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逆天大小姐之凤临〕〔神魂丹帝〕〔山野糙汉小娇娘〕〔校草殿下太妖孽〕〔大流寇〕〔星海仙冢〕〔我能听见画外音〕〔此生仰天长笑〕〔追随曹总混三国〕〔寂寂檀香晚生烟〕〔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大魔主〕〔娱乐超级奶爸〕〔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独尊〕〔医鸣惊人:残王独〕〔永恒之门六界三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30章 宠妃
    她恨得咬牙切齿,  面上仍需挂着优雅得体的微笑,“谢妹妹关心,但我相信富贵穷通各有时,  终有一天,  陛下会发现我的好处,只是时机未到罢了。”

    尽管目前的冷遇让她生出明珠蒙尘之感,但,只要有这副好相貌在,  总有一日,  她终能一飞冲天——到那时,所有看不起她的人都将被她踩在脚下,她将以睥睨众生的姿态俯视宫中一切。

    夏桐心道这人跟程耀倒是绝配,盲目自信还无所畏惧,  哪日真栽个大跟头才知道清醒呢。

    她懒得跟冯玉贞歪缠,  “姐姐想得开便好,  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了。”

    冯玉贞本想继续跟她发表一番豪言壮语,谁知对方扭头就走,  半点没把她当回事——简直有一拳打在棉花上之感。

    她难免气闷,可看着夏桐纤弱不胜的背影,  心中忽然一动:不管夏桐是否有身孕,  她姑且装作不知,让夏桐摔上一跤,  这孩子不就自然而然流掉了——到时候问起,  她也好辩白自己无辜。

    初期正是最好下手的时机,  就算没有,  让这小蹄子吃点苦头也好。

    冯玉贞越想越觉得是个好主意,  遂蹑手蹑脚靠近,准备装作无意地往夏桐身上一撞。

    偏偏秋菊机警得很,眼角余光瞥见不对,立刻拦在夏桐身前,自个儿有如一枚小炮弹般直冲过来,将冯玉贞摔了个大马趴。

    冯玉贞这下懵逼了,抓着秋菊就想厮打,无奈她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大家小姐,秋菊却是做惯了粗活的,虽不敢认真朝冯玉贞动手,冯玉贞却也占不了许多便宜。

    夏桐皱着眉,由春兰搀扶着朝这边缓缓走来。

    冯玉贞被那野蛮丫头揪住头发,正愁没法脱身,看见夏桐恍如看见救命稻草,喘着粗气,“妹妹,还不管管你的下人!”

    反正夏桐没看见她出手,冯玉贞大可以推脱是这秋菊小人之心,栽赃陷害。

    夏桐到了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却是扇在冯玉贞脸上。

    冯玉贞被她打怔了,“你干什么?”

    夏桐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抱歉,我没看清,正想教训这丫头呢!”

    太阳都没下山呢,装哪门子盲人?冯玉贞明知对方故意作态,却也无计可施,她还能还手?

    夏桐那一巴掌是无心,自己再打回去就成故意了。

    彼时秋菊已由春兰搀扶着起来,浑然跟没事人般,还犹自气恨恨地望着冯玉贞。

    冯玉贞咬牙道:“夏妹妹,你纵容奴婢欺凌主上,这般处事未免不妥吧?”

    夏桐笑道:“我正要为姐姐讨回公道,这不罚了她两个月月俸么?”

    冯玉贞岂会被她诓骗过去,账上面的事谁说得清,能罚就能赏,私底下更是怎么说都行,遂柳眉倒竖,“区区两个月月俸,夏妹妹也太好心了!”

    夏桐微笑着面向她,“那依你之见该如何?”

    冯玉贞当然想把这小贱人撵出宫去,趁机剪除夏桐一只膀臂,谁知秋菊快人快语,“主子,您别听她胡说!她方才想对您不利,奴婢看得真真的!”

