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风华〕〔瘸子女婿〕〔偏执夜九爷的心尖〕〔重生之开挂女法医〕〔电影黑科技〕〔爱你,来日方长〕〔全球通缉:神秘总〕〔神医归来〕〔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无敌神婿〕〔一胎三宝:神医狂〕〔长生天阙〕〔慕浅墨景琛〕〔皇上非要为我废除〕〔师妹今天翻车了吗〕〔龙凤双宝挑爹地〕〔崛起黎南〕〔余生有你我之确幸〕〔与妖贾〕〔温柔的煞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突发状况
    蒋大夫人不愧跟贵妃是母女, 眼见这般,急不可耐地嚷出来,“陛下,此举不妥!”

    刘璋锋利的目光落到这位舅母身上, “有何不妥?”

    蒋大夫人向来有点怕这位皇帝侄子——且皇帝称她一声舅母是尊敬, 她主动认侄儿就是大逆不道了——如非必要, 蒋大夫人绝不愿意去招惹他。

    可眼下事关颜面,不光是女儿的,还有她自己的。蒋大夫人觉得无论如何不能被夏桐踩下去,今日矮一截,明日那小骚蹄子就敢在蒋家头上撒尿了。

    她勇敢的抬头, “陛下, 夏氏位分只在九嫔, 怎的她不用跪天子, 却得咱们来跪她?”

    若她依旧怀有身孕便罢了,蒋大夫人乐得放她一马,可如今月子都做完了, 还做出这弱不禁风的模样给谁看?

    倒狐假虎威摆起主子的谱,真论起品阶来,夏桐还不如她呢,蒋大夫人好歹也是正二品的丞相夫人, 若今日在夏桐面前屈尊, 往后如何抬得起头来?

    她双手平伸举过头顶,郑重拜了一拜,“求陛下给臣妇一个解答,否则,臣妇只好长跪不起。”

    夏桐都有点佩服这位夫人的勇气了, 别看她平日虎虎的,追求起正义来倒是巾帼气概——真可说是一位不畏强权的女斗士。

    当然,她这样弄得皇帝下不来台,皇帝肯定要生气了。

    蒋碧兰暗暗为母亲捏了把汗,虽说她亦不满皇帝今日的举动,可母亲这样大剌剌的当面质疑,万一皇帝大发雷霆该如何是好——蒋碧兰不禁埋怨起母亲的冒失。

    正踌躇要不要出来求情,皇帝却轻轻笑道:“朕几时要你们跪桐桐了?”

    蒋大夫人一愣,继而觉得皇帝空口说白话,她们跪的不是人难道是鬼?

    净把她们当成睁眼瞎子。

    在场其余几位夫人也面露不悦,她们不比男儿膝下有黄金,跪一跪也没什么,可皇帝这样明摆着把人当猴耍就太作践了。

    蒋太后微微蹙眉,既想出来圆场,又觉得皇帝如此独断专行,让他吃点苦头不算坏事,便只在一旁做壁上观。

    谁知刘璋脸上半点紧张也看不出,而是轻轻将夏桐手中的襁褓接过,“朕让你们跪一跪皇长子,你们就心不甘情不愿,莫非平日对朕也是这般阳奉阴违?”

    且从来夫妻一心,各家夫人态度如此,可见她们的丈夫也好不到哪儿去。

    在座多是水晶心肝玻璃人,自然听得出皇帝言外之意,忙齐声道:“臣妇不敢!”

    就算皇帝是在诡辩吧,她们也只好认了,何况照夏氏如今的盛势,来日没准真有入宫朝贺的一日呢——早跪晚跪都一样。

    刘璋这才含笑道:“都平身吧!”

    夏桐在一旁看得咋舌,难怪方才过来前皇帝要她把敦敦抱在怀里,也不怕她累着,原来就是为了应付眼前这出——宫中向来母以子贵,有皇长子这张王牌,别说下跪了,便是要打要罚也只好受着。

    夏桐暗暗为皇帝的机智点了个赞。

    蒋大夫人吃了一顿下马威,心里的委屈自不消说,看着夏桐张牙舞爪的模样愈发来气。蒋碧兰扶她起身时,在母亲手心悄悄捏了把,让她注意莫失了仪态。

    蒋大夫人却哪肯委曲求全,虽不敢找茬,却对夏桐怒目而视,倘若眼神有伤人致死的力量,这会子夏桐已被她凌迟碎割了。

    当然,在场有蒋大夫人这样坚贞不屈的,自然也有见风使舵爱拍马屁的。

    冯在山的老婆就待她很亲热。

    冯夫人向来跟冯玉贞不睦,那丫头的相貌随她亲娘,一股子妖媚,专会迷惑男人。冯夫人本想早早找个差不多的人家打发出去,谁知丈夫却将这庶女视为奇货可居,硬是留到十七岁送她进宫,指望借她的枕头风助自己平步青云。

    冯夫人却不想看冯玉贞出人头地,这丫头爬到再高,也只会对蒋家有利,对她自己却是半点好处也没有。冯夫人倒担心冯玉贞出头之后会反过来收拾自己——冯在山先前接那对母女回府,冯夫人明里暗里没少给那对母女使绊子,只怕母女俩早就记恨上了。

