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神医邪妻:帝尊大〕〔陈华〕〔沧元图(仓元图)〕〔猛爹〕〔极品小村医(小镇〕〔我女儿实在太厉害〕〔纵横异界从吞噬开〕〔从火影开始爆装备〕〔操盘手札记〕〔横扫妖魔世界〕〔人在超神娶妻鹤熙〕〔灌篮之核心球员〕〔龙背上的训练家〕〔朱门锦簿〕〔小可爱她能不能别〕〔医者无眠〕〔太子妃不是真想当〕〔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本小奴超A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40章 配合演戏
    ,,,!

    沫沫听到此人果然在城内,一颗心就放了下来,眯着眼睛笑道:“当然有关了,他是我的奴隶。”

    骆青雯心中一颤,眼中难以抑制的泛起涟漪,压制住内心情绪,寒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是你一厢情愿的吧?”

    “就算现在不是,也马上会是了,我认定的奴隶,是逃不掉的。”沫沫收起画卷,小心放好,然后说道:“你让他出来,我有几句话要对他说。”

    骆青雯松了口气,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刚才一下如此紧张,她冷笑道:“若是他愿出来,自然就出来了,现在没出来,显然是不想见你。你还是别在这自作多情了,带着你的这群宠物回去吧。”

    “你这人可真讨厌。”

    沫沫脸色冷下来,杀意闪动:“我现在就想杀了你。”

    “可以,如果你有这本事的话。”

    骆青雯冷然回应,脸上一股傲气,整个人如同一柄随时会出鞘的宝剑,寒气逼人。

    要塞上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上万士兵的心脏都在“怦怦”直跳,冷汗直流,这边关一城,以及城内数百万人的性命,居然就掌握在两个十几岁的少女手中。

    “让你再猖狂二天,二天后,我会把你的头颅悬挂在要塞上。”

    沫沫目光里全是冷色,慢慢收敛了杀气,坐回到王座上,说道:“毛毛,我们走。”

    巨猿朝着要塞低吼一声,就转身离去,每一脚踩在大地上,都发出“砰砰”的震响。

    上十万的魔种生物,围绕在巨猿身边,很快撤离一空。

    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但无法轻松,想到二日之后的大战,那种压抑和紧张情绪在每个人心中蔓延。

    “陈护卫……”

    曹嵩见暗族离去,叫了一声,转过身来,发现陈小易已经不在监视台了,四下寻了一阵,怔怔道:“这么快就走了?”

    陈小易拿着曹嵩的令牌,很快就出了要塞,天色还是黑沉沉的,一点光亮都没有,他带上暗夜之瞳,能够见到一定范围内的景象。

    他穿着疾步,在城内飞奔,很快就到了城南,四目一望,只见一栋精致的别墅,有三层楼,前后都有小院,上面挂着一块牌匾,上写“仁义居”三字。

    陈小易立即翻身进去。

    他刚落入院子,就感觉被人盯住了,抬起头来,只见二楼的窗台上,张安陵正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他。

    “你来了。”张安陵露出一丝微笑,打着招呼。

    “你知道我会来?”陈小易皱了下眉,他不喜欢这种被算中的感觉。

    “不一定,但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可要去找你了。”

    张安陵抬起头来,看着这浓墨一般的天空,压抑而又死寂,说道:“你会提前来找我,也是因为感应到了吧。”

    陈小易点了点头,说道:“黑月。”

    “看来暗族那边是有备而来了,不归城怕是难守了。”张安陵颇为感慨的说道。

    “好像你还挺关心不归城安危似的,破城不是正好可以给你出口恶气吗?”陈小易嗤笑着说道。

    “哎,我终归在这里执掌了三十二年,难道没有感情?我的仇人是骆青雯,又不是这全城百姓,说起来,全城百姓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张安陵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快把血阳丹给我吧,我快要压制不住体内的黑暗原力了。”

    “原计划是三天后给你,现在离黑月还远着呢,就算提前,也只能提前一天,我来找你,不是给丹的,而是另有事情。”

    陈小易目光闪烁了下,漫不经心的说道。

    张安陵脸色一沉,眉宇间隐现怒色,“若是我进入黑化,再吞丹的话可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就来不及,可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死了也不过是死一个魔人而已。”陈小易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态。

    张安陵这老狐狸的话他可不会全信,可能一半是真,一半是为了提前诈骗血阳丹,多诈骗几次,就可以慢慢积攒缓冲时间,脱离自己控制。

    陈小易体内残留一丝黑暗原力,就是用来感应黑月影响程度的,他估摸了下,认为以张安陵的实力,托到后天晚上不成问题。

    张安陵的脸孔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他的确就是陈小易猜的那样,打算今天讨一枚丹药,可以积攒两天时间,下次再提早一些,下下次再提早一些,只要能空出一周的缓冲时间,他就有对抗陈小易的余地,甚至将其击杀。

    没想到对方一点余地都不给。

    这小子竟如此狡猾,看年龄也不大,这城府和算计是从哪学来的?

