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满月礼
    糖醋藕

    安如海看起来却分外悠闲,“主子莫急,陛下吩咐了,请您沐浴更衣后再去不迟。”

    夏桐:“……”

    这令她愈发不安——听说民间杀猪之前也得先用米粉洗得白白胖胖的呢,难道皇帝的意思是要她负荆请罪,进去之后剥光了挨一顿毒打?

    夏桐不禁露怯,“公公,陛下是否正在气头上?”

    安如海又恢复了从前那种神秘莫测的态度,笑而不语。

    这让夏桐也不知该怎么办了,难道皇帝是想将她洗濯干净再送去程耀府上,作为一份大礼?

    可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真要指婚,也该先让她遣返家中,又不是作妾。

    夏桐怀着满腹狐疑跨进浴桶,天气渐渐和暖,水也不必烧得滚热,半个时辰将将好。

    春兰还往里头加了许多新采摘的玫瑰花瓣,嗅上去有一股幽幽的清香,简直要把她整个人腌制入味。

    夏桐烦恼道:“别撒了。”

    春兰捧着花篮发怔,“主子要面圣,不是该沐浴熏香么?”

    傻丫头还以为是件好事呢,夏桐心中暗暗叫苦。倘皇帝认定了她和程耀早有私情,不是赐婚,那就是赐死——真死了倒好,可万一被打得半死不活呢?

    夏桐还从未挨过廷杖,想起来便一阵哆嗦,她这样娇嫩的身子可经不起皮肉之苦。

    不成,她这条咸鱼也得努力求生。夏桐对着房中那面宽大的穿衣镜,往脸上使劲拧了两把,本就被热气熏得白里透红的面庞愈发楚楚动人,看到这样一张脸,想必皇帝总不会舍得下狠手吧?

    为防万一,夏桐又吩咐春兰,“把墙角那个陶瓮抱来。”

    王静怡的安神茶连着往乾元殿送了十几日了,夏桐也暗里积攒了不少,虽然未能验证其疗效,夏桐估摸着主要作用应该是刺激细胞活性——否则难以解释如何丰胸。

    那么,对于抵挡外伤应该也有一定作用,再不济,至少能促进创口恢复。

    女孩子最怕留疤了。

    夏桐不敢多饮,只用小银匙挖着喝了两勺,这个剂量应该危害不大。

    做完这些,她便昂首挺胸,准备去上刀山下油锅了。

    *

    正殿外头,平姑正跟安如海唠嗑,“陛下真会舍弃夏主子么?”

    总归是宠了这么久的女人,纵然存有利用之心,可是说放就放,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何况她看夏主子对那程耀着实没甚感情,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安如海笑道:“您觉得陛下会听信那人一面之词?”

    他说与夏主子两情相悦就两情相悦了?安如海还敢说自己是他亲爹呢,姓程的可敢答应?

    平姑松了口气,却嗔道:“那你何必吓唬人?”

    夏主子刚刚进宫,胆子又小,一听这话岂有不慌的,只会这会子人都魂飞魄散了。

    安如海摆摆手,“还不是陛下……”

    忽见夏桐从里头出来,便不说了,只将轿帘掀开一角,“才人,请罢。”

    夏桐看这顶软轿与她往日乘坐的又有不同,四角挂着八宝琉璃灯,彩光辉映,一副喜气洋洋的派头。

    心下愈是不安,求助似的看着平姑,“姑姑,我……”

    平姑安抚道;“主子放心,没事的。”

    她大致猜出陛下是什么意思了,奈何看安如海的模样,定是皇帝嘱咐不许多说,平姑也只好三缄其口,心里只觉得年轻人荒唐,这种事也是好闹着玩的!

    看来夏主子一进宫,连素日那个冷冰冰的陛下都变了样了。

    *

    夏桐六神无主坐在轿里,并不像新嫁娘,倒像个被强盗虏获的压寨夫人——她对于程耀的婚事实在不抱任何信心。

    倘皇帝执意要将她送走,她要不要来个以死明志呢?当然不是真死,只是做做样子。

    夏桐记得乾元殿的博古架就放着一把小银剪子,可真到了那关口,她想她也做不出来。光是划破一点皮就足够将她吓坏了,她顶怕疼。

    或者该去撞柱?这个也疼,还得考虑副作用,万一撞出脑震荡了呢?

