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卿卿封九枭〕〔霍明澈〕〔大佬甜妻宠上天顾〕〔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爱你成瘾:偏执霸〕〔顾九辞霍明澈〕〔战龙临门陈宁宋娉〕〔娘亲嫁到父王快跑〕〔神级医婿〕〔镇天神婿〕〔顾九辞霍明澈〕〔少帅临门〕〔战龙临门〕〔镇天神婿〕〔欠你一世深情顾九〕〔豪门总裁你欠揍〕〔夏今安云缚沉〕〔暴君的医妃谁敢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04章 喜信是夏昭仪,她又有身子了
    什么墨水会自己掉颜『色』啊……虽然很神奇, 可想到冯玉贞那些稀奇古怪的化妆品,夏桐也就不意外了——眉笔和墨笔其实差不多哩。

    不晓得冯玉贞的眉『毛』是不是每天画上去的,那样黛青的一抹, 还长眉入鬓, 怎么也不像大周血统能长出来的, 夏桐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冯玉贞光秃秃无眉星人的模样, 自个儿倒觉一阵恶寒。

    冯玉贞见她只顾端详自己, 不由得娇笑道:“姐姐,这回的打赌, 算不算我赢了?”

    其实她当初保证的是会让程耀爱上自己, 这样看,两人都没输;不过她用手段摆了那人一道, 在程耀本就受损的名誉上又狠狠泼了一盆污水, 她自己反成了被人欺侮的可怜虫。

    从这点看,她确实胜了。

    夏桐并非背信弃义之人,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冯玉贞这回帮了她, 她自然不会食言,遂慢悠悠的道:“你入宫已经年余,确实该晋一晋位分了,我自会向陛下提起, 你就耐心等待好消息罢。”

    这回倒霉的可不止程耀一人,经此一役,宫中格局恐怕得大洗牌了。

    程家人许以重利, 又软语相求,总算哄得荷花改了口,承认她与程耀早有私情在先, 那日的意外只是酒醉之下半推半就。

    这般局面对大家都好,也胜过宫中施暴的丑闻,唯一不利的是蒋贵妃——她宁可那死丫头被人玷辱之后一索子吊死,如此还能夸一句刚烈,算她御下有方;结果呢,闹出个私相授受的名头来,这不是明晃晃地打她嘴巴子么?

    无奈荷花已被皇帝派人看押起来,蒋贵妃纵使想『逼』她寻死也不能,少不得自认倒霉。

    刘璋抽空对夏桐道,“其实朕一早就派人去给荷花验过身,她至今仍是完璧。”

    夏桐圆睁着两眼,“那您还一口咬定二人有私?”

    刘璋笑道,“不这样,如何能让程家破釜沉舟?”

    为了救人,程家这下想不娶荷花都不行了,听说还许以正妻之位——不晓得是程家人太过豁达,还是那婢女狮子大开口,咬死了非正妻不做。

    反正皇帝是称心如意了。

    夏桐撇了撇嘴,“陛下为了公主,连道义都不顾了。”

    心里还是挺羡慕的,皇帝与依琳公主并非一『奶』同胞,却能为她做到这份上,不得不说姐弟情深;夏桐虽然也有个疼爱自己的哥哥,夏长松却没有皇帝这样的智慧,能够明辨是非,将渣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刘璋难得见她吃醋,嘴角咧成了一朵花,“朕待皇姐是骨肉亲情,待你却是毕生挚爱,你说哪边的分量更重?”

    夏桐哼了一声,压根不信这种甜言蜜语——七年之痒都没试过呢,这会子谈真爱未免太早了些。

    君无戏言,皇帝亲口指婚,程家自然得捏着鼻子认下这桩亲事。只是,原本的喜气洋洋变成垂头丧气,好好的公主没了,倒要娶一个婢女进门做主母,说出去谁都得笑掉大牙。

    程耀本来想试着挽留一二,然则依琳公主当天就收拾东西,回老家给先夫守陵去了。她堂堂一个公主,还不至于恁般没志气,上赶着给人做平妻。

    程耀的筹谋,到底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荷花脸上倒是喜孜孜的,半点没有先前“受辱”的委屈模样,毕竟对她来说,这也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甚至可称意外之喜。

