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周晴雪暮辰逸〕〔飞虎战神〕〔一拳战神〕〔洪荒之彼岸冥河〕〔王者战神江南林若〕〔想死太难了〕〔这个刺客有毛病〕〔都市超级修仙人〕〔天下狂医张铭〕〔张铭林晚星〕〔江宁林雨真的〕〔穿梭诸天的军火狂〕〔极品赘婿肖宇〕〔逆流诸天〕〔江宁林雨真〕〔娇宠甜妻闹翻天〕〔一切从众生世界开〕〔一世独尊〕〔乡村种田之祖宗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倒霉男配
    平姑等人早知趣地将寝殿大门掩上,  那幅海棠春睡图也收了起来——虽然合乎气氛,到底有些不雅,恐伤着自家主子的颜面。

    春兰忽然想起,  方才殿内的陈设是由常青布置的,  便找到他,“你怎么回事?差点让客人看笑话。”

    还偏偏叫丞相夫人瞧见了,如今不定会怎么编排夏主子的名声呢,  春兰越说越带劲,  “还有那香,  美人如今怀着身孕是不宜用香的,你怎么倒点了?”

    常青淡淡道:“沉水香对孕妇有安胎的作用,  少用些无妨。”

    春兰气噎,  “那你也不必擅作主张,好歹也问过主子和我……”

    “不如此,  难以瞒过丞相夫人。”常青平静的打断她。

    春兰到底不笨,  经他这么一提醒也明白过来,惊出遍身冷汗,“你是说,蒋夫人特意来打探主子身孕虚实?”

    但这怎么可能,  夏美人怀孕的消息根本不曾向外透露,  就连蒋贵妃也都蒙在鼓里,怎么蒋贵妃的娘家人却知道了?

    常青深深看她一眼,  “请你告诉主子,  务必当心那位程公子。”

    *

    披香殿中,  蒋二夫人与侄女对坐,面上却有几分尴尬,本来进宫带了两份贺礼,  结果那一份却被嫂子送到关雎宫去了,害得她只能空手前来。

    蒋映月看起来却不甚在意,“婶娘喝茶。”

    蒋二夫人端起瓷杯抿了口,叹道:“映月,你别怪大嫂,她也是不得已,到底碧兰才是她亲生的。”

    蒋映月面容沉静,“我明白。”

    从进宫的那天她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只能握在自己手里,嫡母虽说好心送她进宫,却不过把她当成嫡姐的一块垫脚石,根本不曾用心栽培——她倒也不恨蒋家,没有爱,何来的恨?

    对方这样通透,蒋二夫人反倒不知说什么好了,讪讪的道:“你母亲不知从哪听来的谣言,还以为你姐姐或者你有了身孕,紧赶慢赶着进宫,结果倒是一场空欢喜……”

    蒋映月笑道:“母亲思虑过甚,求子心切也是有的。”

    这位看着倒和没事人般,蒋二夫人试探道:“你难道不着急?”

    蒋映月眉眼弯弯,“急也没用啊,再说,我本就不指望得到陛下的宠爱,只要姐姐过得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话也只好哄哄傻子。蒋二夫人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见状也不逼问,搭讪着道:“不知大嫂这一去怎么样了,倘关雎宫那位真有身孕……”

    蒋映月心内冷笑,夏桐真有身孕又如何,那位嫡母难道还敢谋害皇嗣?也不瞧瞧,蒋家早不是几年前的蒋家了,皇帝羽翼日丰,迟早会有满盘清算的那日,偏偏蒋家人还做着飞黄腾达的美梦,半点不知危机将至。

    正要开口,一个侍女悄悄进来,附耳说了几句,蒋二夫人只好起身,“大嫂回来了,我也得赶紧回去。”

    临行前,又谆谆嘱咐蒋映月,“你母亲就算了,你爹倒是真心记挂你的,若你有幸怀上龙裔,他亦会真切替你高兴。”

    蒋映月木然听着,脑中却浮现出一个凄惨委顿的身影——逝者已矣,所以想在她身上稍稍弥补么?

    她不会领情的。

    此时麟趾宫内,蒋大夫人正和女儿说得热闹。

    蒋二夫人也笑着凑趣,“看得如何,那夏氏果真是个美人儿?”

    蒋大夫人不屑地撇撇嘴,“长得倒是标致,行事半点不像样,长辈问话,她竟然不言不语,就那么干坐着——真不知道夏家怎么教养的儿女!”

    当然,知道夏桐并未怀孕,蒋大夫人还是很高兴的,她可不愿有人抢在女儿前头生孩子,那就太丢脸了。

    当然,夏氏如此盛宠,迟早总会有的,蒋大夫人认为不得不防,便朝女儿道;“这夏美人日日霸占天子,你怎的坐视不理,难道要等她腹中蹦出个皇长子来,你才知道着急么?”

    蒋碧兰懒懒道:“那我还能怎么办,让皇帝把她废了么?这宫里都是皇帝的女人,我还能管他幸谁不幸谁?”

