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江策战神之王〕〔上门龙婿叶辰〕〔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龙婿战神萧辰〕〔超级赘婿叶锋李若〕〔女主叫云若月,男〕〔娱乐之天王要相亲〕〔浴天圣帝〕〔发飙的人生〕〔朝如青丝莫成雪〕〔乞丐小妞的随身商〕〔女神的战神狂婿〕〔末日拼图游戏〕〔皇叔宠妃悠着点〕〔龙血战神萧辰姜诗〕〔上门龙婿〕〔南宫柔楚玄辰〕〔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献舞
    打完二十杖,  安如海苦着脸进来道:“陛下,那姑娘快晕过去了,剩下的怕是挨不住。”

    皇帝只说杖责,  可没说处死,  安如海自然不敢闹出人命来。

    刘璋不信,  “怎就这样娇弱?”

    从前领兵出征时,麾下犯了错,  五六十军棍是常事,百八十也有,  怎的轮到这个就连二十杖都死去活来的?

    一旁的夏桐强忍住吐槽的冲动,军营里都是些莽汉,  个个皮糙肉厚,哪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能比得起的?皇帝也不太考虑实际情况了。

    刘璋疑心安如海故意帮那人遮掩,他这位天子却须铁面无私,  遂发下严令,  “将她带进来瞧瞧。”

    安如海无法,只得重新将人引过来,这下用不着他多做解释,众人也都看明白了,  那侍女面白唇青,  两腿还一瘸一拐的,可见受损不轻。

    若真是因御前失仪而治罪,远远地打发走便是了,何必要在大庭广众下责罚?这是摆明了给贵妃脸色看呢!

    蒋碧兰面若寒霜,  仿佛能听到角落里窃窃私语的讥讽与低笑,可她却不敢表露半分,越是这个时候,  就越是要稳。

    因此,尽管人是她带进来的,可面对那人求救的目光,蒋碧兰也只好视而不见。

    侍女无法,只得睁着一双饱含热泪的眼睛望定夏桐,宫里的女人最要紧是温柔贤惠,尤其当着皇帝的面,她总得帮自己说两句话。

    无奈夏桐连吃了两碗面撑得慌,春兰正抚着她的背帮她消食呢。好容易胃里舒坦了些,夏桐这才留意到面前跪着的那人——她看起来两条腿都要跪断了,身子摇摇欲坠。

    夏桐只好出来唱-红脸,“陛下,您罚也罚了,就让她起来吧,到底今日是贵妃娘娘华诞,多少也得顾着娘娘的体面。”

    如此说法,想必蒋碧兰对她的恶感会轻些——她确实没有僭越犯上的念头,说起来大家都是妾,做贵妃和做美人又有多大的区别呢?至于争皇后位,夏桐既没有这份雄心,她看皇帝也没有这个打算——否则他早就立了。

    还是老老实实在宫里苟着吧。

    尽管夏桐有意将功劳往蒋贵妃身上引,无奈皇帝却不承她这份情,“既然夏美人帮你求情,朕姑且饶过你这回——”

    侍女心中一喜,正要谢恩,谁知皇帝却道:“且慢,君无戏言,那少的十杖不能不打,安如海,你给朕规规矩矩记着,等什么时候伤好全了,再把这部分补足。”

    众人:……

    这也太记仇了吧?不带这样的。

    侍女没想到皇帝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也没有,当即就要垂泪,还好她及时记起,眼泪对这位天子并无作用,反而会起反效果,便又硬生生憋回去。

    正要退下,皇帝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问女子的闺名,按说是个好兆头,侍女却不像方才有信心了,怯怯道:“奴婢柳氏,唤作清梧。”

    “柳清梧?”刘璋扭头朝夏桐道,“梧桐梧桐,连芳名都像是比照着你来的。”

    夏桐用一脸沉默回答他,知道就好,说出来不是更尴尬了吗?

