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神婿〕〔地下王者归来〕〔太太请矜持〕〔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最佳兵王女婿〕〔大明第一吏〕〔DNF之金牌导师〕〔全球轮回之我锤爆〕〔都市战神殿〕〔重生都市仙帝〕〔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其实我是个炼丹师〕〔从天牢走出的强者〕〔民调局异闻录之最〕〔我召唤了整个地球〕〔仙帝归来当奶爸〕〔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烟陆时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29章 强行收押.
    !

    张安陵坐在自己的小院里,望着远处的晨曦破晓,照在古老的房屋上,照在街道上,照在树木上,最后落入院子,照在自己身上。

    他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沐浴晨曦,将寒夜的冷一点点从身体里驱散,让自己的身体与这古老的城池一起苏醒。

    他坐镇不归城,已经有三十二个年头了。

    从上尉到少校,之后就再没有升迁过,并不是关系没搞好,而是正因为搞好了,所以才能一直留在这。

    不归城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都甚至已经有了感情。

    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十二年?

    他将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都奉献给了这里,或者说,他用这里的民脂民膏,滋养了自己三十二年。

    张安陵并不是不想上进,而是他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的本质,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他没有背景,也只有无双初阶的力量,强行挤上去的后果,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还不如舒舒服服,老老实实的待在不归城,借用这里的资源提升自己。

    韬光养晦,等待着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可现实还是有些残酷。

    人似乎一生下来,就被划做了三六九等,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社会等级,家庭财富背景,还有更为致命的,就是修炼天赋。

    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只能停留在无双三重,始终突破不了这个低阶桎梏。

    他不甘心,他不想屈服于命运,哪怕铤而走险,哪怕堕入黑暗,他也要在这命运的夹缝中,争一丝冲天的机会。

    “我命由我不由天。”他对自己说道。

    今天一早,不知为什么,他特别想晒太阳,想念这古城的晨曦,照在身上那暖暖的感觉。

    几个小时后,各种军报就放到了他手中。

    而他等待着的张魏,却一直没有回来。

    “伯克那条狗,终于撕破脸了吗?”

    张安陵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静静的望着远处的天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刻他早有预料,终于到来的时候,内心很平静。

    伯克与他一样,也是一个不甘于命运的可怜虫,不甘于待在幽陆极北这种资源匮乏的地方,他一直想回到黑暗一族的大陆去,但苦于没有实力,没有背景,也就没有机会,只能留在这里韬光养晦,和张安陵一起等待着各自的机会。

    “看来你的机会等到了呀。”

    张安陵喃喃自语,嘴角不由的扬起一丝苦笑,伯克的机会,对他而言就是巨大的危机。

    他突然开口说道:“黑暗一族大举攻城,准校大人不在府邸或者要塞指挥防御,怎么有心思跑我这来?”

    院子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正是骆青雯,双手抱剑而立,她发现张安陵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了,淡淡的说道:“这正是我想问安陵大人的,此时此刻,大人怎么还有心思晒太阳?”

    张安陵轻轻一笑,回过身来:“准校大人来不归城,本就是替我接掌军务,我现在相当于是个闲职,自然就有心思,有时间晒太阳了。”

    骆青雯点头道:“安陵大人是不归城元老,实际掌权人,青雯还有很多事需要大人辅助。”

    张安陵道:“我对不归城是有感情的,只要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尽心尽力。”

    “好。”

    骆青雯的目光变得锋锐起来,“最近有一连串的事,涉及到贪污腐化,私吞军饷,勾结暗裔,青雯年轻稚嫩,不知如何办是好,还请大人帮我。”

    张安陵瞳孔微微一缩,淡淡笑道:“准校大人要我如何帮你?”

    骆青雯取出一条粗大的银灰色锁链,上面刻满原力回路,里面参杂了大量太阳石,形成一块块的斑点,是帝国制造,专门用来压制和捆绑原力使者的。

    她将锁链仍在张安陵面前,“大人将自己绑了,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张安陵面色难看道:“准校大人这样对我,真的好吗?根据帝国国法军规,想要抓一位校级军官,至少要有军部的逮捕令,还请准校大人出示一下。”

    骆青雯拿出一块银牌,在张安陵面前晃过,淡淡说道:“家主手谕在此,见此手谕如见家主。我现在绑你,用的不是国法军规,而是张氏家规。见手谕有不听令者,视为背叛家族,当全族共诛之。”

    “哈哈,好一个家规!”

    张安陵怒极反笑,质问道:“骆青雯,你在不归城的这几天,我可有亏待你?”

    骆青雯皱了下眉,道:“没有。”

    张安陵又道:“那我和你可有前怨?”

    骆青雯道:“没有,我绑你,不涉及私人恩怨,只涉及国法军纪,以及整个不归城平民的利益和安全。”

    “哈,哈哈,笑话!”

