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太撩人,王爷〕〔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女主云苏许洲远〕〔重生第一甜偏执墨〕〔偏执墨少的掌中妻〕〔霍先生,你老婆不〕〔程欢盛熠城〕〔咏言厉霆琛〕〔半生苦情别君梦〕〔入骨宠婚:误惹天〕〔重生都市仙帝〕〔一不小心修成大佬〕〔秦雪月〕〔我快亏成麻瓜了〕〔在白切黑男主刀下〕〔大梦主〕〔六界星域〕〔我在火影签到变强〕〔十方圣主〕〔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22章 迁宫
    灵泉别的功效尚未可知,  但利于怀孕却是王静怡亲自验证过的。

    她家虽是大房,可王父只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母亲带来的嫁妆也不充裕,一家人过得捉襟见肘。偏偏夫妻俩又喜欢摆阔穷攀比,  享乐父母,  苦了孩儿。

    王静怡每每出门参加宴会,  都对那些同龄的女孩子羡慕不已,  一个个身披绫罗,粉光脂艳,唯独她自己寒酸得不一样。幸好她还有个商户女出身的婶娘,容貌虽不甚美,家资却实在丰厚,否则王三老爷也不肯娶她。

    三婶娘心地也好,  每每拜访时都会送王静怡一大把银锞子,吃食绸缎更不消说,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这位婶娘样样出众,唯独子嗣上欠了点缘分,  进门五年都无所出,  每每对着侄女唉声叹气。

    王静怡那时刚发现灵泉的妙用,  起初只是治些风寒咳疾之类的小病,  及至见婶娘这般忧愁,她便送了一小瓶,  假装是自己做的药茶,  结果一个月后那婶子便验出了喜脉。

    至此,  王静怡便坚定了进宫的决心,  当今陛下年已二十余载,  膝下既无皇子,也无公主,倘她能成功怀上龙胎,何愁今后无法安享富贵?

    她能顺利参加选秀,也少不了那位婶娘帮忙出钱打点——见识过灵泉的效力后,她对侄女另眼相看,视之为奇货可居。

    结果进宫大几个月,王静怡至今都未能成功侍寝,仍在太后宫里蹉跎时光,倒让夏桐抢先一步登上天梯,还借了她的光。

    王静怡想起来心里便跟猫抓似的,又痒又难受,她忍不住问个仔细,“姐姐,到底怎么回事,陛下的安神茶怎么会进你的肚子呢?”

    夏桐被她吵得觉都没法睡,难免有些起床气,“陛下不肯喝,就扔给了我,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王静怡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她怎么忘了这茬?皇帝跟太后一向不睦,怕是太后送的东西也不肯放心呢!

    结果白白便宜了夏桐——这人踩了狗屎运罢?

    王静怡牙关滋滋的冒着烟,可见夏桐一脸愠色,不敢继续追究,只得讪讪道:“几杯茶水而已,自然没什么大不了,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姐姐又何必生气呢?”

    夏桐见她面上张皇失措,心里却起了疑,难道皇帝头风发作的那夜,也是因王静怡送去灵泉水的缘故?

    但,这怎么可能?灵泉就算不能医病,好歹也不会火上浇油啊,况且,皇帝怎么见了她就好转了呢?

    夏桐想不出所以然,于是紧紧盯着王静怡,“妹妹不会私底下做了什么吧?”

    “姐姐说笑了,你是陛下的宠妃,我人微言轻,哪里敢做什么……”王静怡愈发不安,唯恐她会滥用私刑,胡诌几句后,便借口服侍太后迅速离开。

    夏桐:……

    她看起来难道很凶么?

