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临天下〕〔斗罗之寂灭雷霆〕〔废土追凶者〕〔相思未寒情刻骨〕〔权宦为夫〕〔百里绯月长孙无极〕〔三国从单骑入荆州〕〔陆爷的小祖宗又撩〕〔锦衣玉令〕〔时雍赵胤〕〔大佬又被主神套路〕〔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神医狂婿〕〔龙王医婿〕〔总裁夫人她是全能〕〔火影之开局给白牙〕〔这没名没分的日子〕〔重生王牌妻:偏执〕〔武神基因〕〔秦烟陆时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97章 搅局这人到底打哪儿冒出来的?……
    系统都快无语了, 轻轻在冯玉贞脑海中提醒道:“宿主,你可得想好了,这位程郎君身份不高, 赚不来多少爱慕值, 相反, 若此事万一暴『露』, 你的前途或许得毁于一旦。”

    皇帝爱惜夏昭仪, 即便她跟程郎君有些风言风语,皇帝看在皇长子的面上也不会计较, 宿主却没这底气。

    冯玉贞亦有些懊悔失言,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在夏桐跟前大放厥词, 这会子再收回去像什么样?

    何况夏桐虽是故意激将, 说的那些话也太欺负人了,为了扞卫上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声, 冯玉贞怎么也不能丢这个脸。

    不过, 她也不会白白为人冲锋陷阵, 冯玉贞冷静的道:“事成之后,我有什么好处?”

    夏桐莞尔,“我会向陛下上书,晋封你为婕妤。”

    冯玉贞想了想, 光凭她自己的力量,这辈子恐怕都只能当个默默无闻的美人,夏桐虽说不愿帮她承宠, 可晋位也算得小小回报了——其实比起里子,冯玉贞更看重面子,不管能否侍寝, 只要明面上她是皇恩眷顾的宠妃,冯玉贞那颗虚荣心便极大满足,她才不想生什么孩子呢,除了损害身材,对女人没半点好处。

    计划已定,冯玉贞径自起身,“行,那就这么说好了,但愿你别失言。”

    心想到时候若东窗事发,她便把夏桐也拖下水,谁都别想好过——反正程耀之前口口声声要娶的是她夏桐,这麻烦本就是她自找的。

    回去之后,冯玉贞便抖擞精神,让系统调出面板上的资料查看——这上京城的人口无论哪家哪户,男女老少,系统都有一本账,当然平时不会细看。

    它不但把程耀的家庭背景翻了出来,还将本人轮廓以3d投影的模式清晰展示在宿主脑海中。

    冯玉贞登时眼睛一亮,“果然是个美男子。”

    系统:……

    好吧宿主的颜控属『性』它其实早该了解,冯玉贞之所以迟迟不肯放弃攻略大周皇帝,除了帝王身上自带的滔天气运外,容貌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这位程公子同样长了一张好脸。

    系统娴熟地为宿主介绍了家庭出身、学历背景、『性』情喜好等等,而在念及最后的生辰八字时,他却忽然怔住。

    冯玉贞皱眉,“怎么了?”

    一般人的命格都是生下来就注定的,从年庚八字就能得到,这也是她选择攻略对象的重要指标。

    系统呆滞片刻,哼哼唧唧的道:“这位程公子的气运,似乎分外强大,少则位极人臣,多则甚至能裂土封王。”

    但奇怪的是,他在本地待了快近百年了,之前从未注意到这颗紫微星,究竟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且这股气运似乎是天然自带,而非受本朝国运所影响,这就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了。

    冯玉贞不懂这些,她只要知道此次任务收益不菲就够了,原以为夏桐给她挑了只小虾米,谁知居然是条大鱼,冯玉贞几乎都要感谢她了。

    她自信满满的道:“凭他多么厉害,最终也不过是本宫的裙下之臣。”

    系统:……

    宿主这种天生的乐观劲,它真是佩服得很。

    *

    夏桐把冯玉贞这个危险品放出去就诸事不管了,自个儿只安心在关雎宫中消夏。虽因程耀即将到来而有些惴惴,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迟早得要面对的。现在她已不像初进宫那样龟缩不前了,有了孩子,她事事得以孩子的利益危险,旁人、尤其是这些不相干的人,不过是过客罢了。

    从西山回来,她重又练起了字,心静自然凉,没有比坐在桌前一笔一划习字更能宁神静心的了。

    内务府的账目翻看得差不多了,皇帝又为她找来花名册临摹。

    夏桐还是头一次发现宫里竟有这么多人,她自己是够俭省的了,可自从添了敦敦之后,关雎宫也热闹不少。除了日夜轮班照顾敦敦的四个『奶』娘,还有负责清扫便溺的宫女,负责守卫的太监,就连花房都派了个专门侍弄花草的老宫人来,以免哪些气味不相宜,冲撞了小皇子。

    布置这么多人手,光俸银便是笔不小的数目,难怪宫里每年财政都是笔不小的开支——蒋太后和蒋贵妃那里的排场就更不消说了。

    夏桐背后不说人短,只拿自己宫里打比方,“妾觉得四个『奶』娘实在太多了,不如裁去两个反倒省事。”

    她自己本身就在喂『奶』,『奶』水也算得上充裕,『奶』娘们除了日常照看,其实帮不了多少忙,何况,随着敦敦渐渐长大,『奶』娘们总归要辞掉的,按大周朝的惯例,约莫等小皇子十岁上下,便只留下一个,其余的都打发出去。

    既然早走晚走一样,何必费这功夫呢?

