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孙猴子是我师弟〕〔神医佳婿〕〔万古最强赘婿〕〔崛起〕〔女神的上门狂婿陈〕〔顾少,你老婆又带〕〔陈华杨紫曦〕〔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黎南杨小丽〕〔绝代神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阮苏薄行止〕〔重生之传奇农夫〕〔王康〕〔八零宠婚:甜妻太〕〔攻占修仙界〕〔我的爷爷是富豪〕〔重生王者归来〕〔天价彩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狐狸精
    冯玉贞听说临江王要见她, 起初是拒绝的——她又不稀罕临江王的钟情,不过是借他攒点爱慕值,可没打算黏上一块狗皮膏药哇。

    无奈夏桐派来的人好说歹说, 又称是皇帝口谕, 冯玉贞不敢抗命,只得满不情愿动身。

    她特意穿上了夏桐为她寻的那身衣裳, 偏暗花的缠枝莲纹样, 看起来像个气质高雅的贞洁妇人, 远非那些登徒子所能得手。

    内侍看在眼里, 也不说话。其实照他看冯美人穿什么都一样, 她那张脸就是明晃晃的招牌——自己若非少了裆下那一骨朵玩意儿, 没准也会动心呢。

    众人齐聚在宁寿宫中,蒋太后牵挂儿子, 当然不放心将他迁去别宫。

    蒋太后见刘璋和夏桐携手而来, 觉得分外刺眼, 阿放被湖中淤泥呛晕,受了好大的罪,这两人还有闲情你侬我侬?

    蒋太后冷声道;“夏婕妤怀着龙胎, 实在不必过来。”

    夏桐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刘璋拉着她的手温声道:“桐桐也是担心阿放。”

    叫得这样亲热,好似他们才是一家子。蒋碧兰心中翻江倒海,更觉得这夏氏不堪入目:说好的照顾皇帝呢, 不会又照顾到床上去了吧?

    瞧她那一脸的春意。

    夏桐看蒋碧兰的脸色就知道这位娘娘又犯了瞎想的毛病,可她也懒得解释——就算她说脸上的红痕是趴在桌上睡出来的,蒋碧兰难道会信么?一样觉得是托辞。

    刘放身着单衣,脸上颇有些乌青之色,想必是方才湖底缺氧所致。王静怡看在眼里, 忽然觉得灵泉或可拿来一用,虽说并非危及生命的严重病症,可有灵泉辅助,应该会好得更快。

    可她要怎么证明是自己的功劳呢?何况在场有偌多太医,她也不便动手。王静怡想想,只得遗憾作罢。

    而且,灵泉能治身病,治不了心病。

    临江王看来倒是心病更重些。

    方才他醒来那阵,口里颠倒乱喊着“仙子”二字,如今好不容易再度昏睡过去,可蒋太后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

    都知道献舞的是冯玉贞。

    做弟弟的觊觎兄长的女人,传出去岂非会笑掉大牙?

    魏氏脸上更笼罩着一层严霜,既怪丈夫不争气,又恨姓冯的女人狐媚,而她身为王妃,还不得不帮这两人擦屁股——本来朝中已在提立皇太弟之事,谁知忽然爆出夏婕妤有孕,大周朝后嗣有继,这事便不了了之。

    偏丈夫还在节骨眼上不检点,倘若被言官上奏弹劾,她辛苦积攒下的名声岂非毁于一旦?

    这样下去,她几时才能坐上梦寐以求的储妃之位?

    魏氏看这屋里的人几乎个个是敌人。

    偏巧安如海此时过来传话,悄悄对皇帝附耳道:“那人来了。”

    皇帝慷慨的一挥手,“让她进来。”

    蒋太后还以为皇帝良心发现,请来神医妙手回春,及至看清冯玉贞娇嫩面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谁许你擅闯宁寿宫的?来人,给哀家把这个女人拖出去!”

    冯玉贞青丝披散,一张如雪般俏丽的面庞惶惑难安,她下意识朝皇帝身后一躲,可在接触到皇帝冷冰冰的眼色后顿时腿软,只得又躲到夏桐后面。

    夏桐:……

    她看起来很高大勇猛吗?

    可皇帝需要扮孝子,只好她这个妖妃站出来说话,夏桐便陪笑道:“太后息怒,冯美人亦是一片好心,何况,不是临江王自己要见的么?您总得全他的愿心……”

    魏氏铁青着脸道:“我夫君从未说过这种话,夏婕妤,你一定听错了,来人……”

    正要将冯玉贞叉出去,谁知病榻上的刘放无巧不巧在此时睁眼,瞥见那抹倩影,立刻惊喜唤道:“仙子!”

    夏桐疑心他酒醉仍未消,再不然便是被降了智,当老婆的面都这样不知收敛——可见冯玉贞那功法实在强大。

    当然,能完美抵御诱惑的皇帝更加强大。

    魏氏不意自己被当场打脸,恨不得一锤将丈夫敲晕过去,无奈众人皆在,她必须维持完美的贤妻形象,只好干看着。

    刘放的神智还不十分清楚,两手在空中乱爬乱抓,状若癫狂,蒋太后看着愈发落泪。

    冯玉贞觉得自己必须有所表示,遂小心从夏桐背后出来,留神避开魏氏的攻击范围,轻轻走到榻边问道:“殿下,你好些了么?”

