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银河胡育颜〕〔致命偏宠黎俏〕〔魂之泰斗〕〔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三国之蜀汉中兴〕〔绝世斗神〕〔影视世界的律师〕〔重生九三之农民乐〕〔幸孕宠妻战爷晚安〕〔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我在凡人科学修仙〕〔开局退出娱乐圈〕〔总裁宠妻有个度〕〔摊牌了我真是封号〕〔道先生你又输了迟〕〔棺山太保〕〔天降萌宝买一赠一〕〔我的刁蛮姐姐〕〔迟欢道北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后悔
    刘放亲自去了天牢一趟,  果真不负众望给了休书魏氏。

    魏氏起初不服,狠狠瞪着形同陌路的丈夫,“你休想!我不会让你跟冯玉贞那贱人逍遥快活的!”

    这会子急急休了她,  还不就是想跟冯氏做一对风流鸳鸯么?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两人的算计。

    刘放冷冷道:“你犯下这样大逆不道的重罪,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你不答应也行,我这就回禀母后,  要她从严处置,到时候不止你性命不保,昀儿因为你的关系,今后也无缘世子之位,  你可愿意?”

    魏氏没想到他竟用儿子的前途来威胁自己,气得嚎啕大哭,  在牢中撒泼打滚,  “是不是冯美人教你这么说的?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只有你这傻子甘心听她差遣……”

    刘放实在不耐烦同她纠缠下来,“我看你真是冥顽不灵,这回纵使皇兄肯饶你,  我也不能饶你,你就好好等着下辈子改过自新罢!”

    魏氏最终还是收下了那封休书,  她太清楚丈夫的脾气,  说得出做得到,  明知无力转圜,只得服软,好歹留住性命再说。

    刘放也多少念及夫妻之情,  请求皇帝法外开恩,并未赐死,而是贬去名分,  废为庶人,送去家庙清修——其实就跟终身监-禁差不多。

    夏桐照看了刘昀几天,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将其送回宁寿宫,免得太后怪罪。其实她对这孩子挺有感情的,他娘归他娘,小团子却着实玉雪可爱,让人看着便想咬上一口。

    谁知刘昀回去后哭闹不休,蒋太后吵得都没法安睡,只疑心夏桐在其中做了手脚。

    后来不得已,又将魏氏暂且从牢中放出来,说也奇怪,刘昀一到她怀中就乖乖听话,不多时便打起盹来。

    众人叹为观止。

    魏氏则垂泪道:“昀儿是我生的,自然依恋生母,我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太后宽恕,只求太后念在昀儿年纪尚幼份上,容我多带他几年,等昀儿长成,我自会前往家庙,长伴青灯古佛,不问世事。”

    蒋太后差一点就要被儿媳妇打动了,还是刘放与她朝夕相处,颇为了解妻子的脾性,于是请来太医验看,这才知道魏氏除了给刘昀染麝香之外,在自己身上也熏了另外一种香料,刘昀与她朝夕相处,习惯了才能安睡,旁人那里闻不到这种好闻的气味,自然吵闹不休——敢情她在动手之前就已盘算好了后路,打算借孩子来复宠。

    魏氏当即面如土色,再说不出话来。

    蒋太后也对其失望透顶,再不说求情的话,至于刘放,他狠狠扇了魏氏两耳光,命人将小世子抱进里屋,再不许二人见面。

    魏氏面临母子分离之苦,当真哭得痛彻心扉,可这回却是她自作自受,再无人能帮她了。

    夏桐得知魏王妃——不,应该说魏庶人的光辉事迹,着实惊得目瞪口呆,这不妥妥是个当代安陵容么?她不进宫、只做了个藩王妃真是太屈才了。

    如今废为庶人不说,旨意也由出家改为流放,从此要到边塞苦寒之地服徭役,过不上几年便香消玉殒——看来她嫁人之前应该好好看看丈夫的名字,“刘放”可不就谐音“流放”么,可见命里注定有此一劫。

    夏桐正老神在在想着,却发现皇帝目不转睛盯着她——并非那种深情的目光,而是带一点审视意味的。

    夏桐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呛出来,这人怎么老动不动吓人?

    她最近没做啥坏事呀——偷吃算不算?夏桐略有点心虚的问道:“妾脸上有脏东西么?”