    还没等她想出一个妥善的处理方式,辇轿已经到了。

    夏桐蝎蝎螫螫下了轿,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走进皇帝寝宫,表示她挨罚的决心——还好如今时气和暖,不算冷。

    可她的嘴唇也正簌簌发抖,尤其当面向闭目养神的皇帝时,“妾柔福宫夏氏参见陛下。”

    声音都微微变调。

    “你来了。”皇帝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夏桐上前两步,陪笑道:“陛下可是因程表哥说了什么而生气?那些都不是真的,他在撒谎,妾敢保证!”

    刘璋凤目倏然睁开,犀利的眸光直直落在她身上,“朕还什么都没说,你何必急于辩白?是不是心虚了?”

    夏桐也后悔自己辩得太急,这不摆明了在偷着打听殿上消息么?因讪讪道:“妾只是怕陛下误会……听说今日殿选,不知结果如何?”

    刘璋沉沉道:“你表哥的文章做得不错,只是太过圆熟,反倒失了新意,朕同几位大臣商议之后,决定放到第二。”

    夏桐松了口气,要说殿试前三甲里头,数榜眼最没存在感了,状元毫无疑问万众瞩目,探花也出了不少名人,唯独榜眼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中间位置。

    或许程耀对这个结果不满,不敢另外造次了呢?夏桐暗暗庆幸。

    谁知皇帝却道:“不过朕见他才学出众,因此额外开恩,许他一个愿心,你猜他说了什么?”

    夏桐哑然,还有这种操作?

    她只好装糊涂,“妾不知。”

    刘璋冷笑,“他要朕放你归家,再结鸳盟,你觉得如何?”

    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夏桐默默吐槽一番,此时反倒平静下来,皇帝不会有功夫来问她的意思,必定已有了决定。

    这个时代女人其实做不了多少主的,她怎么想真的重要吗?

    其实皇帝就算真答允程耀的请求,她想她也不会怪他。天子也是人,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何况,程耀外在看来也的确是个良配。

    君臣相得,多好的佳话。

    夏桐平静问道:“陛下答应他了么?”

    刘璋望着她那张脂粉不施的素净面庞,半点泪痕也不见,这样的从容,或许心里也在暗暗高兴吧。

    没准他二人早有约定。一股无名火从心底直冲上来,刘璋猛地起身,将她压在榻上。

    夏桐着实惊着了,下意识想要挣扎,可皇帝的劲力实在大,那两片嘴唇又紧紧贴着她,让她呼吸都有些吃力,她只好放弃抵抗。

    两人咫尺相接,夏桐从男人身上嗅到一股皂角的清香,看来皇帝和她一样也洗过澡,她模糊有种感觉:或许皇帝叫她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这算什么,临走之前来个凶猛标记么?

    直到两人从榻边滚到了那张雕花大床上,足趾被墙面抵得生疼,夏桐仍未弄清皇帝的用意。

    好容易两片红唇获得自由,她轻轻推着男人胸膛,微喘着气道:“您到底是怎么跟他说的?”

    总不至于破了身再将她转赠给人,这也太侮辱那谁了。

    刘璋面无表情看着她,“朕说,你承宠日久,腹中或许已有朕的子息,请他另择良配。”

    夏桐:“……”

    说谎话不打草稿的么?看不出皇帝竟是这种人,说好的君无戏言呢?

    刘璋眸光冷彻,再度欺身而上,“现在没有,不久或许便有了。”

    夏桐看出这人正在气头上,想不到皇帝也会妒忌,可她说什么也没用,少不得得让他将这阵邪火发泄出来。

    好在,皇帝言语虽然无情,动作却并不粗暴,反倒有些小心翼翼,似乎怕伤着她。夏桐踌躇片刻,还是搂着他的臂膀,渐渐迎合起来。

    这种事只有全心投入,才能乐在其中。

    然则出乎她意料的是,皇帝很快便缴械投降了,这让夏桐着实有些震惊:难道他还未经人事吗?

    听说男人第一次往往都会匆匆了事。

    刘璋脸上有些难堪,抿唇不语。

    夏桐揭过一床薄被将赤-裸的上身盖住,为了缓解气氛尴尬,讪讪问道:“陛下给程榜眼什么差事?”

    实在没什么可聊的,只好拉程耀下水,谁叫今日之事因他而起呢?

    刘璋漠然道:“朕赏他进翰林院,赐了七品编修的官职,也是希望他在你父亲手底好好做事,别误了本分。”

    夏桐颔首。一甲三人进翰林院亦是惯例,起初不会给过高的官职,先试试水,之后择优而用之。

    只是她父亲正任翰林院侍讲,这下两人得常常见面了。想到程耀会抓住机会向夏三老爷献殷勤,没准夏三老爷还会在家信上常常夸他,夏桐就感到无语极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