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给大佬起立〕〔蚀骨骨前妻太难追〕〔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护花小神医〕〔总裁诱妻成瘾〕〔仙丹给你毒药归我〕〔八岁的我成了火影〕〔我爷爷是风水先生〕〔你是我的风景〕〔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氪命从火影半神开〕〔宗景灏林辛言_〕〔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我的细胞监狱〕〔小皇叔的媳妇野又〕〔夺爱帝少请放手〕〔我的姐姐是天尊〕〔男主叫秦枫有个干〕〔史上最强炼气期〕〔林辛言宗景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0章 观战
    刘璋见主仆俩背着人窃窃私语,不禁皱起剑眉,“说什么呢?”

    这时候又有点懊悔读心术不起作用了,若换了旁人,根本不必询问就能一清二楚——唯有这小妮子是他一眼看不透的。

    夏桐心道又没说你坏话,紧张什么劲?

    面上只管微笑着,“方才那人掉了东西,妾一时兴起,才让春兰取来赏玩。”

    刘璋嗤道:“冯氏为人肤浅轻狂,也难怪丢三落四。”

    夏桐惊奇不已,“原来您认得那宫婢是冯美人假扮的?”

    刘璋无语,“你觉得朕是傻瓜?”

    夏桐便有些讪讪,也对哦。选秀那日冯玉贞故意用轻纱蒙面,营造惊鸿一瞥的印象,皇帝怎么会记不住她?

    既然如此,为何要假做不识呢?还把冯玉贞赶去圊厕行。

    连她都替这位佳人感到惋惜。

    刘璋神色平淡,“朕只是讨厌自命不凡的人。”

    冯氏为人,像极了曾经的蒋太后,只是蒋太后后来很吃了些苦,才锤炼得这般心智坚韧,又野心勃勃,以致于如今处理起来都倍感棘手。

    冯玉贞就算了,刘璋根本不打算给她任何机会。

    夏桐心道您其实也挺自命不凡的——当然这话她没敢说,只轻声嗔道:“那您为何将她封为美人呢?”

    给人家不必要的希望,又亲手打碎这希望,这起起落落换谁都受不住罢。

    刘璋睨着她,“你莫非在吃醋?”

    “当然没有。”夏桐答得飞快。傻子才会对皇帝交托真心呢,她只想当一条毫无感情的咸鱼,over。

    刘璋微哂,显然觉得她所言不实——小姑娘最爱口是心非,瞧她对冯氏的态度就知道了。

    真为他吃醋也不算坏事,刘璋想着,心里反而意外舒坦。他将夏桐鬓边一缕发丝拨到耳后,温声道:“自然是因为她父亲官职的缘故,朕总得给冯相一个面子。”

    当然,冯玉贞的容貌的确是她的优势,刘璋起初封她为五品美人,也是想着她可以转移蒋家两姊妹及蒋太后的注意,省得成天来碍事。

    但既然意外杀出个夏桐来,冯氏也就毫无用处了,刘璋自然懒得再给她留情面。

    夏桐傻乎乎的道:“所以您现在让我当六宫的靶子,来吸引火力?”

    刘璋踌躇了一下,暂且不告诉她自身那段秘密,只轻轻点头,“是。”

    夏桐却没他臆想之中的失望,反倒松了口气,“太好了。”

    原本担心皇帝专宠一人会遭来六宫非议,但既然皇帝只拿她来当试金石,她反而感到安全——只要她对皇帝还有用处,皇帝自然会护着她,毕竟她算“自己人”。

    至于情情爱爱的,她反正也不想沾染,这样上司下属的关系正好。

    刘璋:“……”

    好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

    将脑中那点不快摒去,他看着夏桐手中的圆盒,“你喜欢胭脂?”

    夏桐笑意粲然,“但凡是女子,谁不喜欢?”

    更要紧的,这迪奥999让她联想起现代丰富的物资和精神生活,在古代待久了,还以为自己真要变成老僵尸了呢。

    刘璋看着她眸中的雀跃,若有所思,待夏桐离去后,便叫来安如海吩咐起来。

    *

    冯玉贞得了皇帝口谕,不得不去圊厕行报到。

    她本想耍赖,找个身量相仿的宫婢滥竽充数,谁知安如海的徒弟小猴子却道:“师傅交代了,必得您亲自前去,否则怕是不依呢!”

    这小猴子也是御前红人,因生得尖嘴猴腮,又口乖伶俐,众人才给他起了这么个诨号。

    可他对着冯玉贞这样的绝世美人儿却是铁面无情。

    冯玉贞都快气炸了,“凭什么?”