    虽说此处光线昏暗,不及月色下那样美轮美奂,可刘放还是一眼辨认出那抹熟悉的身形,脸上显出红晕来——是高兴的。

    他挣扎着向皇帝道:“皇兄,臣弟有一个不情之请。”

    众人的心立刻提起。

    刘璋反倒神情平淡,“你说。”

    刘放深情地望了眼冯玉贞,说道:“臣弟与这位姑娘一见如故,若您将她赐予臣弟,我必将感激不尽。”

    其实若单纯一舞也没什么,可谁知这舞者恰是自己先前偶遇的那人,又费了不少心力找寻,刘放便觉得这真是命里缘分。

    他自幼饱读诗书,难免造就一副文人墨客的柔肠诗情,而面前的女子,正是他想象中的洛神再世。

    和她比起来,魏氏都显得粗糙不少。

    魏氏听丈夫当面要纳这冯氏,气得银牙暗咬,她辛辛苦苦替夫家出力,换来的难道是这副下场?这刘放也太忘恩负义了些!

    冯玉贞也着了忙,她自认还是挺有底线的,虽说的确对刘放存了点引诱的心思,可也不打算拆散人家家庭——再说,刘放也不会休了魏氏再娶她,顶多是个妾室,做皇帝的妾和藩王的妾那能一样么?

    冯玉贞可不愿做这赔本的买卖,忙道:“谢殿下厚爱,可妾身……妾身并非司乐坊的舞伎,而是玉芙宫的美人冯氏,请恕妾身难以遵命。”

    说话时,她有意咬着嘴唇,眼角还泛出点点泪光,似乎她很愿意答应刘放的请求,只是碍于身份才不得不拒绝。

    刘放只觉得心都要碎了,艰难望着皇帝,“皇兄,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夏桐着实叹为观止,两个都是正宗的茶味典范,可惜月老牵错红线,没将这两人系在一起,否则倒能成就一桩美满姻缘。

    刘璋点头,“是真的,不过,冯氏未曾侍寝。”

    夏桐:……

    皇帝此语可谓神来一笔。

    刘放原本黯淡的眼眸立刻闪亮起来,原本只是顾虑人言,担心有违伦常,可既然仙子并未承宠,那就仍是白璧无瑕,也多了许多可操作的空间。

    正要求皇帝开恩赐人给他,魏氏当机立断,“王爷,你刚刚醒来,仍需静养为上,这些话以后再说不迟。”

    蒋太后亦道:“是啊,如今治病要紧,母后看你这样羸弱,总是心疼不已。”

    她私心里也不愿将冯玉贞赐给刘放,倒不是觉得有损皇帝颜面,只是这冯氏相貌妖娆,言行轻佻,实在是个祸水,真要让她去临江,必定搅得家反宅乱。

    刘放见连母亲都出言拦阻,心里虽然不情愿,可也知晓此事不能操之过急,只能点头,“那好吧,母后,我觉着精神好多了,您让人把那参汤再给我盛一碗吧。”

    朝蒋太后说话,目光却紧盯着冯玉贞。

    冯玉贞无法,只得硬着头皮给他盛了碗汤,却生怕刘放再做出失礼的举动,放下碗盏便赶紧退后。

    心里叫苦不迭,早知道就不朝这临江王出手了,如今惹上了个大麻烦,而皇帝……她怎么觉着皇帝很想把她给踢出去?

    不管皇帝是什么意思,反正她是一定要死皮赖脸留在宫里的,谁也休想赶她走。

    夏桐白白看了一场热闹,觉得后半夜可以睡个安心觉了,便按着肚子做出困倦模样,“陛下,妾想先回宫休息……”

    刘璋执起她的手,“朕陪你,正好朕也乏了。”

    蒋太后看这两人就心烦,自然懒得出言挽留。

    唯独冯玉贞缩在墙角像只可怜的耗子,见刘放喝了参汤已经睡下,她不敢多待,急急屈身告退,一壁叫住夏桐,“姐姐,等等我!”

    蒋太后揉着眉心,“折腾一天,你也歇歇吧,哀家已命人将偏殿收拾出来。”

    魏氏强笑道:“儿臣很好,母后不必挂心。”

    她心里当然不是这么想的,难得进京一趟,谁知会惹出这场祸事来?瞧丈夫的模样,似乎已对冯氏上了心,还笃定她这位贤妻不会拒绝。

    扯你娘的淡!天底下哪有真正贤惠的女人?不过为哄着男人乖乖听话罢了。

    不成,她得想个法子,在那个狐狸精得手之前先除掉她,免得后患无穷。

    要是能一箭双雕就更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2 21:50:35~2020-09-12 23:3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随风随缘 10瓶;福运锦鲤 5瓶;jueze1012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