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生为王林北〕〔105萧阳〕〔超级王者萧阳〕〔都市我为尊〕〔萧阳叶云舒〕〔都市我为尊我不是〕〔最强高手在都市萧〕〔我生为王〕〔废婿萧阳叶云舒〕〔风水小相士〕〔都市无敌战神〕〔萧阳叶云舒生而为〕〔萧阳龙王殿〕〔战龙狂枭萧阳叶〕〔战龙狂枭萧阳叶云〕〔龙王萧阳〕〔龙王殿萧阳叶云舒〕〔萧阳叶云舒〕〔我真是女明星〕〔最佳兵王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24章 比美
    闹了半天,  姊妹几个方才告辞离去。

    冯玉贞奸计未能得逞,走的时候一脸愤然;李蜜则是一脸懵逼,仿佛处在状况之外;唯独王静怡像是高高兴兴。

    夏桐怎么也搞不懂这三人是怎么想的。

    至于冯玉贞说她害喜……夏桐摸了摸肚子,那里仍和往常一样平坦,  难道真有了?

    她并不想年纪轻轻就生孩子,  但,  与其寄希望于皇帝的专宠,  还是亲生骨肉更值得依靠些。虽说古代医疗技术不怎么发达,可她毕竟在皇宫,太医院也有不少医术高明的太医,再说,她积攒下的灵泉亦是一重保障。

    想到此处,夏桐对于怀孕的恐惧稍稍减轻了些,  若是真有了,就顺其自然吧。

    晚间刘璋过来,就看到堆满桌案的礼物,  “看来你的金库又充足了不少?小财迷。”

    夏桐很享受这个称呼,“那还不是借陛下您的光。”

    “算你懂得知恩图报。”刘璋戳了戳她的脑门,  目光一转,  就看到蒋碧兰送的贡缎,  “贵妃也来了?”

    夏桐点点头,  十足谄媚地帮蒋贵妃说好话,“还是贵妃娘娘出手最为大方,  旁人多有所不及。”

    刘璋冷哼一声,  “她送那么些好东西,  不过是为了摆阔,  加之侮辱你家中穷酸,  你以为她安的什么心?”

    夏桐:“……那我希望她尽情侮辱我。”

    拿钱砸人,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要是蒋碧兰天天送金子银子来示威,夏桐想自己很快就能发达了。

    刘璋无话可说,总觉得这女人脑回路有些不太正常,他没好气的道:“难道朕给你的还不够你花?”

    居然去讨好蒋碧兰不来讨好他,刘璋森森感觉自己作为皇帝的威严受到践踏。

    夏桐抬起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讷讷不言——凭良心说,她倒是更喜欢蒋碧兰送的,御赐之物大多刻有内务府的印记,不便轻易转手,蒋碧兰的礼物却出自蒋家私库,随便她怎么用都行。

    刘璋拧了拧她的脸蛋,“小家子气!”

    夏桐心道自己本来也非出身大家,云阳伯府的爵位这一代就没了,眼看气数将尽,难道能与那些真正的高门华第比么?

    倒不如说她进宫倒给夏家续了一口气。

    想到此处,夏桐又狗腿地跑过去给皇帝捶肩膀,这人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万万得罪不起。

    趁机向他提个小小的要求,“陛下,妾觉得,关雎宫顶上那些琉璃瓦还是换了吧……”

    看着晃眼睛不说,实在太招摇了,亏得蒋碧兰今日没亲自到访,否则更要生气。

    刘璋微微阖目,显然很享受她的按摩,“为何?朕倒觉得很称你的气质。”

    什么气质,华丽又俗艳么?夏桐黑了脸,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偏清秀纯洁款的,难道在皇帝眼中她竟是个妖妃?

    所以拿她来扎筏子,作为警示六宫众人的广告牌?

    那就更非换不可了,夏桐可不想风评被害,沦为华而不实的草包美人——那是冯玉贞的标签,不该是她的。

    架不住她软磨硬泡,刘璋只得答允,不过建议她最好将拆下来的琉璃瓦收到库房里,毕竟这玩意价值不菲,若被人偷去就可惜了。

    夏桐想了想,既然不为炫耀,闲时偷偷赏玩一番也好——她对琉璃瓦倒没什么意见,只是不愿过于高调,况且,谁不喜欢五颜六色的小东西?

    总算与皇帝达成共识,夏桐心中成就感满满,为了回报皇帝对她的恩德,她将午后李蜜送来的糕点装了整整一碟,也好让皇帝尝尝鲜。

    刘璋素日不爱零嘴,但看夏桐一腔盛情,也便随手捻了块放进嘴里,又看着眼前小姑娘,“你怎么不吃?”

    夏桐正要说话,秋菊却快人快语道:“主子胃口不大好,那会子还吐了一阵,把冯美人她们都给吓着了。”

    刘璋关切的看着她,“吃伤了胃?”

    夏桐忙道:“您别听这丫头胡说,妾好得很。”一壁挥手令秋菊退下。

    刘璋却是若有所思,近来看她又是贪眠又是干呕的,难不成是有了身孕?他看蒋太后怀二弟的时候也是这样。

    既未坐实,夏桐当然不敢告诉皇帝,唯恐落得空欢喜一场,她只讪讪道:“大约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妾有些着凉罢。”

    刘璋自己尚且年轻,当然不急于求子,但若真有了,他也会很高兴。只是想着夏氏满打满算也才侍寝四五次,若这么快就中标,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他只好叮嘱道:“朕国事繁忙,不能时时来看你,你自己须得保重。”

    夏桐心道您都天天过来了,这还不算频繁?她倒是希望皇帝少来,这样也好自在些,不然天天跟班主任谈话似的,换谁不紧张?

