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昆仑战神叶君临〕〔苏年戚卿苒〕〔林楠〕〔我在决斗都市玩卡〕〔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玄阳仙尊〕〔巅峰男主方晟〕〔炼气五千年最新章〕〔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方〕〔修炼5000年还是练〕〔炼气五千年〕〔炼气五千年方羽〕〔霸婿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修罗丹神〕〔史上最强炼气期(〕〔神医魔妃:邪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74章 李婉儿
    ,

    原来这柳儿是个假货,这慕瑾年也不是个真货,而是苏青染易容假扮的。

    这柳儿原名柳高高,男生女相,乃是慕瑾年座下暗部一得力干将。

    三年前慕瑾年就已经察觉到江南盐务有变,于是便派遣柳高高来到了这江南,当然还给他捏造了一个凄惨的身世,让他化名柳儿投入这天香楼中。

    而苏青染自从投身到了高奇部下之后,经过几个月的训练,这周身都练出非凡气质。

    一次机缘巧合,高奇发现了他在语言方面的天分,于是直接将他归入神机营,着人教他口技。

    下江南之前,这王爷便找上他苏青染,让他易容假扮成他,平日里就和林景与李晚这些人周旋,而慕瑾年自己则是易容成苏青染的样子查案子去了。

    慕瑾年虽是摄政王,但是出了这京中见过他真是面目人很少。再加上慕瑾年平日里出去,也是易容,所以知道他真是面貌和性情的人就更少了。

    这江南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官员更不可能见过王爷,只是有些高官远远见过,记不记得还不一定呢。

    所以,这江南的官员对摄政王的了解,大多数是来自于外面的传言,可笑的这些传言还是他的那些敌人为了抹黑他,故意传出来的

    所以他们只知道慕瑾年性格无常,但是独独钟爱美人,尤其是绝色佳人。

    再加上苏清染和柳高高惯是会装的,这都这么久了,这李晚和高子靖都没有发现。

    “行了,少在这里恶心我了,我和林景来这里可是有要事要做的。”

    “苏青染你少来,李晚和高子靖那两个土包子现在指不定在哪里逍遥呢!你现在的身份可是王爷,这院子现在安静得很,他们可怕打扰你和我呢!”

    柳儿突然娇羞的看了苏青染一眼,一只纤纤玉手忽然就搭上了苏青染的肩膀。若是真的柳儿,苏青染这心中了可能还有什么怜惜之情,可是这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汉子,就算他男生女相,那也是一个汉子,苏青染一个激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把把那手给拍了下去。

    而另一边,真的慕瑾年正一身黑衣进了那李晚府中。

    这李晚当年也算是个人才,没想到来到这江南,被这里的繁华和美人眯了眼,与这里的官员一同堕落,在这江南作威作福,一手遮天。

    过惯了这土皇帝的生活,脑子里的那点聪明大概是早就被消磨了吧,慕瑾年不过随意翻找,竟就找到了账本。

    李晚竟然就敢明目张胆的把这与高子靖等人暗中勾结交易的账本竟然放在这府中,可见,这江南现如今是何光景。

    慕瑾年翻了翻那账本,这心中的怒火忽然就起来了。

    这账本的数额,跟他们交上去的相差可大了去了,他不过粗略看了几眼,就能发现这中间差了上百万两的盐税,那要是仔细的检查呢?这得多大的数字。

    若不是有人上京敲了登闻鼓,这江南怕不过数日光景,就要被他们掏空了吧,可气的是,竟是因为这帮蠢货。

    “咦,老爷的书房怎么好像有动静!”

    “走,快去看看!”

    在慕瑾年离开的这一个月内,京城出了一件大事――燕王慕瑾盛要娶亲了,娶亲的对象可是国公府的二小姐苏晓芸!

