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7章 灵泉
    因着种种疑虑,尽管面前的饭食十分美味,夏桐却没多少胃口。

    刘璋见她有一搭没一搭戳着筷子,一副食难下咽的模样,面色不由微微下沉,“是御膳房做的东西不合你口味?”

    夏桐听这口吻,倘若她应声是,皇帝没准会将那些厨子捆来治罪,忙道;“不,只是太丰盛了,妾实在难以消受。”

    一面赶紧扒了两口饭。

    刘璋却极有含蓄的看着她,“朕记得你昨天不是这样。”

    夏桐想起那盘被自己消耗殆尽的绿豆糕,脸上不禁微红,她食量一向很不错,但,前提得吃得自在。和昨天的偷吃比起来,今天这顿筵席给她的压力无疑更大。

    末了她只潦草吞了小半碗粳米饭,再舀两勺汤就完事了。

    尽管看着满桌子几乎未动的菜感到很可惜,可夏桐也不敢再动筷子——和皇帝用膳实在太累,谁知道一言不合就会生出什么事来。

    还是谨慎些好。

    安如海撤去碗碟后,又奉上消食的普洱茶供二人饮用。

    夏桐看皇帝起身朝御案走去,猜想他要继续批折子,忙道:“陛下,可要妾帮您研墨?”

    话一出口便自悔失言,明明安如海嘱咐了皇帝不许人近身伺候的,自己这下马匹拍到了马蹄子上。

    谁知那颇有威严的天子却微微笑道:“也好。”

    夏桐:“……”

    皇帝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

    宽大的御案前,俊美书生埋头执笔,一旁娇俏的侍婢则缓缓研墨,浓黑的墨汁从白皙指尖沁出,乍一看很有几分红袖添香的意境。

    夏桐心里却止不住胡思乱想,她不认为皇帝这次叫她过来是盖着棉被纯聊天——血气方刚的年纪,哪有人夜夜如此?

    那么,难道是一时精虫上脑叫她来消火么?夏桐忽然有些紧张,早知道该向宫里的嬷嬷讨教一番,再不然,她枕下藏着几张避火图,也该适当钻研——那还是进宫之前娘给她压箱底的,上头记载着古人对于房中术的经验。

    男女之道,不外乎如此。

    等到一管墨汁用完,已是月上柳梢,皇帝脸上露出倦容来,“更衣罢。”

    夏桐这回学聪明了,不再多话,乖乖的躺到那张拔步床上,至于软榻当然留给皇帝安置——既然他是这么个孤拐性子,喜欢受罪,夏桐当然也由得他。

    然则出乎意料的是,等皇帝洗漱完出来,却是自来熟地也上了床,好像浑然没注意旁边躺着个人。

    夏桐身子都僵硬了,心想果然如此,看来今夜免不了要经历破瓜之痛。

    她咬着唇,下意识抓紧身下的被单,只希望皇帝待会儿能温存点,别太粗暴,毕竟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具身子又素来荏弱。

    谁知皇帝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径自为她掖好被褥,便安静的阖目,“睡吧。”

    没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夏桐:“……”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

    也罢,皇帝只想要个陪床的而非性伴侣,这当然是好事,等于她可以享受宠妃的权利而不必承担宠妃的义务。夏桐如此想着,心里稍稍舒坦了些。

    只不过,昨夜皇帝不在身侧,她才能睡得如斯安稳,如今枕边多了这么个高大健壮的物件,夏桐就感觉哪哪都不自在起来。

    如同有人暗中窥伺一般。

    直至夜阑人静,她才浑浑噩噩睡去。

    因惦记着上次失礼,夏桐这回吸取教训,鸡才叫头遍就灵活起身,准备服侍皇帝穿衣——虽说那套繁琐的袍服看着极难对付,但,重要的是态度不是么?

    皇帝看着她眼下两团熊猫似的乌青笑道:“你昨夜没睡好?”

    夏桐老实点头,还不是被这人害的?一时冷一时热,弄得她都胆战心惊起来。

    刘璋脸上微微自得,“朕却睡得很不错。”

    夏桐:“……”

    她怎么听出一丝炫耀的意味?

    一定是她听错了。

    洗漱之后便是早点时间。皇帝的早膳虽不及晚膳那样丰富,却也精致得没话说,豆沙包、水晶虾饺,白玉鸡子,老馄饨,还有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

    皇帝本想请夏桐一起用膳,夏桐却实在怕了他,尽管柔福宫的点心品种不及这里丰富,至少吃起来更自在。

    她忍着馋虫道:“妾还有些琐事处理,就先行告退了。”

    皇帝也没强留她,“去罢,朕晚点再让安如海接你。”

    夏桐忖度着这意思,难道今晚还会再叫她?为什么呢?

    她左看右看,也没瞧出自己比那些同辈出色在何处,只能认为皇帝看她顺眼就随手捞来用了——大约还是为应付太后吧。

    夏桐倒是不怎么害怕,说句难听的,皇帝肯利用她是瞧得起她,至于蒋太后,拼寿数还能拼得过年轻的儿子?

