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帅临门〕〔一拳歼星〕〔我有好多复活币〕〔一世巅峰〕〔万界仙帝〕〔我的前任全是巨星〕〔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吞噬星空之太上问〕〔江辰与唐楚楚书名〕〔霍少蜜妻甜炸了〕〔最强狂兵混都市〕〔逢场作戏〕〔星辰恰似你璀璨〕〔季溪顾夜恒〕〔安暖顾言晟名〕〔叶景淮安暖作品〕〔苏晴云千凡读〕〔云千帆和苏晴〕〔云晴,这不就是他〕〔上门龙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超神时代 第46章 到底哪去了
    很快,陨坑内就安静了下来。

    沫沫也换上一身华贵的衣服,黑色长裙,袖口和领子处是大红色的花边,裙摆上绣着几朵鲜艳的玫瑰,脚上穿着长靴和黑袜,头顶上扎着一个红黑的蝴蝶发夹。

    “小哥哥,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沫沫露出微笑的表情,眼里满是兴奋,对那些匍匐在地上的人说道:“你们给我仔细搜,谁搜到了小哥哥,我重重有赏。”

    地上那些人狂喜的爬起来,急忙在陨坑内四处寻找,有几名奴隶站在其它黑色建筑前,露出犹豫之色,不敢进去。

    沫沫就坐在陨坑的中央,那张雕满宝石的王座上,淡淡说道:“任何地方都可以进去,任何人不得阻拦搜查。”

    那些人这才大喜,立即冲入那几栋黑色建筑,在里面仔细了一番,不见任何踪影,然后又跑到外面来寻。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些人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陨坑并不大,外面全被魔种生物占据,不可能藏身,中间是大片的空地,每一株植物,每一块石头都被他们翻过了,完全不见人影。

    他们觉察到沫沫的脸色开始变冷,内心都是一阵惶恐。

    其中有一名叫里斯的暗裔,之前是伯克的奴隶,伯克死后,他就恢复了自由,实力有初始八重,是这里最强的。

    伯克死后,他就把自己当成是沫沫的奴隶,自豪感和优越感油然而生,俨然成了这里的头头,但这里的确是他的实力最强,其他人也不敢忤逆他。

    里斯远远的就跪下,爬到沫沫脚跟前,匍匐在地上,恭敬的说道:“主人,没有发现踪迹,那两个人类应该已经在主人强大的攻击下粉身碎骨了。”

    沫沫眼中一寒,站起身来缓缓说道:“若是他们已经死了,那你们也就别活了。”她扬起脚来,冷漠的向前踩下去。

    “啊!”里斯的脑袋被她直接踩进泥土里,发出惨烈的叫声,身体和四肢拼命抽搐着。

    “废物,还不快给我去找!”

    沫沫踢了一脚,把里斯远远踢飞出去,在地上翻了十几圈。

    里斯顾不得爆开的脑袋,急忙跪在地上连磕几个头,哆嗦道:“是是”,这才捂着脑袋,继续四下搜寻。

    “有意思呀,到底躲哪去了?”

    沫沫右手托着脑袋想了一阵,眼里闪动着笑意:“原以为是个简单的老鹰抓小鸡游戏,没想到变成了躲猫猫,嘻嘻,小哥哥你可真不简单呀。”

    她转身对那巨猿说道:“毛毛,用轮镜。”

    巨猿低吼一声,从空间袋里拿出一面月亮般的镜子,右手高高举起。

    那镜面上水波闪动,慢慢的散发出黄色光芒,巨猿用手轻轻一晃下,黄光立即化作黑色,向四面八方扩散。

    刹那间,整个陨坑都被一股黑芒笼罩,万物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黑纱。

    沫沫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小哥哥能躲起来,怕是用了什么隐匿身形的秘法,但凡秘法,必然会有原力波动,在这黑暗轮镜的照耀下,只要是光明原力都会显现出来。”

    陨坑黑幽幽一片,那轮镜上黑芒涌动,没有半点光亮。

    沫沫和毛毛盯着那轮镜看了半小时,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什么,两人眼睛都看的酸胀了,半点光亮都没看到。

    难道两人真的死了?

    沫沫一下傻眼了,不可能啊,就算粉身碎骨,至少也还有渣吧,难道渣都没了?

    不会,不可能。

    沫沫立即否认了,难道真逃走了?

    不,也不会。

    除非对方实力高出自己一大截,否则绝不可能在自己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逃走。

    那这两人到底哪去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

    沫沫看着那些四下寻找的人族少女,一下恍然了,喃喃自语道:“另外那人是张安陵,他修炼了黑暗原力!”

