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落水
    十五的月亮又圆又大, 夏桐走在黝黯的青石阶上都能看到底下一个虚影,跟有鬼跟着似的。

    春兰给她批了件斗篷,“娘娘仔细风冷。”

    又小声埋怨道:“已经入秋了, 做什么还来水阁开夜宴, 本来湖心就凉, 明知主子您怀有身孕, 她也不体谅些。”

    宴会的场地是蒋碧兰定的,但听闻是蒋太后的主意——临江王难得回来一趟, 自然得郑重其事,免得怠慢了远客。

    其实夏桐倒没春兰想的那么娇弱, 许是因灵泉水调理身体的缘故,这半年来她连感冒都不怎么得, 比起从前在家中已经算健朗了。

    她反而觉得蒋碧兰别具匠心,这浣月阁位于湖心,地方又大, 风景也美,的确是个赏玩胜地。

    春兰却颇具戒心, “好归好,可是黑黢黢的,人又多, 眼又杂,奴婢只怕出什么意外。”

    她的顾虑在情理之中,但好在常青也伴随左右,这人看着闷声不响, 却意外地诚实可靠。

    他搭把手将夏桐搀住,“春姑娘放心,我自会照拂好主子的。”

    那石桥虽窄, 根基却扎得很好,夏桐原本担心晃荡,等踩上去才发觉坚实无比,于是松了口气。

    进入阁中,眼前就宽敞许多了,因来往须船只接送,许多王亲国戚还未赶到,在场的只有几位位分与她差不多的宫嫔,夏桐便向她们轻轻点头,简短打了个招呼。

    李蜜先前吃胖不少,至今没把那几斤肉减下去,故而称病不来;王静怡则是蒋太后的跟屁虫,必定要随蒋太后一起出现的。

    她的座位,按说是在冯玉贞稍上一点点……可夏桐左看右看,也没找出冯玉贞的座次在哪儿,难道她打算不更衣、直接出来献舞?

    夏桐忽然好奇她到底要怎么跳了。

    正看得眼花缭乱,还好小猴子及时出现,笑着为她引路,“娘娘,请随小人过来。”

    夏桐就觉得这安如海不知是怎么办事的,按位分依次排开不就行了么?做什么七绕八绕的。

    可当着徒弟的面,她也不便骂人家师傅。

    等小猴子将她引到她该坐的地方,夏桐却怔住了——打个比方,她本来以为自己的座次是在靠窗的角落,那种其貌不扬的位置,可谁知她却被安排到了讲台处。

    中间是皇帝的御座,左首是蒋太后,右首则是她。

    虽说她面前的桌案比皇帝太后小那么一点吧,可这个布置就把她明晃晃地推到众人跟前来了。

    夏桐不免有些心慌,“这是谁的主意?”

    小猴子正要回话,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已然响起,“是朕的主意。”

    夏桐瞬间蔫了下去,皇帝不会又打算当众秀恩爱吧?她可真受不起。别说她不是妻只是个妾,就是放在小妾里也是微不足道的那类呀!

    正要起身婉拒皇帝的抬举之恩,刘璋却已搭着她的肩膀将她按下去,“不必跟朕讲这些虚礼。”

    夏桐:……

    她真不是在假装客气,她是真的不想坐这位置。

    无奈看皇帝的脸色,夏桐便知道他又犯了独断专行的毛病,只好乖乖窝着不动,像一只担惊受怕的兔崽子。

    刘璋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这一日人来人往,他只觉脑子都快爆炸了,想到等会儿的祝酒宴更觉不耐烦,自然得让夏桐作陪,物尽其用。

    蒋碧兰跟在皇帝后头进来,见状不禁愣了愣,脸色如同黑云压城城欲摧,她一个贵妃都没资格上座,夏氏区区婕妤怎就安排到皇帝身边去了?下意识瞪了安如海一眼。

    可见皇帝一言不发,便知这其实是他的主意,安如海不过听命行事。蒋碧兰只好忍气吞声坐下。

    其余人当然也注意到殿内的异样,可却无人敢作声。

    蒋太后爱惜面子,不肯因一个妾侍坏了阖宫团圆的大好气氛,便只装作看不见,省得与皇帝再起争执,徒惹笑话。

    须臾,夜宴展开,在座的诸位王亲都遥遥举杯,“恭祝太后、陛下圣体康健,福泽万年。”

    蒋太后看着乌泱泱一派和睦景象,着实感到儿孙满堂之乐,温和的道:“都免礼吧。”

    又着意叮嘱小儿子,“临江王,你酒量不好,记得少饮,否则伤身。”

    蒋太后之所以选在这湖心亭,也是考虑到这点,吹吹夜风,好让他缓些酒劲。

    刘璋垂目,掩去眉心一抹黯然。

    夏桐从桌子底下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无须为此种小事不快——爱之适足以害之,蒋太后这样明目张胆的偏心,只怕其他藩王看着并不怎么舒服,到底蒋太后名份上是他们的嫡母。

    这是生生让临江王失了人和。

    刘璋勉强予她回应,“朕明白。”

    明白归明白,心里还是有些介意。

    许是两人窃窃私语的举动过于明显,刘放忽的将矛头对准他俩,乘着醉意道:“皇兄,夏婕妤虽是你的宠姬,可她位分不高,你怎能让她与母后并尊,岂非置天家颜面于不顾?”

