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景傅云城〕〔我怎么这么有钱〕〔顶级富二代〕〔狂战弃婿〕〔人中豪杰〕〔传奇战神奶爸〕〔重生狂妻,大佬宠〕〔专宠八零美娇娘〕〔温夏顾浔洲〕〔元卿凌楚王〕〔白初微老祖宗〕〔韩三千苏迎夏〕〔空间农女:家有悍〕〔猛婿崛起〕〔魔帝奶爸〕〔林峰唐芯〕〔众神世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万族之劫〕〔无上杀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厨娘王妃喜当家 第75章 怎么回事
    ,

    那双抓着刀的手都伤到见骨头了,这在场的贵妇贵女可都看见了,若是自己还拒绝,怕是唾沫星子都得淹死她。

    在那之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燕王穆瑾盛和国公府嫡女之间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从那日以后便成为了坊间流传的又一爱情佳话。

    甚至连那说书之人都将其作为一段素材讲给百姓听。那势头隐隐超过了慕瑾年和苏晓楠的故事。

    苏晓楠双手撑着脸,十分感慨,“想不到我这娇蛮任性的妹妹竟然这般痴情。为了那情场浪子慕瑾盛竟敢豁出性命。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翡翠心中也是无限思绪,“可不是吗?现在这京城的贵女们怕是都要咬破银牙了呢。那些贵妇们都在议论,这国公夫人是怎么养出两个这么出色的女儿,竟然将这京城中的两大魔王都给收服了。”

    啊,怎的突然起风了?

    翡翠赶紧拿起披风为苏晓楠盖上。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色突变雾霭沉沉,风雨欲来。

    江南青州李府府内,一排护卫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李晚愤怒的一把将桌子上的物件全部扫落在地。

    “废物,全都是废物!我李府怎么养了你们这一堆废物!平常在外头总是耀武扬威,这前几日还在我面前拍着胸脯保证,定能将我这李府围着跟个铁桶一般,连只鸟儿也飞不进来。现在呢?你们竟然跟我说有一个轻而易举的小毛贼偷走了我书房的东西。你们这么多人,居然连人家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父亲大人,这是怎么了。”李大人的小女儿李婉儿端着一碗燕窝有了进来。

    见到自己心爱的幺女来了,李晚也不好再发脾气,只好先眼神示意这群废物赶紧滚。

    侍卫们松了一口气,还好三小姐来了,李大人平常最是疼爱自己的这个女儿,一般都不会在她面前失态。

    众人呼啦一下走了以后,李婉儿放下燕窝,走过去帮李晚捶背顺气。

    “父亲大人,可是为了那摄政王南下之事烦恼?”

    李晚叹了一口气,“是啊,这次来了一个小毛贼,竟然把我这书房里的账本偷走了,若不是摄政王的人那还好些,若是,那可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李婉儿娇笑一声,看似清纯无害,此刻却说出了不符合她年龄的阴毒计谋,这也是她被李晚看重疼爱的重要原因。

    “父亲大人,这有何烦恼之处。您现在不是最烦恼那个摄政王吗?就算是他派来的人也不要紧,我前些日子偶然得到一情蛊,只要我给他下了情蛊,他就会不可自拔的爱上我。然后让他听命于我,听命于我们李家,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李婉儿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原来,这李婉儿的生母是苗疆的用蛊高手,这项本事也被李婉儿给继承了。李婉儿非常的有天赋,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些年,她用蛊术可帮这李晚办成了不少事情,当然,也害死了很多人,上次那刘康,也是这李婉儿杀的。

    “这,可是他可是摄政王啊!我们这么做,万一……”

    李晚仍然非常犹豫,那可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他一个小小的知府,这真的行吗?

