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军神〕〔我给妈咪牵红线〕〔抗战之开局一张十〕〔清卒〕〔一胎俩宝,老婆大〕〔强势婚爱:豪门老〕〔沈蔓歌叶南弦〕〔末日拼图游戏〕〔绝品小神农〕〔快穿之专业打脸指〕〔闪婚强爱:老公,〕〔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凤无忧慕容毅〕〔我靠反转系统吃定〕〔界狱塔叶玄〕〔一颗柔心两目温情〕〔天降六宝:顾总追〕〔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顶级帝婿〕〔雇我吧崇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05章 宸妃能和如此有名的美人儿共享尊号,……
    蒋太后一双浑浊老眼跟掺了白矾似的, 立刻变得清明起来。她锋利地瞪着眼前二人,偏这样巧就有了?夏氏坐完月子才刚刚半年,这么快便又有了身孕, 若是真的, 她运气也太好了些。

    不会是皇帝联合起来做的戏吧?蒋太后知道儿子外表严肃, 内里可半点也不古板, 说是离经叛道都不为过, 以他眼下对夏氏的盛宠,便是捏造皇嗣助其封妃也干得出来。

    蒋太后遂按捺下疑『惑』道:“单单一个顾大夫未必能作准, 皇嗣之事, 还是慎重些为好。”

    刘璋有些不耐烦,“几位太医都来瞧过了, 母后以为朕是轻率之人么?”

    蒋太后不说话, 心想收买太医院虽非难事,可皇帝这样笃定, 到时候总得有东西出来交差, 是骡子是马, 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蒋太后面『色』终于缓和了些,向夏桐笑道:“夏昭仪,你如今有了身孕,万事该格外当心, 中秋家宴还是让别人去『操』劳吧,仔细损了身子。”

    夏桐最近虽在学着理事,可她暂时还没有揽权的打算, 有多大肚量吃多少饭,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蒋太后防着她, 她只温顺的应道:“是,谢太后关心。”

    至于封妃……皇帝正在兴头上,那话蒋太后也不好再说得,不过她绝不肯看着夏桐年纪轻轻就坐上贵妃之位,一旦她掌握了宫中权柄,膝下又有皇长子,到时候恐怕连她这位太后都无立足之地了——蒋太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好容易过了几年潇洒日子,怎肯轻易被人架空去?

    拼着与皇帝撕破脸也罢,一个孝字当头,她就不信此事还能硬做。

    夏桐看着太后悻悻然离去,心里倒没觉得如何,她本来也不想早早封妃,一切都是皇帝的意思——她才像是这对母子打擂台的工具。

    刘璋安抚她道:“放心,母后不过逞一时之气罢了,她老人家盼着含饴弄孙,迟早得松口的。”

    夏桐心想你还是低估了这位母后的魄力,蒋太后若这般好说话,当初就不会把蒋家两个女儿都送进宫来了——她老人家巴不得把儿媳『妇』攥在自己手里呢。

    夏桐却不想任人搓圆搓扁,对这件事她完全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能成固然好,不成也没什么遗憾。

    反正她膝下有个皇长子,腹中又添了个,内务府的份例怎么也短不了她的。

    说起孩子,这回可的确出于意外。夏桐本以为她怀上敦敦是由于灵泉的功劳,可她停用王静怡那灵泉已经快一年了——并非灵泉有成瘾『性』,可作用太过显着,夏桐总担心会患上肢端肥大什么的,故并不敢擅用。

    原以为这辈子有敦敦就满足了,谁知刚过去半年,敦敦就添了个作伴的兄弟姐妹,夏桐想想还是挺幸运的,难道她这具身体本就是适合生育的体质?

    想起皇帝先前偷偷给她灌马『奶』酒,夏桐不免嗔道:“幸而那时还没怀上,不然若出了事,陛下您可担待得起?”

    刘璋赌神发誓说他绝不会再那么干了——其实心里也不后悔,若非那次醉酒后的真心话,他怎能确定桐桐对程耀并无半分私情?

    对他倒是挺有情的——哪怕爱他的脸,那也是爱。

    夏桐对皇帝道:“妾希望这回生个公主,最好跟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都说女儿随父亲,夏桐每每看到皇帝这张脸,都觉得如此优良的基因不流传下去真是可惜。

    刘璋却深情的道:“朕倒希望她像你多些,朕的桐桐姿容绝世,咱们的孩子一定会是世上最漂亮的孩子。”

    夏桐看他说得挺认真的,自个儿倒滴溜溜打了个寒噤——难道她跟冯玉贞处久了,也被染上那层美颜光环?不然没道理啊。

    可能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夏桐如此想着,不由得飘飘然起来,果然彩虹屁是世上最长盛不衰的东西。

    *

    蒋碧兰收到贬谪的旨意,起初也曾哭过闹过,之后倒是渐渐安静下来。皇帝只是降了她的位分,而未有其他惩罚,连麟趾宫仍许她住着,这便是手下留情了——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

    这几天她日三省吾身,也觉得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太多,最大的错误便是御下太过严苛,以致失去人心,连最亲近的侍女都背叛了她,狠狠摆了她一道;如今总结经验教训,蒋碧兰誓要痛改前非,争取将宫中势力拉拢过来,到时候夏桐孤身一人,胜负自然不就分出来了么?

    蒋碧兰先命人送了贺礼去萧婉婉和穆欣欣处,这两人一向有点怕她,如今大家位分虽在同级,却生怕她会拿自己撒气,宁可躲着她。蒋碧兰便要用丰厚的礼物打消二人的恐惧,再趁机抓住她俩的心。

    二人收了礼物,自然得亲身过来谢恩。萧婉婉道:“贵妃娘娘……”

    蒋碧兰容『色』平淡,“我如今已不是贵妃了,你也无须向我行礼。”

    萧婉婉陪着笑,“昭容姐姐……就算陛下如今降了您的位分,可在咱们心里,您永远都是尊敬的贵妃娘娘,那夏昭仪家世泛泛,在宫中资历又浅薄,凭什么倒能站在您前头?”

