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极品赘婿肖宇〕〔团宠公主三岁半〕〔我成了反派的亲闺〕〔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漫游在影视世界〕〔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动力之王〕〔成亲后王爷暴富了〕〔夏夕绾〕〔隐形学霸超A的〕〔江辰与唐楚楚书名〕〔孟拂苏承〕〔我家师父超凶哒〕〔夜半鬼点灯〕〔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妖孽毒妃之王爷束〕〔杨辰秦惜〕〔重生之军工霸主〕〔林风重生1998深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又得晋封
    蒋碧兰等人匆匆赶到时, 皇帝也已经闻讯过来。

    他半边身子斜签着坐在床畔,满眼都是不加掩饰的纯然的欢喜,拉着女子的手道:“桐桐, 这样大的事, 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朕?”

    夏桐心道这人装得可真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当真被蒙在鼓里呢。

    面对皇帝这样一流的演技,夏桐虽及不上他,也还是尽力配合,羞答答的垂头,“妾也是刚知道,这不立刻就派人通知陛下了么?”

    两人的表情虽看不出破绽,蒋碧兰却仍疑心难消, 哪有人蠢到这份上,三个月还不知道有孕?

    她便轻轻笑道:“夏妹妹也太粗心大意了, 月事这么久没来, 你不曾留意,你的丫头难道也没留心?”

    这话就有些质问的意思了, 皇帝略微蹙眉。

    夏桐笑得憨然,“是妾身糊涂, 以往癸水就不怎么定准,两三个月不来也是常事, 还以为生了病, 请顾大夫来一验,方才把出了喜脉, 妾身反倒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顾明珠板着俊白的俏脸,正色道:“美人的身子,本来不适合有孕, 微臣也是始料未及。能有今遭,大约真是机缘巧合罢。”

    蒋碧兰感觉心被泡进醋缸里,淅淅沥沥的难受,不适合有孕都这么快怀上了,适合还得了?

    这夏氏前世不知积了什么德,这辈子就是个享福的命,不止独得帝宠,连皇长子都揣上了,哪怕是个公主,也少不了她今后的荣华富贵。

    蒋碧兰觉着自己大概是造孽太多,忝为贵妃,结果连个美人都比不过。

    蒋映月看她捏紧手绢,连笑意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唯恐她在皇帝跟前露了妒相,忙出来圆场,“夏美人,你有幸怀上龙胎,必得珍重自身,为陛下生一个白白胖胖的皇子,万不能像先前那般冒失了。”

    夏桐含笑接过她的祝福,“谢昭仪娘娘吉言。”

    刘璋见这屋中黑压压一大堆人,鼻子里尽是黏腻的脂粉香,老早不耐烦起来,看看时候差不多了,便道:“行了,夏美人还得安心静养,你们都下去吧。”

    冯玉贞等人本来还想借机探问几句,可见皇帝的态度这样恶劣,只好放弃盘查,灰溜溜的告退。

    室中空旷下来时,刘璋就命人端来清水洒扫,再摆几盆鲜花鲜果去去味。

    夏桐端坐在床上,身上盖着严严实实的被褥,明明还未显怀,看着倒像七八个月的肚子,她不免嗔道:“陛下也太小题大做了,又不是刚知道妾怀孕?”

    “不装得像一点,如何能瞒过她们?”刘璋笑着为她将被褥掀开,小心将手掌贴上去,“怎么突然就公开了?朕还以为你打算瞒到生产之时。”

    夏桐瞪他一眼,“您就爱开玩笑!”

    她倒是想瞒到临盆呢,问题是瞒得住吗?趁着蒋碧兰等人刚起疑心,她主动爆出来,正好能杀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该怀疑还是得怀疑的。

    想到方才皇帝那样冷淡的态度,夏桐又道:“您也是,贵妃娘娘专程过来探望,您还挤兑她做什么?”

