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生为王林北〕〔105萧阳〕〔超级王者萧阳〕〔都市我为尊〕〔萧阳叶云舒〕〔都市我为尊我不是〕〔最强高手在都市萧〕〔我生为王〕〔废婿萧阳叶云舒〕〔风水小相士〕〔都市无敌战神〕〔萧阳叶云舒生而为〕〔萧阳龙王殿〕〔战龙狂枭萧阳叶〕〔战龙狂枭萧阳叶云〕〔龙王萧阳〕〔龙王殿萧阳叶云舒〕〔萧阳叶云舒〕〔我真是女明星〕〔最佳兵王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秘方
    宁寿宫内蒋太后正憋闷着。

    老人家生病当然是真的, 可未必有她说的那般严重,之所以夸大其词,不外乎是希望皇帝尽点孝心, 让她一把年纪能多看看孙子。

    可皇帝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孩子抱走了, 好像她这位母后成了瘟神——她又没害痨病!

    蒋太后不怪自己装病, 只怨皇帝儿子太过狠心,就因为那块肉是夏氏生的, 便什么都不顾了。

    其实蒋太后还没决定将敦敦交由谁抚养, 侄女虽然亲近, 可蒋碧兰太鲁莽, 蒋映月又太深沉,都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如果可以, 她倒想将敦敦留在宁寿宫,那孩子的确讨喜——可蒋太后也知道,自己偌大年岁,承担不起养孩子的辛苦。

    本来只想吓唬一下夏氏,让她莫仗着恩宠就作威作福, 等出完月子, 再认真来宁寿宫求上几天,蒋太后没准会开恩将孩子还给她, 结果呢, 皇帝一番做作,让她的工夫都白费了!

    蒋太后更认准这狐狸精天生就会迷惑男人, 坐月子都不安生,哄得皇帝从孝子变成逆子。

    蒋碧兰坐在她下首,恭恭敬敬端着一碗药, “太后……”

    蒋太后哪还有心思喝药,劈手就将汤碗夺过来,“行了,皇帝都走了,你装孝顺给谁看?”

    蒋碧兰嘴一扁就要哭,她孝顺起来是真的孝顺嘛,怎见得就是装的?

    蒋太后见多了鳄鱼的眼泪,凭她怎么表演总是不信,只淡淡道:“这件事就此作罢,你贵人事忙,以后不必常到哀家宫里来了。”

    蒋碧兰急道:“那难道就让夏氏将孩子夺回去?”

    蒋太后瞪她一眼,“人是她生的,又不是你肚里爬出来的,到底谁抢谁?”

    蒋碧兰可没觉得道义上哪点过不去,“话虽如此,可祖宗规矩,低位嫔妃生的孩子都须交由高位嫔妃抚养,虽说她如今已是昭仪,可到底不曾位列妃位,由妃位上的主子来养不是更妥当些么?也更显得皇长子尊贵。”

    蒋太后听着很不顺耳,她自己当年的孩子便是才出世就被仁和皇后抱走,所以母子感情始终不好,结果侄女反而来揭她心上的疮疤。

    偏偏蒋碧兰半点也不觉得自己踩着雷点,犹自说得痛快,“姑母您当年都能欣然将孩子交出去,怎么轮到她就百般不舍了?这夏氏未免太矫情了些。”

    蒋太后厉声道:“住嘴!”

    这一声犹如雷霆贯耳,蒋碧兰下意识收声,怯怯道:“太后,您怎么了?”

    蒋太后强忍住没对她发作,只疲倦扶额,“没事,你回去吧。”

    见姑母下了逐客令,蒋碧兰只好委委屈屈起身,同时向床畔的常嬷嬷投去疑惑的一瞥。

    常嬷嬷素来最疼她的,此时也只好轻轻摇头,表示不便多说。

    蒋碧兰只得带着满腔疑惑离开。

    常嬷嬷望着这位娇小姐的背影,心道贵妃不止智商硬伤,情商也是硬伤啊,太后娘娘昔年被迫母子分离,心里难道会好受么?

