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逆天大小姐之凤临〕〔神魂丹帝〕〔山野糙汉小娇娘〕〔校草殿下太妖孽〕〔大流寇〕〔星海仙冢〕〔我能听见画外音〕〔此生仰天长笑〕〔追随曹总混三国〕〔寂寂檀香晚生烟〕〔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大魔主〕〔娱乐超级奶爸〕〔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独尊〕〔医鸣惊人:残王独〕〔永恒之门六界三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洗三
    宫里突然多了个小皇子, 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高兴的是皇帝和太后等人,一个庆幸后嗣有了着落, 免得朝臣日夜催促;另一个则得意于含饴弄孙之乐——尽管蒋太后早已有了刘昀这块心肝肉,可孙子总是多多益善的。

    至于为此事发愁的人,那就多不胜数了,除了蒋冯两家,但凡心气高些的嫔妃,谁又愿意看别人踩到自己头上?何况她们这些老人默默无名,怎料得会被一个新人的光芒统统盖过?同样是女人, 那夏氏也未见得如何出色。

    刚生完孩子就封昭仪, 长此以往,只怕封妃也指日可待。

    蒋映月让人寻出一块赤金嵌红宝的长命锁,“她倒是个有福的,把这个给她送去吧。”

    话音方落,就见蒋碧兰冷着脸进门,“我记得这是你娘留给你的遗物, 怎么如今倒舍得给人?”

    她那个娘本是绣坊织女,一辈子呕心沥血,熬得眼睛都花了也没攒下多少体己,统共几件念想, 蒋映月一向看得如珠如宝,不想这会子手上倒松了。

    蒋映月浅浅一笑, “姐姐知道,我没多少好东西, 那太过寻常的,送出去也觉寒碜,少不得拿些压箱底的货色出来, 总不能拂了小皇子的颜面。”

    蒋碧兰让侍女将长命锁放回去,没好气道:“行了,少在这儿打肿脸充胖子吧!我还不知道你,自个儿都过得紧巴巴的,哪有闲钱来敷衍这些?你那份贺礼,本宫会着人帮你准备好,一并送去关雎宫,就不用你劳神了。”

    到底是一家子姊妹,蒋碧兰也不愿她太过寒酸,何况这几年蒋映月说帮不帮也帮了她不少,区区一份薄礼而已,蒋碧兰还是乐得帮她代劳的。

    只是见蒋映月这般奉承夏桐和她的孩子,蒋碧兰又有些看不入眼,“说起来你也是个淑妃,如今更手握凤印,夏氏虽得晋封,也不过是个昭仪,何必怕她怕成这样?”

    “姐姐记得我初封亦是昭仪么?如今却也熬成淑妃了,”蒋映月莞尔,“凭夏氏的宠爱,日后定比我封得更高,何况她还有孩子。”

    “再说,我纵不怕她,也总得顾及陛下的面子。陛下为那孩子取名为敦,姐姐可知何意?”

    蒋碧兰素来诗书上不曾用心,自然懒得理会,“不就是温和诚笃的意思。”

    土里土气的,照她看,这孩子倘若锐意进取,那才算心腹大患。

    蒋映月摇头,“姐姐错了,这敦字还有一意,是古时盛黍稷的器具,社稷社稷,陛下的用心如何,姐姐你还体会不出么?”

    蒋碧兰脸上果然变了颜色,“果真如此?”

    心里已然信了三分,这庶妹一向博览群书,自然用不着诓她。蒋碧兰决定回去就让侍女翻看字典,看皇帝是否真存着这个意思——他想做什么,一个刚出世的孩子就打算继承大统么?也不怕半路夭折了!

    蒋映月见姐姐咬牙切齿,却是轻轻叹道:“我知道姐姐一直想有个亲生骨肉,不愿过继旁人的孩子,但,你可曾想过,陛下或许并非不愿生、而是不能生?”

    蒋碧兰的脸色这会子可真和见鬼一般了,“胡说什么?荒唐!”

    可是扪心自问,真的荒谬吗?不,对方所言或许不无道理。蒋碧兰就曾听家中一位老姨奶奶说过,有时候子嗣艰难不单是妇人的缘故,那男子肾水不丰、精关不固也是有可能的,如今想想,正和皇帝的情形对应的上,否则这位爷怎的登基日久都不见他幸御嫔妃?

    至于夏桐为何轻易便有了——只能怪这狐媚子的运气忒好,说不定皇帝正好借此来掩盖自身不足,所以在怀孕期间还一直陪着她;夏桐怀孕之后便立刻封为昭仪,也是皇帝迫切需要稳固这孩子的地位,唯恐这是他今生唯一一块骨血。

    蒋碧兰愈想愈脑洞大开,更深深为自身担忧起来:她本来还想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皇帝竟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那她该如何成事?

    今后这宫里不就成夏桐的天下了么?

    蒋碧兰忿然道:“不成,我不能让那狐媚子得逞!”

    蒋映月小心觑着她,“姐姐打算怎么做?”

