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拯救计划〕〔封神阴阳〕〔锦乡里〕〔赵旭李晴晴〕〔远古种田:兽王逆〕〔我创造的万事屋〕〔学霸从改变开始〕〔我真不想吃软饭〕〔我真是练气期啊!〕〔美漫世界当宅男〕〔龙门赘婿〕〔海贼首富的嚣张高〕〔我的天赋是复活〕〔我在名门正派做妖〕〔超次元幻想店铺〕〔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凌依然 易谨离〕〔一号战尊〕〔仙君重生〕〔逆天废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激将
    可惜不等她提出抗议, 金吉娜的人便已到了,见面不客气的道:“贵妃娘娘,我也不想来这儿, 可你们大周皇帝执意如此,我也只好将就些了。”

    蒋碧兰:……谁将就谁啊?

    待要去找皇帝分辩,皇帝却不肯见她, 安如海说是北戎使节带着嫁妆单子到了, 皇帝忙着跟他们梳理清楚呢。

    到底有多少嫁妆?蒋碧兰原以为是个不得宠的异族公主,随随便便敷衍过去就是了, 及至见北戎王这样大的阵仗,心里便怯了三分。若金吉娜真得她父王如此爱重, 自己若得罪了她, 岂非连整个北戎都得罪了?

    蒋碧兰还没那种胆量挑起两国纷争,少不得忍气吞声, 将金吉娜的铺盖搬过来。还好金吉娜独来独往惯了,自个儿挑了一间最偏僻的宫殿, 否则两人若比邻而居,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蒋碧兰想向姑母诉苦,谁知蒋太后反过来劝她,“皇帝看重你, 才将北戎公主的婚事交由你操持, 越是这种时候,你越不能卸下肩上担子, 否则岂不让夏氏趁虚而入?”

    蒋碧兰:……

    她看夏桐没有半点要插手的打算,人家巴不得躲清静呢!

    而且蒋碧兰觉着自己也没捡到半点便宜,她好吃好喝待那个破锣嗓子,金奴银婢地供她使唤, 金吉娜却没有丝毫感激之情,依旧见天儿地找夏桐说话,难怪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没正式成亲呢,就知道讨好未来小姑子了。

    蒋碧兰决定以后要生也得生个皇子,生个丫头,哪怕长得再好,也是赔钱货之流,当不得大用。

    金吉娜的婚事就这样顺风顺水办下来了,中间没有任何波折,看来蒋碧兰也嫌这块山芋烫手,并不敢横加阻挠,她反而巴不得快些将金吉娜推出去——宫里多了这么个噪音制造机,害她人都憔悴了不少。

    这时候她就有点后悔当初跟冯玉贞撕破脸,那些保养方子着实古怪,凭她请来多好的匠人,就是做得跟冯玉贞送她的不同——效果也不及成品好。

    蒋碧兰疑心冯玉贞藏了私,待要将她叫来查问,可惜人家现在老鸦另挑了高枝,正眼也不瞧麟趾宫一下,蒋碧兰只好恨得牙根痒痒。

    当然,私怨归私怨,明面上蒋碧兰是不肯露出半分的,并不因与夏桐的交恶而怠慢夏家,反而差人送去一份极丰厚的贺礼,务必要使宾客们都看到蒋家的财力,并成功抢去那对新人的风头。

    夏桐从无攀比之心,自然懒得计较。她也给新嫂嫂送了礼,但除了账面上那份,另有个压箱底的宝贝——是她从宫外搜罗来的一套精美避火图,比起市面上简单粗暴的那些,更含蓄,更有意境,也更能引人入胜。

    夏桐身为宫妃,得赶在宫门下钥前回来,因此并未留下观礼,不过第二天她就把金吉娜召进了宫,细问她昨晚上情况可好。

    金吉娜初经人事,总算有了点羞赧之意,不过那点娇羞跟大周女子比起来不值一提。

    她捂着嘴咯咯笑个没完,“还是娘娘你的法子好,驸马简直像块木头,昨晚上洗漱过后,我说那咱们上床就寝吧,他僵得跟什么似的,还是我拿出你送的那张图,跟他手把手一齐钻研,好容易才成事,哎哟,可把我累坏了!”

    春兰秋菊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都红了。

    夏桐看着却放心许多,小夫妻之间最忌讳什么都不说,夏长松是那种熟人面前能快人快语,当着生人反而木讷,夏桐本来担心两人成亲后会“相敬如冰”,可看金吉娜这一盆火的架势,大概是不用愁了。

    甚至于夏桐期盼的混血宝宝没准很快也能安排上——她还挺期待北戎跟大周通婚会生下哪种孩子,按说相貌上应该更具优势吧。

    阖宫欢喜,唯独依琳公主看着一双璧人却难免暗自神伤,人家洞房花烛,她这厢却冷冷清清。明明她也才二十六岁,难道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么?