    不过从王静怡的异样来看,恐怕灵泉不止丰胸那么简单。她也怕生出什么怪病,便唤来春兰,“再过几天,请个太医来瞧瞧。”

    春兰答应着,落在她微微鼓胀的胸脯上,欲言又止——她也觉得自家主子可能有身子了,就是日子太浅了些,拿不定准。

    夏桐却会错了意,脸上一红,拿胳膊挡住胸前,“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她服用灵泉十分克制,按说没这么明显的效果,难道是被皇帝揉大的——可他也没怎么揉啊。

    总不会是在自己做梦的时候吧?这色胚!夏桐脸上有如火烧一般。

    再度面圣时,刘璋就发觉这女子的目光十分诡异,似鄙夷,又似羞怯,难道是在暗示什么?

    他不由得放下墨笔,“你有何事?”

    夏桐蝎蝎螫螫的道:“陛下,妾睡着的时候,您没偷着做什么吧?”

    刘璋听这话问得着实古怪,他哪有功夫做什么?每夜睡得比她还沉呢!

    没好气的道,“你希望朕做什么?”

    夏桐:“……”

    这人撒谎都能撒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要不是胸脯确实大了些,她都快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了。

    但,和皇帝讲道理是最愚蠢的一件事,夏桐也不是非要求个结果不可,她见好就收,“陛下在看何人奏章,都看了大半个时辰了。”

    刘璋脸色微微沉下,“是程编修提的治水十方,朕见条理清晰,字字珠玑,打算交给工部细细研读。”

    夏桐便知自己不小心撞了枪口,程耀越出色,只会让皇帝越发不快——非要用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换了谁心里都不舒服。

    自那日承宠之后,二人皆心照不宣不再提起程耀的事,只当世上没这个人——或者程耀不是人。

    结果却是祸从口出,夏桐懊恼地垂头,“陛下,妾只是随口一问,不知那是程编修呈上来的。”

    刘璋随手抹去额间一条凸起的青筋,“没事。”

    看起来可不像没事。

    夏桐就觉得非常奇怪,明明两人床都上了,皇帝已经验证过她的清白,为何仍是耿耿于怀呢?要说疑心她牵挂他人,后宫女子哪个不是另有所系?跟皇帝讲真爱才奇怪呢,就连蒋碧兰都不敢这么说。

    夏桐私心里倒希望他是认真吃醋,可她很清楚,那不可能,后宫佳丽三千,皇帝何必执着于一朵花——她顶多是朵狗尾巴草。

    刘璋伏案疾书,脑中亦是混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总觉得自己在夏氏面前顶容易失态,还因她去吃一个区区程耀的醋,这也太匪有所思了些。

    刘璋只能归结于向来的占有欲作祟,好比小孩子得了一件珍贵的玩物,哪怕并未倾注太多感情,但也坚决不同人分享。

    夏氏这辈子必须陪着他,这是不容更改的。

    刘璋侧过头,就发现她仍杵在那儿发呆,遂淡淡道:“对了,趁今日有空,你收拾收拾搬去关雎宫,朕晚点去看你。”

    这人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啊……夏桐无奈的施礼,应了声是。

    皇帝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她却一贯拖沓懒散,真难以想象这人怎么看上她的?夏桐从前写论文每每都要踩线才交上去,如今要她在半天之内将所有的行李打包好,谈何容易?

    这都到晌午了!

    无奈上头下了死命令,夏桐不敢违抗,正纠结到哪里再找些人手,谁知刚回柔福宫,就发现一列御前侍卫器宇轩昂站在院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抄家。

    为首的正是安如海徒弟小猴子,他上前做了个揖,笑嘻嘻的道:“陛下想着主子您辛苦,特意让小的们前来帮忙。”

    还算那人体贴,夏桐点点头,“有劳诸位了。”

    能有人帮着收拾当然更好,反正她屋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除了压在枕下的几本小册子。

    李蜜听到动静从东偏殿出来,看见院中一派热闹非凡景象,黄的白的堆满箱笼,于是一只脚踏定门槛,好奇发问:“这是在忙什么呀?”

    小猴子知道她跟夏桐交情不浅,便也不敢怠慢,含笑道:“陛下有旨,请夏美人即刻搬去关雎宫。”

    李蜜嘴里正咬着一只梨,闻言啪的落到地上,活像是见了鬼。她难以置信望着夏桐,“我怎么不知道?”