    张安陵怒笑道:“有我在,不归城就不安全了?你眼瞎吗,老子坐镇不归城三十二年,出过几次事?恰恰相反,正因为我在此坐镇,不归城才能享了几十年太平。至于你说的贪污腐化,民脂民膏,那就更是笑话了,你以为这些钱财都被我张安陵一人得了吗?”

    他越说越激动:“准校大人你住的别墅,吃的美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们这些嫡系子弟,每次来混军功,不是我上下打点,左右逢源,保你们一行平安,就凭你们这些废物,还守得住不归城?”

    “要抓我,可以啊,把这三十二年来,但凡来过不归城的所有张家弟子全都抓起来,否则我不服!”

    “我再告诉你,我张安陵经营的利润,大部分都被上面吃掉了,每次拨发的军饷装备,实际到手的不到批复的一半,呵呵,这些利益往哪去了,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你要抓我,可以啊,从张氏的元老院开始抓吧!”

    骆青雯听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知道张安陵所言都不虚,他能在不归城坐镇三十二年无事,背后的利益不是她能想象的,真要一路查下去的话,家主都未必保得住自己。

    但此刻不归城危在旦夕,她想起曹嵩说的那九个字,若不杀张安陵,何以整军纪,振纲领,聚民心,何以守得住不归城!

    她当机立断,喝道:“你有不服,可以到了青阳城再说,现在我仅用家主手谕拘禁你,若是胆敢反抗,视为背叛!”

    张安陵脸孔沉下来,寒声道:“既然你不知好歹,不知是非,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右手一甩,就直接向骆青雯抓去。

    手臂上涌现出一片光芒,在空中化作原力回路图案,形成光幕一样的能量场,往骆青雯身上罩去。

    “哼,敢对我动手,便是对家主动手。就算之前你说的全部在理,现在叛族之罪也是逃不掉了。”

    骆青雯冷笑一声,便往身后退去。

    “该死的贱人!我今日就先杀你,再离开幽陆,到时天大地大,就算是张氏又能奈我何!”

    张安陵脸上凶光毕露,掏出两柄手枪,对着骆青雯一阵乱射。

    “砰砰砰砰!”

    骆青雯瞬间拔剑而出,往前一挥,立即幻化剑罡,将那些子弹全部挡了下来。

    “去死!弦月斩!”

    她厉喝一声,手掐剑诀,无数寒光从剑身上爆发出来,斩出一道月影向前劈去。

    “你以为自己天赋过人,就可以欺人太甚吗?”

    张安陵纵身跃起,一脚踢在那弦月斩上,将其震散,然后又是一连串的子弹打来。

    这些子弹经过特殊处理,上面刻有黑暗原力的回路,可以对光明原力造成巨大伤害。

    骆青雯的剑罡被这些子弹一打,荡起一道道波纹,很快就破碎。

    她不敢托大,急忙闪避,张安陵是无双境三重,自己虽然有九条原力回路,但只要稍微大意一下,就可能折损在这。

    “不是要治我罪吗?来呀,来抓我呀!”

    张安陵瞬间更换弹夹,又是一连串的射击。

    骆青雯立即摸清了这两柄手枪的射击频率,绕着院子奔跑,古琊随着自己的身影上下摆动,上面的剑辉逐渐激增。

    “新月突击!”

    就在那双枪打完一排子弹的刹那,骆青雯身影一晃,剑形就破开空气,突击上前。

    张安陵手中双枪一旋,立即合一,猛地扣动扳机,又是两枚子弹打出,在空中“嘭”的一声扩散开来,形成一片原力场,与那剑芒轰在一起。

    骆青雯持剑一挥,把原力场劈开,然后剑势一转,插入大地中。

    “炙热剑芒!”

    一片奇妙的剑能散开。

    张安陵身躯一滞,竟被这股剑力吸住,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剑芒丝线在牵扯着自己,一点点往骆青雯身边靠去。

    “这是……”

    张安陵脸色大变,立即觉察到不妙。

    在骆青雯的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如烟如雾,却是极强的防御。

    自己一招很难击破这防御。

    而在这剑场的吸引下,自己却已经进入到对方的斩杀范围中。

    就在这时,骆青雯目光一寒,喝道:“新月突击!”又是一招战技斩了过来。

    “该死!”

    张安陵急忙将双枪仍弃,双手合十,大喝道:“屏障!”澎湃的原力从体内狂涌而出,形成一片圆形的绝对防御。

    “轰!”

    古琊斩在那屏障上,暴出大片的能量光。

    骆青雯的身躯晃了下,但并未后退,反而持剑往前刺去,一点点插入到屏障中。

    张安陵脸色大变,盯着那剑震惊道:“这是什么剑?!”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