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秦偃月东方璃〕〔冷王宠妻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我真的在打篮球〕〔秦偃月〕〔我滴个良人呐〕〔清宫之娘娘又精分〕〔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我的上单是真的菜〕〔团宠小作精每天都〕〔天幽剑尊〕〔这个世界很危险〕〔老仙儿〕〔大千纪之修罗篇〕〔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龙王殿〕〔105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4章 召寝
    一连三天,皇帝都未传召任何人侍寝,众女都心焦不已,夏桐却十分悠闲。她进宫本就是为混日子的,既无雄心壮志,承不承宠与她有何相干呢?只要程耀不来找她麻烦就够了。

    她与李蜜的交情倒是迅速建立起来,宫里本就擅长拉帮结派,李蜜虽有一个强大的金手指为护盾,可自知势单力孤,要单打独斗不容易,夏家再不济,总有个伯府的爵位,多个助力总没错。

    唯一令她不悦的是夏桐真没把自己当外人,顿顿跑来蹭饭,还不带重样的。李蜜看她每顿都要消耗菜品的三分之二,着实心痛不已,可要她放弃空间带来的福利,她也不肯——宫里的菜实在太难吃了,喂猪都嫌过分呢!

    于是她只好咬牙享受这份虚假姊妹情。

    夏桐则毫无顾忌占着便宜,一来是因李蜜曾给她使过绊子,如今小小报复也算心安理得,再说,她不也在帮李蜜保守秘密吗?二来,她身上余钱无多,能省一点是一点,谁知道今后会不会遇上什么大麻烦呢?

    其余秀女就没她们这份好运,只能掏出私囊打点膳房那些太监,饶是如此,一个个也是饿得面黄肌瘦,脸呈菜色。

    唯独玉芙宫的冯玉贞看起来依然貌若天仙,秀-色夺人,虽然瘦了点,却更显翩然风度,尤其那不盈一握的腰肢,迎风袅袅,仿佛即刻就要脱离尘世、羽化登仙而去。

    夏桐就猜着此女多半是有些门道的,虽说她见过的美人也不少,可像冯玉贞这样毫无缺憾的着实罕有,几乎连每根头发丝都美得冒泡,简直透着诡异——非鬼即仙。

    进宫这几天,夏桐将宫里的人认了个七七八八,虽说那几位深居简出的主子娘娘还未见过,一同进宫的秀女却基本混了个脸熟。

    她还特意去拜访过王静怡,这位的父亲是吏部员外郎,一个小小的六品官,本来无甚交情。可当初夏桐要摆脱程家婚事,参与选秀,正是让父亲往王家递的帖子,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她也该与王静怡打个招呼。

    因父亲官阶不高,王静怡只分了个七品选侍,还与一大堆人挤在一处偏远宫室里,心里别提有多冒火了。

    她比夏桐小三个月,因此唤其一声姐姐,拉着夏桐的手楚楚可怜道:“姐姐,你不知道那些人性子有多厉害,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

    夏桐拍拍她的手背,宽解道:“我明白。”

    这种抱团排挤别人的故事,在女生宿舍屡见不鲜。她倒是庆幸柔福宫只有她跟李蜜两个,再怎么勾心斗角,面上也总是和睦的。

    王静怡抹了把泪,看了眼盘中鲜果,到底没胆子取用,只擦着眼角道:“来日我若得幸,必要请求陛下换一座宫殿,好好给那些人点颜色瞧瞧!”

    夏桐见她语气决然,不禁奇道:“你怎么知道陛下一定会召幸你?”

    王静怡自悔失言,忙讪讪垂头,“自然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陛下哪瞧得上我呢……”

    在这宫中万紫千芳面前,她姿容勉强称得上清秀,顶多只能算耐看型的,平常人甚至一眼都注意不到她。

    王静怡说了会子话,看看天色不早,最终含着两泡眼泪离去,临走往袖中藏了串香葡萄,偷偷顺走。

    李蜜看在眼里,隐忍不发——她对外一向是宽宏的,为了营造好名声。

    只是在送走王静怡后,李蜜回来就向夏桐埋怨,“瞧瞧她那副小家子气,我就不知太后瞧上她哪点!”

    比起这般小偷小摸的鬼祟行径,夏桐光明正大分她的东西都显得磊落多了,也较为有好感。

    夏桐笑道:“是因为她体健适宜生育吧。”

    不知怎的,王静怡虽然年岁小些,发育却比她们都快,那高耸入云的胸脯就不说了,方才瞧着背影,臀部亦生得浑圆丰实,如同满月,乍一看倒像个妇人身子。

    要说这王静怡也算运气好,本来家世寥寥,容貌也不出众,皇帝本来没打算选她,是太后发话留的牌子——秀女们个个身量轻盈赛过飞燕,难得有个大胸大屁股的,太后自然得留下来。

    想起蒋太后那两位至今尚无子息的侄女,李蜜心中气平了些,冷笑道:“陛下登基两年,高位嫔妃上也只有一位贵妃,一位昭仪,还都是太后娘娘的亲眷。倒不知咱们这些人里边谁能拔得头筹,脱颖而出。”

    夏桐反正不在意这个,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大约还是冯美人吧。”

    或许蒋太后打着借腹生子的念头,可王静怡那张脸实在太平庸了些,她就不信天底下有不好色的男人——无论从哪方面而言,冯玉贞的赢面都要大得多。

    李蜜尽管颇不待见冯氏,却也不得不承认夏桐所言有理,谁叫冯玉贞那张脸惯能迷惑男人呢?