    看着金吉娜婚后的幸福模样,更令依琳公主想起程耀,他比夏家小子更俊俏,更富有文才,依琳公主不信自己会过得比金吉娜差。

    蒋太后拗不过女儿软磨硬泡,只得答应将程耀召进京来相看一二。耳听为虚,总得亲自见识见识,才知道此人是否当得她的女婿。

    皇帝问起时,夏桐的神色十分平静,“太后要见便见吧,何况,程参事那治水十方立功不少,于情于理,陛下也该适当对其表示亲厚之意。”

    至于两人从前的瓜葛……谅着有依琳公主在,程耀还不敢十分造次。何况自己连孩子都生了,程耀若还敢造谣那些没影儿的绯闻,这人也太不识趣了些。

    就算程耀这回进京面临加官进爵,并抱得佳人归,夏桐也能摒弃前嫌,心平气和的表示祝贺——她自认为已很仁至义尽了。

    然则皇帝的脸色却不十分愉快,他既不想给程耀授官,也不想让程耀娶公主当上驸马,可现下看来,似乎连老天爷都站在那小子一边——连太后也松口了。

    夏桐小心翼翼道:“陛下还惦记着那些风言风语么?”

    当初金銮殿上的惊人之举,已经让夏程两家名噪一时,如今又添了位守寡的公主,可想而知街头巷尾会添多少谈资。

    她若是皇帝,也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刘璋看了眼她忧心忡忡的面色,温和的道:“放心,朕没那么小气,这回不关你的事。”

    犹豫片刻,还是将清源大师那番提醒之语婉转道来。

    夏桐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他是妖怪变的,清源大师真这么说?”

    “大师并未明言,只是暗示了朕一番。”刘璋蹙眉道,“但若并非如此,还能有什么缘由?”

    无论是妖怪化形,还是厉鬼夺魄,哪一种都不是正常人能接受的,刘璋既不想皇姐跳火坑,也不愿程耀的官越做越大,给了他放肆的资本,甚至做出危害社稷的事来。

    本来想缓一缓的,谁知依琳公主这个恋爱脑片刻也等不得,愣是说服了太后,这会子已派人去虔州传话了。

    夏桐心中有鬼,连劝皇帝破除封建迷信的勇气都没了,反而惴惴的道:“大师还有没有说过别的什么?”

    毕竟她跟程耀的来历其实差不多……同属孤魂野鬼之流。

    刘璋很不解,“为何这么问?”

    “没什么,”夏桐急忙摇头,一面讪讪地挤出点笑,“妾就是有点好奇。”

    刘璋心想那凤命的事自个儿虽信了七八分,可焉知夏桐是否扶不起的阿斗,何况凭她眼下的才具仍需磨砺,还是别提早告诉她,省得她学着飞扬跋扈就不好了。

    便只含糊的道:“只是些零碎的佛言谒语,朕也忘得差不多了。”

    两人各怀心事,没一会儿,刘璋径自起身,“你歇着吧,朕再去同母后好好商量,看能否让她老人家改变主意。”

    夏桐心知蒋太后是个耳根子软的,被依琳公主灌了一肚子**汤,这会子多半已信了程耀是个好女婿。本朝以孝治天下,即便亲姐的婚事,只要太后肯做主,便是皇帝也难有微词。

    可方才听了皇帝半吐半露的一番话,夏桐却愈发不安起来,程耀当初下死劲来追求她,似乎就因为她那贵不可言的命数,但,清源大师会否算出了别的什么?程耀会不会也知道她是个穿越者呢?

    这些年她咸鱼惯了,还以为自己已成功本土化,人家看不出端倪来。可倘若程耀当真握有她的把柄,那么,不单是她,就连敦敦的前途都会受到威胁。

    不行,她得解决这个麻烦。

    夏桐让人去传冯玉贞来,此刻她心里有个大胆的计划——当初临江王都能在中秋家宴上失态,以致栽下湖去,那么,只要原样复制一遍,就算不能将他溺死,可出了这番丑,程耀自然无颜再踏足京城,也无颜再迎娶公主。

    只要远远将他打发走,自己的处境自然就安全了。

    冯玉贞听闻关雎宫传召,起初倒很高兴,以为夏桐终于改变主意,愿意将她举荐给皇帝侍寝,来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

    及至见夏桐并不打算分宠于她,而是让她去魅惑一个小小的虔州参事,冯玉贞的脸立刻垮下来——她又不是青楼画舫里的流莺,还能一双玉臂千人枕不成?

    就算程耀就快当上驸马爷,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女人的地位会因为男人水涨船高,反过来却未必。她压根不觉得这位算得贵人。

    夏桐也不着恼,反而闲闲笑道:“你是不愿,还是不能?”

    毕竟程耀连一国之尊的公主都能迷惑,任他予取予求,哪看得上区区美人?他要是真跟冯玉贞杠上,才不知鹿死谁手。

    冯玉贞咬牙,“你在激我?”

    系统在她脑中拼命叫嚣,“宿主!别信这女人的鬼话,她根本是在利用你!”

    夏桐笑眯眯地给她倒了盏茶,“是又如何,难道你怕了?京城第一美人,到底也不过是个名头吧,那些空具美貌的,在世人眼中不过是花瓶而已,他们更愿意追求的,还是依琳公主这种家世良好、又温存体贴的女子。”

    冯玉贞只觉一股血气直往上涌,激得她昏了头,“胡说八道!夏桐,别以为姓程的从前迷恋过你,你就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等着瞧吧,只消他看我一眼,我保准他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

    系统:……

    要不要这么容易上钩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15 23:54:21~2020-10-16 23:51: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兰心诺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