    偏偏蒋碧兰还拼命往她伤口上撒盐,就算太后真有扶持蒋家的念头,可见侄女儿这般无情无义,念头也得打消三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贵妃娘娘怎么不懂得这个道理呢?

    *

    夏桐在床上枯坐了四五天,只觉整个人都要发臭发霉了,不能洗澡便罢了,勉强可以拿热毛巾擦一擦身,头发的痒可实在难以忍受。

    末了还是平姑帮她想了个法子,说是有一种香粉,均匀的撒在头皮上,再用篦子缓缓梳通,可以去屑止痒,且不生油垢。

    夏桐于是有样学样让春兰试了一遍,果然感觉头皮松快多了,虽然比不上清水洗头那么洁净,可在坐月子这种特殊情况下,已经是缓解不适最好的办法。

    于是她每日早起都让春兰给她篦一遍头发,之后便有小厨房呈上花生猪脚汤或竹荪炖乌鸡,为的是尽快催下奶水来。

    可每日喝这两样难免腻味,夏桐便想变着法儿的改善一下口味——当然,是在不影响育儿的前提下。

    因听说御膳房最近到了一批刚剖好的新鲜猪肚来,夏桐于是突发奇想,让小厨房做碗胡椒猪肚鸡来,这可是一道广东名菜,从古流传至今,而且也是下奶的好东西,她如今喝最合适不过的。

    春兰为难道:“娘娘还在坐月子,那……奴婢让他们不放胡椒好了。”

    胡椒可是回奶的。

    夏桐一听便急眼了,胡椒猪肚鸡怎能不放胡椒?这等于吃火锅没有火锅底料嘛!

    可考虑到自己哺乳的强烈意愿,夏桐不得不压抑住自己对美食的强烈渴望,跟春兰打了个商量,将猪肚鸡里的椒盐量减半。

    最后呈上来的便是一碗半咸不淡的鬼东西,香是挺香啦,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夏桐唉声叹气喝着,感慨做母亲的真是不容易,她才刚升职做了妈妈,就恨不得再去转世投胎了。

    不过当小半碗猪肚汤喝完,夏桐就感觉胸前涨呼呼的,低头一瞧,前襟已湿了大半,还以为是汗湿的,及至将那液体捻起一瞧,白白的却不像汗珠,还有股淡淡的甜香,她这才惊喜唤道:“春兰,快把敦敦抱来!”

    能够亲自哺乳,这对夏桐来说可比猪肚鸡珍贵多了。更令她庆幸的是孩子也很懂事,半点不嫌她臭,趴在她身上吮得津津有味呢。

    夏桐得意道:“看吧,养娘哪有亲娘好。”

    春兰心道您是没看到小主子喝奶时的那股贪馋劲儿,只要他一嚷饿,谁的奶都来者不拒,几个乳娘为了争功,暗地里争风吃醋了好几回呢。

    不过为了避免打消娘娘的积极性,春兰决定暂时别对她说了。

    不过敦敦在夏桐怀里的确老实得多,乖乖躺着,不像在奶娘那里又吵又闹,可能真是母子间天然的吸引吧。

    春兰正感叹时,就见夏桐倒抽了一口凉气,龇牙道:“快!快把他从我身上抱走!”

    小兔崽子劲儿倒大,都快把她给嘬肿了,夏桐感觉胸前隐隐作痛。

    春兰慌忙上前帮手,“娘娘,您没事吧?”

    夏桐低头瞧了瞧,“没事。”

    还好敦敦没长牙,否则这会子恐怕已经出血。

    夏桐再次感叹为人母的不易。

    好在那小胖丁已经吃饱喝足,悠然打着饱嗝,夏桐暂时也能松口气了。

    正要让人找件干净衣衫换上,就见秋菊来报,“冯美人来了。”

    冯玉贞如今待她可是越来越亲近,在她宫里也是出入自如——关雎宫的侍卫训练严明,连只苍蝇都能防住,唯独见了冯玉贞便两眼发直,把本职工作都给忘了。

    这宫里的下人除了常青,冯玉贞大概没带怕的——偏巧今日常青不在。

    夏桐不得已,只得传她进殿。还好自己在坐月子,正可以光明正大的不梳妆不更衣,也不算不合礼数。

    冯玉贞要向她行礼也叫她免了,“都是自家姊妹,何必拘束?”