    蒋贵妃脸上有如火烧,这名字还真不是进宫之后改的,她哪有那个闲工夫?无奈这会子众人都以为她铁定针对夏桐,故意恶心皇帝的新宠。

    蒋贵妃又能对谁诉说冤屈?真的是巧合呀!

    刘璋笑了一回,便淡淡道:“看你清瘦得身无二两肉,又虚弱不堪的,朕替你改个名字,唤作‘清虚’可好?”

    听起来像是女道士的诨号……柳清梧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嘴上哪敢承认,少不得陪着一脸笑,“谢陛下。”

    蒋贵妃更不敢作声,皇帝亲自赐名是光彩,她还能说不愿意?只是这增光添彩看起来更像是打脸罢了。

    虽然不知皇帝为何不喜柳氏,蒋碧兰是不敢让她继续待在眼前了,挥一挥手命其退下,便笑着朝皇帝道:“陛下,妾宫中的花圃新到了一批早菊,陛下可有兴一观?”

    刘璋向来不喜这些花儿朵儿的,闻言正要推辞,夏桐却因蒋贵妃今日几次三番被驳了面子,唯恐火上添油,遂悄悄拽了拽皇帝衣袖。

    刘璋这才勉为其难改口,“那就瞧瞧吧。”

    蒋碧兰看在眼中,愈发不喜。可今日的第一步棋已经失败,只好启动备用方案,虽说她总觉得冯玉贞刁钻古怪不易控制,可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众人到了园中,只见鲜花开得正盛。那菊花是经不起烈日曝晒的,蒋贵妃命人用油布支起大棚,棚内又放着冰盆,置身其中,便有森森凉意袭来,格外舒爽。

    夏桐笑道:“贵妃娘娘当真巧思。”

    蒋碧兰道:“是李才人出的主意,陛下觉得可好?”

    刘璋明明自个儿就站在最靠近冰盆的地方,却偏偏说:“好是好,就是太靡费了些。”

    蒋碧兰的笑不由僵在脸上。

    夏桐心道皇帝真是个ky精转世,偏赶着生辰给人家不痛快,虽然知道皇帝是想给她出气,但这也做得太明显了吧?

    她看蒋碧兰都快气成河豚了。

    夏桐忙转移话题,“这菊花五彩缤纷,煞是好看,真难为花匠怎么种出来的。”

    刘璋循着她的目光淡淡扫了眼,“杂而无章,难免俗气,不若绿菊清雅。”

    夏桐:……

    她真的努力在圆场了,皇帝不配合,这可不怪她。

    旁边一脸求表扬的李蜜神色也有些僵硬,因蒋碧兰不喜绿色,她才另外种出了红紫金黄的品种,结果偏又触了皇帝霉头,做人也太难了吧?

    夏桐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是李蜜的主意,也难怪,如今还未进七月,哪有开得这么早的菊花?除了她那个空间没人能做到。

    皇帝就罢了,夏桐倒是很好奇她能否种出更稀奇点的?譬如那种七彩太阳花,每片花瓣的颜色都各异,那应该更具观赏价值吧?

    于是她凑上前去,神神秘秘的道:“李姐姐,你还有什么样的菊花?能否借我赏鉴一番?”

    李蜜:……

    确定说的是正经菊花,不是某种特殊代指吧?

    两人正尝试用暗语沟通,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喧嚣之声,小宫女也都热热闹闹挤作一团,“快看,有人在那儿跳舞!”

    蒋贵妃这才露出一抹胜券在握的微笑,“妾命人排演了一支歌舞,陛下可有兴趣瞧瞧?”

    夏桐进宫以来还没看过宫中的歌舞,满脸跃跃欲试。

    刘璋看她一眼,轻轻颔首。

    众人俱出了棚屋,站在廊下,只见赤日炎炎的庭院里,正中央摆着一架巨大的铜鼓,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置身其中,踢踏腾挪,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李蜜一旦看清那人面目,眼中几乎冒出火来,难怪蒋贵妃今日突发善心让她布置赏花宴,敢情是为了给冯氏铺路——这两人算计得也太精了!

