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承天予杨辰秦惜〕〔神医毒妃不好惹〕〔磨了10年剑的我终〕〔一拳和尚唐三藏〕〔璃王妃 云若月〕〔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我强我嚣张〕〔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圣医商道〕〔武侠世界里的强盗〕〔种田系修仙〕〔凤落蛮荒〕〔退役战神杨辰秦惜〕〔逍遥神医〕〔我真不是角色球员〕〔小阁老〕〔从木叶开始逃亡〕〔我不想受欢迎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7章 宠爱
    皇帝心情大好,连素菜也吃得有滋有味。

    夏桐则是个无肉不欢的,正想着要不要到东偏殿去蹭点荤腥——不过李蜜这会子说不定已经吃完了,她那个空间做得十分隐蔽,夏桐要不是每回踩着点前去,还未必能赶上。

    刘璋就见她频频朝门外张望,以为她跟自己心有灵犀,哂道:“你也觉得殿门太窄了么?”

    夏桐:???

    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但想到皇帝进门时的嫌弃眼神,夏桐便明白过来,讪讪道:“柔福宫的确不及乾元殿宽敞。”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只是嫔妃住所,若规模能赶上帝王,那不得翻天了?

    刘璋颔首,“何止,朕连一条腿都伸不开。”

    夏桐:“……”

    您是属大象的么?

    虽然觉得皇帝的措辞有些夸张,可他都这么说了,夏桐也只得附和,“不如请人来扩建一番?”

    反正是皇帝提起来,这项银子也应由皇帝出资才对,夏桐想得很美好——她也嫌这院子小呢。

    谁知刘璋瞥了她一眼,却淡淡道:“不必费事了,还是迁宫罢。”

    夏桐:(⊙o⊙)

    这个难道不更费事么?

    算了,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反正皇帝是这天下最大的地主,她这个贫农就懒得操心了。

    刘璋因让安如海取舆图来看。

    夏桐就见安如海麻利的从衣袖里取出油纸包裹的一卷东西,摊开一瞧,果然是内廷底图,上头密密麻麻,将每个宫的位置标注得清清楚楚——夏桐很怀疑这位公公是哆啦a梦变的,不然怎的什么都有?

    刘璋端详片刻,指着距乾元殿最近的一处道:“就关雎宫吧。”

    夏桐没背过几本诗经,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却是耳熟能详的,一时间心底有些酥软,难道皇帝挑这座宫殿给她,是为了表达对自己的爱慕之情么——当然,她很知道那不可能,多半是只有这么一个剩下的,收拾起来方便。

    刘璋就见她时而一脸荡漾,时而一脸平静,不禁微蹙剑眉,这人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

    哎,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考虑到地理位置便利,刘璋也无心再更改了,吩咐安如海,“遣人整顿一番,择日请夏美人住进去罢。”

    安如海笑着答应。

    夏桐后知后觉有了出头鸟的觉悟,想起自己本应该推辞不受,“陛下,还是不要麻烦了,妾承恩未久,既不曾立下功绩,亦未诞育皇嗣,如此大张旗鼓,恐怕会落人口实。”

    刘璋无语地看着她,朕圣旨都颁完了,这时候再来假谦虚有意义么?

    安如海及时充当皇帝的传声筒,“主子放心,冯美人不是也一人独居一宫么?由她为先例,没人敢诽谤夏主子您的。”

    夏桐一想也是,先前是冯玉贞集火于一身,如今自己不过跟在她身后分点汤汤水水,想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高高兴兴应下。

    不过自己这一走,柔福宫西偏殿就空出来了,李蜜没人发牢骚,恐怕得天天去关雎宫烦她。

    夏桐就想着,还是得给这位塑料姐妹花找个伴,因道:“陛下如此盛情,妾就斗胆再求个恩典,请您将王选侍迁来此地吧。”

    夏桐占了那些灵泉的便宜,总得适当知恩图报。正好王静怡一直嫌她分的宫殿不好,人多眼杂,等柔福宫空出来,便可将她挪进去——虽然仍旧是合住,可双人宿舍跟多人宿舍当然是不一样的。

    且这两位都是自带外挂的神奇女侠,正好让她俩互相牵制,夏桐也能松散些。

    刘璋看不出夏桐的小心思,只当她念及旧情,照顾一下世交伯父的女儿,遂冷哼一声,“你倒体贴。”

    夏桐乖巧地坐着,两眼闪闪发亮——难得有人夸她,哎嘛好害羞。

    刘璋轻咳了咳,下意识挪开视线,从前没觉得,如今霞光映照下,才发觉小姑娘生得还是挺娇俏动人的。

    奶白色的皮肤甚至有些晃眼睛。

    喉间倏然动了下,刘璋努力平静道:“安置罢。”

    夏桐满心欢喜地看着碗碟撤下,想着皇帝这样嫌弃宫殿狭小,必然不肯留宿,自己便能美美地睡上一整夜。

    正要送驾,可谁知皇帝大手一挥,“随朕来乾元殿。”

    安如海殷切地送上一顶小轿。

    夏桐望着皇帝霸气的身姿,心底眼泪汩汩流淌,万恶的地主阶级,连觉都不让人睡的!