    蒋碧兰想起了蒋太后。其实早在这批新人进宫时,蒋太后就建议她收个臂膀,日后好取其子嗣为自用,王静怡便是做这个打算。

    可那时蒋碧兰太过骄傲,满心只想着自己得宠,压根不打算要旁人的孩子,谁知一时轻率,倒为自己培养出个劲敌来。

    好在,现在亡羊补牢也还不迟。

    *

    敦敦的洗三礼是在乾元殿举行的,因关雎宫还未收拾干净,且四处弥漫着一股血腥闷热气味,夏桐自己都觉得堵心得慌,自然不愿意孩子难受。再者,皇帝也有意为儿子扬名,带到乾元殿去,正可以彰显其地位。

    夏桐虽担心木秀于林,可敦敦作为皇宫里出世的头一个孩子,且是男胎,注定会受到更多的夸赞和非议,唯有让他从小习惯起来,他才能渐渐明辨是非,不为外物所困扰。

    夏桐自己还在坐月子,当然是不能亲去观礼的。

    可一想到现场会如何的风光热闹,夏桐就感觉后背密密麻麻地出了一身汗,紧张得不得了。只好让春兰拿热毛巾给她擦擦背。

    坐月子连洗头洗澡都不敢,夏桐觉得周身烦闷透了,真难为古代女人怎么坚持下来的。可考虑到没有电吹风和电暖气的年代,这似乎是对产妇最有利的办法。

    夏桐也只好入乡随俗。

    春兰细致地将热毛巾拧干,沿着后腰徐徐擦向肩颈,留神别让衣裳进太多风,一壁笑道:“娘娘昏睡的那会儿,是陛下亲自为您擦拭的呢,奴婢们倒省心多了。”

    夏桐很惊讶,“他?”

    凭皇帝的手劲,那得跟拔火罐差不多吧,夏桐实在难以想象。

    春兰摇头,“才不会,陛下待您可温柔可小心了,跟碰一块嫩豆腐似的生怕碰碎了,我们在旁瞧着都心惊肉跳。”

    看她那一副星星眼的模样,显然皇帝在她眼中已成了绝种好男人。

    夏桐有点想笑,皇帝当然是很好的,可她总觉得这人最初接近她的目的不怎么单纯,也让她很难彻底卸下心防。但,过日子不就那么回事,归根究底,他俩不过是一对合适的工作伙伴,还是地位不对等的那种,她只要安心尽到自己的本职就够了,至于其他,她既没精力、也没那个脑子去猜想。

    春兰正要絮絮告诉她,那日也是皇帝特意吩咐熄了灯、好让她睡得安稳,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见秋菊一脸慌张进来了。

    两手空空如也。

    春兰立即上前质问,“小主子呢?你怎么自个儿回来了?”

    夏桐亦拧起眉关,难道秋菊把敦敦弄丢了?她不该这样不小心啊,何况敦敦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一个人能到哪儿去?

    秋菊低下头,“是……太后身边的常嬷嬷抱走的。”

    当时她看得分明,可殿里人多眼杂,又正好有几个丰壮身材的宫婢挡在她跟前,实在追赶不及,等她好不容易抽身,就发现常嬷嬷已经不见了。

    待要去告诉皇帝,可皇帝还在前厅应酬宾客,秋菊一个婢女挤不进去,只得先回来复命。

    春兰听罢便不说话了,若是旁人便罢,亲祖母要见孙儿难道还能拦着?

    只是蒋太后不跟昭仪娘娘商量一句,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将孩子抱过去,未免太专横了些。

    夏桐得知是太后宫里的人亦松了口气,她相信蒋太后不会伤害孩子,但这位婆母为否抱着别的目的呢?

    贵妃和淑妃这两位蒋氏女都无所出,倘蒋太后要将敦敦交由侄女抚养,那也很有可能。

    夏桐虽不乐意,可她还在产褥期,自己都照顾不好,遑论照顾孩子,倘这时去跟蒋太后理论,只怕三言两语就会被堵回来。

    看来只好等出月子再说了。

    主仆几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静坐着,一直到日光西斜,宁寿宫还是没半分动静,春兰实在坐不住了,“娘娘,让婢子去问一问吧。”

    秋菊亦踊跃举手,“我也去。”

    内心那股歉疚感让她斗志满满,拼着得罪老祖宗,她也得想办法将小主子全须全尾带回去。

    明知那里是龙潭虎穴,这两个丫头却是一往无前,夏桐感念自己得了一双忠仆,可她也知道,倘蒋太后执意将孙子扣下,光凭春兰秋菊的分量肯定是没法劝服太后的——只怕还没进门就被人赶出来了。

    正要劝她俩打消念头,再细细商量个稳妥的主意,忽闻外头一阵踢踏的足印响起,刘璋轻快地迈步进门,节奏如华尔兹一般优美流畅。

    夏桐一眼看到他怀里大红色的鲜艳襁褓,立马惊喜伸手,“敦敦!”

    刘璋亲自将宝宝放到她怀中,打趣道:“朕就知道你会牵肠挂肚。”

    这么说,他是特意去太后宫里将孩子要回来的?夏桐还以为他不肯费这个心呢。

    面上假模假式的道:“其实敦敦让娘娘照看也没什么,陛下何必多此一举?”

    刘璋一眼看穿她的虚伪,作势道:“那好,朕这就让敦敦跟他亲祖母团聚去。”

    夏桐忙抱着孩子往身侧一躲,不敢再装逼了,巴巴问道:“陛下是怎么跟娘娘说的?”

    怎么太后这么容易就撒手了?

    刘璋道:“朕可不是那种爱耍心眼的人,太后因在病中,想沾沾孩子的喜气,痊愈得快些,朕就直说了,那您不怕敦敦过着您的病气?太后就悔得把孩子给朕了。”

    夏桐:……

    她看不像是悔的,是气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6 23:08:18~2020-09-27 22:41: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阴阳平四年、书寒、你说得对 10瓶;被迫养生 5瓶;21862490 4瓶;24300784 2瓶;jueze1012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