    “呀!”苏晓楠一个恍神,手中的针头就一不小心竟然就戳到了手指。

    “哎哟,我的王妃呀,怎的如此不小心。”翡翠惊得赶紧拿出手帕为苏晓楠包了一下她的手指。

    “这不重要。你刚才说什么?燕王要娶谁?”苏晓楠也不顾手上的一点伤,她现在想知道燕王娶亲的前因后果,怎的如此突然。

    “哎呀,王妃你有所不知,这燕王要娶亲的事情半个月前在这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了。只不过王妃你最近足不出户,又不爱走动,这奴婢也不敢让底下的人用这事打扰你,斗胆让他们都瞒着你,你这才不知道。”

    翡翠嗔怪了苏晓楠一下,王妃真的是越发疲懒了,前几日苏夕大夫才说,这王妃已经有了六七个月的身孕了,应该多运动,这生孩子的时候才能更加轻松一些。

    “唉呀,翡翠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怎的总是喜欢吊我的胃口,快说嘛快说嘛!我好想知道。”

    苏晓楠撒娇的摇了摇翡翠的手。

    翡翠看着撒娇的王妃的王妃,满脸的无奈,

    “好吧,好吧,那王妃你以后答应奴婢一个要求,您你每天早上最起码要在这院子里面走上半个时辰!苏夕大夫可说了,多运动些,以后才有力气生孩子,而且这样对生孩子也好!”

    “嗯嗯,我答应了,你快说!快说吧!”

    苏晓楠现在脑子里都是这京城的八卦,哪里还管得上翡翠在说些什么啊!

    “嗯,王妃,你先坐好,来,先喝一口茶,压压惊。待翡翠慢慢和你说。”

    “嗯嗯,说吧说吧!”

    原来,中秋那日,燕王和苏晓芸之间的窗户纸就被捅破了。苏晓芸投放的那花灯之上,赫然写着一个“盛”字。

    当慕瑾盛拿到那个花灯的时候,初时不可置信,待他上前归还那花灯之时,竟然看到苏晓芸投向自己的眼神欲语还休,充满了情意。

    苏晓芸察觉到慕瑾盛再看着她,满脸羞红,慌忙行礼跑开之时,竟改还大胆的偷偷给他塞了一个绣了“盛”字的香囊。

    这慕瑾盛爱慕苏晓芸,咋然得知自己单方面的爱慕竟变成了两方的情意,这心里十分的激动,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苏晓芸滔天的爱意。

    自从慕瑾盛得知苏晓芸对自己的情意以后,常常派贴身小厮为自己传信。

    两人之间感情日渐升温,慕瑾盛也终克制不住自己,多次私下跑去与苏晓芸互诉衷肠。

    本来这女子不得私见外男,若被人发现,那就是名声尽毁,还得连累家中姐妹,甚至父母还会得个家教不严的名声,是要遭人耻笑的。

    可是这苏晓芸为了慕瑾盛,那是连这些规矩都顾不得了,这穆瑾盛第一次见有女子肯为他做到这种地步,感动到不行。

    慕瑾盛觉得自己一定得做些什么才能对得起苏晓芸对自己的这番情意,于是当即就许下海誓山盟,今后之娶她一人。

    后来这件事情让李氏知道了,她那叫一个百般不乐意。

    别人不知道,她可知道得紧。这接近慕瑾盛的每一位女子她都派人仔仔细细的查过身世。

    若是一年前,她是肯定会答应这门亲事的。毕竟她是国公府的嫡亲小姐,背靠国公府这座大山。

    要是瑾盛能够娶到苏晓芸,那她是千般万般的高兴,举双手双脚赞同。

    但是现在不行了,她早就已经偷偷派人去找过那对被国公爷送到乡下去的厨娘夫妇了。

    这苏晓楠确实是国公爷的女儿,嫡亲女儿。

    虽然国公府对外宣称苏晓楠是国公府的三小姐,但是她可是查到了,这苏晓芸就是那厨娘的女儿,是一个冒牌的小姐。

    现在苏晓芸还能靠着这十多年来与国公爷夫妇之间的情分在这京中被人尊敬。但是一旦苏晓芸出嫁,到了夫家,这日子长了,这情分也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散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是吗。

    若是再出点什么事情,这国公爷也可以以她不是亲生女儿为由撇得干干净净。这般不靠谱的亲事,她李氏可不能答应。

    不说为了儿子前程,就她而言,有个出身厨娘女儿的儿媳妇,那肯定也是落了长公主下乘的。她能查得到的,难道长公主就不能查到吗,届时怕是要被她笑死了吧。

    不行,怎的就许那长公主的儿子娶了这国公爷的嫡亲女儿,她的儿子就只能娶一个厨娘的女儿。

    这苏晓芸若是非要嫁过来,那便只能委屈她做侧妃了,这正妃的位置是万万不能给苏晓芸的。

    看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李氏,向来孝顺母亲的慕瑾盛此时脑子也有些糊涂,态度竟然有些松动了。