    她在御前自称是玉芙宫的侍婢,又未暴露真身,凭什么要她亲自去掏粪桶倒夜香?冯玉贞看着一双纤纤素手,哪怕在最贫苦的时候她也没干过粗活呢,进了宫反而处处被人践踏,她都快憋屈死了。

    小猴子冷笑,“美人好糊涂,你以为陛下认不出你来?还妄想瞒天过海呢。是,眼下您胡乱找个宫婢充数,或许能躲过一劫,可陛下呢,你以为他还会再看你一眼?”

    眼看冯玉贞那张俏脸由白转青,小猴子愈发讥讽,“美人,该怎么做,您还是仔细想清楚,别误了终身哪!”

    扔完这些话,便如扑棱蛾子般蹁跹而去。

    冯玉贞牙关打战,指甲狠狠掐进肉里,想她堂堂丞相府的娇女,到今日居然要受一个小太监的气,这世道究竟怎么了?

    但,她不能就这样认输。那阉人言语虽毒,话里却也不无道理。皇帝摆明了要看她的诚意,唯有忍着一时耻笑,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冯玉贞抱着一雪前耻的念头,不得不舍弃自尊。

    她重新换了一身粗布衣衫,亲自去圊厕行报到。那些嬷嬷们尽管识得她的身份,却只装不知,照样吩咐她洗刷恭桶,清扫厕道,做种种腌臜活计。

    冯玉贞身上沾满秽物,鼻尖更充塞着污浊气息,她也只得强忍下来,只恨恨想着,等哪日自己发迹了,定得将这些老货赶出宫去——不,全都赐死。

    好在,她也不算一无所有,尽管如今无心装扮,可只要有那些胭脂水粉,来日改头换面轻而易举。

    冯玉贞如此想着,随手抹向腰际,神色却转瞬定住:她的迪奥999不见了。

    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

    夏桐无意间拾得那盒胭脂,倒没打算藏私,而是决定物归其主。并非她多么拾金不昧,只是,她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

    化妆品更是如此。

    就在她准备让春兰拿去玉芙宫归还时,同住的李蜜却第一时间发觉了,劈手夺了过去,“妹妹,我竟不知你还有这等宝贝。”

    一面说着,一面就用指腹沾了点,在唇上涂抹起来。

    夏桐:“……这是冯玉贞的东西。”

    李蜜亦听说冯玉贞在御花园勾引皇帝不成反遭羞辱的事,“正好,现在是我的了。”

    冯玉贞都被赶去刷马桶了,还有脸来找她讨要吗?

    夏桐:“……”

    好吧,这也是个泼皮无赖。

    既然李蜜胆子这么大,认定冯玉贞掉毛凤凰不如鸡,就让她俩自己斗去吧,夏桐懒得再管了。

    只是想想迪奥口红那漂亮的颜色,到底有几分可惜。

    谁知没过几日,安如海亲自率领数个高大的随从,手里俱捧着硕大的梳妆箱。

    夏桐:“……”

    这是让她开美妆教程?

    安如海瞧出她的疑惑,笑道:“陛下听闻夏主子雅爱妆饰,特意命奴婢搜罗街市上的胭脂水粉,让主子您一观。”

    掀开一瞧,果真琳琅满目。除了擦脸用的胭脂、点唇用的唇脂,还有铅粉、蔻丹、额黄、花钿等等。

    光画眉的就有铜黛、青黛、螺子黛等数种。

    几乎是将市面上所有的都搜集来了。

    夏桐还真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不知古书里三千宠爱在一身是何种场面,可见皇帝对她一句话这样留神,不惜大费周折,夏桐那点可鄙的虚荣心还是膨胀起来——谁不想有人为自己豪掷千金挥金如土呢?

    霸道总裁那么盛行不是没原因的。

    何况,就算夏桐不怎么爱化妆品,她也舍不得放弃眼前的这些——那些箱笼都是纯银打造的呢,哪日若是缺钱了,敲碎了一块一块的使,也够她花用好几年的。

    皇帝想得太周到了。

    夏桐诚心诚意地向安如海道:“烦请公公替我多谢陛下。”

    安如海摆手,“主子别急,还有别的呢。”

    因示意身后一个衣着朴素、气质却十分出众的妇人上来,“这位是平姑,陛下的意思,今后就交由才人您使唤了。”

    妇人不卑不亢上前施礼,“奴婢平氏参见夏主子。”

    夏桐注意到她的妆容十分独特,与时下的流行迥异——这个时代的审美其实有点偏农家乐那种的,大抵是因大周朝国力强盛,人民生活富足,什么好东西都往脸上堆,平时还好说,尤其是那些新嫁娘,个个都画得惨白如鬼,两腮又像猴屁股,活脱脱一个假人。

