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逆天大小姐之凤临〕〔神魂丹帝〕〔山野糙汉小娇娘〕〔校草殿下太妖孽〕〔大流寇〕〔星海仙冢〕〔我能听见画外音〕〔此生仰天长笑〕〔追随曹总混三国〕〔寂寂檀香晚生烟〕〔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大魔主〕〔娱乐超级奶爸〕〔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独尊〕〔医鸣惊人:残王独〕〔永恒之门六界三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符水
    蒋大夫人这么一晕, 场上顿时骚动起来,说到底也是位诰命夫人,若在宫中出了人命该如何是好?

    蒋映月急急的让人传太医, 又有那老成些的妇人上前掐人中, 拍胸口,如此折腾一番后,蒋大夫人总算悠悠醒转过来, “那个孽障呢?”

    金吉娜早趁着众人不备悄悄溜走了, 那两头狼当然也没留下。

    这让本打算找畜生出气的蒋大夫人扑了一空,她恨恨往地上一捶, “这种目无尊长的女子,我蒋家可不要她!”

    众人心道北戎公主也没答应嫁给你儿子呀,不过见识过金吉娜彪悍泼辣的作风, 在场的诸位夫人也都打起了退堂鼓——就算金吉娜今日羞辱了蒋氏一顿, 实在大快人心,可这种儿媳妇哪家都消受不起。

    还是留给胃口好的人家去享用吧,免得撑坏肚子。

    腊八宴眼看着不欢而散,夏桐趁机将母亲拉到自己宫中小聚。

    宋氏叹道:“公主今天这么一闹固然痛快,可京中的人家怕是都不敢要她了。”

    世上皆讲究娶妻娶贤,金吉娜脸上却明白写着“不服管教”四个字, 哪家做婆婆的都得掂量掂量。

    夏桐却觉得这姑娘是故意的,她本就不想嫁人,不过是借着蒋大夫人甩脸子,向众人表示她的态度——当然,此举可谓破釜沉舟,有利也有弊。

    今后可真难以找到一门称心如意的好亲事了。

    “可惜了。”宋氏还挺喜欢金吉娜的,相处这么久, 觉得她为人爽利,是个热情单纯的好孩子,若非身份上不相宜,她倒想收金吉娜为义女,将来以养母的身份为她准备一份漂漂亮亮的嫁妆。

    宋氏忽的想起什么,笑道:“今日盛宴,你大伯母跟二伯母吵着要过来呢!”

    夏桐一脸懵逼,“她们来做什么,难道也想相亲?”

    金吉娜这么走俏么?

    宋氏点头,“原本是你二伯母起的糊涂想头,惦记着若得了北戎公主为儿媳妇,陛下没准会将爵位给她家。”

    公主的女婿总不能一穷二白,连个俸禄都没有啊。

    夏桐会心一笑,“大伯母肯定不会同意的。”

    “当然,她一听说二房有这意思,逼着要你堂哥将公主娶进门来,免得让二房占了便宜。”

    夏桐诧道:“可他已经娶妻了呀!”

    “所以啊,你大伯母要他停妻再娶,这会子请了族里长老,打算写休书呢!”宋氏提起这些事亦面上无光,到底一家子妯娌,眼看大房二房如此昏聩,简直丢夏家的脸。

    夏桐:……

    看来是她低估了那两位长辈的战斗力。

    如今两房夫人打得火热,又争相讨好北戎公主,拼命往三房送东西,宋氏那个小院子都快塞不下了。可她一点也不感到高兴,只希望金吉娜尽快有了归宿,一家子才能恢复正常,她肩上的担子也算了了。

    夏桐沉吟道:“您觉得,让她来三房怎么样?”

    宋氏一怔,心想金吉娜本来不就住在三房么,随即领悟到夏桐的意思,“你是说,让松儿娶她?”

    这么想公主对长松的态度的确异样些,成天追着他跑就算了,见面还一脸笑嘻嘻的,浑不似对那些王孙公子的冷淡模样——难道她真看上了松儿?

    宋氏反倒不知该怎么办了,凭良心说,她很喜欢金吉娜,也愿意疼她,可做人女儿跟做人媳妇是两回事,她不觉得金吉娜以后会是个贤内助。

    夏桐劝道:“我也不要您促成他们,只要别去理会、静观其变就成了,缘分的事是说不定的,倘她果真心悦大哥,大哥又对她有意,那当然也是极好的。”

    宋氏并非那等独断专行的恶婆婆,凡事讲究顺应天然,要是命里注定有此一段姻缘,她也愿意成全,只轻轻叹道:“我怕你大哥配不上她。”

    夫弱妻壮,日子长了难免处出矛盾,也容易被外人耻笑。

    夏桐笑道:“这个您无须担心,陛下自有打算。”

    她看皇帝并不想金吉娜嫁入太有权势的人家——大周跟北戎打了几百年的仗,如今虽暂时和平,保不齐哪日再度硝烟四起,那北戎王亦是野心勃勃的人物,若借助这段姻亲在大周发展自己的势力,或是诱得亲家做出通敌叛国之举,那就不好收拾了。何况金吉娜也代表一方政治势力,她嫁入哪家,那家人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朝中的平衡一旦打破,对刘璋这位帝王便不怎么有利。

    所以他私心倒是先挑中夏家,一家子懒成这样,要他们多走两步路都嫌费力,哪做得来通敌叛国这种大事?