    刘璋摇头,“朕只是奇怪,先前昀儿在你宫里待得好好的,怎么一去母后身边就哭闹起来?要是因为熏香,你宫里也没熏香啊。”

    夏桐:……

    其实那段时间刘昀也吵来着,不过她偷偷给刘昀喂了两勺灵泉水,他就乖乖听话了,还砸吧着粉嘟嘟的小嘴,说很甜。

    可能以为是某种新奇的饮料吧。

    这是她的大秘密,夏桐当然不可能对外人说,没准以后会拿来救命的——皇帝虽说是她的夫君,也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可夏桐也未完全将他纳入自己人的范畴内。

    她只有这一个老公,老公却有许多的老婆,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便不对等,夏桐自然得为自己攒点底牌。

    所以她只讪讪掩饰过去,“可能因为妾身怀有孕,小孩子见了妾便觉亲近。”

    说起来两人还是堂兄弟呢,冥冥之中自然有一份牵绊。

    刘璋姑且相信这份说辞,可仍是多看了她两眼,“朕总觉得你有秘密瞒着朕。”

    夏桐心道这宫里谁没秘密?随处可见高手云集,就连皇帝自己也未必一清二白。

    她可不会傻到毫无保留,便只含笑道:“怎么会呢?您一定是多心了。”

    急着转移话题,“妾听闻临江王想求见冯美人,不知可有此事?”

    刘璋颔首,“你的消息倒快。”

    那便是真的了,夏桐觉得很不可思议,魏氏被流放,临行前认下了所有罪行,冯玉贞因此也得以解除禁足,可当初临江王满腔热忱的站出来为她顶罪,明眼人都看出这对男女不简单,如今刘放刚恢复单身,立刻就去找冯玉贞见面,要说没点苟且,谁信啊?

    就连夏桐都觉得皇帝太过宽宏大量了,“陛下不认为他俩该避避嫌么?”

    毕竟不能以现代人的观念来要求古人,冯玉贞名义上还是皇帝妻妾呢。

    刘璋却沉吟道:“若阿放想带她回临江,朕决定成全他们。”

    夏桐:……

    她看皇帝头上已长出青青草原,这是怎样感天动地的精神呀?

    刘璋却狡黠的一笑,摩挲着她柔腻手腕,“朕成全他们可不单是为了名声,冯在山那老头一向龟缩,出了这样的事,朕看他不得不站出来请罪了。”

    到时候皇帝便可顺理成章地施恩给他,宽恕他“教女不善”的罪过,冯在山为了保全那张老脸,从此不得不兢兢业业为皇帝效命,皇帝要借由这支枪来对付蒋家也容易多了。

    夏桐:……

    宫斗高手果然还是宫斗高手,她这脑子只配洗洗睡吧。

    临江王病体痊愈之后,赶在初冬之时离开了京城,但出乎意料的是,冯玉贞并未随他一起回去。

    两人那次见面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但看起来临江王十分郁卒,冯玉贞顶多有些伤感。

    可刘放还是尊重了仙子的意愿,未将她强行带回临江,而为了避免触景伤情,刘放也不欲在宫中久留。

    辞别那日,冯玉贞并未去正殿送行,只远远地隔着桂花树望了眼,之后便默默回玉芙宫垂泪——真成了嫦娥与后羿。

    李蜜素来不待见她,见到此情此景却也有些不忍,“你既然喜欢,为何不干脆跟他走呢?魏氏已去,我看临江王的意思是要立你为正妃的,岂不比留在宫中寂寂无名强多了?”

    虽说名份上不太妥当,可冯玉贞毕竟未承宠过,仍是完璧,总有办法圆过去的。历来脏唐臭汉,这种事还少么?

    “莫非你是怕冯大人为难?”李蜜问道。心里对冯玉贞多了丝钦佩,能为了家族牺牲小我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不容易的。

    冯玉贞摇头,脸上泪痕已经干去,“和别的都没关系,是我自己不想嫁他。他今日能因我而抛弃魏氏,谁知哪日不会因另外一人而抛弃我?我只怕会落得跟魏氏一样的下场。”

    所以尽管万般痛惜,冯玉贞还是毅然决然舍弃了这段姻缘。可她也明白,纵使她身具媚术,今后要遇到刘放这样相貌优良、家世出众,又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着实不易,所以尽管是她自己放弃此人,可冯玉贞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抬头时,却发现李蜜诧异的看着她,冯玉贞不禁咦道:“怎么了?”

    “没什么,”李蜜讪讪笑道,“我只是在想,若临江王哪日因另外的女子而抛弃你,那人得美成啥样啊……”

    冯玉贞如遭雷击,她怎么忘了,自己就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刘放根本不具备变心的条件。

    只怪从前鸡汤文学看多了,让她对男人的忠贞产生怀疑,却忽视了她才是狐狸精本精,旁的女人都不是她对手。

    想到自己不慎放走了一条大鱼,冯玉贞顿时痛悔不已,趴在桌上哀哀痛哭起来。

    李蜜:……这人怎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别是受刺激了吧?

    她看冯玉贞的精神状况有些不正常,或者哪天得回禀夏桐,找个专精此道的大夫过来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5  23:14:00~2020-09-16  18:2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气可好了  20瓶;vivid、想不出名字好捉急  10瓶;笼中鸟、梦笔生花总是魔、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