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极品赘婿肖宇〕〔团宠公主三岁半〕〔我成了反派的亲闺〕〔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漫游在影视世界〕〔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动力之王〕〔成亲后王爷暴富了〕〔夏夕绾〕〔隐形学霸超A的〕〔江辰与唐楚楚书名〕〔孟拂苏承〕〔我家师父超凶哒〕〔夜半鬼点灯〕〔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妖孽毒妃之王爷束〕〔杨辰秦惜〕〔重生之军工霸主〕〔林风重生1998深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赔钱货
    前倨而后恭,  形容眼前这位贵妇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夏桐忽然体会到一点猫捉老鼠的乐趣,微笑道:“夫人何错之有呢?”

    蒋大夫人涨红了脸,扭扭捏捏的道:“还不是因为那柳姑娘的事,  原以为那清梧丫头相貌端正,  为人也聪慧,想着送进宫来帮贵妃娘娘伺候洒扫的,谁知这丫头心忒大,自作主张撞到陛下跟前去,差点酿成一场祸事来。臣妇怕美人有所误会,因此特意前来解释一番。”

    蒋大夫人当然不肯承认自己有错,也不好将罪过推到女儿头上,只好牺牲那柳氏。

    夏桐让人给她上了杯茶,  笑眯眯的道:“这我就不懂了,她一个初进宫的奴婢岂会有这样大的胆子?再说,  她怎么就知道陛下一定能看上她呢?”

    蒋大夫人不禁哑然,  之前还以为丈夫言过其实,小题大做,  如今见这夏氏言辞老练,句句都抓着关键,  她才信服了丈夫的眼光。

    也罢,人家明摆着要把你的脸扔在地上踩,  蒋大夫人少不得做小伏低,  忍气吞声道:“都是臣妇的罪过,想着贵妃娘娘无宠也无子,  因此送个人来帮她分担,也是因美人您圣眷优渥,臣妇才起了这般糊涂念头,  想着有几分相似更能成功。但,可怜天下父母心,臣妇只是心疼女儿,碧兰她实实在在蒙在鼓里,还请美人莫迁怒到她身上。”

    这话就有些严重了,夏桐正色道:“娘娘是贵妃,我是美人,我怎敢怪罪她?夫人也太瞧得起我了。”

    蒋大夫人自悔失言,急匆匆分辩两句后,便让人将贺礼奉上。

    上回她送给夏桐的见面礼本是拿给蒋映月的,看着丰厚,内里虚得很——说归说,蒋大夫人凭什么要尊重一个庶女?又不是她肚里爬出来的。

    这回却是半点不掺假,实打实的赤金,堆满了一箱子。

    夏桐眼中立刻光芒四射,也不假惺惺稍作推辞,而是立刻命常青搬到库房里,“夫人太客气了,丞相府一向霁月光风,我早知里头必有内情,怎会与夫人您过不去呢?”

    这也太容易收买了,蒋大夫人疑心其中有诈,面上愈发惶恐,“美人,那丫头居心不良,我这就回禀了贵妃娘娘将她撵出宫去,绝不在美人您跟前碍眼……”

    夏桐连连摆手,“不必,她又碍不着我什么事,不过是长得像了点,本宫绝非心胸狭隘之人。”

    她笑得越欢,蒋大夫人越觉得这人心机深沉,是个记仇性子,急急说道:“美人无须多说,臣妇此番特意前来告罪,自然不会给您再添任何麻烦,那柳清梧臣妇定会将她带回。”

    夏桐:……

    她是真的不在意,但蒋大夫人一定要帮她铲除这枚定时炸-弹,夏桐只好领她的情。

    春兰心道这位夫人是真傻,哪晓得自家美人是个见钱眼开的脾气,顶容易对付的,还当对面是只笑面虎。

    不过她是关雎宫的人,自然站在夏主子这边,当下也不拆穿,反而笑吟吟地补充一句,“夫人大概还不知道,陛下为柳姑娘改了名,该称清虚了。”

    听着倒像个女道士的名,难道皇帝的意思是要她出家?蒋大夫人愈觉得这夏美人深不可测,玩弄男人更有一手,瞧瞧,就因为柳氏跟她长得几分相似,皇帝怕她生气,就要把人家赶去做女道士呢!

    蒋大夫人不敢再耽搁,赔笑起身,“妾还得去看望贵妃娘娘,就不叨扰美人您了。”

    正要离去,夏桐却叫住她,“夫人上回过来,可是听说了什么?”

    蒋大夫人想起程耀便一肚子火,都怪那混账巴巴地跑来说三道四,若非如此,蒋大夫人岂会贸然进宫,又岂会掺和这些事来?结果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骚,她恨不得将那小子抓起来大卸八块!

    可听闻程耀是夏美人的表兄,两人又是自小交好,和青梅竹马一般,蒋大夫人便只蝎蝎螫螫道:“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

    夏桐却已猜出大概,听常青说,蒋大夫人特意造访,是为了调查她身孕的事,知道这消息的,除了夏家,就只有程耀了——这个大嘴巴子!