    趁青春在皇帝跟前多刷点存在感,老了失宠也不怕。在宫里,得宠的会遭人妒忌,不得宠的又会被视为鞋底泥,人人都能踩上一脚,做一条咸鱼,最好是在夹缝里求生存。

    虽然两夜坐着鸾轿去乾元殿,这回众人的态度就冷静多了,彤史上并无记录,可见皇帝只是把这夏才人当摆设而已。

    一个家世泛泛、容貌也不出挑的女人,难道皇帝会对她真心宠爱么?想必过些日子就丢开了。

    尤其夏桐回来时是一副怏怏不乐的神气,还狼吞虎咽,更让人印证心底所想。

    原来皇帝连早膳都不给她用呢,果然是个可怜胚子。

    李蜜心中暗暗高兴,面上却虚情假意安慰道:“妹妹别难过,陛下眼下要用你来堵住悠悠之口,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谁叫太后她老人家时时盯着呢?”

    等于夏桐成为了母子二人斗法的工具——皇帝若真宠她,怎么会让她当后宫的活靶子?

    为了表示同情,李蜜还从空间里掏出一笼水煎包,一碟松瓤鹅油卷,“妹妹快吃吧,瞧你,都累瘦了。”

    夏桐当然毫不客气的通通享用,她也确实饿了。

    应酬完各怀心思的秀女们,夏桐本想回寝殿补个觉,谁知侍女来报,王静怡过来了。

    夏桐当然不好不见。

    王静怡开门见山便道:“请姐姐屏退身边随从。”

    夏桐见她神情严肃,猜想是有什么要紧事,只好依言照做。

    殿内只有她们两人,王静怡也不卖关子,从怀中取出一个洁白的瓷瓶来,“我听说陛下受头疾所累,苦恼不已,因此特来襄助姐姐。”

    夏桐咦道:“你如何得知?”

    “姐姐不用管,只要知道此药必效就行了。”王静怡说,“当然,我知姐姐心存怀疑,那也无妨,只要掺上一点在陛下的茶水里,自能安神入梦,缓解痛楚。”

    这么说倒是立竿见影。夏桐见她一片好意,只得收下,可她知道王静怡不会白白卖她这个人情,遂问道:“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呢?”

    王静怡微微一笑,“我这样的身世,哪敢奢望别的,只求姐姐别忘了我这个人就行了。”

    当然她也留了个心眼,那瓷瓶中的灵泉水是经过稀释的,疗效大大衰减,只能缓解头痛之症,却不能根治——这么大的功劳,她当然不肯拱手让给旁人,倒不如说夏桐只是她的一块敲门砖。

    等陛下见识到灵泉水的功效,自然会主动来找她。王静怡有这个把握。

    *

    是夜,皇帝果然又派了安如海来迎接。这回夏桐吸取教训,在柔福宫先用了些点心垫垫肚子,免得半夜饿得难受。

    她当然没忘记王静怡的交代,只不过,她可不会傻到偷偷掺在茶水里——谁知道里头是药还是毒,哪怕是迷情香之类,一旦被人察觉,她也吃不了兜着走。

    只不过念在跟王静怡素日的交情,夏桐不得不帮她这个忙。

    防人之心不可无,最正确的法子当然是开诚布公,是福是祸都由王静怡自己担着。夏桐既不想抢她的功劳,也不想占人家的便宜。

    于是她坦坦荡荡将瓷瓶取出,也将王静怡那番话不增不减复述了一遍。

    皇帝的态度看起来十分冷淡,“太医院这些年都束手无策,她家中又不行医,能有什么法子。”

    夏桐诚实的道:“说是她家中一个祖传的偏方,对治疗头风症极其有效。”

    刘璋兴致缺缺,“既是偏方,那就更不用试了。”

    病从口入,他是天子,身份尊贵,怎会用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何况,头风也只是一个说法,他这病本来跟头痛无关。

    夏桐因见识过他犯病时的坏脾气,有心劝他试一试——她可不想成天跟个阴晴不定的人打交道,尤其这人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

    皇帝显然这一类的话听多了,多说几句便不耐烦起来,见夏桐竭力举荐那位小姊妹,遂冷着脸道:“你这样信任她,不如由你亲自为朕试药,也好让朕放心。”

    夏桐听这话有几分吃醋的意味,不由愣了愣。

    可天子一言九鼎,夏桐也不敢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将瓷瓶掀开,仰脖灌了下去,纵使这药未必对症,但想来王静怡也不敢伤及龙体。

    令她意外的是,原以为良药苦口利于病,可这药水入口倒是甜滋滋的,还有股清冽之感,怪好喝的。

    一饮而尽后,夏桐将空了的瓷瓶呈给皇帝,表示自己已然照做。

    刘璋这才满意,拍了拍枕畔空位,殷切的道:“快上来吧。”

    简直像相好的情人急于偷欢。

    夏桐小小的腹诽了两句,老老实实躺到皇帝身边,任由他揽着自己半边肩膀——明明一副急色模样,两人的关系却这样纯洁,夏桐都怀疑皇帝是不是个正常男人了。

    刘璋却陷入熟悉的宁静之中,很快沉入梦乡。

    次早两人又是同时起身,夏桐正窸窸窣窣穿衣,就发现对面的男人紧盯着自己不放,不禁羞涩道:“陛下在看什么?”

    刘璋的视线落在她颈下雪白的一团,“朕怎么觉得,你这胸脯好像略大了些?”

    夏桐起先发怔,及至醒过神来,想也不想脱口便道:“流氓!”

    说罢赶紧找了床锦被将上身牢牢覆盖,挡住外泄的春光。

    刘璋:“……”

    他真不是故意调戏,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谁能证明他是清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09  20:29:35~2020-08-10  20:25: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只胖哒x  8瓶;雾  6瓶;思聪他老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