    本来如今因这一胎,她已成了宫中靶子,皇帝还流露出这样明显的喜恶,蒋碧兰只怕更不待见她了。

    刘璋的目光幽深了些,略显粗糙的指腹从她柔软嘴唇上滑过,“你这孩子是为她生的还是为朕生的?光听你念叨贵妃了,怎么,朕这个夫君你倒不在意?”

    夏桐真是服了,这人怎么老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纠结?起先以为他是沙雕傲娇,如今瞧着倒像偏执病娇。

    人果然是复杂的矛盾体。

    未免激起皇帝不该有的情绪,夏桐只好以柔克刚,抱着他的手臂撒娇般的摇晃,“妾还不是想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么?在宫中树敌太多并非好事,陛下若真心疼臣妾,就让臣妾低调点,安安心心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

    刘璋嗤之以鼻,“有朕在,你还担心孩子出事?”

    说得容易,夏桐可不敢完全信任他。宫斗剧里太多例子了,再贤名的君主也管不了后宫阴私,她还等着这个孩子给她养老送终呢——宠爱不牢靠,儿子才是实打实的。

    刘璋点了点她的脑门,似是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末了叫来安如海,“传朕旨意,晋封关雎宫夏美人为婕妤,册封礼责礼部安顿,择日举办。”

    这人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夏桐气鼓鼓地望着他。都说了低调行事,还偏要给她晋封,生怕她死得不够快呢?

    安如海看不懂两人打的眉毛官司,于是满面春风地向夏桐道喜,进宫才半年不到就连升了两级,这在大周朝历史上都算罕见了。

    夏桐板着脸不予回应——她实在高兴不起来。这样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让她联想起红楼梦里破败前的贾家。

    她很怀疑皇帝是故意的。

    安如海看着面前男女一个一脸郁闷,另一个则一脸促狭,他这个不男不女的反倒摸不着头脑了。

    刘璋微笑着瞥身侧一眼,向安如海道:“别忙,朕还得宣一道旨意,晋蒋昭仪为淑妃,徐昭容为贤妃,温昭媛为德妃,与夏婕妤的册封礼同日举办。”

    蒋贵妃之下,就数九嫔上的几位娘娘家世最好,皇帝老早就该提一提她们的位分了,偏赶着夏主子有孕之时提起,明眼人看来自然是沾了夏主子的光——她们也不得不领这份情。

    安若海笑着又朝夏桐施了一礼,“恭喜娘娘。”

    这回倒觉得她是皇帝真爱了——若非真正在意,皇帝哪用得着考虑这么多?胡乱赏赏罚罚就是了,管她被不被人害呢。

    夏桐此刻方渐渐领会出皇帝用意来,大封六宫,看似是宫中资历深厚的老人得了便宜,但其实也分散了众人对她身孕的注意,令她处境更为安全。

    再则,妃位上本来只有蒋碧兰一人,她地位特殊,因此才这般骄傲恣意;如今多了三位与她平起平坐的同僚,蒋碧兰定会压力山大。

    当然,对她压力更大的是蒋映月的晋封,看似皇帝是顾全蒋家的面子,可嫡女与庶女平起平坐,究竟是抬举还是打压可不好说。

    蒋映月平时尽管极力压抑自己的野心,可当她发现自己有能力取长姐而代之时,她真的还会继续忍耐么?只怕蒋家相亲相爱的两姊妹很快就要撕破脸了。

    夏桐恢复骨子里吃瓜看戏的本能,生龙活虎的从床上爬起,喜孜孜地望着皇帝。

    刘璋没好气道:“现在总不会说朕对你不好了吧?”

    夏桐将他的手放在胸口,珍而重之道:“妾就知道陛下胸有丘壑,像妾这种糊涂人,只能仰慕您的余泽过活,此外别无所求。”

    拍马屁她是谁都不虚的。

    刘璋捏了捏她的鼻子,“满嘴没一句实话。”

    夏桐嘿嘿干笑两声,又爬到他怀中问道:“方才晋封的名单陛下是否念错了?妾听着有些不对。”

    九嫔之中,徐昭容排在温昭媛前头,怎么晋封之后却反过来了呢——贵淑德贤,四妃里头德妃可是比贤妃稍稍高那么一点的。

    别看只是一点细微的差别,可宫里的女人除了荣宠之外,算计最多的便是位分,比起职场不遑多让。何况一个是大将军的女儿,一个是大司马的女儿,谁比谁都不虚,皇帝这样安排,两人不掐起来才怪呢。

    刘璋微微一笑,“她们掐她们的,你操什么心?”

