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封号
    冯玉贞一舞引得侍卫倾倒至此,  甚至不惜以下犯上,固然证实了她的魅力,却也让宫里多出一桩笑柄。

    冯玉贞哭得妆也花了,  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悲悲切切的道:“陛下,  您要替臣妾做主啊!”

    她身上还裹着那件撕烂的衣裳,该遮的地方遮不住,  不该遮的地方倒遮得严严实实,连同雪白的膀子都露在外面。

    蒋映月看着都替她尴尬,  忍不住道:“冯美人,你……还是先进去换件衣裳吧!”

    冯玉贞哪里肯,  原本好好的机会被破坏,若不趁此机会博取皇帝怜惜,她就亏大了!

    眼泪于是流得愈发汹涌。

    夏桐原以为冯玉贞开了窍,  如今瞧来怎么还是一样糊涂?就算皇帝真对她有意,  难道看着她差点被人非礼心里会舒服吗?是个人都膈应吧。

    冯玉贞若知趣,就该先按下不表,而不是挂在嘴边,时时提醒皇帝不可——她就算真是清白,  被说上一百遍也不清白了。

    无奈旁边还有个跟她一样糊涂的,  蒋碧兰今日赔了夫人又折兵,心里也闷了一肚子火,务必要求个公道不可,“陛下,  那侍卫虽是臣妾宫里的人,可言行无状,甚至冒犯堂堂嫔御,  非严惩不足以儆效尤。”

    刘璋便唤来安如海询问,“问清楚了么?到底怎么回事?”

    安如海低首下心道:“那侍卫名唤德贵,一向老实本分,不吃酒也不赌钱,今日原也是好好的,方才不知怎的昏了头做出这种事来,和他相识的都说恐怕撞了邪。”

    夏桐不由多看了冯玉贞一眼,她本来是个唯物主义者,可穿越以来见的鬼名堂实在太多,这冯玉贞也是个猜不透的。

    冯玉贞自己心虚,忙垂眸掩面啜泣。

    刘璋沉吟片刻,说道:“那就先押进暴室,之后再行处置。”

    冯玉贞一听不乐意了,“陛下,那人差点毁了妾的清白,难道不该立刻赐死么?”

    刘璋淡淡横她一眼,懒得同她废话。

    安如海御前伺候多年,早就和皇帝腹中的蛔虫一般,自然深明其意,当即笑道:“美人这话就错了,方才柳氏清虚冒犯圣驾,陛下不也没取她性命么?难道美人觉得您比陛下还贵重?”

    开玩笑,明眼人一看里头就有蹊跷,皇帝怎会轻易将证据抹去,这冯美人也太看不起人了。

    冯玉贞嗫喏道:“公公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抬手抹了把眼泪,再度看向皇帝,还有意将肩膀颤了两下,好使肌肤露出更多些。

    李蜜暗骂这人不知廉耻,原本就恨冯玉贞借她的菊花当跳板,岂肯让她再度成事,当下强自上前将她搀起,“冯姐姐,我扶您进去更衣。”

    她在空间常年劳作,论力气冯玉贞哪里是她的对手,身不由主的被她拖进去。

    四下里总算安静下来,蒋碧兰想起这一日经过的种种,只觉神昏气丧,却还尝试做出最后的努力,“陛下,等会子晚膳……”

    刘璋面无表情起身,“朕还得回勤政殿批折子,你自便吧。”

    说罢,便带着安如海扬长离去,把夏桐当然也给捎上了。

    蒋碧兰看着乌泱泱跪了一地的嫔妃,心里知道她们都在看自己笑话,便也懒得维持表面和睦,“你们的心意本宫已经收到,都下去吧。”

    众妃假惺惺的挽留一番,便各自做鸟兽散。

    蒋映月捧着一盏冰碗上前,叹道:“姐姐吃点甜的润润喉咙吧,这宫里的烦心事太多,咱们怎么都操心不完的。”

    蒋碧兰的眼泪差点落下,“映月,你说那夏桐到底有哪点好,陛下怎就偏偏喜欢上她?如今为了她,连寿宴都不肯让我好过,莫非在陛下心中,我就一钱不值么?”

    蒋映月心道明明是你自己蠢,偏赶着生日作妖,还是接二连三地作妖。夏氏容貌并非绝世,皇帝摆明了不是喜欢她的脸而是看重她的性情,你送个长得一样的又有何用?冯玉贞就更不消说了,若靠跳舞就能得到皇帝专宠,教坊司的舞伎个个都能出头了,做事之前也不想想后果,难怪被人忽悠了去。

    结果呢,先是长得像夏桐的女子御前失仪,还惨遭一顿毒打;堂堂妃嫔扮作舞伎供人取乐,还差点被人非礼了去。麟趾宫里接连生出乱子,摆明还都是因蒋碧兰而起,她若是皇帝,这寿宴肯定也待不下去。

    奈何贵妃是她亲姐,蒋映月面上仍需安慰,“姐姐,事已至此,咱们只好认了,您还是想想该怎么收拾残局吧。”

    蒋碧兰抹了把泪,“什么残局?”