    冯玉贞涨红了脸,“你少在这里颠倒黑白。”

    又怒视着夏桐,“夏妹妹,你的婢女以下犯上,还出手伤人,这样有违宫纪的事,我想你总不会不管吧?”

    夏桐慢悠悠的道:“凡事都讲究眼见为实,你说秋菊诬陷你无凭无据,可我也没看见她出手打你呀,你不也好端端站在这儿吗?”

    “你……”冯玉贞不禁气结,没想到对方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从来只有她嫁祸别人的,几时想到自己会被反将一军?

    夏桐好心肠的道:“冯姐姐,我劝你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少操些心吧,你再这样闹下去,恐怕永远也见不到陛下了。”

    冯玉贞悚然一惊,既然皇帝不曾被她的美貌吸引,难道是厌恶她的为人,觉得她没有嫔御的风范?回想进宫几个月的种种,她的确是心浮气躁了些,急于求成,因此惹出不少麻烦,倘这回再让皇帝得知,夏桐正在风头上,皇帝不会怪她……自己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千思万虑间,面前的人影已消失无踪——那一主二仆已经回宫,连殿门都给锁上了。

    冯玉贞看着那把厚厚的大铜锁,只觉得胸中郁气无处宣泄,夏桐纵容恶仆欺主,这口气她决计咽不下去。

    当然,她也不会就此跑到御前去告状,那太笨了——她得用一种巧妙的方式来吸取众人的同情。

    冯玉贞深谙装白莲的精髓,回去的路上故意遮遮掩掩,好叫众人留意到她嘴边的伤处——她这身肌肤过于细嫩,夏桐那一巴掌虽力道不重,却已起了明显的红肿。

    等到夜幕降临时,满宫里都知道冯美人被夏美人给打了。

    蒋贵妃叫侍女探望,冯玉贞躲在屋里养伤,对派去的丫头只说是自己不小心,并不肯吐露真凶。

    可她是在关雎宫前受的伤,除了夏桐这个正得宠的,还能有谁?

    蒋碧兰就觉得这夏氏实在太猖狂了,虽说她也觉得冯玉贞不讨喜,多半还是冯玉贞惹事在先,可到底是她麾下的人,夏桐这么说打就打,也太不给她留情面了!

    蒋碧兰便命人去传夏氏。

    蒋映月劝道:“姐姐,不可。如今事情的真相还没查清,您就这么贸贸然把夏美人拘来审问,知道的说您刚直不阿,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嫉妒夏美人得宠,偏赶着这时候寻她晦气呢。”

    蒋碧兰恼道:“难道就任由夏氏逍遥法外?她和冯玉贞一样,不过是个美人,如今就敢欺凌平辈,来日若坐上妃位,岂非连本宫都敢打了?”

    蒋映月谆谆道:“正因两人平级,才更可能是口角呀!姐姐试想,夏氏就算真敢动手,怎么会去找冯氏的麻烦,何况冯氏家世比她高,初封也高于她,倘传到陛下耳中,就不怕坏了她在陛下那儿的印象么?多半是场偶然间的误会罢了。”

    蒋碧兰一听有理,“那难道就这么算了?”

    收了冯玉贞那么多好东西,如今她却不肯出头,蒋碧兰心里倒有些过意不去。

    蒋映月笑道:“不是还有陛下和太后在么?俗话说得好,不痴不聋,不做家翁,此事若真是冯美人受了委屈,自然有人替她声张,娘娘只要在必要的时候帮句腔便好,至于旁的,与咱们有什么相干?”

    蒋碧兰一想也是,到底只是一个巴掌,又不曾伤筋动骨,因此得罪皇帝倒有些不值;何况她一向与冯玉贞走得近,这时候愈要撇清干系,否则,六宫众人就要疑心她这个贵妃是否公正了。

    宁寿宫中,蒋太后亦风闻此事。她早就看夏桐不顺眼,如今见她气焰愈涨,欺负与她同为美人的冯玉贞,就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王静怡不疾不徐地为她按捏肩膀,柔声说道:“太后您也太容易上当了,贵妃只是要拿您当枪使呢!那冯美人一向与麟趾宫走得近,如今她受了委屈,怎么贵妃娘娘不出面,倒让人将消息传到您耳里,您不觉得有蹊跷么?”