    张安陵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白活了,论心计还比不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陈小易见他脸色阴沉不定,咧嘴一笑,道:“大人可别想着要杀我,血阳丹我可没带在身上,要是不信的话,尽可一试。”

    张安陵眼底爆出凶光,内心挣扎了一阵,终于放弃,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朋友说笑了,咱们说好了互相帮助,我怎么可能起杀心呢?晚两天就晚两天,我尽量压制便是。”

    陈小易露出敬佩的神色,抱拳拱手道:“安陵大人真是能屈能伸,能左能右,能扁能圆,难怪坐镇不归城三十二年,屹立不倒。”

    张安陵装作没听见话里的讽刺意味,热情的问道:“既然朋友不是来送丹的,不知此来何事?”

    “一点小事。”

    陈小易眼中流露出笑意,说道:“里面谈?”

    张安陵将陈小易请到屋内,并泡上一壶好茶,两人相对而坐。

    屋内摆设简单,只有几张凳子和茶几,还有一个博古架,上面放着一些珍藏,茶叶、古董、枪械、名酒,另外一个架子上,则放着一些书籍。

    在白色的灯光下,张安陵仔细扫过陈小易的面孔,依然被面具和蝠翼的伪装能量挡住了,完全看不出一点端倪。

    他暗叹了口气,极为憋屈,这两件装备都是自己的,还有那疾步靴子,现在武装在对方身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大人可知这是什么?”

    陈小易取出从伯克身上得来的那张铂金纸,上面画着大量的邪元和人体仪式,轻轻置于桌面上。

    张安陵目光一望,双瞳骤然紧缩,然后又恢复平常,吐了口气说道:“好像是某种功法?”

    老狐狸!

    陈小易暗骂一声,他一直盯着张安陵脸上的神色,要说对方不知道,打死他也不信。

    “哦,是吗?”

    陈小易不动声色的将那铂金纸收回,拿起茶杯放在嘴边浅尝。

    张安陵目光闪了下,也不吭声,同样喝着茶。

    两人就像忘了这张纸,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起来,从幽陆的极北扯到极南,从帝国的平民扯到天子,又扯到暗裔,再扯到女人,聊的十分开心,都“哈哈”大笑。

    “想不到朋友也是同道中人。”

    张安陵笑了几声,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然后随意问道:“对了,刚才那张铂金纸,是从伯克身上得来的吧?”

    聊了这么久,他终于可以确定了,对方是一个比自己还要狡猾难缠的老狐狸,城府比自己只深不浅,若是自己不主动点,怕是聊到天亮,甚至聊到明天晚上,都不会进入正题。

    哼,老狐狸,终于耐不住吗?

    陈小易心中冷笑,老子每周007挖矿都能熬过来,跟我比忍耐?他轻蔑的撇了撇嘴,说道:“正是,莫非大人对那功法感兴趣?”

    张安陵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说道:“刚才没看仔细,说不定不是功法呢,朋友再给我看看。”

    陈小易又取出那张纸,放桌上说道:“希望大人这次能认得,否则这交谈很难继续下去的。”

    张安陵内心奔过羊驼,“嗯”了两声,就拿起那铂金纸,仔细端详。

    一阵后他才放下,面色凝重的说道:“这是邪能,又叫暗灵,通过凝聚天地间的黑暗原力,聚集成灵。”

    陈小易也听过暗灵,惊道:“暗灵不是天地生成的吗?难道是人为制造的?”

    张安陵道:“可以天地生成,也可以人为制造,但暗灵的出现条件都极为苛刻。”他松了口气,说道:“幸亏伯克死了,否则这暗灵出现,对不归城就是一场灾难。”

    陈小易沉吟了下,问道:“若是这暗灵终究还是出现了,大人可有法子对付?”

    张安陵一愣,惊道:“这可开不得玩笑,这暗灵真能出现?”

    陈小易将不归城此刻的情况如实相告,说道:“我此来的目的,一是想了解那些邪元的用途,二也是想请大人一起对付暗族,否则要塞被攻破了,对大人也是不好的。”

    张安陵忙道:“对付暗族那是自然地,且不说我是人类,这不归城我待了三十几年,情深似海,朋友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共抗外敌。”

    陈小易看着他一脸大义凛然,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真要以为他是热血志士。

    若非自己拿捏着血阳丹,怕已经被他一巴掌拍死了。

    但既然是演戏,那就陪演一下吧。

    他站起身来,抱拳作揖,满脸感动的说道:“大人果然是仁义无双,一身正气,精忠报国,我对大人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大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言重了言重了。”

    张安陵虽然不要脸,但此刻还是老脸一红,急忙抱拳回礼。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