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狂兵混都市〕〔绝品小神农〕〔我是大昏君〕〔美女总裁的铁血狂〕〔赘婿当道(岳风柳〕〔将军宠妻成瘾〕〔地球前居民〕〔反派的自我拯救〕〔我能看到隐藏机缘〕〔上门赘婿岳风〕〔战神之踏上云巅〕〔圣血帝尊〕〔叶少的重生狂妻〕〔被赶出家门后我暴〕〔开局三千魔神然后〕〔逆天狂妃:绝世魂〕〔昭周〕〔妖孽毒妃之王爷束〕〔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叶辰萧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33章 震慑军纪.
    !

    不归城中央的演兵场上,竖立着大周帝国的旗帜,在空中迎风飘扬。

    下面站着大量的军官,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讨论,人人脸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不少人甚至目光呆滞,完全心不在焉的样子。

    “安静,大人都安静!召集大家过来,是为了商讨抗敌之策,诸位都是不归城的将士,应该拿出一位军人固有的本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战战兢兢,束手无策。”

    曹嵩站在广场前,冷眼扫过众人脸上,内心一阵怒火,顿时大声喊道。

    “呵,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说得简单,等会魔种生物窜到你脸上,看你变不变色。”一名瘦弱的军官挖苦道,两眼都是黑眼圈,显然一夜没睡。

    立即引得一片共鸣,大家矛头一下指向曹嵩,“有本事你去上啊,在这里嚷嚷什么?”、“若不是有军部征调令,你有什么资格喊我们过来?”、“怎么不见准校和守城大人,也不见张魏副官,我们要见守城大人。”

    众人一片喧哗,仿佛那种压抑的心理有了个发泄口,全都对着曹嵩开喷。

    曹嵩脸色铁青,气的十指指节捏的发白。

    他南征北战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军纪如此败坏的部队,内心怒骂着,张安陵真该千刀万剐。

    他冷静下来,面对如此多的喷子,他知道自己没有舌战群儒的本事,只能等,等骆青雯拿着张安陵的人头来震慑军法。

    “要是准校和守城大人不来,那我们也都回去了,现在战事紧急,大家不要在这浪费时间,都回去想办法吧。”

    一名中年军官大声叫喊,他披着军大衣,肩上有三道横杠,是上尉军衔,眼中流露出对曹嵩的不屑和冷笑。

    众人一下就纷纷响应,他们早就惶恐不安,都想着怎么开溜,要急着回去收拾财物,准备交通工具。

    曹嵩怒喝道:“军部征调令在此,谁敢擅自离开,以军法处死刑!”

    那名军官嗤声冷笑道:“切,你说死刑就死刑?你算什么东西。”

    众人都叫道:“是啊,你不过一个中尉,还真拿自己当个蒜了?”、“这里军衔比你高的,大有人在。”、“少狐假虎威,不要拿鸡毛当令箭。”

    曹嵩大声怒喝,将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下去:“我有准校大人的命令,还有军部征调令,谁敢忤逆?!”

    “呵,谁知道你这征调令是哪来的?说不定是偷的呢,至于准校大人的命令,你们有谁看见吗?我可没看见。”

    那名军官走上前来,戏谑的盯着曹嵩,露出一脸怪笑。

    “哈哈。”众人立即起哄,都是大声嘲讽。

    曹嵩气的脑袋冒烟,目露凶光,一股杀气直逼了过去。若这些人都是自己手下,怕是当场就斩了一半,以震军纪。

    那名军官丝毫不惧,身上的原力释放出来,将曹嵩气势挡住,冷冷道:“别说我没给面子,在这已经等了二个小时了,我再等五分钟,若是准校大人还不来,大家就走了。”

    “对,最多再等五分钟。”众人也都大叫道:“一个人等五分钟,一百人就是五百分钟,你这是在浪费大家生命。”

    曹嵩有些恍惚,这话怎么这么熟悉,他记得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经常听到。

    突然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细细柔柔,十分好听,传入每个人耳中,全场立即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你不用等了,现在就可以走。”

    话音落下,就一道靓丽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广场上,站在那帝国飞扬的旗帜下。骆青雯穿着准校军服,英姿飒爽,肩上的栗树叶与金星,在古曜的光辉下有些刺目。

    那名闹事的军官微微变了脸色,见骆青雯的目光盯视过来,有些不自在,转过头去,不敢与她直视。

    骆青雯走上前来,直接拔出手中古琊剑,寒光照人,冷漠的说道:“你走回去太辛苦,我直接送你上路吧。”

    那名军官瞬间感到死亡逼近,吓得一哆嗦,慌乱道:“你要做什么?我是帝国军人,你不可以随意杀我,守城大人呢,守城大人在哪,我要见守城大人!”

    骆青雯冷笑一声:“这个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帝国军人了?目无军纪,不听调令,祸乱队伍,每一样都是死刑,我现在削去你肩上军衔,以天子所赐宝剑,斩立决!”

    她扬起剑来,突然目光一扫众人,说道:“至于张安陵,贪污腐败,祸乱军中,勾结暗裔,已经被我处以死刑,刚刚斩掉了。”

    “咝!”

    广场上全是倒吸冷气的声音,上百张面孔,无不是惊恐震骇。

    古曜的光芒暖洋洋的挥洒下来,照在大地上。但所有人都感到浑身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他们觉得有些不真实,比魔种生物真的攻城了还不真实。

    张安陵坐镇不归城三十二年,几乎就是这里的皇帝,所有人都在他的淫威和规则下生存,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和本能。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不归城就等于是张安陵。

    现在听到张安陵被斩,有种极大的不真实感,本能的一下难以接受。

    那名军官更是刹那间魂飞魄散,听到张安陵被处死,远比听见要杀自己还要震惊和恐慌。

    他一下意识到,自己真的要死了,惊恐的大叫道:“不!我不信,守城大人怎么会死?我要见守城大人!”