    本来这是李氏与穆瑾盛之间的体己话,却不知已经被小六给传到了苏晓芸的的耳中。

    苏晓芸那是恨不得得当场昏厥过去,那李氏自己做妾,便也敢瞧不起她,让她也做妾。

    且不说自己现在对外还是国公府的女儿,让她做妾那就是再打国公府的脸,再说了,她苏晓芸绝对不能输给苏晓楠。

    即使心里再恨,面对慕瑾盛,苏晓芸也是楚楚可怜的表示,若是李氏不同意,那她便是不能嫁的,百善孝为先,她不能让慕瑾盛为她做个不孝子。

    慕瑾盛更是感动不已,被冲昏头脑的他也开始思考起来,开始向李氏分析利弊,终于李氏的态度也开始松动了起来。

    当然,这其实都是苏晓芸在做戏。翡翠早年帮过一个名叫凤儿的丫头逃过一劫,她对翡翠十分感激。

    她现在在苏晓芸房里做事,虽然不得宠,但凤儿聪慧,从一些只言片语中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便利将此事偷偷告诉了翡翠。

    自那日苏晓芸向穆瑾盛表态之后,虽然博得知理贤惠的美名。但是其实心中气愤难平。

    一回府,她便将房中的东西砸了一个稀巴烂,就连她的贴身丫鬟瑶心也因为办事不利被打了一巴掌,到现在还能隐隐看到一个红印子呢。

    “咳,咳。”翡翠说太久的话,这喉咙都干了。

    “来,翡翠,先喝一口茶。”苏晓楠赶紧亲自给翡翠倒了一杯茶润一下喉咙。

    翡翠感动得两眼泪汪汪。这段时间,特别是王爷去江南之后,正妃就是那种若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若是能躺着也绝不坐着的状态,连喝上一口水,那都得哄上半天。

    如今竟然自己亲自倒了一杯水,不但自己喝了,还给她翡翠递了一杯过来。即使王妃只是为了听故事,但是那也着实令她感动不已。

    “呃,翡翠,别呀,这咋的还哭上了?我刚也喝了一口这茶,也就是平常喝那种龙井茶啊,没什么区别啊!真的这么好喝?”苏晓楠不信的又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茶。

    嗯,还是那个味儿,没啥区别。

    翡翠噗叽一声笑出声来,这王妃最近是越来越迷糊了,可是也蛮可爱的。

    “哎呀,翡翠,别笑了,快点继续说呀,我想听,后来,这李氏怎么就愿意让燕王去提亲了?”苏晓楠嘟着嘴催促道。

    “王妃,这还要从我们那次,提前从皇太后宴会上离开说起。”

    话说其实那日皇太后办的宴会上,其实苏晓芸也在场,只是苏晓楠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若是平常,苏晓芸肯定会上来找苏晓楠的麻烦,只是那李氏的态度让她心烦意乱,自然也就不想理会苏晓楠了。

    对于离烟派宫女诬陷苏晓楠的事情,她也就冷眼旁观。

    只是待苏晓楠离开后不到一刻钟,一宫女竟然突然暴起,手持一短刀冲向李氏。

    这宫女十分凶狠,似乎是存了死志的一般,竟伤了好几个宫女,在场的贵妇贵女们无不大惊奇色,四处逃散。就连那李氏身边伺候的几个嬷嬷丫鬟都跑没影了。

    那李氏不是不想跑,而是这腿早就被吓软了,想跑都跑不了。

    正当那宫女的刀要插入李氏胸口之时,那苏晓芸突然徒手抓住了那刀,那宫女几番用力,竟然不得脱,血潺潺流了一地,可那苏晓芸就是不松手,这才来救李氏的人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

    后来那宫女失手被擒,为找出黑手,皇太后便做主将那女子送去大理寺刑部,后来她的下场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宫女在皇太后办的宴会上竟然敢刺杀贵妇,这让皇太后对那李氏有些愧疚。

    再加上她从王公公那里听来的燕王慕瑾盛爱慕国公府的二小姐,当即做主,下了懿旨,将慕瑾盛和苏晓芸之间的婚事定了下来,算作补偿。

    这皇太后也有私心,苏晓芸的真实身份她早就知道了,给慕瑾盛找一个没有势力的王妃,总好过给他找一个家世过硬的王妃强。

    这李氏哪里敢拒绝,这苏晓芸现在于她也有救命之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沐晴沐泽〕〔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是剑仙转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