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致歉
    安如海见皇帝没有动身的意思,  不禁尴尬的站在原地。

    历来仁君都讲究爱护百姓,宫里的嫔妃哪怕身份高些,那也是皇帝的子民,  也是一条命哪!

    玉芙宫的下人都快叩响丧钟了,  皇帝却仍不闻不问,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夏桐却知道这位爷的脾气,九头牛都拉不动,她也懒得深劝,而是披衣起身,“公公,我随您过去瞧瞧。”

    既然皇帝赋予她尊荣地位,她这个贤内助也须承担起相应的职责。

    未免皇帝误会她越俎代庖,  夏桐还朝他笑着解释一番,“妾与冯姐姐一同进宫,  情分自是非比寻常,  冯姐姐有难,妾又怎可袖手旁观?”

    皇帝的眼神却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夏桐心道原来白莲绿茶也不是好当的,  只好省略那套虚假客套,“妾去去就来。”

    皇帝这才颔首,  “快去快回。”

    夏桐松了口气,原来皇帝喜欢老实人,  这也好办,  反正她本就不擅长撒谎——在一个智商心机远胜于己的人面前,还是摒弃伪装为妙。

    原以为深更半夜的不会有多少人,  可谁知到玉芙宫一瞧,夏桐却发现眼前比清晨的菜市场还热闹,难道冯玉贞到各个宫里去叫了一遍?她也分不出人手吧!

    还是安如海的眼色命她明白过来,  这里头大半都是来看皇帝的。

    众人本以为宫里出了自缢这样的大事,又是位身份不凡的宠妃——冯玉贞出身右相府,初封又是美人,可见皇帝对她的第一印象应该不错。

    可谁知前来的却只有夏桐一人,众人脸上不免露出失望之色。

    夏桐却是神色如常,她也和皇帝一样,就猜到冯玉贞不会真个寻死,多半是个苦肉计——否则怎那么巧就被人发现?

    谁知到了近前一瞧,夏桐便唬了一跳,冯玉贞这伤貌似不轻,脸色白得吓人,脖子上还有一道深深淤青,竟像是动真格的。

    “陛、陛下呢?”冯玉贞艰难地问道,声音嘶哑得厉害,想必伤着喉咙。

    夏桐倒有点佩服她了,就算是苦肉计,这也太逼真了些,可谓牺牲巨大。

    她拉了拉冯玉贞的手,用非常书面的口吻道:“陛下白日劳累过甚,这会子已经歇下,我和安公公实在不敢惊动。”

    冯玉贞眼中显而易见流露出懊丧。

    夏桐看在眼里,引而不发,面上仍旧叹着,“姐姐,你怎么如此不知珍重?所谓清名,当真及得上性命重要么?”

    冯玉贞其实也不想的,本来只是在房梁上挂两下做做样子,谁知那系统滑头得很,说做戏就得动真格地来,否则怎能骗过宫中许多双眼睛,成功引来陛下垂怜?还特意在白绫上打了个死结,冯玉贞一着不慎,连脖子都差点勒断半根,幸好玉芙宫年久失修,房梁松脱老化,她才险险捡回一条命。

    结果呢,陛下没有等到,来的只是一群无关紧要的人。

    冯玉贞很怀疑系统故意谋杀,弄死自己这个宿主,它才好逍遥法外——不然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早就混不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她这样殊死一搏的举动还是有些作用的,至少证明她是个爱惜名誉的贞洁烈妇。瞧瞧,就因为一个鲁莽狂徒扯掉了她的衣裳,她不惜用死来向皇帝表现清白呢。

    这从众人脸上的崇敬就能看出来。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那么好糊弄的,李蜜就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冯姐姐,下回再自缢,最好挑个没人的地方,省得坏了你的好事。再不济,让陛下赐你毒酒也行啊,连白绫钱都省了。”

    冯玉贞辩不过她,不禁面露痛苦之色,咳咳干呛了两声。

    看来她真伤得不轻,这下众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就算真是做戏,就冲她这份表演的热情,真刀真枪上阵的勇气,大伙儿也得陪她演下去。

    冯玉贞又楚楚可怜地望着夏桐,“夏妹妹,我……知陛下如今专宠与你,我也不想同你争,只是,你我一同进宫,情同姊妹,姐姐不才,愿与你效仿娥皇女英,共同服侍陛下,永不离分……”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冯玉贞真爱的是她呢。

