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开挂〕〔大佬退休之后〕〔满级导演〕〔重生日本当神官〕〔一人之力〕〔世界光梭〕〔穿梭时空的侠客〕〔诸天试武〕〔豪门重生,超模归〕〔强力外挂〕〔乡村小神医〕〔跟总裁假结婚的日〕〔诸天剧透群〕〔王者强势回归〕〔把云娇〕〔快穿之女配辞职了〕〔最豪赘婿〕〔医品至尊〕〔隐龙赘婿〕〔状元是我儿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妃你不可:残王的倾城狂妃 第三百五十八章南宫俊的算计
    见状,烬枢替自家大人抱不平,“墨梅姑娘,大人没有这个意思,他是为你们着想。”

    墨梅哼了哼,没有说话,别开脸不去看他们。

    竹儿面带歉意,“不好意思,闻人大人,梅姐姐性子比较莽撞,人也粗心大意,没理会大人的意思。”

    “无妨,”闻人初面不改色,摇了摇头,“你们早去早回,这些人你们都带去吧。”

    “那大人珍重,等我们回来。”竹儿抱了抱拳。

    反正凌宇他们在暗处,她也放心了。

    闻人初点了点头,“小心。”

    目送竹儿一行人渐行渐远,烬枢终于忍不住问道:“大人为何刚开始在京城的时候不把这些银两换成棉被粮食?”

    “你心里有答案了,为何还要问本官。”闻人初视线依旧落在前方,目光悠远。

    “属下只是没想到大人会是为了君卿公子。”

    闻言,闻人初缓缓摇了一下头,“不是。”不全然是。

    “不是?”烬枢有些困惑。

    这种种不就是大人为君卿公子报仇吗?从刚开始针对夏狄,再到现在银两送去给君卿公子。

    闻人初喃喃细语,“我想看看不一样的生活。”

    烬枢张了张嘴,还想问什么,就看见闻人初转身离去,“进城看看。”

    南宫王朝,俊王府内,南宫俊半躺在贵妃榻上,一手端着酒杯,身后茯儿不轻不重地替他捶肩。

    “轩辕诺儿自己爬上南宫熙的床?”南宫俊饶有兴味地说道。

    茯儿娇俏一笑,“可不是嘛,这两天京城都传遍了。”

    “真是可惜,没有亲自看见,要不然本王还能再添一把火。”南宫俊眯了眯眼,眼底一闪而过阴郁。

    茯儿面带笑容,“若是王爷去了,这一击就能一箭双雕。”

    “可惜啊。”南宫俊叹道。

    “现在京城中都是传诺儿公主不检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不过不知为何,这件事熙王竟然摘得一干二净。”

    南宫俊冷笑,一脸不屑,“他?就轩辕诺儿那蠢货还能算计得了南宫熙?别看他一副清傲的样子,心里鬼把戏多着呢。”

    “诺儿公主也是个蠢人,找谁不好,偏偏找上熙王。”茯儿笑了笑。

    南宫俊握住她搭在肩上的手,轻轻一拉,茯儿就倒在了他怀里,瞬间羞红了脸。

    南宫俊眼里皆是促狭戏谑,“她不找南宫熙,那就只能找上本王了,茯儿心里当真这样想?”

    “茯儿身为王爷的小妾,哪能管那么多,即使心里真这么想,那也不能拦着王爷开枝散叶不是?”茯儿故作委屈,低着头道。

    南宫俊哈哈大笑,“轩辕诺儿可是个炸弹,要是娶了她,父皇就要拿出一座城池,并且承诺不再犯轩辕王朝,这笔交易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亏了,日后本王就是父皇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一个蠢货,去得罪父皇,你觉得本王会去做吗?”

    “王爷精明着呢,明知前方有坑,自是会绕路而行。”茯儿娇嗔道。

    南宫俊一手揽着她的腰,仰头喝了一口酒,“可若是能把这个炸弹送到南宫熙府里,自是极好。”

    茯儿眼珠子转了转,笑道:“王爷,这也不是未尝不可。”

    “哦?”南宫俊眼睛一眯。

    茯儿揪着他的衣襟,一举一动透着妩媚,“诺儿公主不是想爬上熙王的床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可以帮她一把。”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南宫俊皱了皱眉。

    茯儿笑了笑,不紧不慢地低声道:“王爷,我们可以把诺儿公主送到熙王床上,到时再找上几个证人,只要让他们看见那一幕,即使没有发生什么,也足以让他们乱想一通了。”

    “嗯,就算之后再传出来,也只会认为是轩辕诺儿不死心,即使这件事与南宫熙无关,但到底是扫了父皇颜面,父皇必定不悦,南宫熙也会因此失去圣宠。”南宫俊脸色淡淡,眼里时不时闪过精光。

    茯儿眼里满是仰慕,“王爷真是聪明,要不是熙王背后有皇上撑腰,想必此时王爷才会是呼声最高的储君。”

    “哈哈哈,这话本王爱听,他南宫熙就是个废物,”南宫俊挑起茯儿的下巴,目光直视,嘴角勾起,“茯儿当真是本王的知音,处处替本王着想。”

    被这样直白地看着,茯儿忍不住红了脸,“这是茯儿应该做的,这些天王爷忧心忡忡,满腹心事的样子实在让茯儿心疼。”

    “要是她们也像你这般懂事就好。”南宫俊移开目光,叹了口气。

    茯儿心里苦笑,她们是指后院那些小贱人,就算现在怀里的是她,也依旧忘不了她们,眼前的人深情的时候能让人无法自拔,绝情的时候也能让人心寒如冰。

    可她就是爱极了他,即使他对她没有一点感情,又或许可以说是他没有心,从未对哪个女人上心过。

    “啊切……啊切。”

    情儿连忙递上手帕,一脸担忧焦急,“公主是不是受凉了?奴婢去请太医。”

    “回来。”轩辕诺儿脸上化了浓重的脂粉,即使如此,也难掩面色苍白憔悴。

    情儿收回迈出去的脚,皱了皱眉,“公主?”

    “死不了。”轩辕诺儿瞥了她一眼,

    情儿咬了咬唇,她知道为何公主如此易怒,阴晴不定,只是她终究是她的主子,她的命运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归处。

    轩辕诺儿浅抿了一口茶,声音淡淡,“外面传什么?”

    “啊?哦,听说是城北一户人家的牛今早生小牛了呢。”情儿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轩辕诺儿冷笑,“说吧,不用隐瞒。”

    “这……”情儿想起今日出门时听见的那些污言秽语,一时难以启齿,忽然眼睛一亮,“还有啊,城南的乞丐突然死了。”

    轩辕诺儿不悦地皱了皱眉,“情儿,连本公主的话都不听了?”

    “奴婢不敢,”情儿双膝嘭地一声跪在地上,“奴婢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

    轩辕诺儿起身不紧不慢地绕着她走了一圈,“情儿,你当真不知道本公主问的是什么吗?”百镀一下“妃你不可:残王的倾城狂妃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