    刚才她还纳闷,哪来一位无双境的人族高手。

    这些少女本是用来做暗灵炉鼎的,有些失败了,有些剩下了,就把她们都变成了魔人,所以在轮镜的照耀下,也不会有光亮显现。

    难怪找不到!

    沫沫一下想通了,顿时大喜,有种破案的成就感,她随即又想到,张安陵是魔人,那小哥哥呢?难道小哥哥也是魔人?

    “咯咯,小哥哥也修炼了黑暗原力吗?真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呢,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这个奴隶的。”

    沫沫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辉,抑制不住的喜悦,对着空气说道:“但不要以为掌控了黑暗原力,我就找不出你来。”

    她左手握拳,平置于身体前方,食指上有一枚暗金色的戒子,上面镶嵌着一枚灰色宝石,里面有光影闪动。

    沫沫轻喝道:“视野!”

    戒子内传来一道鸟叫声,然后暴起红芒,刹那间化作十只金乌,往四面八方飞去。

    所过之处,一切隐藏视野都被打开,所有伪装尽数显现。

    一栋黑色小房子的墙角下,突然出现一人,正蜷缩着身体,双手结印,拼命压制自己的气息。

    那人突然浑身一颤,发现好像不对,金乌飞过头顶的时候,就有无数双目光望了过来。

    “糟了!”

    那人正是张安陵,如沫沫猜测的那样,用黑暗原力施展秘法,让自己龟息和隐匿。

    但这种隐匿之术都有天然的缺陷,就是无法移动。

    张安陵在沫沫的一枪下,已经被重创,藏在这内心焦虑无比,不知道自己的力量还能支持多久,现在好了,不用焦虑了,直接暴露了。

    他猛地身影一晃,就施展闪现往远处逃去。

    闪现刚刚落地,天就黑了下来,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如山岳般拍落。

    “别杀他!”沫沫叫道。

    巨猿稍微收回了点力道,但还是拍在张安陵身上。

    张安陵抬起双手抵挡,“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钉子一样被拍进了大地中,只留下一个脑袋和两只手在外面,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别,别杀我。”

    张安陵满脸惶恐,急忙求饶。

    沫沫并未理会他,而是目光继续望向四面八方。

    此刻金乌已经飞出了陨坑,消失在几里之外,但依然没有见到陈小易的身影。

    她脸色有些难看了,喃喃自语道:“难道小哥哥真的逃了?”

    沫沫一阵呆滞,脸上满是无法相信,失神了片刻,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她在王座前来回踱步,神情有些恍惚,轮镜照不出来,金乌也探不出,没有道理啊,除非是临渊境的大高手,可以直接撕裂空间,但那小哥哥明显不是。

    有些强大的武器也自带撕裂空间属性,但同样需要匹配的实力才能发挥出来。比如她的“世界”,就有极强的空间能力,但即便是她,也远远无法发挥出“世界”的真正力量。

    到底哪去了?

    沫沫的自信再次被打击的粉碎,骄傲一下荡然无存,整个人都有些失神恍惚,手足无措。

    巨猿发出轻微的低吼,用手指了指张安陵。

    沫沫明白了巨猿的意思,是让她从张安陵那寻找突破口,这倒是个好办法。

    张安陵此刻的脸色极为难看,黑白相间,还不时有毒气隐现出来,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

    沫沫看了他一眼,生怕他死了,取出一枚丹药弹进他口中,说道:“吞下去,可以保你一命。”

    张安陵大喜,急忙吞入肚中,慢慢融化药力。

    巨猿用两根手指,将他从大地中捏了出来,放在地上。

    “我有些话要问你,你老老实实回答我,若是有一句谎言,或者让我不满意的,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沫沫冷冷的说道。

    “一定一定,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安陵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露出讨好之色。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了,如果有,那就是好好活着。

    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一下出现了活命的希望,自然异常珍惜,展现出了他一贯的谄媚跪舔技能。

    沫沫皱了下眉,心道小哥哥如此潇洒的人物,怎么会跟这样一个废物在一起?

    她冷着脸,没好气的问道:“小哥哥哪去了?”

    张安陵知道她问的是陈小易,露出苦笑的神情,支吾道:“这,在下不知。”见沫沫眼中杀气一闪,急忙求饶道:“在下真的不知,在下也觉得奇怪呢,这小子到底躲哪去了?”

    “废物!”

    沫沫骂了一声,又问道:“这个小哥哥到底是什么人?”

    “这,这我也不知道……”

    张安陵冷汗涔涔,瞬间背脊都湿透了,哭丧着脸道:“在下真的不知,在下也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沫沫大怒,身上的杀气几乎化作实质,寒声道:“那他叫什么名字你总知道吧?”

    张安陵脸一下绿了,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没得活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