    想到这狐媚子即将中头彩,李蜜就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夏桐却高高兴兴多吃了两碗饭——怎么能糟蹋粮食呢?何况,那空间种出来的菜格外香甜可口,比家里的还美味呢!

    不止柔福宫,其他入选的秀女也和夏桐李蜜抱着同样的想头,实在是冯玉贞声名太过显赫,这样娇艳的美人,男人不宠她简直说不过去。

    一时间,便有那伶俐的秀女纷纷往玉芙宫递帖子,玉芙宫也变得炙手可热。

    对于前来巴结的秀女,冯玉贞基本来者不拒,甚至金口大开,拍胸脯保证待自己承宠之后,必不会亏待这些姊妹,亦会替她们向皇帝引荐。

    等收够了好处,她便优哉游哉等御前的人来传话,压根没想过有失败的可能——她这么美,男人得多瞎才会晾着她不睡呀?

    做足了一呼百应的美梦,冯玉贞甚至已开始畅想等自己承宠之后,是该请皇帝封自己嫔位呢?还是妃位呢?枪打出头鸟,还是慢慢来好了,免得遭人嫉恨。反正她有本事圣眷不衰,哪怕当皇后也不是没可能的。

    抱着十足把握,冯玉贞脸上难免露出些骄骄之气,简直不会正眼瞧人,夏桐起初也随大流去拜访过她,可见冯玉贞如此,之后就再也不去了,她才懒得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冯玉贞要承宠便承宠罢,横竖不与她相干。

    决定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夏桐回到西偏殿里,可当她瞧见来宣旨的那位御前安公公时,脸上的惊讶便止不住了,“您这是……”

    安如海笑得跟一朵花般,“夏才人,请随奴婢过来,陛下口谕要您侍寝呢!”

    夏桐:“……”

    是她在做梦,还是皇帝脑子秀逗了?

    *

    乾元殿中,蒋太后也正愤怒的质问儿子,“怎么会挑中夏氏?”

    她本打算待冯氏拔得头筹之后,再趁机引荐王氏,如此既不显山露水,也能达成目的——只要王氏能成功生下孩子,她那样的家世,自然不足为虑,蒋太后想将皇子抱到侄女膝下抚养,自是轻而易举。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皇帝会选中一个没落伯府的女儿,这不是明晃晃打她的脸么?

    刘璋慢慢看向她,“母后觉得有何不妥么?”

    语气里却是反问,而非抱歉。

    蒋太后忽然意识到,这早不是那个可以捏在掌心糊弄的儿子了,倒不如说自从皇帝亲政以来,事情便脱离了控制——只瞧他放着两位如花似玉的表妹碰也不碰,终日案牍劳形,便可见一斑。

    蒋太后忽然心生惧意,但她也不是轻易放手的性子,当下好言好语劝道:“母后知道你不想蒋氏女生下孩子,那也无妨,可你何必委屈自己——那夏氏有哪点好?”

    容貌既非绝色,身材也不过尔尔,前后平得跟搓衣板似的,看了都嫌晦气。说句难听的话,蒋太后都怀疑她能否生孩子。

    这样的女人要来有何用?

    刘璋淡淡道:“无妨,朕不觉得委屈就好。”

    蒋太后哑然,只得悻悻离去。

    刘璋重新捡起那副花名册,却是潦草一看就丢开手。他挑中夏氏原也没有别的目的,不过是因她父亲为翰林院侍讲,区区一个闲差,既不参与朝中倾轧,为人也算老实本分,选他的女儿是最妥当的。

    至于侍寝……他又岂会如他人的意?蒋太后那番心底谋划历历如在耳旁,她以为她能瞒得过他?刘璋唇边勾起一抹冷嘲,颅中却是隐隐作痛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剧烈撞击脑海,一阵翻江倒海下,他抓起桌上砚台狠狠朝地上砸去。

    彼时安如海正在细细跟夏桐讲解皇帝的饮食起居,个人习惯——自然是因为怕她得罪皇帝,再连累自个儿。

    要他说这位陛下说伺候也好伺候,只要依着他的性子,少说话多做事就行了,可说难伺候也是真难,因皇帝别的毛病没有,唯独一桩:格外的喜静,甚至听不得半点响动。

    以致于两人现在走上台阶时都是猫着腰、恨不得贴服地面往前溜——跟做贼似的。

    夏桐:“???”

    这毛病难道还不够大么?

    两人正说着话,忽闻咣当一声脆响,继而就是几片墨黑的碎块飞了出来。

    安如海看出她的疑惑,努力挤出一个笑,“不要紧,陛下头风发作起来,痛楚难当,偶尔会如此宣泄一番。”

    夏桐:“……”

    她看这不是头风病,是躁狂症吧?

    忽然为今夜的侍寝担心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07  17:33:09~2020-08-08  20:0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雾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