    呃……难道她没听说么?夏桐想想也是,之前皇帝只在私底下跟自己提过一嘴,并未晓谕六宫,想必蒋贵妃等人也都蒙在鼓里。

    这下却麻烦了,一不小心出了个大风头啊。夏桐决定用微笑掩饰过去。

    李蜜就看她一脸神神秘秘的尴尬,什么意思?难道关雎宫是冷宫?

    夏桐得罪了皇帝,被赶出柔福宫了?李蜜心中登时雀跃,一面假惺惺地洒了两滴泪,一面忧愁地朝小太监道:“公公,我这妹妹实在可怜,怎能送她去那见不得人的去处,不知可否容我送两床棉被过去……”

    都入夏了,送哪门子棉被?

    小猴子看在眼里,便知两人只是面和心不和,这下倒好,他用不着客气了,便笑眯眯的朝李蜜道:“才人实在过虑了,关雎宫又大又宽敞,且陛下早已下令,里头的陈设皆照麟趾宫布置,用的也是库房里最好的东西,才人您细想想,难道夏主子会吃苦么?”

    既然皇帝的意思是帮夏美人做脸,小猴子决定奉承上意,好好给夏桐增光添彩。

    李蜜脸上有些发酸,正想着阴阳怪气挤兑两句,谁知马车倏忽间已经备好,小猴子朝她一拱手,“才人,你好生保重。”

    竟像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李蜜看着滚滚远去的烟尘,油然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

    只不过,人荆轲是去受苦的,夏桐却是去享福的——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

    *

    夏桐进宫虽没带多少行李,可女孩子的东西往往是一点一点攒下来的,连同衣裳铺盖、首饰头面,乃至她看得顺眼的古董珍玩,夏桐都命人一一捎上,反正皇帝派来许多侍卫,免费的壮劳力不用白不用。

    结果就是足足装了五大辆马车,这还不算那些太过笨重的,如花梨木桌椅、紫檀香炉等等,实在难以搬运,就算了。

    夏桐本意只想低调一点儿,结果一看这阵仗,呃,貌似低调不起来?

    卷起的扬尘都有半人多高,夏桐赶紧合上纱帘,免得吃一嘴灰。

    小猴子和那些侍卫倒是泰然自若,似乎做惯了类似的差事。

    夏桐起先看这小太监生得瘦瘦弱弱,又惯于谄媚讨好,本以为是个耍嘴皮功夫的,吃不得苦,耐不得劳;谁知这会子一瞧,发觉他心性坚韧,是个可造之材。

    正好她宫里缺个掌事太监,要是她提出把侯阿宝要过来,皇帝会不会答应呢……

    转眼已来到关雎宫前,当看清眼前那座辉煌的殿宇,夏桐的嘴都合不拢了,这、没人跟她说关雎宫这么豪华呀?

    夏桐讪讪地问小猴子,“阿宝,陛下不会弄错了吧?”

    “当然不会。”小猴子对皇帝可谓百分百的尊敬信任,比他师傅还虔诚得多。

    经他一番解释,夏桐才知这关雎宫是前朝雪贵妃的住处,那雪贵妃傅雪凝家里不过是屠户,一个杀猪匠的女儿,本是充作宫婢伺候人的,谁知偶然被当时的延庆帝看上,从此便得专房之宠,可惜雪贵妃没有孩子,否则,恐怕连皇后的宝座都将归她所有。

    夏桐摸了摸脸颊,可想而知雪贵妃拥有怎样惊世骇俗的美貌,她自己是万万比不过的,皇帝把这所宫殿赐给她,究竟是何用意呢?总不可能她也是皇帝真爱吧——夏桐还没那么自恋。

    与别的宫室不同,关雎宫的穹顶上铺满七彩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站久了却也觉得眼睛疼。

    夏桐让人将马车上的物什卸下,一一搬进里边,才一进门,便感觉分外宽敞,庭中还挖了一个三丈见方的人工湖,虽然比不上水库那样的规模,比起柔福宫的那个小水塘总强多了——那水塘简直跟下饺子似的。

