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承天予杨辰秦惜〕〔神医毒妃不好惹〕〔磨了10年剑的我终〕〔一拳和尚唐三藏〕〔璃王妃 云若月〕〔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我强我嚣张〕〔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圣医商道〕〔武侠世界里的强盗〕〔种田系修仙〕〔凤落蛮荒〕〔退役战神杨辰秦惜〕〔逍遥神医〕〔我真不是角色球员〕〔小阁老〕〔从木叶开始逃亡〕〔我不想受欢迎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欣赏
    不晓得是真发胖还是一时的浮肿, 可李蜜真吓了一大跳。她本就生得肌肤微黑,不及宫里的其他女人那样白嫩,一胖起来就成煤球了。

    此刻她深深懊悔, 学什么不好去学人家胡吃海塞, 看来世上真有人天赋异禀, 怎么吃都不胖——那夏桐就是个例子, 真羡慕死人。

    在那几斤肉彻底减下来之前, 李蜜干脆称起了病, 反正天天看夏桐在那儿耀武扬威也眼气得很, 索性躲一躲, 省得人比人气死人。

    夏桐这里本来天天收到柔福宫送的点心, 忽然间不送了, 叫来侍女查问,才知道李蜜染了秋寒,正在静养。

    “那就让她好好休息吧。”夏桐说道, 也没觉得有多遗憾。

    少食多有味,李蜜送来的点心虽然可口, 吃多了也觉齁得慌, 虽说能靠灵泉来消食, 可也还是省着点用好。

    她也猜到李蜜因她身孕之事有些不快,但这也没法子, 她又不是送子娘娘, 不能给全天下的女人都送个孩子——说句又当又立的话, 怀孩子可不是个容易事,她还觉得吃力呢。

    将心比心,夏桐能理解对方羡慕嫉妒恨的心情,但各人自扫门前雪, 她也只是想想就算了。

    倒是冯玉贞脑子不知抽了什么风,给她送来一大堆胭脂水粉,看起来倒比买办采购的更为精致——未必是她宝库里的上等货色,但比起市面上出售的已经好多了。

    可惜夏桐怀着身孕,不宜上妆,要是留到明年做完月子,又怕过了保质期,所以还是婉拒了冯玉贞的好心。

    冯玉贞急道:“姐姐,这些香粉既能润泽肌肤,且光滑不易生斑,就连我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弄到手的。”

    夏桐问道:“你从哪弄的?”

    冯玉贞卡壳了,支支吾吾道:“我……自然有我的门路。”

    夏桐淡淡道:“来历不明的东西,我不敢要。”

    这个也是实话,胭脂水粉之类不比吃食容易查验,万一冯玉贞在里头做什么手脚,她中了暗算该找谁说理去?

    冯玉贞当真气苦无比,这些化妆品都是她从系统商城里购买的,她还能拆了重做?那得多巧的手才能做到天-衣无缝完好如初啊?

    想到赊欠的账单,冯玉贞只觉心头都在滴血,强笑道:“姐姐……”

    只有夏桐收了她的化妆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她才能趁机接近皇帝,并吸取爱慕值,将从前的欠账一笔勾销。

    夏桐虽不知内情,可还是将冯玉贞赶走了——和皇帝相处久了,她发觉自己也挺小心眼的,冯玉贞太过美丽,实在叫人难以放心。

    冯玉贞只好郁闷地抱着胭脂水粉离开,心想这夏氏果真是个憨猪,光晓得收李蜜那些高热量的吃食,对于真正的好东西却视若无睹,这就不像个聪明的女人。

    吃吃吃,吃不死你!

    冯玉贞暗暗咒骂了两句,垂头丧气回宫,继续做她的白日梦。

    *

    中秋将至,夏桐的小厨房总算建好了,不像那个简易的露天灶台还会受天气影响。多亏安如海帮忙,厨子也终于找着了人手,是两个苏杭来的大师傅,一个负责热汤热菜,一个负责糕饼点心。

    夏桐本来还想添个做冷盘的,无奈皇帝执意不允,他太清楚这姑娘的脾气了,那肚子就是个无底洞,真要开了先例,只怕她天天都敢把冰碗往嘴里塞——没见过这样彪悍的人物。

    未免吃多了冷食伤身,也避免影响腹中孩子的健康,皇帝义正辞严回绝了她的提议。

    夏桐只好遗憾地想着,等明年夏天孩子生下来,就能理所应当再添一个厨子了。她真的很馋各种冷饮。

    要是能哄着李蜜把雪糕做出来就好了,可惜皇宫没冰箱,用冰窖又太靡费了些。

    幸而很快,夏桐的注意力便从这件事移开,因为中秋夜宴成了最近宫中最大的八卦,听说各地藩王都会回京,几位出嫁的公主也会回来团聚,夏桐真想看看皇帝的兄弟姐妹是什么模样,一定都是帅哥美女!

    这个时候就显出小厨房的重要了,御膳房忙着布置中秋宫宴,各处的膳食都颇为敷衍,还好关雎宫来了新厨子,春兰等人再不必去看膳房的脸色。

    夏桐自己则是把八卦当下酒菜,过得其乐融融。

    王静怡偷偷告诉她,蒋太后最近心情十分愉快,因为临江王要回来了。

    夏桐不是很懂她为何执着于在自己和太后之间充当传声筒,好像这样自己就会送她上龙床似的——其实这些情报她就算不说,夏桐也可以差人打听呀。

    不过王静怡口中的是第一手消息就是了。

    夏桐看她一脸兴奋,也不便拒绝,只好顺着她的意思问下去,“临江王是谁?”

