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卿卿封九枭〕〔霍明澈〕〔大佬甜妻宠上天顾〕〔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爱你成瘾:偏执霸〕〔顾九辞霍明澈〕〔战龙临门陈宁宋娉〕〔娘亲嫁到父王快跑〕〔神级医婿〕〔镇天神婿〕〔顾九辞霍明澈〕〔少帅临门〕〔战龙临门〕〔镇天神婿〕〔欠你一世深情顾九〕〔豪门总裁你欠揍〕〔夏今安云缚沉〕〔暴君的医妃谁敢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命格
    程耀心术不正, 他说的话自然不能当真,先前口口声声说他与桐桐两情相悦,那自然是假的——桐桐从前就瞧不上他, 如今更瞧不上了。

    刘璋想起过去那些隐隐约约的醋意,不禁放心许多, 可是程耀转眼就哄上了公主,这又是一件麻烦事。

    夏桐见他拧着轩眉,遂关切问道:“公主信上就提了指婚么, 还有没有别的?”

    总不见得程耀想做个单纯的驸马吧——虽说夏桐不觉得他对自己有过真情,可这种人就算“移情别恋”, 也一定会挑个更好的对象。倘依琳公主对他毫无好处,他绝不会看上她的。

    刘璋忖道:“皇姐的意思,是希望朕召岑参事入京, 为他授官。”

    今年桃花汛泛滥,程耀靠着那治水十方表现不错,本来皇帝也打算褒奖一二,至于他原本的打算是赏赐些金银田地便是了, 至于加官进爵……一来程耀还年轻, 骤然给他过高的官职怕纵得他不知天高地厚,二来因为夏桐的缘故,皇帝内心对其多少有些芥蒂, 纵使惜才,也做不到冰释前嫌。

    原想着再过几年,倘程耀表现良好,皇帝会任他为虔州知州,至于召他回来做京官却是从未想过——且京城权力倾轧厉害,是个勾心斗角的地方, 不适合做实事,反而浪费人才。

    夏桐生怕皇帝心软,忙道:“表哥在虔州干得很不错,京城居大不易,陛下还是别召他回来了。”

    刘璋睨着她,“你不觉得虔州太过艰苦?”

    夏桐很真诚的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程表哥是男子汉大丈夫,立志做成一番大事业,自然不会计较这区区磨难的,不是么?”

    反正程耀喜欢为自己扬名,夏桐索性将他捧得更高些,让他进退不得——吃苦也是他自找的。

    刘璋发现小姑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捧杀都会用,忍不住刮目相看。

    夏桐心道还不是跟你学的——这才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

    *

    依琳公主的婚事自然没那么容易,程耀再怎么才华横溢,可出身摆在那里,侯府的嫡幼子,袭不了爵,自身虽前途可期,到底有待商榷,就这么草率将公主嫁过去未免有损天家颜面。

    而且年岁上也不太相当,不比现代找个小狼狗轻轻松松,依琳公主已是嫁过一次的了,还拖儿带女,程耀一个未婚青年哪里照顾得好她们母子?

    众人都觉得这位公主昏头了,然则依琳公主却是老房子着火,立志非程耀不嫁。蒋太后拗不过女儿,只得一面安抚她答应到皇帝那儿说情,一面请来宫中众嫔妃做陪客,哄她玩乐,免得她成天嚷嚷改嫁的事。

    蒋太后本来还想请夏桐帮忙说上一嘴,却被夏桐以照顾孩子为由婉拒了——就算她觉得依琳公主嫁给程耀没什么,顶多算自己跳火坑,可夏桐也不想插手这桩婚事。

    她是皇帝的女人,自然得避免提起从前的追求者。况且,刘依琳若真嫁给程耀,程耀必会想方设法留在京城,那就太麻烦了。

    夏桐只想置身事外。

    结果她不去找人,人却主动来找她。

    夏桐看着面前那匣据说是渤海产的粉红珍珠,眼睛都几乎闪瞎了,看来依琳公主竟是个有钱的富婆——程耀又多了一个追求的理由。

    依琳公主也不跟她迂回,开门见山道:“我希望你帮忙在皇弟面前求情,让程公子调回京城。”

    见夏桐没注意听她说话,光顾着看珍珠去了,依琳公主只得耐着性子重复一遍,心道这夏氏果然小家子气,也不知程耀中了什么邪,偏看上这等货色——除了年轻美貌,自己样样都比她强多了。

    可惜岁月不饶人啊,依琳公主轻轻抚着脸颊,心头止不住的怅惘滑过,陈朗去后,她以为自己的生活将会是一潭死水,谁知就在青春将要耗尽时,却让她遇见程耀,这难道不是老天爷对她的馈赠么?

    她必须把握住最后的机会,不然,这辈子就真的白活了。

    夏桐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这位公主是个天性固执的人,虽然不知程耀用了什么花言巧语来哄她,可想要她改变心意看来是很难了。

    夏桐便笑着摇头,“公主,我一介深宫妇人,国事上哪张得了口?”

    “这也是家事,”刘依琳抿唇,“程耀是我未来的驸马,我不过想他住得近些,日后方便向母后尽孝,这总是人之常情吧?”

    夏桐狡猾的道:“家事就更轮不上我了,上有太后娘娘,同辈里头,也是贵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她们是陛下的表妹,难道不比我说得上话?”

    刘依琳之前见她一脸憨态,还想着皇帝怎恁般没眼光,宠幸一个傻子,如今言谈之间发现她对答如流,是个绵里藏针的性子,倒叫人不能小觑——当然,这未能增加刘依琳对夏桐的好感,只觉得此女心机诡谲,难怪连皇帝带程公子都被她哄得团团转。

    天生的祸水。

    毕竟有求于人,刘依琳不得不将态度放缓和些,“夏昭仪何必过谦,你是皇帝跟前的红人,贵妃和淑妃加起来都不及你,倘你都说不上话,还有谁能帮忙呢?”