    蒋碧兰虽恨这贱婢误事,偏偏奈何她不得,只能强撑着脸面出来做东道主——作为她的贴身婢女,荷花当然得从麟趾宫出阁。

    迎亲那日,夏桐大发慈悲,还亲自来为荷花点妆,蒋碧兰立在一旁,脸青得像个没熟的倭瓜。

    这主仆俩的表情真是鲜明的对比。

    程耀一脸丧气进门,看见夏桐的刹那,便知道对方是故意来恶心自己的。

    可他难得的抱了丝希望,想着女人多半心软,见他处境潦倒,夏桐或者会有所动容,替他向皇帝求求情,遂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唤道:“表妹……”

    冯玉贞娇滴滴的嗓子打断他的计划,“程公子,还未贺您新婚之喜。”

    程耀的脸立刻黑如锅盔,他这桩婚事之所以如此窝囊,甚至成为全城笑柄,一小半也有这位冯美人的缘故——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如今人人都觉得他程耀是个三心二意的浪子,辛苦积攒的名声毁于一旦!

    冯玉贞可没觉得半点良心不安,在她手底吃过亏的男人数不数胜,程耀这还算轻的呢,他不过娶了个身份低微的老婆,金吉利可丢了几百头骏马,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上前亲亲热热挽住夏桐的手,“姐姐。”

    自然是提醒夏桐莫忘了她的功劳——她算是抱定夏桐这棵大树了。

    蒋碧兰看在眼里,难免疑心是否两人联合起来串设的计谋,但,夏桐根本不知道她的计划,又怎能及时扭转乾坤,再反咬自己一口?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

    荷花坐在鲜红的花轿上,满眼都是对未来的憧憬。尽管此前她与程公子并无接触,可能嫁给这样一位才貌俱佳的夫婿,以她丫鬟的身份而言已经是一步登天——哪怕是贵妃娘娘亲自挑的也不会比这更好。

    想起蒋碧兰,荷花心里还是挺对不起她的。但,俗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她真帮贵妃娘娘陷害了夏昭仪,且不提看在皇长子的面上陛下会不会处罚,便是真成功了,难保贵妃不会将她推出来抵罪。

    横竖都是赌运气,为何她不能为自己博一回呢?想起蒋淑妃那温言细语的劝说,荷花心底有如涓涓细流滑过。还是淑妃娘娘懂得她们做奴婢的难处,在宫里点灯熬油过一辈子,哪比得上做主子来得快活?何况还是归德侯府这样门第的大户。

    就算程家人暂时不接纳她也无所谓,她已经是夫人了。荷花轻轻抚着衣袖处柔滑的绸缎,唇边『露』出一个极轻极淡的微笑。

    小两口成亲第三日,程耀便携新夫人坐上了回虔州的马车,非但得不到升迁,他这辈子都别想回京城了——出了这样的丑闻,程耀哪还敢回来让人耻笑,还不如在虔州隐姓埋名地过一辈子。

    而且他也休想摆脱这个故意设计陷害他的贱婢,皇帝说了逢年过节会派人往虔州探视,意思他还得好好照顾这女人——程耀光是想想,就恨不得一道天雷贯入马车,把这贱『妇』给劈死。

    偏偏荷花自幼当惯奴婢做惯粗活,身强体健的很,力气保不齐比他还大。又因在贵妃身边狐假虎威久了,惯会拿宫中规矩来压人,程耀每每与其相对,无形之中便矮了一截。

    他觉得自己这趟回京就是个错误。要是他没有攀上依琳公主,也就不会发生这许多事端——再这么下去,他都要恐女了。

    夏桐能理解皇帝为何法外开恩留程耀一条命,从他交出那卷兵书时,他代表的便是一座宝库,她若是个皇帝,也舍不得轻易让他死。

    不过她还以为皇帝要留程耀在京城当个大学士呢,怎么又让他回虔州做牛做马去了?

    刘璋冷哼一声,“他愿意见朕,朕却不愿意见他。”

    冯玉贞便罢,想到这厮背地里不定怎么“意『淫』”桐桐,刘璋就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夏桐道:“那您就不怕他跑了?”

    程耀手段多多,想死遁想必也是很容易的,到时候皇帝上哪找人去?