    但毕竟皇帝是在关心她,夏桐也承他这份情,乖乖点了点头。

    觑了眼皇帝神色,夏桐小心问道:“陛下,倘若妾真有了孩子,您会将他抱去别宫抚养么?”

    这也是大周朝约定俗成的一条规矩,低位嫔妃所生的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前,都须交由高阶嫔妃抚养,自然是为了防范未来天子与生母太过亲近,引得外戚乱政;可从人情天伦的角度而言,骨肉分离又怎能好受?

    蒋太后昔年就吃过这苦,亏得她为人决断,后来有了第二个儿子,便将全部的母爱移情到幼子身上,但也正因如此,与皇帝的母子之情就更淡了。

    夏桐之所以害怕怀孕,也是由于前车之鉴。

    刘璋淡淡道:“你很喜欢孩子?”

    夏桐默然,这个,也谈不上喜不喜欢,但将来若是失了宠,能有人作伴当然会好些,好歹日子不那么孤单;至于指望儿子继承大统,这样的念头从未有过——她这人天生缺乏雄心壮志。

    刘璋的目光忽然柔和了些,拉起她的手道:“行,朕答允你,若真有了孩子,你可自行留下,不必过问朕的意思。”

    皇帝说了再多的情话,也不及这句来得动人。夏桐只觉胸中鼓涨,忍不住埋首下去,在他脸颊上啪嗒亲了口。

    夏桐自己也惊着了,她会不会太放肆了些,那可是皇帝呀……

    刘璋却微微一笑,扣着她的后脑勺,两人来了个热情的深吻。

    夏桐被他亲得迷迷糊糊,脑中不自觉地想着,皇帝真是越来越会撩了……造孽呀!

    *

    在宫中,礼尚往来是王道。对于送了贺礼的嫔妃,夏桐都一一去信感谢,还得是自己亲笔书写,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至于蒋碧兰那里就更不能马虎了,尽管皇帝说不必将她放在心上,但那可是贵妃——皇帝不怕她,夏桐却怕。在宫里要想过得好,光有宠爱是不够的,还得尽量避免树敌,否则,那些女人一人一口都能将她给咬死。

    然则还未等她想出一个妥善的方式来奉承蒋碧兰,蒋太后却传了口谕,再度召见她。

    夏桐只好单枪匹马去往宁寿宫,她哪敢通知皇帝,若再让皇帝抢一回人,她这祸水的名头必得坐实了。

    蒋太后的确存了为难之心,可见识过那夜皇帝激烈的反应后,蒋太后亦有些露怯,唯恐自己手段太过,会引来皇帝儿子的反扑——那她这张老脸就真保不住了。

    因此蒋太后仍采用钝刀子割肉的方案,迂回进攻。

    夏桐进门先行了礼,“太后万安。”

    抬头瞧时,却发现蒋太后身边另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贵妇,估摸着是先帝后宫嫔御——难道蒋太后认为一人之力不够,还额外找了帮手?

    这也太瞧得起她了!

    夏桐有点想笑,念及长辈在侧,只好忍着,但她并不认识那几位太妃级别的人物,只好负手站到一旁,等着蒋太后来招呼。

    蒋太后看她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冒火,不就是仗着皇帝撑腰才有恃无恐?尽管后来夏桐送了经书弥补,可只要想到皇帝夜闯宁寿宫抢人的情境,蒋太后便觉脸上被人扇了重重一巴掌,火辣辣的烧。尤其夏桐如今搬进了关雎宫,俨然便是照着雪贵妃专房之宠的例子,她哪配?

    蒋太后在先帝一朝也算得宠,可比起夏桐在皇帝儿子那里的待遇,却差得远了。

    人比人,气死人。也难怪蒋太后看她不顺眼。

    在座的淑太妃与德太妃对视一眼,二人各自会意,看来蒋太后叫她俩来助阵,是想为难夏氏——看不出来,这人倒是块难啃的骨头,蒋氏一大家子都忌惮她。

    淑太妃便盈盈笑道:“早就听说夏美人婀娜多姿,美艳无双,如今瞧着的确不凡,咱们陛下的眼光果真是极好的。”

    夏桐心道你这话说着不脸红么,明明眼前的这位比她生得还美呢——当然能进宫的女人都不会差。

    但这位的意思自然不是夸她,而是变相骂她红颜祸水、迷惑圣心。夏桐便装作听不懂,羞赧地低头,却拿眼神请示蒋太后。

    蒋太后只好为她介绍,“这位是淑太妃,这位是德太妃。”

    夏桐各自施礼,又展颜说道:“不敢当太妃娘娘谬赞,妾看着您倒想起一句诗,‘皑如山间雪,皎若云间月’,娘娘气度高华,远非旁人所能及,妾实在自愧弗如。”

    淑太妃昔年的确是闻名天下的美人,但自从先帝去世后,幽居深宫,甚少有人再称赞她的美貌。如今得夏桐夸奖,淑太妃亦有些飘飘然起来,“你这丫头,嘴倒挺甜。”

    夏桐娇憨一笑,“妾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一旁的蒋太后早已面如锅灰,这两人怎么转眼就打得火热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