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神婿〕〔地下王者归来〕〔太太请矜持〕〔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最佳兵王女婿〕〔大明第一吏〕〔DNF之金牌导师〕〔全球轮回之我锤爆〕〔都市战神殿〕〔重生都市仙帝〕〔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其实我是个炼丹师〕〔从天牢走出的强者〕〔民调局异闻录之最〕〔我召唤了整个地球〕〔仙帝归来当奶爸〕〔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烟陆时寒〕〔西游之西天送葬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36章 有趣的背后之人
    ,,,!

    “终于找到路了。”

    陈小易缓缓睁开眼,沐浴在晨曦下,内心一片宁静。

    他享受着这种安宁、平和、温柔的感觉,望着窗外平静的湖面,波光粼粼,鸬鹚在水面上不时跃起,捕捉着湖里的鱼,柳树在风中摇摆,枝丫上长出嫩绿的芽。

    万物都在有秩序的成长着,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前世有一位对钱不感兴趣的大人说过:“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陈小易坚定的相信,只要百折不回,一往无前,一定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管这条路上有多少困难,他都不会放弃。

    在张安陵的笔记中写着,借用黑暗原力突破属于异类之法,短时间内虽有奇效,但无法长期使用,很快就会遇到瓶颈。

    到时候就必须寻找新的修炼之法了。

    “滴答滴答。”

    手表在缓慢的走着,陈小易将神照引封印解除,把领域释放出来,感受着其中的时间节奏和这个领域的特性。

    他一刻也没有放弃过对这个第二神命的探索,到现在已经有一点心得,但还没有找到掌控的窍门。

    https://m.xla.

    “这次是变慢。”

    陈小易简单的在本子上记录了下,他把每次领域出现后的效果都写下来,形成了一连串的数字,时间变快记录“1”,时间变慢记录“0”,然后本子中的记录看上去,就像是一大串二进制数。

    他隐约觉得这串字数里面蕴含规律,记录的目的就是把这规律找出来,只要能找出规律,就可以预测下一次领域出现时,时间是变慢还是变快,那么自己的实力将提升一倍不止。

    就像这次对战张安陵,如果自己能预测领域的时间方向的话,就不用损失张潮生给他的护符了。

    陈小易将本子收好,就去冲了个澡,然后把材料整理了下,继续炼制破厄丹。

    要塞中的战事,他并非不关心,而是牵扯太大,不是他一个人就可以支撑局面的,而且有任何紧急战况,曹嵩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他。

    所以当下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正道。

    就在陈小易修炼的时候,防线外显得格外平静,魔种生物似乎一夜间退去,在三里外的地方蛰伏着。

    大量的物资运到要塞上,分配给各战线的士兵。

    枪械、护甲、头盔、短刃、靴子、弹药、食物、药品等,一应俱全。

    不归城内的尉官一个个面如死灰,这些军备物资和各种补给一半都是他们“捐赠”出来的,还有那些材料商人,也被召集起来,集体“募捐”。

    更有心中滴血的是张王昔,骆青雯一早就跟曹嵩来到他的住所,索要物资,在自己花言巧语拒绝时,骆青雯直接用剑抵在了他脖子上,还划出了一道血痕,吓得他什么都拿出来了。

    那可是他辛苦积攒的血本钱啊。

    在骆青雯再三保证,一定会上报家族他的付出和功绩后,这才内心好受了点。

    骆青雯又去另外几名嫡系弟子那逛了一圈,给他们两个选择,要么上前线,要么所有资源都交出来,那些嫡系都很一致的选择了后者。

    就连张云卷也没放过。

    张云卷在被震天火炮轰伤后,就一直躺在住所疗伤,全身被包的严严实实,指头都动不了,只能转眼珠子。

    见骆青雯来看望他,感动的眼泪直流,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但骆青雯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曹嵩把他的装备和空间袋全部拿走,头都没回,张云卷躺在床上“呃呃呃”的叫着,眼泪流的更凶了。

    “还是曹上尉心思慎密,足智多谋,总算解决了物资短缺问题,若非有曹上尉在,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骆青雯露出欣慰的神情。

    “不敢不敢,只是一些通常经验,准校大人经历的少罢了,论足智多谋,我哪及得上准校大人。”曹嵩急忙回道。

    “你怎么也学会拍马屁了?”