    刘璋淡淡道:“他还在暴室时,朕就命人给他下了五毒散,这种毒除非每月定时服下解『药』,否则,脏腑灼烧之痛远非常人所能忍耐——他跑不远的。”

    夏桐都想为他竖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用人用到极致,这也就属皇帝了。还好她身上没什么特殊技能,否则也得面临资本家非人般的压榨。

    程耀为了活命,必然不敢藏私,只能乖乖的将那些宝书交出来。不过,换做她是程耀,与其长年累月忍受痛苦与折磨,还不如干脆自行了断,没准灵魂出窍之后又穿回去了呢?

    当然,现在有了敦敦,夏桐便没那么洒脱了。她抱着怀中还在吐口水泡泡的『奶』娃娃,心想她若是只咸鱼,敦敦就是条锦鲤,打从他出世,多少好事跟着来了。

    中秋之前,皇帝宣旨褫夺蒋碧兰的贵妃尊位,降为昭容,宫中上下自是一片哗然。

    蒋太后一怒之下找上皇帝,指责他不该如此铁面无私,贵妃是有错,可仅仅因为不能约束宫人就遭受这般处罚,未免太严厉了些。

    刘璋淡淡道:“您要朕将荷花叫回来么?贵妃犯了什么错,她身边的宫人最清楚,或者您也该仔细听听,这件事的起因如何,到底是贵妃的婢女不检点,还是她自己私心不正。”

    蒋太后哑然,侄女跟夏昭仪的龃龉她一向看在眼里,那日碧兰踊跃引皇帝去捉『奸』,蒋太后便猜到是碧兰定下的计,误打误撞却让她自己吃了苦头,只能算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事情的真相如何,已无从查证。蒋太后也不想细审,免得翻出更多不利的证据来,只是,即便她对蒋碧兰称不上多么喜爱,有时候还嫌侄女太过愚蠢,可她毕竟是蒋家嫡出,更象征着承恩公府在京中的地位,如今骤然由贵妃降为嫔,无疑是莫大的耻辱,世家望族更不知会如何揣测。

    蒋太后苦口婆心,“碧兰虽然有错,那也是因为太在意皇帝你的缘故,否则,她好好的坐在贵妃位上,冷眼旁观,什么也不做,不就立于不败之地么?皇帝,就请看在她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原谅她这回吧!”

    刘璋道:“既然她在意的是朕而非虚名尊位,为嫔为妃不都一样么?母后,您说是不是?”

    蒋太后:……

    理是这个理,可她没想到儿子会不按套路出牌呀,这让她如何应对?

    刘璋收敛嬉容,冷冷道:“母后既然无言以对,就不必再劝说了,正因看在承恩公府的面子,朕才只降她为嫔位,母后若觉得不满意,干脆将人送回蒋家去罢。”

    说罢,便拂袖而去。

    蒋太后知道皇帝是在说气话,可这玩笑里也有七八分真——他一向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事已至此,只好先服软再做打算,反正位分可降便可升,只要碧兰日后好好表现,没准还有东山再起的那天。

    然则,令蒋太后意想不到的是,皇帝刚颁布了废贵妃的旨意,转眼便要给夏桐晋封。

    蒋太后这回可真是一点就炸,那狐媚子已经是昭仪了,再封不就成封妃?

    她不免疑心皇帝故意打压碧兰就是为了给这狐狸精挪位置,他几时昏聩到这地步了?

    蒋太后气势汹汹杀到乾元殿来,发现夏桐也在皇帝身侧,脸『色』更不悦了几分——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笑得出来,以为贵妃之位已是囊中之物了么?

    见了她也不规规矩矩行礼,屈膝时还撑着腰按着肚子,怎么,合着她那把骨头比自己这个老的还经不起折腾?

    蒋太后正要让皇帝好好管管夏氏,谁知刘璋一瞧见她,便满脸灿烂的道:“母后,您来的正好,儿臣正要向您道喜。”

    蒋太后的一张冷脸板得严丝合缝,“什么喜?”

    难道皇帝想通了,打算复立碧兰为贵妃——若如此,还算这夏氏有点眼『色』,懂得让贤。

    刘璋拉起夏桐的手,温柔的道:“是夏昭仪,她又有身子了,顾太医刚向朕回禀过,正想着派人告知母后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