    蒋大夫人着实恨铁不成钢,若换了府里有这种狐媚子,蒋大夫人老早就交给牙婆发卖了,当然,能进宫的家世都非泛泛,轻易发卖不得,那也可以想别的法子呀!

    只怪自己从小将女儿保护的太好,除了耍脾气弄威风,半点心计手段也用不上。

    蒋大夫人定一定神,“这事你别管了,我会替你想个主意,总不让她威胁到你的地位便是。”

    蒋碧兰起了警觉,“您想做什么?”

    蒋大夫人成竹在胸,“我自然有我的打算,你只等着看好戏便是。”

    说罢,又亲昵的抱住女儿,“你生辰那日娘不便进宫,本想今天做碗长寿面带来,又怕路上耽搁太久,面坨了,吃着腻味,哎,儿行千里母担忧,惟愿你哪日当了皇后,真正成为六宫之主,你娘心里的这块大石头,才算能放下了。”

    蒋二夫人冷眼看着,心想这位大嫂可记得那日也是蒋映月的生辰?明明两人前后脚生的,结果一个热热闹闹,一个却只能过得冷冷清清,若换了她是蒋映月,恐怕也难咽下这口气吧。

    蒋大夫人固然爱女情深,蒋碧兰却也嫌她太过聒噪,尤其母亲所想的那个主意,更令她分外不舒服。

    待妯娌二人出宫后,蒋碧兰就唤来冯玉贞,劈头盖脸一顿骂,“是不是你到蒋家传的谣言?我看你真是疯魔了,成天算计别人的肚子,也不瞧瞧自己,白生了一副人模狗样,怎么皇帝至今都不召幸你?”

    冯玉贞被骂的狗血淋头,脸紫涨得像七月的茄子,好容易打听出今日丞相夫人来过,她忙伏地请罪,“娘娘明鉴,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您试想,妾连出宫都不能出去,又何来机会去蒋家传话?”

    蒋碧兰不信,要说与蒋家仇恨最深的,也就数右相冯家了,冯玉贞自己虽说不能出宫,可她那个爹在宫中难道没安排人手?之前她就神神叨叨成天念叨夏氏有孕的事,没准就是好引得自己犯错,如今连蒋家都算计上了,或许就是想让她们一家子都出丑呢!

    联想到先前冯玉贞无缘无故来投奔自己,蒋碧兰甚至觉得她是冯家派来的卧底,专程来给自己使绊子的,当下冷冷道:“你这样任性妄为,我是不敢胡乱将你引荐给陛下了,还是安心回宫待着思过吧。”

    冯玉贞百口莫辩,当真是要冤死了,这回她什么也没做,怎么锅还是扣到自己头上?

    难道那个夏桐会妖法,把所有的好运都吸走了,却把霉运全部转移过来?

    简直没天理。

    *

    蒋大夫人心旷神怡回到丞相府,却发现一个人如离弦之箭般窜过来,吓得她后退两步。

    及至看清来人,蒋大夫人登时没好气,“你怎么又来了?”

    程耀那日故意放出消息,专等着蒋家反应,当下陪笑道:“小侄就是想问问,贵妃娘娘是否已有了身孕?”

    “没有!”蒋大夫人冷着脸道。亏这人还有脸提,巴巴的闹出一场乌龙来,差点让人家看了笑话!

    她自己也落得空喜欢一场。

    程耀却是厚颜惯了的,假装没看见蒋大夫人的冷淡,“那么,宫中别的嫔妃……”

    蒋大夫人就觉得这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嫔妃是否有孕与他何干,又不是他害人家大了肚子!

    当下冷冷的回了一句,“谁知道。”兀自转身离去。

    程耀立在台阶下,百思不得其解,夏桐明明身怀有孕,这姓蒋的婆娘怎会看不出来?还是看出来了,却故意为其隐瞒?

    那夏桐到底使了什么诡计,怎么人人都站在她那边,又肯帮她的忙?

    自己这个深情男配反而无立足之地。

    蒋大夫人看那人郁闷地站了一刻钟,待程耀离去后,才重新让奴仆将大门打开。

    晚上蒋文举回来,蒋大夫人便向丈夫发起牢骚,“那程编修不知着了什么魔,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天天管女人家的闲事,羞不羞啊?我看,您还是别重用他好了,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来。”

    蒋文举也觉得惋惜,程耀看着一表人才,行事却这样莽撞冒失,原本自己还想将他调到身边,如今来看,还是让他在翰林院多历练几年好了,也好磨一磨他的脾气。

    他点头叹息,“有德无才称君子,有才无德是小人,这种人还是离远一点安全。”

    可怜程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仕途,会一夕断送在自己手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1  20:51:04~2020-09-01  22:2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果子吖。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周仙吏〕〔我的霍格沃茨大有〕〔全职艺术家〕〔峡谷正能量〕〔战神狂婿〕〔万族之劫〕〔这个大佬有点苟〕〔精灵掌门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再多管我一次〕〔女尊世界的白莲花〕〔九星毒奶〕〔西游之氪金玩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