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少追妻路太难〕〔沈浪与苏若雪最新〕〔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南狂叶辰苏雨涵叶〕〔我成了大佬们的心〕〔风水神婿〕〔景区管理员〕〔最佳上门女婿〕〔异世丹帝〕〔凶神崛起〕〔退亲后,我嫁给了〕〔方晟〕〔巅峰先锋〕〔万界武侠大冒险〕〔穿越诸天的僧人〕〔大明第一吏〕〔狂妻来袭:偏执大佬〕〔乔玉〕〔夏夕绾〕〔爱你成瘾:偏执霸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41章 你真的相信他是凡体吗?
    两人演了一下,就坐回到位置上。

    陈小易喝了口茶,说道:“言归正传,若那暗灵真的出现,大人可有办法?”

    张安陵揉了揉额头,露出为难之色:“难啊。”

    “难?”陈小易解读道:“那意思是有办法啰?”

    “嘿嘿。”

    张安陵笑了两下,慢悠悠的说道:“伯克那老狐狸疯了一般的要邪元,我岂能不留个心眼?我给的那些邪元里,很多都是有问题的,超过半数都被我注入了光明原力,所以那暗灵凝聚成功的几率不高,但黑月的出现,的确在我预料之外,会产生什么新的变化就说不准了。”

    果然是老狐狸!

    陈小易听得直冒冷汗,够阴险的。

    他定了定神,再次问道:“如果真出现了呢?”

    张安陵收敛了笑容,靠在椅子上,沉吟一阵,说道:“最好不要出现,否则暗灵配合黑月,不归城就真的麻烦了。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在暗灵凝聚的时候破坏掉它。”

    “如何破坏?”

    陈小易心中一动,追问道。

    “在我的装备里,有一件四级手铳,叫‘青天’,可以用来发射高等级光明弹。只要有一枚光明弹打入那仪式的炉鼎内,这仪式就彻底完了。暗裔以现存的材料和时间,是无法进行第二次仪式的。”张安陵用手指敲着桌面,缓缓说道。

    陈小易有印象,立即从手镯中取出一件青铜打造的手铳,像一根炮管,由前膛、药室和尾銎构成,铳身细长,上面刻满花纹和原力回路。

    “正是此物。”

    张安陵内心又一阵不是滋味,他苦笑着说道:“这件四级装备可不一般,你仔细看看。”

    “哦?”陈小易看了两眼,然后用手从前向后轻轻抚摸,感应里面的能量。

    这手铳给他一种坚硬冰冷的质感,里面的原力回路十分顺畅宽大,交织在一起,形成强大的发射场能。

    他手摸到尾銎的时候,手指轻轻一颤,露出诧异的神色:“这是……”

    他将手拿开,在尾銎的地方,有一个六芒星图案,里面好像两把长矛交叉在一起。这图案并非刻上去的,而是一小块金属完美的镶嵌在里面。

    “铭文!”

    陈小易吃了一惊,随即面露狂喜。

    “正是铭文。”

    张安陵目光复杂,酸溜溜的说道:“这枚铭文叫鹰眼,若是你认得的话,价值之高就不用我说了。我得到这手铳的时候,它已经完全融合在里面了,否则我肯定把它撬出来,装在我那触鬼上。”

    陈小易大喜道:“我还担心这四级手铳无法击破暗灵,有了这鹰眼,就把握极大了。”

    他见过绝大多数铭文的图案,了解它们的效果,鹰眼的作用是增加“穿透”。

    但铭文实物他还是第一次见。

    因为铭文实在太昂贵了,极少会出现在七级以下的装备上。

    陈小易立即将手指放在那枚铭文上,静静的感应里面回路,错综复杂,凌乱如麻,思路一下就迷失在里面,无法理清头绪。

    铭文正是将大量繁复,难以手动施展的回路,配以“数列”的方式,烙印到一种昂贵的合金里,使得这枚合金具有复杂的回路能力,无论镶嵌在任何装备上,都能产生相应效果。

    陈小易的感应在铭文的回路中畅游,虽然无法理解和掌握,但感应着里面的繁复与浩瀚,仿佛自己畅游在神的世界中,不断迈向真知。

    突然,他心中微微一颤,发现在铭文的回路当中,出现了许多数字序列,全都标以“1”和“0”,按各种规则组合在一起,无边无际。

    他想到了自己标记的“时间节奏”效果,目光微凝,静静的沉浸其中。

    张安陵一直关注着陈小易的动作,包括他用原力探查手铳,轻微的白芒从指间流入出来,进入到铭文里。

    那原力看起来十分微弱,果然只是觉醒低阶。

    张安陵满是憋屈,想自己一方霸主,堂堂无双境五重的高手,竟然栽在一个觉醒低阶的年轻人手中,内心一片悲凉。

    半个多小时后,陈小易的目光逐渐变亮,才将手指从那铭文中移开。

    他似乎有所得,脸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喜悦。

    张安陵轻轻蹙眉,心想铭文中全是回路和数列,难道你还能学到什么不成?