    “就是太后的亲生子,陛下的亲弟弟呀!”王静怡神神秘秘道,“听说当初为了封地的事,太后同陛下闹得很不愉快,嫌弃封地太远,半年才能见上一回,好容易赶上中秋家宴,太后恨不得让人快马加鞭去驿站相迎呢。”

    夏桐恍然大悟,难怪最近宫里张灯结彩,皇帝的心情却一日坏似一日,敢情就是为了这位弟弟。

    怪不得这几天他都不搂着自己睡了,夏桐还挺想念他那双宽阔的臂膀的。

    沉吟片刻后,夏桐准备一碗红枣莲子汤端去乾元殿里——是她亲自做的,当然加多少莲子几枚红枣放多少水都由常青说了算,可确确实实是由她亲手放进小炖锅里,再用文火一点一点熬出来的。

    这样应该不算作弊吧?

    皇帝正在伏案疾书,周身笼罩着一层明显的低气压,难怪他这几天愈发勤奋,想必正是为了掩盖对于蒋太后偏爱的不快。

    夏桐看在眼里,倒有几分心疼,下意识想起那句“小白菜地里黄,两三岁呀没了娘”的唱词,别的不说,形容皇帝倒是恰如其分——蒋太后这个娘虽然没死,对他而言也和死了差不多。

    安如海看见夏桐,却是明显松了口气,“婕妤您来的正好,陛下这几天总不言不语,只顾埋头批折子,奴婢们瞧着倒瘆得慌。”

    仿佛又回到了夏主子进宫前的光景——可见要制服皇帝的坏脾气,还非得夏主子亲自动手不可。

    夏桐让他拿个干净的白瓷碟来,将汤羹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奉上去,“陛下渴了,喝点莲子汤润会儿喉咙吧。”

    刘璋睨她一眼,明显看出这份殷切并非空穴来风。

    当然汤羹他也没少喝。

    夏桐找了块方巾为他垫在膝头,免得沾污衣裳,讪讪说道:“妾知道,陛下与临江王素有罅隙,但,陛下毕竟是他的兄长,亲兄弟之间,有什么误会不能解除呢?也免得太后娘娘夹在两头为难……”

    刘璋冷道:“是太后要你过来?”

    “当然不是,”夏桐忙道,“不过是妾擅自主张,想着一年一度难得团圆,太后娘娘自然是愿意看到兄友弟恭的……”

    她私心里也不愿得罪蒋太后,虽说皇帝发话准她自己抚养儿女,可谁知蒋家到时候会不会作什么妖?若能将蒋太后争取到这边来,总好过孤立无援。

    再者,她觉得皇帝这种沉浸在工作中来逃避现实的举动并非良策,只会让自己的心情更加郁闷,蒋太后和临江王可是半点影响都没有——所以这一家子到底有什么仇啊?

    刘璋端着碗盏,目光望向窗外浩渺的天空,“朕八岁那年,本来有机会回到母亲身边。”

    夏桐怔怔听着,后来为什么没有?

    “阿放……他用树枝割破了自己的脸,后来,朕的母亲就只剩仁和皇后一个了。”刘璋声音沉闷的道。

    语气里听不出很明显的情绪,可能过去太久,已忘了当初是什么感受。

    但已足够夏桐脑补出充分的情节,想必当时蒋太后地位稳固,本来想从仁和皇后手中将长子的抚养权要回去,但幼子刘放——也就是后来的临江王,不知是出于孩童天性的嫉妒还是对母爱的独占欲,故意割伤了自己,却诬赖是长兄所为。

    这么一个顽劣的孩子,蒋太后自然懒得再理会,谁知道他日后会不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情?难怪那个雨夜蒋太后会对他视而不久,任凭他在雷雨中恐惧交加,淋得透湿——由此也铸成了皇帝一生的噩梦。

    夏桐听罢只想感慨,这临江王刘放妥妥的是个绿茶心机吊啊,她小时候连撒谎都不怎么会呢,更别说栽赃嫁祸了。

    她倒是不觉得皇帝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就算有,可基本事实是掩盖不了的。刘璋拥有了皇位,却失去了母亲,他不必要在这件事上捏造。

    夏桐原本还想劝一家子好好相处冰释前嫌,可听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太理想化了,反而异常愤怒,“他如此对待陛下,陛下怎能轻易饶过他呢?”

    刘璋睨着她,“你觉得朕该怎么做?”

    夏桐意气勃发,“妾若是陛下,干脆在他脸上多划上几刀,让他就此破相,何必白担了虚名?”

    反正先帝膝下子嗣不多,总不可能为一个毁容的儿子赐死另一个,那太亏本了。

    刘璋沉吟片刻,神情痛惜,“你说得对,朕当时怎么没想到呢?”

    夏桐:……

    其实她就是口嗨两句,不会真有人这么干吧?

    正要解释一下自己无心之言,刘璋却忽然严肃看着她,“你太坏了。”

    继而满面笑容道,“不过,朕很喜欢。”

    夏桐:……总觉得皇帝的口味愈发奇怪了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9 16:56:03~2020-09-09 22:36: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姬泽 10瓶;橙子和萝卜是天生一对 5瓶;笼中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