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开局抽女帝,把把〕〔灵魂冠冕〕〔萌宝来袭:总裁爹〕〔医武高手闯天下〕〔斩月〕〔无限神装在都市〕〔旷世神胥〕〔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万古最强赘婿〕〔上门狂婿〕〔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天王殿〕〔余烬之铳〕〔农女医妃富甲天下〕〔废柴龙女要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各怀心思
    程耀再见蒋文举时,  就发觉对方对自己分外客套——是一种近乎冷淡的客套。

    他不知发生何事,遂讪讪提起,“丞相大人,  您月前说要给下官在工部安排一个职位,  不知……”

    虽说工部是个干实事的地方,不及吏部户部那样油水丰厚,可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  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  能打通门路进工部已经很知足了,  至于步步高升,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蒋文举唔了声,  “如今盛暑炎热,  我看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去工部怕是挨不住,倒不如翰林院清闲自在。”

    程耀一听这话大有搪塞之意,  不禁急躁起来,  “大人,您不是说皇上对那治水十方赞赏有加么,怎么至今都没个消息?”

    蒋文举见他胆敢质问自己,当即眉立,  可想到自己一个长辈,  与晚辈置气那是自降身份,便只淡淡道:“治水治水,  也得有水才能治,  今年偏赶上大旱,  陇西一带求雨都来不及,哪还用得着你那治水十法!”

    说完,便自顾自忙活贵妃寿礼去了。到底蒋碧兰是嫡出长女,  蒋文举纵使不怎么喜欢太太,对这个女儿还是很看重的,何况,保住贵妃的颜面,也是保护蒋家的颜面。

    程耀哑然干站了一会儿,就见蒋家的仆人把那株山参也扔了出来。

    他不免动了几分气,做主人的不给面子就算了,怎么当奴才的也敢狗仗人势?

    他冷冷朝着那人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仆人乜斜着眼,“蒋家人又没得要死的病,哪用得着你这根参续命?你有这闲钱,留着给自己补补脑子吧!”

    这姓程的不晓得什么意思,前儿巴巴地跑来说小姐有孕,结果呢,原来是道听途说,亏得丞相大人没听他的去给皇上道喜,否则,老脸都该挂不住了。

    程耀气了个倒仰,有没有身孕自己不会去看?这家人真是蠢材死脑筋,非得关雎宫生个白白胖胖的皇子,他们才有危机意识对不对?还有功夫庆祝生辰呢,等死祭还差不多。

    程耀怀里抱着那株名贵山参,到底没舍得就此丢弃,想着夏家正要往宫里送东西,自己便也跟着露个脸,也好让夏桐知道,他心中是记挂她的,永不改变。

    *

    夏桐从娘家送来的一堆吃食杂货里发现那棵独参,起先还小小的吃了一惊,想着夏家几时这样财大气粗了?

    及至听说是程耀送的,夏桐却笑起来,“劳他破费。”

    这参又大又粗,少说也得几百两银子,程耀这回真出了血本。

    几人正议论着,皇帝却进来了,“什么东西又大又粗?”

    脸上挂着一抹促狭的笑。

    夏桐心道这人真会抓重点,从前怎不觉得皇帝如此能耍流氓,果然太熟了就开得起玩笑了。

    她当然不肯迎合皇帝的虚荣心,称赞他身有伟器——虽然他的确有——而是坦诚的道:“妾娘家送了些什物来……表哥也送了。”

    刘璋眉心微不可见的蹙了下,很快便消失,“既是他的心意,你好生收着吧。”

    他决心做一个磊落的君王,当然不应在小事上置气。

    夏桐却是知道这人多么心口不一,忙笑道:“妾年纪轻轻,哪用得着这样的老参,倒不怕上火?”

    她还怕补得流鼻血呢!

    皇帝面容稍霁,可见程耀送礼都送不到点子上,是个没出息的人。

    夏桐觑着他的神色,“妾想着,不如捐献给太医院……”

    人参这东西不好变卖,且放得越久,药力也会渐渐损耗,那就太糟蹋了,不如送去太医院治病救人,还算一桩功德。

    刘璋摆手,“可别,你当太医院缺银子?朕年年从国库拨给的就不少,若连株参都买不起,朕看定是有人中饱私囊。”

    当然这些不过是托辞,若真救了命,这功德算谁的?皇帝是半点好处都不想让程耀沾到,死后的好处也不行。

    夏桐无法,只好说道:“那妾就送去麟趾宫好了。”

    反正蒋贵妃要过生辰,夏桐正愁拿不出有分量的贺礼,寻常的金珠玉器又太过俗气,蒋碧兰恐怕瞧不上,程耀倒刚好为她解了燃眉之急。

    这还像个不错的主意,皇帝点头应允。

    夏桐松了口气,嫁给一个小心眼丈夫可真麻烦,好在现下事情皆大欢喜地解决了。

    她看皇帝像是不怎么在意蒋碧兰的生辰,不由得惴惴道:“陛下不给贵妃娘娘送贺礼么?”