    “嗯,我这就是送你去见他呀。”

    骆青雯淡淡说道,古琊剑挥斩下来,一道清冷的光辉在空中绽放光芒,随后便是一道血光乍现。

    那名军官满脸的呆滞,惊恐凝聚在脸上,半个身体往旁边滑落下去,裂成了两半。

    广场上更是噤若寒蝉,一丝声音都没有,只有巨大的恐惧在每个军官心底冒出,涌遍全身。

    最前排的几名军官身上,更是被溅了点点鲜血,一个个脸色惨白,抑制不住的颤抖。

    “还有谁要走的吗?我不嫌麻烦,一并送了。”

    骆青雯持剑而立,目光扫过全场,每个被她盯着的人,都吓得急忙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广场旁边站着的是那几名张家嫡系,原本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看戏心态,此刻同样被惊的说不出话,见骆青雯的目光扫来,也一个个吓得低头。

    “大敌当前,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共克难关。”骆青雯收回目光,缓缓说道。

    场内无人敢吭声,静可闻针。

    骆青雯又道:“下面,我宣布几条命令:一、所有军官的家属,全都迁到守城府邸旁边的院子,由曹嵩派重兵保护,我想诸位这样才能安心作战,没有后顾之忧。若是有谁不想作战要离开的,我也不为难他,直接跟我说就行,我亲自送你们全家上路。”

    众人一个个脸色大变。

    骆青雯将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冷笑道:“之前张安陵在的时候,你们是什么鸟样我不管,但现在我掌军队,你们做不到我想要的样子,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有人都被这股冷冽的杀罚果决震撼住了,就连曹嵩和张家弟子,都满眼难以置信,想不到这倾城的容颜下,竟有如此霹雳手段和觉悟。

    骆青雯又道:“二、曹嵩中尉升为上尉,做我的副将,战后我会上报军部,城内一切军务调动,所有大小官员,都要受他节制和调遣,若有不从者,以违抗军法处置,直接全家正法。”

    众人又是心头一颤,豆大的冷汗从两鬓滚落,心相这女人太恶毒了,所有罪行都直接连带全家,这样谁还敢不听令?

    曹嵩脸上一阵潮红,温热的鲜血在体内涌动,不知多久没有过这样的亢奋感觉了,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激情燃烧的时光里。

    骆青雯抱剑而立,继续说道:“三、你们之前跟着张安陵有过任何利益瓜葛的,我现在一概不究,战后也不究。但从此时此刻起,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要符合命令,符合国法军纪,否则不待战后,直接就地正法。”

    众人一愣,随后便是狂喜。

    能在不归城混个军职的,哪个没跟张安陵搞在一起?

    现在张安陵被斩,他们都担心会牵连到自己,忐忑不安,此刻听到过往不究,一颗悬着的心立即放了下来,隐隐中还生出一丝感激。

    曹嵩心中暗道厉害,这三条命令下来,怕是无人不臣服了。

    他看着那绝世的身影,内心极为感慨,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厉害,嗯?我为什么要用个“都”字呢,他立即想到了陈小易。

    “暂时就这三条,你们都回去吧,各司其职,望大家齐心协力,共克难关。”骆青雯宣布完命令,便淡淡说道。

    “是!”

    众人齐身一喝,身体站的笔直,有了一丝威猛的感觉,然后就各自散去,全部低着头快走,没人敢吭声。

    “陈小易和张全呢?”

    骆青雯看着那几名张家嫡系,突然问道。

    “张全一早就没看见,至于陈小易,昨天就好像没看见了。”一名张家弟子回复道。

    “那陈小易估计是听到黑暗一族攻城,吓得在哪躲起来了吧。”另一名张家弟子嘲讽道。

    “哈哈。”另外几人也跟着嘲讽,那两名女弟子更是掩嘴而笑,露出轻蔑和不屑的表情。

    他们都嫉妒陈小易,那两名女弟子则是嫉妒骆青雯,现在见她的男人如此窝囊,内心都笑开了花,说不出的舒畅。

    曹嵩勃然大怒,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恨不能冲上去拍死这些废物。

    但转念想到陈小易说过的话,立即冷静了下来,陈小易让他不要暴露自己,怕是因为凡体的缘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旦暴露太过优秀,陈小易就危险了。

    开始曹嵩还不以为意,现在见到这些废物子弟的面孔后,立即明白了陈小易的正确,内心一阵苦涩和悲愤。

    骆青雯内心闪过一丝失望,对于陈小易,她确实有过期许,但凡体终究是凡体,终究无法从尘埃里出来,或许真的是自己天真了,期望过高,从而失望过大。

    她又想到张全,难道那人会是张全?

    从身形上看,确实有些像,但没道理啊,张全是张君意的亲侄子,是家主的死对头,来不归城前,家主还特意嘱咐过自己留意此人,别着了他的道。

    难道他大局为重,放下了派系之争,要和自己共渡难关?

    若真是如此,那自己倒小看他了。

    骆青雯想到那人已经被张安陵的触鬼杀死,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哀伤。

    她对那几名张家弟子说道:“从现在起,你们也要全部听从曹嵩上尉调遣,不得有半分忤逆,否则同样军法处置,决不轻饶。”然后又对曹嵩说道:“军务繁忙,曹上尉处理军务去吧,有任何事随时汇报我。”说完,就转身离去。

    众人见她哀伤的样子,以为她是对陈小易的失望所致,除了曹嵩和张王昔外,都是各个窃喜,暗自偷乐。

    而陈小易此刻,正在自己别墅内,美滋滋的清理着战利品。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