

    按照慕家当时的权势地位,慕留若是肯下定决心,放弃慕家继承人身份,他仍然可以和李倩倩双宿双栖。毕竟皇帝只是要长公主下嫁慕家,却没有指定要她嫁给谁。但慕留最后还是为了荣华富贵和虚名与长公主结合在一起,误了两个女子的一生。

    要知道,两人都是政治的牺牲品,但是慕留尚且有选择的余地,长公主却无法选择。

    说到底长公主才是那一个可怜人,才是真正上意义上的政治的牺牲品。可怜长公主无法左右婚姻,本来想着若是能与慕留好好相处,不说感情日深,好歹相敬如宾,可是这一切随着李氏的到来,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可笑起来。

    正是因为慕瑾年没有享受过过父爱,所以他更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他想有自己的孩子,他想认真的爱他孩子,让他的孩子能自由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苏晓楠肚子越发的大了,脚也开始浮肿,若是正是坐着,怕是对以后生产不好。所以即使自己的脚有些算,但是稍微缓解了一下以后,苏晓楠还是让慕瑾年扶起自己慢慢的走着。

    慕瑾年这段时间公务繁忙,夫妻二人拥有一整天的相处时间其实很少,所以两人都在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夫妻二人在这后院慢悠悠的散步,偶然间相视一笑,情意浓浓。

    在二人经过一间房间时,苏晓楠忽然听见有人念经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后院,有些突兀。

    不应该啊,话说这后院是僧人们住宿的地方,前院才是僧人们念经的地方,而且今日乃是乞巧节,香客众多,一般来说僧人们不是应该到前院去迎接他们去了吗?难道这里还有一个偷懒的?若真是如此,这偷懒的僧人也太明目张胆了吧?难道他不怕被人发现?

    苏晓楠好奇的拉着慕瑾年往那间房间走去。

    “吱呀”,房门自动打开了,苏晓楠吓了一跳,紧紧的抱着慕瑾年的手。

    过了半响,苏晓楠见实在没什么动静,忍不住探出头去,只见在这房间里坐着一位风姿卓著的僧人。

    许是早有预料一般,这僧人面前竟然放了两杯热茶,正在静候两人到来。

    那僧人似乎是感应到了苏晓楠和慕瑾年,他缓缓睁开眼,对着苏晓楠和慕瑾年点头微笑。

    苏晓楠感到有些诧异,疑惑的用手指了指自己。反倒是慕瑾年一脸的淡定,他拍了拍速效男的手以示安慰,然后扶着苏晓楠就往那僧人走去。

    苏晓楠瞧着,总是觉得这僧人的目光之中似乎透露着对这尘世的了然。

    “原来是了却大师,让您久等了。”

    慕瑾年严肃的脸上缓缓露出来了一丝笑容。

    苏晓楠心中一惊,什么!竟然是了却大师。

    虽然苏晓楠不怎么出门,但是这了却大师的名号她确是听说过的。

    传说这了却大师乃是前朝皇帝的国师,他洞悉佛法,可窥探天命。

    这人世间不知有多少人想见了却大师一面,但是都无缘可见。因为了却大师只接待有缘人,否则即使是皇帝,若他不想见,便也是可不见的。

    “我与了却大师曾有一面之缘。”

    看着一脸疑惑的苏晓楠,慕瑾年柔声解释道。

    原来,几年前慕瑾年在江南巡查盐务的时候,曾有幸见过了却大师。

    当时了却大师为他算了一卦,说若他若能寻到有缘人,便能达到自己心中所思所想。

    等到慕瑾年找到自己的有缘人后,了却就会与他再次相见。

    但是这有缘人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居住何地却是什么都没有透露,了却大师只告诉他随心而去,自得所求。

    “看来,慕施主已经找到你的有缘人了。”了却大师看着苏晓楠说道。

    慕瑾年听着了却大师这话,便知道原来自己的有缘人竟是自己的夫人,苏晓楠。

    慕瑾年内心很是激动,似乎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忧思,已经随之而去。

    苏晓楠也很是欣喜,她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些自卑,总觉得自己配得上这么出色的慕瑾年。但是现在自己是他一生的有缘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慕瑾年会更加的爱她了,他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慕施主,请再抽一支签吧。”

    不等慕瑾年和苏晓楠反应过来,了却大师从一旁拿起一个竹签桶就递给了慕瑾年。

    慕瑾年顿时又是一脸的严肃。他郑重的拿起竹签桶就摇了起来,可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掉下了两支竹签。

    苏晓楠尴尬一笑,慕瑾年怎么能在这关键的时刻出错呢?她随即就想拿起竹签放进去让慕瑾年再摇一次。

    但是了却大师却伸手阻止了她。他拿起两根竹签细细看了起来。

    “一根上上签,一根下下签,这么久了,在我这里还是第一次有人摇出这两种极端不一致的竹签呢。”

    了却大师挑了挑眉,有些严肃。

    苏晓楠有些慌张的拉紧了慕瑾年的手,怎么会这样?难道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慕瑾年其实也有些紧张,但是他还是拍了拍苏晓楠的手,轻轻的安慰着她。

    “了却大师,有什么话,您可以直说。”

    了却大师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拿着其中一只签仔细解释道:“这是一支下下签,按道理说抽到此签的人一生多遇小人,命运多舛。”

    “怎么,怎么会这样?”苏晓楠觉得自己的整个心都提了起来,抓着木槿年的手都更用力了。

    “两位施主,不要着急,来,先喝茶。”

    但是苏晓楠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喝茶,她看向木今年的眼中盛满了担忧。

    “两位施主不用担心,比起上次慕施主抽到的下下签已经是十分的好了。所谓阴阳调和,至正至负加在一起,虽然会多遇小人,但也能逢凶化吉,只是此生并不会十分顺遂,两位施主日常还需多加小心。”

    什么?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苏晓楠提起来的心又放下了一些。

    然而还不等苏晓楠有什么反应,了却大师放下茶杯,便要拜别。

    苏晓楠还想再问,但是了却大师却说缘分已尽,天机不可泄露,便向他们点头示意,随后便离开了。

    苏晓楠听了了却大师的话忧心不已,非常担心慕瑾年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慕瑾年反而却一身轻松。

    他温柔的安慰着苏晓楠:“莫要担心,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了却大师,他说我生在极鼎盛之家,却不得心中所想,若不能遇到我的有缘人,那就是前半生极至富贵,后半生确实凄凉。若我能遇到我的有缘人,我这极端的命运便能改变。所以,我的王妃,无需为我过多忧虑。”

    苏晓楠还想再向慕瑾年问些问题,但转念一想,自己这个猪脑子,就算问了怕也是不懂什么的吧,还是不要给慕瑾年添加忧思了。

    大厅内,慕瑾年正在为苏晓楠用小碗打乌鸡汤。

    “来,夫人,昨日去游玩太过劳累了,赶紧喝点乌鸡汤。”慕瑾年小心翼翼的将汤匙递到苏晓楠的嘴边,慢慢的哄道。

    这乌鸡乃是从江南运送过来,请人专门用当归人参汤喂养长大的,听说对孕妇的身体极好,而且还可以促进胎儿的健康成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沐晴沐泽〕〔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是剑仙转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