    陈小易满意的将手铳放下,嘴角扬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开口说道:“对付暗灵的办法有了,想必那如何找到暗灵的办法,大人应该也有吧。”

    张安陵内心一阵膈应,这种被人完全看穿的感觉,让他极不适。

    “要塞之中有暗道通向北部,可以绕到那些魔种生物的后面。”张安陵有些烦躁的说道。

    陈小易笑了,这次是他真心的称赞道:“大人果然步步留后手,一切尽在掌握中。”

    ……

    要塞之内,顶层的会议室中。

    骆青雯、曹嵩、张家弟子,以及军部的各位高层,全都聚集在一起,商讨御敌之策。

    人人都是阴沉着脸,全是严肃和紧张的面孔。

    会议室内有些压抑,说不了几句话,又变得沉静下来,似乎除了死守,再无良策。

    “怕什么,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装备,死守便是,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曹嵩一拍桌子,恶狠狠的说道,脸上的横肉中闪现出凶光。

    不少人都脸色难看,城亡不亡无所谓,但他们不想亡。

    特别是几名张家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断互相使眼色,最后把张英俊推了出去。

    张英俊内心奔过一万头羊驼,向左右瞪了一眼,这才硬着头皮,对骆青雯说道:“青雯妹妹,不如我们这些人先撤?暗族大军要两天后进攻,我们乘飞船先走两天,他们肯定追不上,只要回到青阳城就安全了。”

    骆青雯清澈的目光转动了下,眸子里荡起一丝涟漪,静静的看着他。

    张英俊一哆嗦,想后缩,但左右两边的弟子都盯着他,只能硬着头皮,又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只是来历练混经验的,又不是特意来送死。再说以青雯妹妹的天赋和实力,将来迟早成为神将,岂能在这里折损?我这样做,不仅是为大家好,也是为了张家,为帝国好,你们说对不对?”

    “对,说的太对了。”那几名张家弟子立即鼓掌叫好:“就是这个道理,我们这也是为了张家和帝国,绝无私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个人退了,你们这几个没有前途的废物就留下守城吧。这样不仅守护了我,还最大限度的废物利用了。”

    骆青雯眼里闪过戏谑,漫不经心的淡淡说道。

    “这……”几人顿时哑口无言,见骆青雯的目光往过来,都吓得低头,不敢再吭声。

    骆青雯眼中杀气凛然,寒声道:“若非你们是嫡系,有后台和背景,就凭刚刚那番话,就该斩了。但也仅此一次,谁再言逃跑,我用天子赐剑斩!”

    几人立即噤若寒蝉,被那杀意和寒气逼的往后退,张英俊更是早缩回到人群里,哪还敢冒头。

    “嘿嘿,老子打了那么多次仗,死一次也没什么,而且我看着不归城风景不错,适合葬身。”

    曹嵩咧嘴笑道,摇晃了下脑袋,一副随时准备去死的模样。

    张家弟子都是脸色苍白,即便是其他本地军官,也都面色不太好看,他们谁都不想死。

    骆青雯的心绪有些凌乱,有种无力感,巨大的倦意涌上全身。

    这次历练对她而言,或许真的是太难了,她侧脸看见肩上的栗树叶与金星,体内的力量才一点点的回来。

    死也要撑下去!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如果真死在不归城,那也是她的宿命,一位帝国准校的宿命。

    她只是颓废了片刻,又恢复了一贯的神采,目光熠熠,气质逼人。

    在学院的时候,老师经常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她是学霸,现在是践行自己认知的时候了。

    “对了,今天沫沫展示出来的画中人,你们谁认得?”

    骆青雯突然问道。

    众人都是一愣,纷纷摇头。

    曹嵩心中微动,想说点什么,又欲言而止,他总觉得那画中人像陈小易,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像,而且那画中人手持原力枪,显然就不是陈小易了。

    骆青雯看着众人的表情,心中奇怪,难道没有一个人认得,此人是凭空出现的?

    “我觉得那人有点像陈小易。”

    会议室的角落里,张王昔靠在墙上,双手抱胸,突然说道。他用手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又道:“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确实觉得很像。”

    “切!就那窝囊废,暗族的天才少女会收他当奴隶?”

    一名张家弟子讥讽挖苦道:“暗族收奴隶的条件可不简单,特别是这种古老的种族,能够收纳的奴隶都是有限的,每一位都是精挑细选,百里挑一的强者。”

    “不过也难说,陈小易长得粉白粉白的,那暗裔少女又是个漂亮妹子,说不定是收了去做其他事呢,正是他擅长之事,哈哈。”

    张英俊接着嘲讽道,但不知为何,内心酸的不行。

    “哈哈。”其他张家弟子都跟着起哄,内心的恐惧仿佛驱散不少。

    “为什么你会觉得像?”

    骆青雯不理会其他人的风言风语,盯着张王昔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第一次见到那暗中之人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像了。陈小易虽是凡体,但给我的感觉总是很微妙。”

    张王昔半沉思半回忆着说道:“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在家族藏书阁第九层,当时他正在翻看的那本书叫《神命的进阶与思考》。”

    众人愣了下,正常人的话,谁会去看这种书?

    骆青雯心头莫名一颤,仿佛捕捉到了什么,各种记忆纷涌而来。

    张英俊嘲讽道:“哈哈,他是拼了你的团吧?”

    张王昔不理会这傻d,目光有些凝聚,继续说道:“当时我就觉得此人非同一般,要么是绝代天骄,要么是盖世逼王。你们想想,他在对付张云卷的时候,在敲诈张安陵的时候,那种沉着冷静,思路慎密,可不是读几年书就能读出来的。”

    他望向张英俊等人,嗤笑一声,轻蔑的说道:“比如诸位垃圾,读了这么多年书,还是垃圾。陈小易的那种冷静沉着,临危不乱,就好像深邃的天空一样,一切事务都在他的洞察之内。”

    张王昔望向目瞪口呆的骆青雯,轻轻说道:“你真的相信他是凡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