    冯玉贞于是浅浅鞠了一躬,趁势坐在窗边那张太师椅上,看样子竟是长谈的架势。

    她端详了夏桐一般,不无艳羡的道:“姐姐生完孩子,倒是更显风韵了,真叫人妒忌!”

    夏桐只当她在溜须拍马,虚虚应了声,“是吗?”

    接着让春兰将妆台上那面小靶镜取来,这一看却愣住了,原以为月子里蓬头垢面,必定会憔悴不堪,谁知镜中人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眉不点而翠,唇不涂而朱,就连眼珠都格外的黑亮有神。

    虽比不上冯玉贞那般相貌精致无可挑剔,但却是另一种更健康、更具有烟火气的美。

    难怪冯玉贞都有些眼热,“姐姐用了什么珍贵的保养方子?竟瞒得一丝不露,说出来也好让咱们长长见识。”

    夏桐矜持的一笑,“瞧你说的,哪有那么夸张。”

    那灵泉水的作用她当然不会告诉冯玉贞——但灵泉水似乎也没这种神效,之前她也用了,虽能丰胸增肌,但体现出的更像是一种“拔苗助长”的效果。

    远不及镜中看到的那样惊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

    夏桐推测应该是灵泉水与她体内的孕激素共同作用,以致于那灵泉被她自身所“同化”,呈现出更为和谐的发展。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发现。

    冯玉贞见她懒得多说,也就不再追问,她今天本也不是为这个而来,“姐姐虽然对我多有隐瞒,我这人却不爱藏私,正有一物要同姐姐分享。”

    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来。

    夏桐原以为是冯玉贞从外头寻来的好故事好话本子供她消遣,及至摊开一瞧,却发现是类似五禽戏那样的图谱,每页都有好几个动作,合在一起便成了健美操。

    她却有些看不懂,“这是做什么用的?”

    冯玉贞见春兰忙着倒茶没注意这边,便悄悄附耳道:“这是个缩阴方。女子时常练习,行房时可使欢愉加倍。”

    夏桐唬了一跳,急忙丢开。

    冯玉贞却珍而重之地拾起,又吹了吹上头的灰,责备道:“姐姐羞什么,你是生过孩子的人,不比我还懂得多些?我原也是为你着想才寻来这本秘籍,姐姐难道没见过,多少女人在生产之后便失了丈夫的欢心,眼睁睁看着别的女子爬到头上,不都是因为床笫之间那点事么?”

    这个倒是实话,生完孩子的女人多数肌肤松弛,私隐之处更不消说。夏桐虽没认真验看过,可也模糊感觉这是难以逾越的关卡——不说现在,光怀孕后期就隐隐有漏尿的迹象了,可见这种属于不可抗力。

    不为了房事,为了一个健康的泌尿系统,她也要多多努力。

    想了想,夏桐还是忍着羞耻将那本小册子捡起,一边脸红一边翻看着。

    可她也知道,冯玉贞主动来进献这本珍贵的秘籍,必定另有所图,遂开门见山道:“你想要什么?”

    进宫这一年多来所得的赏赐,夏桐的小金库都快装满了,如今可谓名副其实的富婆,买下区区一本册子自然不在话下。

    冯玉贞却忸怩道:“姐姐,我难道是贪慕虚荣之人么?”

    夏桐心道你就是,面上却纹丝不动。

    冯玉贞见她这般沉得住气,也不瞒她,“实话实话罢,贵妃娘娘最近总变着法儿地为难妾身,妾身被她逼得无路可走,只好来向姐姐求助了。”

    她跟蒋碧兰的仇怨由来已深,先前瞒着蒋碧兰私自在中秋宴上献舞也罢了,后又做了北戎人座上的贵宾,将蒋碧兰的风头悉数抢光,蒋碧兰怎么会不恨她?