    李婉儿站到了李晚面前,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父亲,无毒不丈夫,如今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这账本已经丢失,我们不知背后何人,这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与其等到东窗事发被诛连九族,不如赌上一把,若是得到摄政王这个靠山,这荣华富贵,岂不是指日可待。父亲,你可别犹豫啊。”

    思考良久,李晚狠狠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好,那就这么做吧,只是要辛苦你了,婉儿。”

    李婉儿低头甜甜的笑了起来。她这般做,可不仅仅是为了父亲大人,更是为了她自己。

    她父亲疼爱她,也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要利用她借刀杀人。对于他李晚而言,女儿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一旦没有了价值,那她李婉儿是什么下场可就不得而知了,所以,她得给自己另谋出路。

    前几日那摄政王来这李府之时,她给不小心瞧见了,果然俊美无双,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她李婉儿。

    “父亲大人,明日您将种在院子里的那那株君子山茶花放在摄政王住的房里,我自有办法。”

    过了几日,一个院子中。

    慕瑾年正闭目养神。

    “王爷,他们今日送了一株君子山茶花来。”苏青染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了慕瑾年。

    林景疑惑的挠了挠头,“这好好的送一株山茶花来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下蛊啦。”如黄莺般好听的声音自屏风后面传来。

    “谁?”林景抽剑回头。

    “竟然是你!”

    不错,从屏风后面出来的人确实苏夕。苏夕本来是在苏晓楠身边伺候的,但是半个月前王爷突然查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上次给刘康下蛊毒的就是李晚身边那个人畜无害的幼女李婉儿。

    李婉儿的母亲竟然就是十六年前下毒迫害了苗疆刘老女儿刘敏,然后叛逃的婢女刘思思。

    苏夕原名刘琪,就是那个被那个下毒的刘敏的女儿。若不是当初刘思思背叛刘敏并向她下蛊,刘敏也不会在刘琪出生就死了,她的父亲也不会郁郁而终。

    所以柳婉儿和她的母亲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害得刘琪也就是现在的苏夕家破人亡的仇人。能够手刃仇人,一直都是苏夕的心愿。

    “这房里整日点着来自西域的熏香,若是再在这里放上一株君子山茶花,那可是最容易形成瘴气的。这瘴气就是种情蛊的最佳引子了。在这里待上十天半个月,这蛊虫自然就会偷偷爬在这瘴气中待得最久的人。”

    苏夕脸色有些凝重。

    “什么?那李晚想要对王爷种蛊,还是情蛊。”林景惊了,这李晚的心思竟这般大了吗?

    慕瑾年睁开眼,邪魅的笑了,“既然李晚想玩,那我们就将计就计陪着他玩吧。”

    “就是要辛苦我了!我真的事太惨了!”苏青染苦着一张脸接道。怎么这种活总是他来做,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李婉儿。经过这次摧残,他还能找到媳妇儿吗?嗷!

    林景同情的拍了拍苏青染的肩膀,挺住,兄弟,挺过了这一劫,这前面就是康庄大道了。

    嗯,还好自己只需要跟在苏青染身边当一个护卫,果然王爷最疼的还是他!

    京城。

    苏晓楠正在翡翠的陪同下在后院的草地上散步。

    “翡翠啊,王爷他好像半个多月都没有来信了,这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不会的,王爷那么厉害,怎么会出事,这几日京城总是下雨,那信件怕是耽误在路上了吧!”翡翠见苏晓楠如此忧心,赶紧安慰道。

    “嗯,也是,慕瑾年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他一定知道我在等他。”

    苏晓楠给自己打了气,摇了摇头,把脑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赶跑。

    “呼,不想这些了。我们换一个话题吧!翡翠,你上次说慕瑾盛要和苏晓芸要成亲了,这日子定了吗?”苏晓楠走得有些累了,便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

    “嗯,定了,就是下个月的十五。今天早上还给咱们发了喜帖呢!不过当时王妃您在休息,我也就没打扰。”翡翠扶着苏晓楠。

    “这么早,我以为他们会等慕瑾年回来。毕竟慕瑾年也算是慕瑾盛的哥哥。”苏晓楠皱了一下眉头,这怎的如此着急,连自己的哥哥都没能参加婚礼,而且,这样做,实在是不把慕瑾年放在眼里。

    “唉,王妃,这燕王向来和咱们王爷不和,他们能做出这种事情也不足为奇,更何况在他们认为这京城也只剩下您不足为虑,他们肯定料定了我们得咽下这口气。”

    翡翠也有一些愤愤不平,他们确实是有一些欺负人了。

    “怎么这么说?”