    李蜜倚在东偏殿门首,看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脸上却并没多少嫉恨之色,反而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侍女咦道:“才人,您不担心么?”

    “有什么好担心的。”李蜜神情平淡,眼中却露出一丝嘲讽,“不过是幌子罢了。”

    皇帝若真心爱重夏桐,怎么会不肯留下,反倒拎小鸡仔一般将人提走,不就是怕人发现端倪么?等到了乾元殿,不知是罚跪还是责打呢,听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心理越容易变态,何况头顶架着一顶硕大的绿帽,皇帝能忍得下才怪。

    李蜜惬意地道:“走着瞧吧,看她能得意到几时,这宫里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侍女:“……”

    你说的这些不都是凭空想象么?又没证据证明是真的。

    总觉得自己跟错了主子,这位李才人成天就会做些美梦,行动却不见拿出半分,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

    乾元殿此时当然不具备刑具,要说有,也只有皇帝身上那根。

    安如海站在纱窗下,虽然不是有意偷听,可里头传来的声音还是令他面红耳热,可他也不敢擅离职守,等会子皇帝叫水时,他还得及时送去呢。

    至于夏主子,安如海只能默默为其掬一把同情泪,陛下的物件虽未仔细瞧过,可人生得那样高大,本钱一定不小——想也知道不会好受。

    但其实也没那么夸张。

    夏桐自见识过灵泉水的功效后,这回便熟能生巧,来之前先饮了一小杯,保证自己不会受伤。

    皇帝初尝滋味,难免贪图享受,力道上却不太注意分寸,夏桐总得以防万一。

    但毕竟是新手,夏桐在床笫间难免害羞,任凭人百般哄劝,她总红着脸闭起眼,不敢去瞧男人年轻健壮的胸膛。

    刘璋对她这副模样爱不释手,言语也就愈发无忌,“朕记得你这块先前明明长得很好,怎么如今又停下了?”

    用手指在那处轻轻画着圈。

    夏桐身子一颤,倚在他肩头小声道:“陛下不喜欢么?”

    她倒是不想改变——夏桐其实不喜欢过大的胸,现在这样小荷才露尖尖角已经很好了,尤其不想惹人怀疑。

    两厢情热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好。刘璋抱着她的身躯,笑得酥酥麻麻,“朕当然喜欢。”

    夏桐已经脸红得像煮熟了的虾米。

    美色误人,皇帝要是长得再难看些就好了,省得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当然,考虑到实际用途,还是现在这副模样更有妙处,能让人渐入佳境。

    这一晚寝殿要了三遍水,直把安如海累了个半死不活,大半宿没睡,早起时眼圈都是乌青的。

    他也没力气再去麟趾宫了,索性唤来徒弟代劳,“把这个拿去给贵妃娘娘。”

    自从夏主子承宠之后,蒋贵妃便留了心,彤史是天天要看的,跟防贼一般——照他说这位娘娘也是个光说不练假把式,背地里埋怨有什么用,有本事把陛下抢回去呀!

    当然,照陛下如今盛宠夏主子的劲头,贵妃注定要失望了。

    *

    麟趾宫内,蒋碧兰看着彤史上鲜红几行大字,气得柳眉倒竖,恨不得当场将那几页纸撕碎。

    小猴子不得不提醒她,“娘娘,奴婢还得回去交差呢……”

    心里暗暗叹息,论脾气,宫里再没有比夏美人更好的了,眼前这位虽说是贵妃,照样也不能免俗,好好的置这种闲气做什么,若真得罪了皇帝,又不得人心,她这贵妃也该当不下去了。

    吐槽两句后,小猴子不敢久留,急忙带着彤史告退。

    蒋碧兰也懒得留他,赏钱也不给,只愤愤朝冯玉贞道:“瞧瞧,皇帝连着三日都叫她侍寝,这狐媚子当真功力深厚!”

    冯玉贞面上讪讪,“也不过三日而已……”

    蒋碧兰冷笑,“这才刚开始呢,以后有咱们眼气的!”

    放在昏君身上那是没什么,可皇帝自亲政以来一直以朝政为要,女色上始终淡淡,如今忽然转了性儿,让蒋碧兰怎能不着急?

    “倘她再生出个皇长子来,那本宫往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蒋碧兰幽幽说道,葱管似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

    皇帝刚刚撤了御膳房的大总管,未尝不是在给她摆脸色——明面上是说那厨子不辨咸淡,坏了皇帝胃口,可蒋碧兰心里清楚,那厨子正是奉了自己之命将饭菜扣下,定是这件事暴露了。

    联想到皇帝到柔福宫用了一顿膳后,大总管的位置便不保,蒋碧兰很怀疑是夏桐背地里告的状,不就是少了几顿好饭好菜么,弄得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来日她若抱怨起位分太低,皇帝是否连贵妃之位也得让给她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9  18:35:42~2020-08-20  20:31: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箜潸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