    夏桐先前只觉得此人非为良配,可也没想到程耀气量狭小至此,就因为自己不肯嫁他,他就暗里使绊子——这种人怎么不穿进宅斗文里?那里适合他,还能一显身手。

    幸好,她如今的胎像已经两个多月,很快就无需隐瞒了,到时候公之于众,这些小人伎俩自然无从遁形。

    *

    蒋大夫人来到麟趾宫,蒋碧兰看见母亲,泪眼汪汪便要向她哭诉。

    蒋大夫人虽心疼女儿,但此刻却没工夫安慰她,“那个姓柳的婢子呢?”

    蒋碧兰还以为母亲来为自己伸张正义,没想到却是要人的,于是惊奇地睁大眼,“您找她干什么?”

    蒋大夫人在夏桐那里吃了顿憋,又不好在女儿跟前拂了面子,便只板着脸道:“谁叫她不中用,帮不了你的忙?人是娘领进来的,自然该由娘领回去。”

    蒋碧兰不乐意,就算那柳清虚不能争宠,留下来当个佣人也挺好的,反正她长得跟夏氏几乎一样,蒋碧兰时时打骂,就跟打在夏桐身上一般——这样她心里好歹舒服些。

    蒋大夫人听见女儿有这样的想头,吓得心惊肉跳,连贵妃也不喊了,“碧兰,你可不能再做傻事,别瞧你如今是贵妃,那杨贵妃照样死在马嵬坡。一日没登上后座,这地位就称不上稳当,听娘一句,安分随时,少惹麻烦罢。”

    蒋碧兰就觉得自己冤枉得很,冯玉贞偏要寻死,关她什么事?又不是她递的白绫剪子。

    结果人人都对流言深信不疑,好像她白当了这几年的贵妃,她爹也白做了这些年的丞相。

    听说父亲去冯家登门致歉,蒋碧兰更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人家来惹咱们,凭什么咱家倒得忍气吞声的?”

    蒋大夫人哪敢说连她都得纡尊降贵去向夏桐那小蹄子道歉,见女儿这样恼火,她只能勉力安慰,“你父亲的意思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咱们和冯家各退一步,不是皆大欢喜么?也显得心胸豁达。”

    她不想和女儿继续谈论这件事,方才在夏桐那里受的气够多了,再说下去只会将老脸丢光,还是快快走人为妙,因催促女儿,“行了,别委委屈屈的,把柳氏喊出来吧。”

    柳清虚以为旧主要见自己,起先倒十分高兴,想着蒋家莫非另外寻了门路将自己引荐给皇帝,否则岂不白瞎了她这副花容月貌?

    及至听说蒋大夫人是来带她自己走的,柳清虚登时悲悲切切起来,她挨的二十杖还没讨回来呢,怎的就要走了?她长在扬州,自幼是个争强好胜的,蒋大夫人好心将她带到京城,她自然也存有鸿鹄之志,谁知一进宫就碰了壁,柳清虚原想着越挫越勇,这笔账早晚得从皇帝和夏美人身上讨回来——谁叫这两人使劲侮辱她来着。

    谁知梦想才刚刚展开就破灭了,柳清虚心里当真比吃了黄连还苦。

    她涕泗横流向旧主求饶,痛陈自己愿为奴为婢服侍贵妃娘娘,但这回蒋大夫人可由不得她——老爷下了严令,要是不遵,就得把她从丞相夫人的位置上摘下去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蒋大夫人自然更关心自身的前途。

    蒋碧兰见无可转圜,只好认了,“娘,这宫里的奴婢都是登记在册的,您就算要带她走,也得先禀报御前一声。”

    到底宫中不比蒋家自由,蒋大夫人只好含悲忍耻又找到勤政殿去。

    彼时夏桐正在跟皇帝闲话,安如海进来回禀,夏桐便笑道:“难为丞相夫人一片诚心,陛下就准了她罢。”

    刘璋却不愿意,“欠的十杖还没打完呢,怎能容蒋氏这样将人带走?”

    夏桐:……

    用得着这么睚眦必报麽。

    安如海也不敢作声了。

    刘璋想了想,到底网开一面,“也罢,既是蒋丞相中意的人,朕也不好抢了他的。只是宫规森严,朕的口谕不能不遵,安如海你记着,半月之后柳氏伤痊,你亲自带几个内侍去蒋家,务必将那十杖带到,不得有违。”

    夏桐听他前半句直想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蒋文举跟柳清虚有私情,及至听到后面,她对皇帝整人的功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做皇帝做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安如海一向唯主子爷马首是瞻,当然不敢抗旨,老老实实将这些话带到。

    蒋大夫人听说皇帝还要派内侍到蒋家,险险晕厥过去——她太知道这些宫中老油条的厉害了,难得出宫一趟,不搜刮个成百上千两银子怎么肯走?

    比起柳清虚的杖责,家财损失才更叫蒋大夫人心痛。

    她这是买了个什么赔钱货回来呀!

    原以为柳清虚跟夏桐长得像是好事,如今看来分明是招灾的,一想到还得将这尊瘟神请回家里,蒋大夫人觉得自己连觉都睡不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4  23:15:33~2020-09-05  20:38: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7573  20瓶;聚散无穷  18瓶;42120020  10瓶;奶油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