    明明她才是受苦受难的那个呀。

    蒋映月谆谆道:“柳清虚目前看来陛下不喜,但若咱们运用得宜,日后未尝没有机会,只是须防着夏氏寻她麻烦;至于冯玉贞……”

    蒋碧兰冷冷道:“她就是再有本事,本宫也不敢再用她。”

    没见过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跳个舞没把皇帝引来,倒引来侍卫,还亏宫里数太监最多,否则,一个个如乌眼鸡似的盯着麟趾宫,恐怕连她身为贵妃的名声都不保。

    日后还是让冯玉贞坐冷板凳好了,那侍卫虽没得手,皇帝心里必定存了个疙瘩,看见她都嫌晦气,蒋碧兰可不想让她连累自己。

    蒋映月叹道,“不止,咱们还得担心陛下万一彻查出什么来,你我真能置身事外么?”

    蒋碧兰心中一动,“你是说冯玉贞今天捣鬼?”

    *

    乾元殿内,皇帝亦一一交代下去,安如海恭敬地聆听着,不敢有丝毫马虎。

    夏桐在一旁啃苹果,半听不听也听了个大概,“陛下认为事有蹊跷?”

    刘璋睨她一眼,“你觉得能进宫当侍卫的,定力会差到这份上么?”

    若真如此,历朝历代的皇帝不知该戴多少顶绿帽子了。

    夏桐一想也是,且从今日审问的结果来看,那德贵侍卫是个老实忠厚之辈,更不该犯事——可能平日压抑得太狠了,一旦有了导-火索,便和火山爆发一般难以收拾。

    只是这引子么……皇帝很怀疑冯玉贞暗里做了手脚,多半是那身衣裳洒了催情的药粉之类,才令人难以自控。

    夏桐老神在在的问:“您不是一点都没受影响么?”

    皇帝颇为自得,“不是谁都能跟朕比的。”

    他自幼经受非人的考验,区区香粉自然不在话下。

    夏桐悄悄扮了个鬼脸,三口两口将苹果咽下,果核扔进纸包里,脸颊鼓鼓囊囊的问:“所以陛下让安公公私自调查?”

    皇帝颔首,“必要时,搜宫也无妨。”

    他用食指戳了戳那仓鼠般的两腮,“朕本来打算将此事交给你,但想着你多半不肯应,还是算了。”

    夏桐当然不肯干这得罪人的差事,别说冯玉贞手段多多,未必能顺藤摸瓜查出真相;何况她顶上还有一位贵妃娘娘,夏桐怎么也不敢去当出头椽子的。

    刘璋叹道:“你真是让朕失望透顶。”

    起初扶持这女子是想让她跟蒋家对抗,结果,这夏氏就跟蜗牛一般,他推一推,她才勉强往前走两步;外头稍微有点风吹走动,她自己就缩回壳里去了。

    皇帝简直不知该拿她怎么办好了。

    夏桐一时口快,“那您就让我自生自灭罢了。”

    反正她一个人也能过得很舒服。

    刘璋被噎了下,可没了她,他就会不舒服呀!

    末了只好郁闷的道:“算了,你本性疏懒,也是你的好处,朕不勉强你就是了。”

    他自己便是权欲旺盛的人,自然不希望再有一位权欲旺盛的伴侣,夏桐虽然怠惰了点,至少事事听话,胆子也小,只要他一直宠着她,谅来生不出乱子来。

    这么一想就释然了,等回过神,却发现夏桐好奇地盯着他,两眼如猫瞳一般,刘璋不禁咦道:“怎么了?”

    “没什么,”夏桐真心实意的道,“总觉得您在妾跟前格外通情达理。”

    完全不似之前那个怼人小能手。

    刘璋:……

    被你看穿了。

    他倒是想怼,可怕把人怼跑了呀!那还有谁来医他的病?少不得压抑些本性。

    夏桐脸上流露出幸福模样,“陛下待妾真好。”

    哪怕不是真爱,就这么被皇帝一辈子利用下去,她觉得也挺划算的。

    刘璋抱着她柔软身躯,下巴被头发蹭得微微发痒,忍不住道:“朕赐你一个封号,就叫闲美人,你觉得如何?”

    夏桐眼睛一亮,“娴静优雅的娴?”那是挺不错的。

    刘璋:“不,是游手好闲的闲。”

    夏桐:……

    您老可真有才。

    作者有话要说:  刘璋:朕要说是闲人马大姐的闲,你会不会打朕?

    夏桐:会。

    刘璋:qaq

    感谢在2020-09-03  22:04:14~2020-09-03  23:40: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油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