    “当然要送。”刘璋道,“让安如海随便去库房挑一件就成了。”

    蒋碧兰总归是太后侄女,也是他表妹,这种大日子皇帝不会不给情面的。

    夏桐这才放心,要是皇帝连礼都不送,只怕蒋碧兰会疑心是她挑唆的,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犯蒋家人的忌讳。

    “那,贵妃娘娘的生辰,陛下会陪她么?”夏桐窝在他怀里,小心问道。

    这个陪当然指的是晚上。虽说进宫以来夏桐始终没见过皇帝召幸她人,可她不信一个正常男人会到二十多岁仍保留处子之身,又不是身有隐疾——呃,头疾应该不算隐疾吧?

    就算平日懒怠,生辰皇帝总该奉献一下自身吧。

    刘璋眼中带了三分笑意,“你难道在吃醋?”

    夏桐:……

    其实她就是想八卦一下,真遇上个风流天子,吃醋她吃得过来么?当然,眼前的这位貌似很正直,这些时间的独宠,也多多少少让夏桐有了点妄想,可她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更不能说爱——谁敢跟帝王谈真爱?历来真爱就没几个好下场的。

    当着皇帝的面,她也不敢说不爱,是人都有虚荣心,打击皇帝的自信心不是找死么?

    所以她只好低垂着头,静默不语。

    刘璋就觉得她的确在吃醋,只是不好意思明说,遂笑吟吟的抱住她的腰道:“行,朕答应你,那天也一定陪着你,绝不弃你而去,好不好?”

    夏桐:……

    算了,真是越描越黑。做不到八面玲珑,就只好顾全自己吧。

    *

    冯玉贞在老实禁足半月之后,总算迎来渴望已久的光明——蒋贵妃决定在生辰宴上将她引荐给皇帝,为此她必须好好准备。

    虽然不知蒋碧兰为何突然改了主意要帮她,但对冯玉贞来说这就是个喜讯,她自然要把握住。

    痛痛快快谢了恩,冯玉贞便回宫筹谋起来。

    她这张脸按说是极具吸引力的,奈何皇帝视而不见,冯玉贞只好另辟蹊径。皇帝不喜欢太过美丽的女子,大约喜欢那种内秀有才艺的——当然她也没听说夏桐有什么才艺,也许是床上的才艺?

    真要比帐内功夫冯玉贞也不怕,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让皇帝心甘情愿把她带到床上去。

    诗词歌赋这些不过文雅,并不实用,冯玉贞想了想,还是跳舞最好,既能展现她超乎常人的柔美身段,在伴舞的对比下,也能产生烘云托月的效果。

    虽然她并不十分擅长舞艺,有系统的帮忙,应该是够了。

    为保万全,她特意把系统叫出来沟通一番,问它可有良策。

    系统夸夸其谈,说自己虽不能代替宿主去跳,可他能提供一种特质舞衣,上面附着一种神气的香粉,保准看过的人都会目不转睛,深深为之吸引。

    经历过多次失败后,冯玉贞对系统的能力产生怀疑,“果然有用?不会又是口头上说着好听吧?”

    系统面露愠色,“你觉得没用,可以不用。”

    这鬼东西脾气还挺大,冯玉贞忙道;“我这不是以防万一么,你用的什么香,会不会被太医院查出来?”

    她可不想落个秽乱宫闱的罪名。

    系统见她服软,这才傲娇地跟她解释,那上头并非能催情的香饵,而是一种障眼法,附着在衣物上,等晚间宽衣就寝时,作用就会消失。

    简而言之,穿上那身衣裳,冯玉贞在外人眼里就会貌若天仙,之后就要靠她自己努力了。

    冯玉贞并不担心,等晚上灯熄之后,谁还看得清谁?再说,她对这身皮子还是还有自信的,哪怕不必采用媚术,皇帝也会对自己爱不释手。

    虽说跳舞不过做做样子,可冯玉贞是个完美主义者,还是力求做到最好。只要这回一举成功,她就能摆脱蒋碧兰的控制,成为当今的宠妃。

    至于夏桐这类小蹄子,冯玉贞根本不放在眼里,皇帝不过是图新鲜才宠幸她几夜,可宫中时日长久,过上十年八年,甚至只需三年五载,冯玉贞不信皇帝还能看上这等货色。

    她自己的容颜却是长盛不衰的,永远不会随时间褪色。冯玉贞得意地抚摸着光滑脸蛋,仿佛已预见到未来独霸六宫的景象。

    另一边,蒋碧兰看着蒋夫人从宫外送来的人,不禁蹙起一双秀眉,“母亲这是从哪找的?”

    来人笑道:“娘娘觉得如何?”

    若非知晓夏桐此刻正在乾元殿陪皇帝用膳,并不在眼前,蒋碧兰还以为那狐媚子学会分-身之术。

    她倒抽一口凉气,“像,太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1  22:27:42~2020-09-02  20:47: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公子娇羞  10瓶;奶油控  2瓶;笼中鸟、白白做夢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