    *

    蒋大夫人遭金吉娜一顿羞辱,气得胃疼的老毛病都犯了,便想到御前告上一状,让皇帝好好收拾这个蛮夷。

    蒋碧兰好说歹说劝住了她,“何必呢?为这么点小事。本来陛下就嫌咱们蒋家人多势众,隔三差五在京中闹个大新闻,这会子您又公私不分,只怕陛下更该怪罪了。”

    拉着母亲的手谆谆道:“您总得为我想想,如今凤印还在映月手里,您这么一闹,陛下几时才肯归还于我?”

    蒋大夫人想起蒋映月那副虚伪的假笑,到底还是按捺住心浮气躁,道:“映月就算了,出身摆在那里,总归越不过你去,可关雎宫那个贱人不得不防,她既有皇宠,又有皇嗣,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咱们的劲敌——娘交给你的那枚丸药,你可得好好收着,别糟蹋了。”

    蒋碧兰点头,“我明白。”

    送走蒋大夫人后,荷花回来便问道:“娘娘,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呀?”

    夏婕妤的肚子已经挺得老高,听太医说再有两个月便要生了,等孩子平安出来,这枚丸药便再也发挥不了作用。

    蒋碧兰也清楚局势紧迫,所以不打算耽搁,正好今日便是个大好机会——她娘得罪了金吉娜,金吉娜又是在夏家住的,由她去向夏桐赔礼道歉理所应当。

    蒋碧兰就让小厨房准备几样点心,再配上一碗红枣汤,准备送去关雎宫。

    荷花赞道:“娘娘这般盛情,夏婕妤一定不会拒绝您的好意。”

    就是这法子实在太明显了些,巴巴的送吃食给孕妇,谁不起疑心啊?不过反正是主子自己动手,荷花乐得袖手旁观。

    谁知蒋碧兰却瞪着她道:“傻笑什么,还不快拎上东西走人。”

    荷花愕然,“我去?”

    “不然呢,难道要本宫亲自去向那个狐媚子行礼问好?”蒋碧兰板着脸道。

    上次在夏桐跟前莽撞下跪的举动,已经令她大失威严,结果凤印不曾到手,还让关雎宫的下人看了场笑话。

    蒋碧兰只要一想到那些人背后是怎么编排她的,就感到浑身发麻。

    这回她打死也不去了。

    荷花:……

    所以让自己来送这碗加了料的红枣汤,这不明摆着坑她么?

    蒋碧兰看她那畏畏缩缩的模样就来气,“怕什么,不过是碗符水,又非毒药,喝下去当时也不会发作,你还担心她将你扣住?”

    荷花心想又没人试过,真有毒也说不准,到时候还得拉她出来顶罪——做奴婢的命真苦呀!

    可身为蒋家出来的侍女,她自知性命家人皆握在蒋氏手中,哪怕主子要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只得硬着头皮道:“奴婢遵命。”

    待她出去,蒋碧兰才想起忘了叮嘱这蠢丫头,要亲眼看着夏桐将那碗汤喝完才能回来,不然回头若是倒掉,那符水也没有多的——再花重金求一副就太靡费了。

    可事已至此,蒋碧兰总不能半途将人叫回来,只能焦灼地等待结果。

    这还是她头一次光明正大的害人,且是设计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说实话,蒋碧兰心里也在打鼓。可谁叫夏桐是宫里唯一有身孕的女人,她若安心得宠也没什么,可偏偏肚子太过争气,才侍寝几回就怀上了,叫人看了怎么会不害怕?

    万千宠爱在一身,子嗣上还得天得厚,比前朝的雪贵妃都强多了。雪贵妃在时,延庆帝为了她连皇后都几乎废掉,何况自己这些年都只是一个贵妃?更加不是夏桐对手。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防患于未然。

    蒋碧兰定一定神,安慰自己她也没想伤害夏桐腹中的孩子,只希望她生出来的是个公主罢了——必须是个公主。

    这样,她们才能和睦相处下去。

    漏壶的水位一点一点下降,估摸着快一个时辰了,荷花仍未回来,蒋碧兰心里愈发忐忑不安。

    死丫头不会被夏氏扣住了吧?早知道就该自己动手。

    正猜疑间,忽见宁寿宫的常嬷嬷前来,含笑道:“贵妃娘娘,太后请您过去。”

    蒋碧兰知道事情不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1 23:05:11~2020-09-22 21:45: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鸭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