    骆青雯目光微冷,看了他一眼,赏识的说道:“你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极大的超出了我对你的预期。虽然修为一般,但治军有道,治人有谋,还能运筹帷幄,实乃将才,当一个上尉委屈你了。待回去后,我一定禀告家主,升你官职。”

    “属下不敢。”曹嵩心虚的低着头。

    “做人不要太谦虚了,过分的谦虚就等于是骄傲了。”

    骆青雯摆手道:“你去忙吧,黑暗一族虽然暂时退了,但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是。”曹嵩憋了一肚子的话,就想把陈小易说出来,但还是忍住了,只能应一声,便告辞而去。

    骆青雯看着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这曹嵩好像有心思,而且他去张安陵的寝处翻东西,难道只翻出三本笔记?”

    “倒也有可能,张安陵为了摆显廉洁,家里或许真没好东西,但这三本笔记如此重要,怎么又会放在家里呢?”

    骆青雯沉吟了一阵,有些想不通。

    她内心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哪儿不对了。

    突然她目光一凝,就转身而去。

    不久后,骆青雯来到当日追寻张安陵的地方,她目光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

    在一栋屋子里,有淡淡的恶臭传出,骆青雯脸色微变,就直接闪现进去,见到一具穿着军服的尸体倒在地上,那尸体额头溃烂,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流露出浓浓的震惊和不甘。

    “张全!”

    骆青雯一颗心跳的厉害,眼前这尸体确实是张全。

    她仔细看了下张全的额头的伤,又检查了下他身上的物品,空间装备都被取走了。

    “是狙击死的,这子弹是天国之枪的。”

    骆青雯按捺住内心的震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暗中之人没死,还杀掉了张全?

    骆青雯心中莫名一喜,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果然没死!

    当日追寻张安陵失败后,她又返回原地,并没有见到尸体,但却看到了一些粗陋的清扫痕迹。

    她以为那人的尸体不知是什么原因,被人弄走了。

    但内心始终抱着一丝希望,希望那人没死。

    虽然理智上觉得这不可能,但只要没见到尸体,她就愿意去相信那人还活着。

    甚至想到那人可能就是张全的时候,一直期望着张全出现。

    现在见张全死在这,反而一阵狂喜,因为她肯定,张全是在张安陵逃走后被杀的。

    张全是脑门中弹,而暗中那人的实力并不强,说明张全中弹前是处在极度放松的状态,从那死不瞑目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万万想不到自己就这么死了。

    有什么事能让张全在这样一个废弃的环境中如此放松,丝毫没有原力使者该有的警惕?唯一解释就是他当时正在和人交谈,并且极为愉悦和陶醉。

    骆青雯目露凝思之色,查看着这小屋内的环境。

    很快就在一堆杂物里,发现大量血迹,她取出原力试纸沾了一点,上面立即变黑。

    “果然是张安陵!”

    骆青雯心中震惊,这样一看事情就很明显了。

    先是张安陵找到了这,然后张全找到了张安陵,两人相谈甚欢。

    这也符合张全的身份,来之前家主就曾提醒自己,提防张全,也透露出张全的叔叔张君意就是张安陵的背后靠山。

    “张安陵那狗贼最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正因如此,跪舔的张全心情舒畅,这才让他放松警惕,被一枪毙命。”

    骆青雯将当时的情况推测的八九不离十。

    她的目光又落在张全身上,喃喃自语道:“还有三个关键的问题:那暗中之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从触鬼那一炮中活下来的,还能一路追踪到这?他杀了张全后,张安陵是何反应,两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骆青雯突然浑身一震,双目中射出两道光芒,仿佛一下想通了,但随即又皱起眉来,自言自语道:“不对,还是不对。”

    她想到了那三本笔记,如此重要的东西,张安陵这种老狐狸不应该放在寝处,而应该随身携带才是。

    如果真是张安陵随身携带,那么这三本笔记就是从张安陵手中得来的。

    那么暗中之人就应该是曹嵩。

    可曹嵩的身形……

    虽说世上有缩骨易容之法,但人的原力频率和战斗气质很难改变,曹嵩完全不符合,除非他的实力远超自己,才有骗过自己的可能。

    “有趣了,你到底是谁?”

    骆青雯突然起了好胜之心,冷冷道:“我就不信找不出你!”

    她脸上的冰冷很快化开,露出微微一笑,虽然争胜的心点燃了,但想到那人没死,还生龙活虎的活着,内心就一阵喜悦。

    “既然你喜欢藏,那就藏好了,可千万别让我找到。”

    骆青雯心中想着,面带微笑,取出一把喷焰枪来,将张全的尸体彻底烧了,便愉快而去。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