    苏晓楠其实还没有想明白翡翠的话。

    “王妃,您看,这王爷是独立建府,虽然咱们这离燕王府并不远。可是现在王爷不在,您身子又不便,这喜酒您是去还是不去啊!”翡翠着急的说。

    “去了的话对孩子不好,不去的话又失礼了。若是着人去的话,这燕王又是王爷的唯一弟弟,这又显得不重视,那燕王和二小姐是奉旨成亲,典礼由礼部亲自操办,无论如何这京里的人有何想法,那定是不会说出来的。”

    “但是,您就不一样了,摄政王不在,您作为燕王的嫂嫂,二小姐的亲姐姐,必须得出席,可您身子重,是万万不能去的,但是如果不去,那过错的一方就会在我们摄政王府,他们也只会指责我们摄政王府。”

    “这样看来,这燕王府的人确实令人讨厌了。真的还如此的算计我们。唉,慕瑾年又不在,不然他们可不敢这样对我们,真是欺软怕硬,算了,我们先回房吧,一切从长计议。”

    “好的,王妃小心脚下。”

    而此时,苏瑾年这一边。

    林景紧紧的握住自己手里的刀把,看着慕瑾年几次欲言又止。

    他实在不知道,在不暴露智商和求得解惑之间应该如何选择。若是选了前者,那他这心就痒得就跟那猫爪似的,让他几天都睡不好觉。可是若是选择了后者,那苏青染定然会趁机笑话他。

    看着林景憋红的俊脸,苏青染忍不住心中冷笑。这就叫做报应,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刚才林景还笑话他要去陪李婉儿那个恶毒女子,而现在马上就倒霉了。

    和林景共事也有几个月了,以苏青染的聪明才智哪里看不出林景是个好奇心重的人。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哼,小样,憋不死你!

    “咳,咳!”苏夕忍不住打破这僵局。

    看这林景,那小脸憋红的呀,真让人心疼,她可舍不得哟。

    “林小将军,您还有什么事情要同王爷禀报的吗?”

    “啊,啊,那个我,我……”苏夕的忽然出声让林景有些手脚慌乱,这苏夕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慕瑾年,林景发现王爷似乎也在看他。

    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有,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被笑话,假装听不见不就得了,哼。

    “嘿嘿嘿,王爷,末将就是没想通,既然我们都已经拿到了李晚偷扣盐税的账本,干嘛不直接惩治了他,反而要绕这么一大圈,让青染继续假扮您去接近那李婉儿呢?”

    “林景,你能想到这里,本王甚是欣慰,不枉本王这次坚持把你带在身边。”慕瑾年赞赏的看了一眼林景。

    林景在战场上确实勇猛,但是勇猛有余,谋略不足,不然他不会到现在为止还让林景当一个中郎将。

    不过林景也确实是一块璞玉,只要能够遇到伯乐,细心打磨,终有一日可以成为镇守一方的良将。如今林景能够在短短两个月内有如此思量,怎会让他不惊喜。

    “哈哈哈,王爷真是太抬举末将了!末将就是跟在王爷身边仔细揣摩学来的。还是王爷厉害!”

    王爷从前对自己可没有现在这般好脸色,总是拉他当陪练,现在竟然这般夸人,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啊!

    “行了行了,你们要互夸到什么时候?真是耽误事!”苏青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林景,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

    原来,慕瑾年早就已经发现那高子靖的身份不简单了,他很有可能就是唔哈安插在本朝的暗探,而且手下还有掌握了张条间谍网。

    如今唔哈与本朝的争斗已经一触即发了,只是目前为止,双方都在互相试探,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动手,毕竟一场争斗的爆发总要有足够的理由,否则第一个说服不了的就是自己本朝百姓。

    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不是。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就是再蠢的人也能懂得一些的。谁也不想这争斗还没有结束,自己内部就先开始内讧了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沐晴沐泽〕〔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第一战神杨风〕〔开局获得永恒不死〕〔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是剑仙转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