    夏桐则注意到那些特意挑选的伴舞都各有各的缺陷,甚至可说丑得千奇百怪,凸嘴,龅牙,乃至鼻歪眼斜者都有,这种秋香效应下,再平庸的人也能衬得和天仙一般。

    夏桐觉得冯玉贞实在太过火了,明明就很美,偏要用这些旁门左道,倒显得不够底气。

    也不知是否她的错觉,冯玉贞今日的气质迥异平时,以前她总是自矜身份,虽面如桃李,却冷若冰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今日却多了一丝“妖气”,仿佛修行千年的白狐,颠倒辗转,魅惑众生。

    到底日头太毒,额上冒出点点白汗,沿着优美的颈部线条流入衣裳,更引得人无限遐想。

    连麟趾宫前戍守的侍卫眼睛都看直了。

    夏桐忽然想看看皇帝有什么反应,无奈皇帝足足比她高出快一个头,又站得靠前,她踮起脚尖,也只能看到他一个后脑勺,只好放弃。

    一舞完毕,在场甚至无人鼓掌——都看得呆了。

    冯玉贞提着裙摆,潇洒的抹了把额上汗珠,如一尾金光闪闪的美人鱼从鼓面上走下,远远地就朝皇帝施礼,“妾美人冯氏,参见陛下,参见贵妃娘娘。”

    嗓音也比平时多了分空灵,如同天籁。

    李蜜不由得抓紧夏桐的手,指甲都快掐进肉里,咬牙道:“这真是冯玉贞吗?”

    夏桐也觉得奇怪,以往的冯玉贞美则美矣,毫无灵魂,且很容易招致同性的敌意。但今日却不同,在她一舞之下,无论男女都几乎倾倒,难道这就是艺术的魅力?还是正午的太阳光太盛,给她加上了一层滤镜?

    忽然为皇帝的反应担心起来,柳清虚就罢了,一个出身寒微的宫外女子,再怎么得宠也有限;冯玉贞却不同,家世摆在那里,又有贵妃扶持,加之她与自己素来不睦……夏桐也反掐起了李蜜的手。

    两人掰手腕似的互相僵持了一会儿,最终决定一致对外,齐齐盯着迎面走来的女子。

    冯玉贞唇边衔着一缕悠然的笑,系统这回还算靠谱没有骗她,不枉她精心苦练了这些时日。看着周遭或痴迷或艳羡的目光,冯玉贞胸中充满了澎湃的热情。

    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现在就专等皇帝来采撷——这样的芳姿丽色,她不信皇帝肯弃之不顾,拱手让给他人。

    廊下众人翘首以盼,蒋碧兰亦紧张得热汗直流,若这回再出岔子,她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然则,好的不灵坏的灵。冯玉贞还未到达跟前,平地里变故陡生,只见原本戍守宫门的侍卫不知着了什么魔,如同发狂的狮子一般向冯玉贞扑去,还扯断了她半幅衣裳,露出里头赤色的肚兜来。

    四下里登时乱作一团,冯玉贞更是尖叫不断,哪还有半点之前的风度。

    等安如海雷厉风行率领众太监将那名侍从制服,刘璋方扭头朝身侧道:“朕方才盯他半天,他果然耐不住出手了。”

    夏桐:……

    所以您都没好好看舞对吗?

    怎么皇帝对男人的兴趣比对女人还大些?也是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刘璋:朕只是想看看世上是否真有人色胆包天。

    夏桐:所以您难道不是?

    刘璋:(闭眼)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夏桐:你手别乱摸啊。

    刘璋:(微笑)朕只想告诉你,男人都是心口不一的~

    感谢在2020-09-02  22:35:21~2020-09-03  22:0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聚散无穷、旺仔小馒没有头  10瓶;笼中鸟、奶油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