    如今得知是夏桐堵了冯玉贞的青云路,冯夫人真可谓称心如意极了,对她极尽阿谀,百般奉承。当然,她也有自己的盘算——冯夫人的嫡出女儿今年满十四岁了,正是可以指婚的年纪,她希望送到夏桐身边来当个近身宫婢,能搭上皇帝自然更好,搭不上,借由这位昭仪娘娘的人脉也能说门好亲事,怎么想都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夏桐听得直想笑,若非冯夫人相貌差了些,她真要怀疑冯玉贞是这位嫡母亲生的,一样的自恋和眼皮子浅——听说冯玉贞在冯夫人膝下养了几年,大概这便是居移气养移体吧。

    夏桐寒暄了一会儿,把在场都认了个脸熟,便仍旧回皇帝身边去。

    刘璋正和蒋太后一起,团团地被一群夫人围住,使劲夸皇长子生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是天生的有福之相——既然是满月宴,当然拣主家爱听的话说,哪怕那孩子生得歪瓜裂枣奇形怪状,她们也得夸出花来。

    当然,敦敦的相貌是没话说的,白白嫩嫩,整个人好似暖玉雕成的,叫人看着恨不得咬上一口。

    蒋太后虽不待见夏桐,因方才下跪一事更添了几许不满,可当着孙子的面还是得和和气气的,见夏桐过来还笑着招了招手,“正念着你呢,你就来了。”

    夏桐上前轻轻施了一礼,之后便恭顺的站到一旁,留神看那些夫人的举动,生怕有哪个不长眼的把手指戳到敦敦脸上。

    就连蒋碧兰过来探望,也被勒令摘了那长长的金指甲套子,让她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几分。

    刘璋看看时候不早,便让安如海取圣旨来,当众宣读晋封夏桐的旨意。

    在场除了蒋大夫人等寥寥几个知道内幕的,余者只晓得夏婕妤要晋封嫔位,却不知是九嫔里具体哪个位分。

    直至安如海宣读完旨意,众人方面露惊愕,齐齐向夏桐道喜。

    原以为皇帝至多封个昭容或昭媛就顶天了,谁知这夏氏福气忒好,一跃便成了九嫔之首。固然是看在皇长子的面上,但也可见皇帝对她殊荣备至。

    蒋大夫人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道喜声,自家女儿无形中做了陪客,忍不住阴阳怪气刺夏桐一句,“昭仪娘娘作为九嫔之首,日后可得再接再厉,为陛下多添几个小皇子才好。当然,身沐皇恩而不恃宠生娇,修身养性,不妒忌,不擅专,这才是为嫔为妃之道,还望昭仪娘娘莫忘了古人遗训。”

    夏桐微笑着回应她,“本宫自会牢记夫人忠告,贵妃娘娘也是一样。”

    好一招以牙还牙,不晓得是说蒋碧兰无能为皇家开枝散叶,还是说她未能做到修身养性这点——毕竟两者都是事实。

    蒋大夫人被噎了下,只好扭过头去,拼命喝了几口茶水,免得积压在心头的怒火烧及肺腑。

    夏桐站着说了会儿话,只觉胸口硬硬的甚是堵得难受,借口更衣来到偏殿,就让春兰去将敦敦抱来。

    春兰不解,“娘娘要小皇子做什么?”早上才见过,不至于这会子难舍难分起来。

    夏桐只好红着脸附耳说了几句。

    春兰这下也臊了,不敢再耽搁,急急去正殿寻人——太后多半还把小皇子拘在身边呢,少不得想个法子将这位老人家支开。

    夏桐靠着窗棂,忍不住亲自上手揉了揉,一面懊悔这些天不该喝那些富含营养的猪脚汤。

    本来担心没奶喂孩子,谁知奶水太充足了也不是好事。她现在好比蓄水蓄到极致的堤坝,非想个法子开闸泄洪不可。

    刘璋因不见人影,闻声赶到这边来,正好瞧见这幕,脸上不禁飞起两朵红云,一面支开安如海,让他去殿外把风,一面轻手轻脚的来到夏桐跟前,低语道:“不就是几个月没碰你么,至于这般耐不住?”

    昨夜他那般求欢她还婉拒,这会子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起来——刘璋从她身上看到女人的口是心非。

    夏桐眨了眨眼,好容易才理解皇帝是何意,他以为她在自渎?真真冤枉,那种事哪里做不得,何必跑到宁寿宫来做,她又不是疯了。

    只好委婉同皇帝解释她眼下涨奶的状况。

    刘璋眉心一动,轻声道:“春兰……恐怕没法将敦敦抱来。”

    蒋太后那般爱炫耀,在宾客面前恨不得说上三天三夜都不停息,怎能容一个小小丫头将乖孙带走?

    夏桐一听便急了,“那怎么办?”

    她感觉前襟都有些微微润湿,这样下去非闹出难堪不可。

    刘璋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将那雪白的中衣掀起,“朕帮你。”

    夏桐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感觉一个微凉柔软的东西贴在自己胸脯上,令她浑身一激灵,险险吟哦出声。

    忙捂上嘴,想将皇帝推开,却发现怎么样也推不动——他就像一头敦实的老黄牛盘踞在水潭里,汩汩饮着潭中清水。

    更叫人难堪的是,夏桐发觉那股不适感竟真的减轻了许多,且不同于敦敦那狼吞虎咽的吃相,皇帝带给她的那种,是一种更温存、更舒缓的体验。

    察觉到自己非但没感到羞耻,反而有片刻沉浸在这难得的体验里,夏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刘璋却是一本正经地舔了舔唇角,严肃的问她道:“如何?好些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既然要追求刺激,就贯彻到底咯——艾莉名言

    感谢在2020-10-01 23:47:11~2020-10-02 23:38: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灼华 20瓶;魚寶寶寶寶寶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