    蒋太后叱道:“放儿,不许胡说!”

    心里却是高兴的,还是小儿子懂得心疼娘,大的就只会一味袒护。

    蒋碧兰看着在座精神抖擞的面容,心中暗暗冷笑,皇帝这才是把夏氏放在油锅里煎烤呢,瞧瞧,只这么一件事就足够名垂青史——为了宠妃连规矩都不要,谁看了心里不腹诽两句?也亏得临江王为人正直,才肯直言犯谏。

    魏氏却悄悄拉了拉丈夫衣袖,“浑说什么,谁要你傻乎乎起来出头,陛下自然有他的用意,夏婕妤身怀有孕,没准还是个皇子,陛下赐她个座位怎么了?母后心胸宽宏,自然不会计较。”

    声音虽低,却字字清晰。一席话成功将众人的视线引到夏桐肚子上,还好天气渐冷,又是夜里,衣裳格外宽大些,否则她真会尴尬死。

    魏氏成功安抚住丈夫,又亲自上前给夏桐敬了杯酒,“妾身替夫君向您赔罪,也望月神娘娘保佑您成功诞下皇子,好为我大周开枝散叶。”

    夏桐就觉得这位王妃“心直口快”得恰到好处,瞧瞧,她若是生不出皇子,倒好像有负于天下似的。

    刘璋却淡淡将杯盏接过,“夏婕妤有孕,这杯酒朕代劳好了。”

    让安如海换壶酸梅汁来,亲自为夏桐斟满,“无论皇子还是公主,只要是你生的,朕都喜欢。”

    魏氏的笑容略感僵硬,瞥了眼蒋太后,见太后没有说话的意思,只好安分退下。

    夏桐喝着微凉的酸梅汁,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皇帝肯这样替她解围,她自然感动——这会子倒觉得先前的“捧杀”都不算什么了,跟魏王妃比起来,皇帝至少对她是真的好。

    蒋碧兰见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只好暗暗生气。

    酒至三巡,在座众人皆露出醉态,夏桐看皇帝脸颊略显酡红,正要问问他要不要紧,好着人弄碗醒酒汤。

    刘璋轻轻摆手,“不必,朕清醒得很。”

    说这种话就不怎么清醒了,想必还是伤感,夏桐蓦地想起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可能这张无数人渴盼得到的龙椅,对皇帝而言真的没那么重要吧——至少没他梦寐以求的东西重要。

    夏桐叹了声,正要让人将舷窗拉开透透气,忽闻一阵清亮的丝竹声远远传来,不由得竖起耳朵。

    声音愈近,愈明晰清澈,如同九重云端传来的天籁,压过室中一切喧嚣。原本行酒令的人也停下手中活计,目不转睛看着窗外。

    早有知趣的宫人将殿门和窗棂尽皆拉开,皎洁的月华流泻而入,洒落一片银白。

    波平如镜的湖面上,一叶小舟翩跹而来。舟上女子身披红衣,手执长笛,迎着天上月轮,湖中月影,恰似一朵深秋才绽开的菡萏,在这万花凋零之时展现她绝美的灼灼之姿。

    夏桐此时才明白什么叫画中人,比起上回御花园的近景,如此远观,更显得冯玉贞有种不可亵玩的朦胧之美——她果然又进步了不少。

    况且人远在湖心,旁人想近身不得,也避免了上次的尴尬。

    蒋碧兰的银牙则几乎咬碎,“好你个冯玉贞!”

    竟敢背着她玩这种把戏,明摆着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若没人指使,她怎可能有这种胆量?

    蒋碧兰几乎第一时间就将目标锁定夏桐。

    夏桐迎向她愤恨的眼光,只耸了耸肩——这是皇帝批准的,与她可不相干。

    魏王妃看着在座那些藩属亲王,无论年老年少,一个个眼睛发直,口角流涎,心里着实轻蔑,还好她家夫君是见过些世面的,不至于被这种货色迷惑住。

    谁知一个眼错,就见刘放从座上离开,旁若无人地向外走去。

    魏氏急道:“你去哪儿?”

    刘放仿佛没听见她说话一般,满眼都是那日御花园偶遇的仙子——仙子正在天宫袅袅起舞,召唤他过去作伴呢。

    可他忘了,自己此刻正在湖心亭中,而非平地。但听扑通一声,刘放越过隔板,直直栽了下去。

    彼时夏桐正吩咐安如海端了解酒汤来,一口一口喂皇帝服下,忽听外头嘈杂声不断,忙让春兰过去查问。

    冯玉贞不会又遭人侮辱了吧?她那船远在波心,别人按说也登不上去呀!

    谁知春兰回来时面色十分为难,“不关冯美人的事,是临江王……他不慎落水了。”

    夏桐:……

    一时间不知道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话说回来,这人定力也太差了,连侍卫都不如,还是因喝多了酒的缘故?

    可见酒的确不是种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1 20:39:46~2020-09-11 23:34: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橙子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