    哪怕夏桐这样的天子妾室,逢年过节也得严妆打扮起来,挺着一张假面去应酬宾客。

    夏桐正愁没个审美趋同的,那些清淡的妆容春兰秋菊也化不了——她们自己被农家乐荼毒了——可巧皇帝派来一个平姑,夏桐顿时喜不自胜,上前紧紧拉着她的手不放。

    安如海笑道:“平姑原先是在花房当差的,因擅于调弄脂粉,后来又去内务府做了买办。”

    平姑自己就很看不上市面上那些胭脂,做得粗糙不说,还有损肌肤。她所用的都是自己亲手调配的,平姑莳弄得一手好鲜花,也能用鲜花汁子提炼敷脸的香粉,沐发的香膏,连指甲都染得比旁人精细些。

    夏桐就看她妆容画得十分自然,尤其眉锋,不是那种简单粗暴的一抹黑,而是根根勾勒分明,甚至能看到微细的绒毛——几乎能达到此时无妆胜有妆的境界。

    夏桐十分佩服,心里先拜了个师傅,可她担心平姑是被皇帝强制遣来,未必会甘心听她使唤。

    平姑笑道:“买办这个位子劳心劳力,我年岁日长,实在想享点清福。”

    再说,跟在夏主子身边对她颇有好处。平姑家乡有个儿子,生得一表人才,却因为出身的关系,至今没说上门好亲事。平姑就想着,能在哪位得宠的娘娘身边伺候几年,见多识广,趁机也攀点交情,若能在京中求一门姻缘,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实在是互惠互利的事。

    夏桐实在没好意思告诉平姑,皇帝表面对自己宠爱有加,实际不过是把她当枪使,至今都没临幸过她。但,这种话实在羞于启齿。

    平姑察言观色,却笑道:“主子莫急,陛下自有他的用意,您安心等待便是。”

    只有娼妓跟嫖客才会求一夜风流,男人碰上真正心疼的女子,那必定是小心翼翼,生怕磕着摔着。

    夏桐:“……”

    这比喻还真是生动传神。

    不管怎么说,平姑就此在柔福宫住了下来。夏桐正愁身边没个左膀右臂,春兰秋菊二人年纪都太小,自己都是半懂不懂的,可巧如今来了个经验丰富之辈,顿时被奉为座上宾。

    平姑性情虽柔和,手段却是不凡,没几天就将柔福宫的下人压制得服服帖帖的,春兰秋菊更是一口一个姑姑的叫着,无比崇敬。

    有这些人联手,夏桐更是如虎添翼,从此柔福宫更如铁桶一般,轻易渗透不得。

    李蜜看在眼里,着实醋妒不已,怎么皇帝样样都替她想到了?自己就没这福气。

    又想着皇帝或许是怕这夏桐年轻貌美,给他戴绿帽子,故意派人来监视,李蜜心里才勉强平衡了些——她当然还记得程耀那段故事。

    不管怎么说,得了那盒胭脂,李蜜也算称心如意。她因肌肤微黑,一向嫌市售的胭脂颜色太淡,烘托不出她的俊俏,正好有了这个,能将她衬得稍稍白些,美貌度也蹭蹭上涨,李蜜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但冯玉贞却不是个善罢甘休的,打听得她遗落在草丛里的宝贝被人拾去,立刻气势汹汹上门问罪。

    不待她开口,夏桐便朝东侧努了努嘴——天地良心,这件事跟她没半毛钱关系。

    可巧李蜜正要出门,冯玉贞一眼认出她唇上的颜色,“你这胭脂膏子是哪来的?”

    李蜜轻蔑的睨着她,“与你何干?”

    一面嫌弃地捂着鼻子,“好臭!哪来的味道?”

    冯玉贞满脸红涨,她这几天都在圊厕行劳作,身上难免沾了些污浊气息,哪怕她一天洗三遍澡,也还是难以驱除。反而因为熏香的浸染,愈发混杂成一种强烈的触感。

    可她就不信隔着一丈远还能闻得出来!这李氏分明是来羞辱她的!

    冯玉贞气得眉毛倒竖,当下也顾不得体面了,上前抓着李蜜的发髻就厮打起来。

    李蜜更不甘示弱,紧紧掐着冯玉贞的胳膊,同时指挥宫人们前来助拳——傻子才肯一对一呢,又不是比武招亲。

    一旁观战的夏桐内心os:撕得好!撕得再响亮些!

    作者有话要说:  明晚还是九点见哦~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