    夏桐悠然打断,“但,我为什么要帮呢?”

    刘依琳此时才发现中了对方圈套——这女子从一开始就是猫戏老鼠的态度,根本没打算好好听她说话,故意看她软语相求,不过是为了报之前被人冷落的仇。

    她从来没见过报复心这么强烈的女人!

    刘依琳也懒得好言相商了,横眉竖目道:“你先前那般辜负程公子,害他大病一场,几乎肝肠寸断,如今不过求你说句话你都不肯,莫非要他死在虔州你才甘心么?”

    夏桐心中的确是这么想的,当然嘴上不能如此说,“程耀的病到底怎么来的,你该好好问他,我又不是大夫,还能断人生死教人治病?至于我和程公子之前有何瓜葛,公主,我不知他是怎么跟您说的,但我敢保证,绝非您所听到的那般。”

    刘依琳冷笑,“嫌贫爱富,为了尊荣富贵背弃一个深爱你的男子,夏昭仪,这便是你所谓的隐情?”

    夏桐眉毛抽了抽,嫌贫爱富?程家哪贫了?论起家财,比夏家富裕十倍呢——当然跟皇帝不能比。

    看来这位公主倒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可惜眼瞎,别人三言两语就把她给唬住了,不知幼时看了多少毁人不倦的话本子,满肚子男欢女爱,还真以为天地间有坚贞不移的感情呢。

    夏桐道:“我之所以进宫,是因为三年一度的选秀大比,不得不参加,至于拒绝程家的求亲,跟什么尊荣富贵更不相干,纯粹因为我对程表哥无意。公主,你这样偏听一面之词,会看不清真相的。”

    刘依琳不理会她这番语重心长的忠告,只漠然道:“如今时过境迁,你自然想怎么说便怎么说,何况程公子人在虔州,相隔千里,自然更不能当面对质了。”

    夏桐:……

    张口闭口都是程公子程公子,不晓得程耀给她灌了多少**汤,连公主的尊严和体面都不顾了。

    其实她也能想象,刘依琳上一段婚姻必定十分美满,可惜夫君早亡,给她留下不小的创伤,她一面沉溺于过去的欢爱不能自拔,一面感伤日渐落寞的人生,年华自然蹉跎下来。

    像她这样的完美主义者,不会轻易接受另一段感情,可巧在此时遇见一个同样深情的程耀,程耀的“爱人”并没有死,可是进了宫,等同于是死了,在这种同病相怜的心境作用下,刘依琳难免将情丝寄托于程耀身上——她爱的并非程耀,而是内心那个曾经鲜活的自己。

    可这种移情同样是致命的。

    夏桐忍不住问道:“公主,是程参事要你帮他求官的么?”

    刘依琳怒目道:“程郎才不是这种人,他总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是我不忍见他辛苦,想帮他稍稍改善些处境罢了。”

    就连赐婚也是刘依琳自己的想法,程耀口头上从没向她求过婚,可刘依琳觉得他眼角眉梢中无不透露出这种意思,只是他生性害羞,不善于表达罢了——但这正是他的可爱之处。

    夏桐听着颇为无语,这公主也是心大,不怕程耀升官之后再把她甩了么?连一纸承诺都不要就贸贸然进宫来讨封,成了是程耀占便宜,失败了却是刘依琳自讨没趣,程耀半点损失也没有。

    偏偏她看不清真相,自以为十分善解人意呢。

    刘依琳还想再劝,可巧春兰抱着小皇子过来,夏桐刚把敦敦搂入怀中,小崽子就两腿一翘,一股清亮的尿液直直溅射出去。

    正好溅在依琳公主身上,下摆沾湿大片。

    还不待她发作,夏桐便含笑道:“公主,敦敦年纪小不懂事,您一定不会和他计较的,对吧?”

    刘依琳只好顶着一身湿渍气愤离去。

    等她更完衣来到乾元殿时,便忿然说起刚才的事。

    刘璋却笑道:“敦敦如此大胆么?朕倒小瞧那家伙了。”

    语气里仿佛还为儿子的调皮而得意。

    依琳公主被噎了个半死,又不好抓着不放,倒显得小题大做,只得继续说起夏桐的坏话,着重在她如何嫌贫爱富上——当然更重要的是是为程耀打抱不平,希望皇帝看他可怜份上,能将他调任到京中。

    刘璋却连连摆手,“欸,夏昭仪并非你想的那般,何况程家不穷,怎就到嫌贫爱富这地步了?朕看你倒是对桐桐多有误会。”

    刘依琳忿然道:“程家是不穷,又怎比得上宫里的娘娘一呼百应来得痛快?听说夏昭仪幼时有人为她批过命,说她贵不可言,想必就因这般,云阳伯府执意送她进宫,巴不得自家出个皇后呢!”

    刘璋不禁来了兴趣,“真有此说法?”

    刘依琳见他听得认真,自是拼命点头,“程公子亲口跟我说的,那位是圆觉寺的清源方丈,出家人不打诳语,难道还能有假?”

    刘璋思忖着,程耀为了取信公主,想必不会在这种事上扯谎,那太容易拆穿了,难道桐桐真是凤命?自己怎么没听她说起过呢?

    刘依琳就看皇帝的脸色渐渐郑重起来,但并非生气,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欣慰。

    她忽然想起,自己方才那句话是不是把夏桐的身价给抬高了?

    可她本意是来诋毁那贱人的呀!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