    蒋太后当然清楚侄女的盘算,可她也能理解,“碧兰碍着皇帝,不敢责罚夏氏,可不只有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哀家?”

    “那您就不怕与陛下翻脸么?”王静怡轻轻笑道,“夏美人虽有错,陛下肯定也是想私底下解决,不愿将事情闹大,您这么贸贸然一出面,岂非让您与陛下的关系闹得更僵?到时候纵使夏美人得到惩处,可陛下也将您这位母后恨上,您觉得值么?”

    蒋太后经她一通分析,盛怒渐渐消了些,“难道哀家就当个睁眼瞎子?”

    “倘真是夏美人不对,陛下一向为人公允,肯定会责罚她的,至于您,何不安心留在宁寿宫享清福?到底夏氏只是区区晚辈,由您一个长辈去管教,未免太抬举她了。”

    这句话算是真正说到了蒋太后的心坎上,一个巴掌而已,认真计较起来,倒显得她小题大做。

    她只不过想有人陪着骂一骂夏氏,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罢了。如今骂也骂了,蒋太后自然心情舒畅。

    她望着王静怡那张素净平淡的面孔,轻轻叹道:“好孩子,难为你整日陪伴哀家,你这样的年岁,本该留在皇帝身边服侍才对。”

    王静怡抿唇一笑,她可不着急,只要夏桐还在怀胎,她有的是机会。

    旁人或许尚有疑心,她对于夏桐的身孕却是百分之百确定——当然,冯玉贞或许看出了些端倪,故意想将夏桐的孩子做掉。

    那王静怡就更不能让她得逞,倘夏桐不幸小产,皇帝只会花更多的工夫陪她,自己哪还有机会面圣?

    她偏得让夏氏的孩子顺顺当当生下来,生得越多越好,谁也别想碍她的事。

    冯玉贞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始终也没等来动静,非但蒋贵妃不闻不问,就连太后宫里也是静悄悄的,半点没有声张正义的迹象。

    难道她这一巴掌竟白挨了?

    冯玉贞郁闷不已,叫来侍女询问,“陛下那边如何?”

    侍女犹豫了一下,说道:“陛下去了关雎宫,听说脸色不太好。”

    冯玉贞于是高兴起来,这才对嘛,哪有小老婆欺负了小老婆,当家主的却置之不理的,一样是个妾,谁又比谁高贵呢?

    她惬意地躺到床上,准备睡上一个好觉,明日再欣赏夏桐落魄的容颜,至于伤处,冯玉贞根本不在意,哪怕不用上药,很快也会自己痊愈的,而且不会留下疤痕——论美貌这一点,夏桐怎么也比不上她。

    关雎宫中,夏桐也正有些惴惴,虽说当时颇为痛快,细想起来,自己的确轻率了些,怎么就按捺不住脾气了呢?难道是怀孕时的激素作祟?

    刘璋冷眼看着她,“你怎么就扇到冯氏脸上去了呢?”

    夏桐正要请罪,却听他说道:“朕若是你,就叫人传廷杖,专打那不能见人的地方,伤及脏腑,又无损皮肉,让她有苦说不出——你说你,害人都不会,太叫朕失望了!”

    夏桐:……

    是她听错了,还是皇帝的确是这么说的?怎么好像要把满清十大酷刑都传授给她。

    她眨了眨眼,慢慢站起身来,“陛下难道不处置臣妾?”

    “为何处置?”刘璋奇怪地看着她,“一个宠妃怎能没有半点脾气?难免叫人看轻你。”

    夏桐:(⊙o⊙)

    这是在教她怎样做一个宠妃?

    感觉好神奇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