    夏桐走近瞧了瞧,只见湖中还有五彩缤纷的游鱼窜来窜去,一个个圆头圆脑,似乎已养了些时日。

    小猴子道:“陛下月前让人买来不少锦鲤,投放在鱼池中,为的就是怕主子您长日无聊,偶尔可来赏玩。”

    皇帝真哄起人来还是很花脑筋的,夏桐虽不至于因此爱上他,心里却也甜滋滋的——霸道总裁的悠闲小娇妻,谁不想当?

    她扭头朝小猴子粲然一笑,“替我向陛下道谢。”

    小猴子心道哪用得着这样费事,估计今夜皇帝就会过来了——多半是要给夏主子一个惊喜,他还是不要透露的好。

    行李已经归置齐整,库房也打扫干净了,夏桐要留侍卫们饮茶,还准备了红包,谁知这些人一个个谦虚得很,赏钱也不拿,反而说道:“能为夏美人效力,是咱们的福分,您就别客气了。”

    小猴子悄悄跟夏桐说,“他们精着呢,赏钱算什么,若您能在陛下跟前说几句好话,比什么都管用。”

    毕竟谁又想当一辈子低等侍卫。

    夏桐听这意思,似乎她也成了一架升官发财的登天梯,人人都想走她的门路?

    难怪古往今来卖官鬻爵之事无比盛行,要抵挡诱惑真不容易。

    夏桐感慨一番,嘴上却只敷衍过去,她是不敢玩行贿受贿那套的,皇帝眼睛雪亮,哪容得下这些鬼祟?还是安心混吃等死便好。

    黄昏时的霞光将天边染出绚丽颜色,夏桐正要让春兰去问问御膳房几时送膳——现在膳房的伙食比从前好多了,她这里的尤其好,毕竟谁都知道大总管是因她被撤职的。

    然则春兰还未动身,皇帝就踏着云彩大步进来,笑吟吟地拉起正要行礼的夏桐,“朕赐你的宫殿,你可还喜欢?”

    “陛下的礼物太贵重了,妾实在愧不敢当。”夏桐汗颜道。

    这是她的真心话,连蒋贵妃的麟趾宫都未必有这般奢华,这样做太逾矩了吧?

    刘璋嗔道:“朕说你当得起,你便当得起。”

    何况,今后他也会时常过来,自然得按照自己的习惯布置舒坦:夏氏的那桩秘密,他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因此决定将关雎宫当成第二个寝宫,谁也不许轻易打扰。

    夏桐见皇帝这样独断专行,只好放弃同他讲道理——反正讲了也是白讲。

    蒋碧兰一定要怪,就怪皇帝去吧,这可不关她的事。

    说话间,晚膳已经送到,两人胡乱用了点东西,便各自洗漱就寝——刘璋之所以频频召见她,主要还是为了睡个好觉。批了一天折子,他需要充分的休息——为了明天有力气继续批折子。

    夏桐却有些择席的毛病,虽然关雎宫的床铺比柔福宫更软,但毕竟是第一夜,加之天气渐热,又未用上冰盆,夏桐浑身跟烫饼子似的,始终难以入眠。

    尤其身边还有个比她更烫的生物——皇帝紧紧搂着她,显然把她当成一块大型的抱枕。

    夏桐只好轻轻推了推他,“陛下。”

    这样肉贴着肉,她的汗都快出来了,男人的体温本就比女人高些,皇帝难道没半点自觉么?

    刘璋半梦半醒,见这女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想起白天夏桐说的那番话,难道她真是在暗示什么?

    唔,血气方刚的年纪,在所难免。刘璋决定成全她,于是伸手出去,轻轻在她寝衣上揉了两把,如同把玩一件玲珑浮凸的玉雕。

    不得不说,手感还挺好的。不知是否错觉,比先前似乎又大了些。

    夏桐:“……”

    这人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