    刘璋道:“这些是宫里定制,你若贸然裁了,太后必定不喜……”

    见夏桐耷拉着头,刘璋只得好言解释,“当然,规矩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如此才能保证她们对你和敦敦的忠心,用起来也才会更顺手。”

    夏桐不解。

    刘璋耐心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倘从开始便定了是这拨人服侍,她们又会在小皇子身上用多少心力?反之,先多多安排人手,她们为了脱颖而出,自然会加倍在你面前表现,如此,你才能选出最好、也最合适的膀臂。”

    夏桐懂了,其实有点像狼群策略,为了让羊肉变得更结实劲道,放牧时故意引几只狼在后头追赶,这样,牧民才能得到最好的收成——宫里的竞争就有这么残酷。

    难怪几乎每个宫都存在人员冗余的问题,原来不是皇帝不想管,是必须如此,将来若面临大波裁员,也能得到及时的补充,选宫女毕竟不是件容易事。

    夏桐其实只是有感而发,并没打算让皇帝照她的意思去裁人——她还没协理六宫,真如此不就成越俎代庖了?

    既然疑『惑』得到解答,夏桐很快就自己想通了,兴冲冲地朝皇帝道:“陛下,咱们晚膳叫个羊肉锅子吧?”

    刘璋皱眉,“大夏天吃什么锅子,再说,这时令哪来的羊肉?”

    夏桐:“……那么鹿肉也行。”

    她记得上个月皇帝去西山打的那些狍子野鹿还没吃完,大半都风干存在地窖里,正好可以做个冷盘,还有之前酿的鹿血酒拿来佐餐。

    刘璋看她的目光就多了几分炽热,“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朕明白了。”

    便唤来安如海,让他下去安排。

    夏桐:……明白什么了?

    结果晚上她没吃几块鹿肉,倒是吃了一顿香喷喷的人肉——她把皇帝的肩头都快咬破了,这狗男人怎就那么大力!

    她感觉比坐马车还折腾得厉害,浑身都跟散了架似的,早知道就不给他喝那鹿血酒了——她也不晓得副作用会这么大呀!

    刘璋却是心满意足地抱着她,“桐桐,咱们给敦敦生个公主作伴吧。”

    夏桐选择装死,再说,这个也不是她能决定的呀,虽然敦敦在这宫里孤零零没个作伴的人也怪可怜就是了。

    还是顺其自然吧。

    *

    程耀是在六月上旬赶回的京城,正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候,虽然热得满头汗,心里却很高兴。依琳公主果然是个很好骗的女人,这么三言两语就上了当——他忽然觉得娶这位公主也不算坏事,凭刘依琳对他的爱恋,日后定能好好当个贤内助。

    当然,他亦不会因此跟夏家撕破脸就是了。

    程耀先去找了夏长松一趟,本想跟这位发小叙一叙旧情,谁知门房却告诉他,少爷跟新夫人出门游历去了,大概得过几天才会回来。

    程耀也听说夏长松被那北戎公主选为驸马的事,心里直怨他荒唐,那种茹『毛』饮血之地出来的女子有什么好的,个个粗枝大叶,可见夏家人的眼光都不怎么样。

    夏桐亦是个糊涂的,以为入了宫就万事无忧了,殊不知那位皇帝陛下并非寿征,日后留下她们母子,可有苦头吃呢!

    当然,这些都不关他的事就是了。程耀如今只想安心将依琳公主哄住,别叫人坏了大计——先前是他太过固执,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如今他可不会跟个『毛』头小子一样冲动了。

    入宫递了拜帖,便有人引他去往内廷。

    从御花园的石径穿过,依琳公主正在抄手游廊的尽头等着他,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你来了。”

    程耀微笑着跟她颔首,一个字也没开口,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仿佛蕴藏着无限情意。

    依琳公主就觉得自己果然没看错人,程耀若非真爱她,怎会在这大热天里不顾舟车劳顿日夜兼程赶来?

    正要让情郎来尝些冰碗歇歇气,身畔一把娇娇细细的嗓子忽然道:“香橼,你确定没记错么?我那镯子果然掉在这里了?”

    原来是冯玉贞和她的侍女,两人俱穿着一袭薄衫,香汗微微,娇喘细细。冯玉贞头上还顶着一个简陋的花环,似乎是随手拿路边的嫩花嫩叶编的,『插』在她头顶却说不出的合适。

    依琳公主瞧见她这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当即便黑了脸,“冯美人,你来干什么?”

    冯玉贞提着裙摆轻轻致了一礼,“公主。”

    一面恍如无意的抬起脸来。“这位是……”

    依琳公主忽然觉得不妙,她看程耀的眼神就像蟒蛇抓住了猎物,这人到底打哪儿冒出来的?

    程耀也发觉了,他见识过不少女子的媚眼,可像眼前这位如此抛得如此生动且熟练的,还是头一次见。

    他也笑起来,“在下虔州参事程耀,字光祖,见过美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