    夏桐就觉得论起装白莲的本事,自己还得多跟冯玉贞学学,她拨开冯玉贞那只爪子,皮笑肉不笑道:“姐姐还是养好伤再说吧,来日方长,咱们不着急。”

    冯玉贞见她不肯给自己准话,连个贤惠的模样都不愿装一装,一时急怒攻心,情急之下竟喷出两口血来。

    四下里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夏桐忽然想起自己私自积攒的那些灵泉来,本来治冯玉贞的喉疾应该能治好,可这张嘴实在不讨喜,还是让她多沙哑几天吧。

    反正有太医院在,为这种小事浪费资源太不值了。

    *

    皇帝才拟旨让蒋贵妃彻查非礼一案,可谁知命令刚下,冯玉贞就投缳自缢了,容不得人不多想。

    其实是冯玉贞自己心虚,生怕被人查出点什么来——尽管有系统做包票,可系统不靠谱的次数太多了,谁知会不会又留下破绽——她便来了一招化被动为主动,如今她重伤在床,别人总不好再来盘问。

    她的困境是解除了,可蒋碧兰却陷入麻烦之中。

    如今宫里宫外都纷纷流传,是这位贵妃娘娘逼冯美人自缢的,谁叫冯玉贞一向跟她走得近,后来差点遭侍卫羞辱,蒋贵妃担心清誉有损,因此决定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流言愈传愈烈,蒋碧兰气了个倒仰,大周朝风气开化,寡妇再嫁都是常事,那种被人稍稍碰了下就剁手跺脚几乎不可能。冯玉贞偏在这时候寻死,不是明摆着说她心狠手辣么?

    可玉芙宫已经被她下令严厉看守起来,按说没有生事的机会。然则谣言却发酵越厉害,蒋碧兰抓破了头也想不出是谁故意针对自己。

    她当然找不出真相——因为流言是皇帝命人散播的,这一点刘璋并未瞒着夏桐,反正蒋家人让别人背的黑锅不少,这回自己背一口也无妨。

    蒋文举没想到女儿在宫里闯出这么大的祸事,吓得冷汗涔涔,回头便训斥起了老妻,“都怪你教女不善!碧兰好好当她的贵妃,为何要去学人争风吃醋,这下倒好,陛下的心没笼络住,如今咱们蒋家却成千夫所指了!”

    蒋大夫人更是委屈,她不过是往宫里送了个长得像夏氏的侍婢罢了,谁知女儿另外下了一盘大旗,倒去利用那冯氏,本意大概想着两虎相斗,自己好渔翁得利,结果呢,两只都是病猫!

    早听她的不就完事了。

    蒋文举见夫人振振有词,愈发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脸说?碧兰争宠争不过夏氏,那是她自己不济,要你添什么乱?你以为你多送几个美姬,陛下就会高看咱们两眼么,真是愚不可及!如今还得罪了夏美人,你看看该如何收场?”

    蒋文举从外戚发迹,自然深知那些深宫妇人枕头风的厉害,只瞧夏氏牢牢将皇帝攥在手心里,旁人半点也够不上,便知此女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这回流言的事,只怕也少不了她在其中推波助澜。

    这位才是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高手啊!

    蒋文举越想越是心惊,遂郑重警告夫人,“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回头好好去向夏美人赔礼道歉,再多送几份贺礼,若不能得到夏氏宽宥,这丞相夫人我看你也别做了。”

    至于他自己,未免冯蒋两家的仇隙越扩越大,又亲自备了一份厚礼去冯家致歉。

    冯在山亦是个聪明人,虽然恼恨女儿在宫中受人欺侮,可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因此伤了和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大可以慢慢算。

    两人最终取得共识,又一同到御前解释清楚误会,并握手言和。只是,两人本就心存罅隙,经此一役,更是水火难容——好比一块碎裂的镜子,纵使两面重新拼接到一起,那创痕也是抹不平的。

    夏桐不禁感叹起皇帝玩弄权术的手段之高明,还好夏家根本不成器,压根不值得皇帝费心思。

    至于她自己,反而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夏桐看着面前容颜憔悴的贵妇,眼中不自禁染上三分笑意,“夫人怎么有空过来了?”

    比起上回那目中无人的模样,蒋大夫人此刻的态度却近乎卑微,她嗫喏着挤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臣妇,是特意来向美人您致歉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4  20:18:39~2020-09-04  23:15: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婉婉  30瓶;啵啵虎  10瓶;玉面轻纱芙蓉暖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