    夏桐恍然大悟,看来皇帝是有意给她们找点事做——否则那两人若一致对外,无论哪个都够她受的。

    夏桐这下对皇帝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亏她先前还觉得那几位金手指异人能在宫中搅风搅雨,如今看来不被团灭就算不错了。

    她反倒傻人有傻福,成功被皇帝纳在羽翼之下庇护——可能皇帝就看重她没啥威胁性吧。

    夏桐很狗腿的趴在皇帝怀里,决定为他奉献一切的忠诚与热情,至于性命就算了,她怕死,可舍不得交出去。

    刘璋拍了拍她的脊背,柔声道:“如今四妃已满,你就不为自身担心么?”

    夏桐知趣的道:“妾能进宫服侍陛下已经万幸,不敢奢望更多,至于为嫔为妃,合该有德者居之,非妾所能觊觎。”

    “朕倒是为你留了个更好的位置,不知你想不想要?”刘璋轻咬着她的耳垂。

    夏桐感觉身子极细微的战栗了起来,耳根也愈发热烫滚滚。

    感觉皇帝撩拨起人来越来越顺手了,难怪有人说权势是最好的春-药。

    她现在就中招了。

    *

    大封六宫的旨意很快由安如海颁布下来,在各宫掀起了一片轩然大浪。

    彼时蒋碧兰正在跟冯玉贞二人商量对策,及至听见这道毫无章法的旨意,两人脸上却都绷不住了。

    夏桐的晋封算是意料之中,其他人又是因为什么?

    蒋碧兰强笑道:“公公,果真是陛下的意思么?”

    安如海躬了躬身,脆声说道:“陛下念在妃位上多有空缺,趁着夏婕妤有孕之时,凑个四角齐全,也算为夏婕妤腹中的孩子积福。”

    这是明摆着要宫里人感激夏氏呢,蒋碧兰按捺住外溢的酸味,“那么映月……陛下为何将她封了淑妃?她到底是庶出,远不及温氏和徐氏尊贵。”

    安如海笑道:“这自然是看在娘娘您的面子,毕竟同出蒋家,姊妹一心,如今淑妃娘娘与您同列妃位,想必您也会感到高兴的对么?”

    放屁!若真是为了蒋家,怎么不将她抬成皇贵妃,倒让一个庶女与她平起平坐?

    蒋碧兰满腔怒火,却也不敢质疑皇帝的决定,只能独自消化。

    一旁的冯玉贞则更显焦急,“公公,那我呢,陛下就没提及怎么安顿么?”

    好歹她爹也是右相,如今夏桐那个穷伯府家的女儿都成婕妤了,她却还在美人的份例上原地踏步,如今更矮了夏氏一肩,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安如海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几眼,“您侍寝了吗?”

    “……没有。”冯玉贞的底气渐次低下去。

    “有孕吗?”

    “……也没有。”冯玉贞的头垂得更低。但这不是白问,没侍寝哪来的身孕?死阉人说话前都不动动脑子。

    安如海笑眯眯的道:“那不就结了。”

    他摊着两手,“美人若想赶上夏婕妤,哪日生出个孩子再说吧,当然,还得是陛下亲生的才好。”

    这死阉人……竟敢这般羞辱她!冯玉贞胸腔剧烈的起伏着,恨不得当场跟其同归于尽。

    然而安如海却已干脆的走了——他才懒得为这种人浪费口水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5 23:24:24~2020-09-06 21:07: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哟哟 20瓶;啵啵虎 10瓶;夕伊sunny 3瓶;奶油控、静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