    至于夏桐生产那日,冯玉贞向皇帝奉了杯茶,不过是引子罢了。蒋碧兰抓着这件事认为她别有居心,每每请安之时借题发挥,一会儿嫌她来迟扣她的月俸,一会儿说她言语不敬要拉她出去掌嘴,冯玉贞被折磨得苦不堪言。

    夏桐心知肚明,蒋碧兰固然是没事找事,可冯玉贞也未必有多恭顺,只怕迟到跟顶嘴都是实情,才惹得蒋碧兰勃然大怒。

    夏桐当然不想管这闲事,何况她还在坐月子,想管也管不到啊。

    于是静静说道:“这我可没法子,我虽晋了昭仪,可依旧位居四妃之下,亦不曾协理六宫,你指望我去跟贵妃娘娘硬碰硬,还是别做梦了。”

    冯玉贞忙道:“我当然知道姐姐的难处,也不想让你为难,只不过……”她小心地看了夏桐一眼,“要是姐姐能收留我几日,对外就说皇子吵闹,需要人帮忙照拂,贵妃娘娘若知道了,想必不会再来寻我的麻烦……”

    夏桐恍若醍醐灌顶,就说冯玉贞怎么无事献殷勤,敢情她打的这个主意,好一招近水楼台先得月!

    夏桐都有些佩服她的巧思,借着照顾敦敦,一面接近皇帝,一面还能跟小皇子——也许就是未来的太子打好交情,果然是好计策。

    新月格格都没她这么复杂的脑筋呢!

    夏桐虽然不介意宫里多个吃闲饭的人,可让她亲自养一条毒蛇还是算了,何况是条美女蛇。

    她麻利的让人倒茶送客,连同那本小册子也打算扔出去。

    冯玉贞倒也不失望,盈盈起身:“既然是我的心意,姐姐自己留着吧,等有空的时候,说不定还得召我来分忧的。”

    夏桐看她那十拿九稳的模样,猜着这套缩阴方应该是不传之秘,只有冯玉贞懂得怎么练。

    虽然有点可惜,夏桐才懒得有求于人,当个黄脸婆也没什么,谁还能永远年轻?何况皇帝的肾功能没准比她减退得还快呢,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男人则是逐级下降式的,她才不怕。

    结果午后平姑过来收拾床铺,偶然发现那本小册子,不禁诧道:“这不是秦楼楚馆里小姐用的东西么?娘娘您如何会有?”

    夏桐一听便来了精神,“这么说,您看得懂?”

    平姑当然懂,她幼时颠沛流离,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什么歪门邪道不曾见过?那些明妓暗娼怀了孩子,有的会吃药打掉,有的则会偷偷将孩子生下来送人,之后仍旧开门做生意,为了维持一副年轻姑娘的身子,可不得用些秘技?

    不过这些一般是各家的不传之秘,且一般是最红的姑娘才配拥有,免得被别家抢了生意去,平姑就奇怪怎么到夏主子这里来的。

    夏桐只好扯了个谎,说是让小猴子去宫外买话本子时,不慎混杂在其中——本来外头的东西五花八门,小猴子急于回宫,当然无暇细看。

    这理由称得上充分,平姑不疑有他。

    夏桐叹道:“既然是那等腌臜人用的东西,我还是不要练了。”

    平姑却道,“这有什么?一种药能伤人也能救人,端看怎么使用罢了,娘娘又何必如此拘泥。”

    别看这位姑姑平素为人端方,一丝不苟,开明起来也是极开明的,她就觉得夏主子刚生完孩子,恰好得了这个秘宝,练一练也无妨——把陛下留住不比什么都强么?既进了宫,有些宠还是得争一争的。

    夏桐觉得平姑所言有理,决定以身践行。

    于是晚间刘璋过来时——因大夫嘱咐月子期间要静养,他现在与夏桐分房睡,不过却挑了最近的一间宫室,中间隔着薄薄的墙壁——他是听到响动才过来看看究竟的。

    可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开眼界,只见夏桐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单衣,盘膝而坐,手脚却扭成奇异的姿势,还跟翻花手一般摆出各种造型来。

    刘璋:“……你是在跳大神,还是在参禅?”

    作者有话要说:  夏桐:(微笑)我修的是欢喜禅~

    感谢在2020-09-27 22:41:27~2020-09-28 23:4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红豆圆子 20瓶;xixi 5瓶;龍清月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