    昭仪为九嫔之首,哪怕蒋碧兰是仅次于昭仪的昭容,见了夏桐还是得矮一截。

    蒋碧兰一反平时的骄矜之态,由衷道:“陛下立她为昭仪,自然有陛下的道理,何况她育有皇长子,而我入宫多年而无所出,别说是昭仪,哪怕陛下要取我而代之,让她做贵妃娘娘,她也是当得的。”

    蒋碧兰深知世人皆爱怜贫悯弱,这会子她处境潦倒,越是表现得可怜,旁人便会越同情她,相反,那位高高在上的夏昭仪却会招来许多嫉恨。

    谁知萧婉婉听完此语,却立刻大惊小怪道:“昭容姐姐,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蒋碧兰被她说糊涂了。

    “就是陛下要立夏氏为贵妃的消息呀!”萧婉婉一脸不忿,“咱们也是刚刚才听说呢!要说这夏氏的运气也忒好了些,才进宫多久呀,如今又怀上龙胎,陛下怕是连贵妃之位都嫌不够呢……”

    蒋碧兰只觉眼前一黑,脑子里嗡嗡作响,险些栽倒在地,她挣扎着起身,撇下请来的客人不管,直奔披香殿而去。

    蒋映月正在命侍女开库房盘点东西,夏桐身怀龙裔又得晋封,礼物的分量无论如何不能轻了去。

    看见蒋碧兰,她脸上立刻显出欢喜之态,“姐姐!”

    蒋碧兰却没空同她招呼,劈头问道:“陛下要封夏氏为贵妃,想必你已知道了?”

    蒋映月看这样子瞒不住她,只得轻轻点头。

    蒋碧兰尖声道:“你怎么一个字都没跟我提过?”

    鼻翼两端的肉发红且颤动着,让她看上去像老了十岁——可想而知她此刻多么愤怒,

    蒋映月反而镇定下来,“是姑母吩咐不许走漏消息的,姐姐,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蒋碧兰的『性』子太过急躁,一旦得知皇帝刚废了她就为把夏氏捧上去,必然得闹起来,她这么一闹,皇帝只会更添嫌恶,也会下定决心让夏氏身居高位。

    蒋碧兰愤然道:“难道我就眼看着什么也不做吗?”

    蒋映月安慰道:“姑母已经在同父亲商议了,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劝陛下打消主意,姐姐放心便是。”

    蒋太后或许可以容忍皇长子出在外姓女手里,可她绝不容许皇帝这样一步步架空蒋家的权利,夏氏这回休想如愿以偿。

    耐心劝说一回,蒋碧兰总算气平了些,肯回宫等候消息。蒋映月却望着侍女笑道:“其实,陛下愿意立夏氏为贵妃也不算坏事,可惜,她怕是没这福分。”

    这回夏桐冒犯的可不是贵妃,而是太后和蒋家——皇帝的专宠,到底将她推到千夫所指的境地。

    蒋映月其实挺希望有这么个不聪明的人挡在前头,什么事都会方便得多。她已经是淑妃了,很难再往前一步,那么最好的法子,便是让夏桐占住位置,这样,她的好姐姐蒋碧兰便再也爬不上去。

    且蒋夏两家的敌对,无论鹿死谁手,对她而言都只有好处而无坏处。她是一无所有的人,所以,她根本不怕输。

    蒋家毕竟不是吃素的,很快有了反应。街市上开始流传起皇帝将册立夏昭仪为贵妃的消息,就连先前清源大师为她批命的事都有人翻出来说。

    本来,百姓们对于宫里谁得宠谁失宠是不甚在意的,历朝历代的宠妃数不数胜,不都各凭本事么?

    可夏氏这一家子实在太诡异了些,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儿能娶公主便罢了,夏家女进宫才一年有余还不到两年,这就要封妃,简直能破记录了。联想到先前的蒋贵妃并无大错却遭贬谪,众人不免疑心这夏家人是否会什么妖术,不会真是奔着皇后位子来的吧?

    史书上虽然不乏借玄学之说为自己造势的贵人,可那大半是成功者的添砖加瓦,那些不成功的,则成了妖言『惑』众,汉武朝留子去母的钩弋夫人不就是个例子?

    更重要的是,那夏昭仪并非表现出过分出『色』的德行,身为后妃而德不配位,难免叫人质疑——尤其当今尚未立后,贵妃便是六宫之统率,自然要能服众才好。

    眼看着流言愈演愈烈,宫中却再度传来一条惊天秘闻,夏昭仪主动向皇帝辞去了贵妃之位。

    蒋家人:……

    说好的刚到底呢,怎么这么快就服输了?不过,夏桐如此识抬举,对他们也算喜事一件,至少这狐媚子的上位路被堵住了。

    然而紧接着,皇帝却另外下了旨意,册封关雎宫夏氏为宸妃。

    这下众人都傻眼了,你说夏昭仪不堪为贵妃嘛,好嘛,他就生造一个;且这回谁也不能拿德行来说事了,毕竟夏昭仪之前主动辞去贵妃之位了,证明她具备谦逊的美德,是皇帝于心不安才想着补偿一二。

    谁要是还来质疑,那不成没事找事么?于是京中哑口无言。

    夏桐捧着那道温热的圣旨,心中着实感慨,论起玩弄权术,没有比皇帝更厉害的,蒋家这回输得不亏。

    至于这个封号,不晓得皇帝是随口想的还是从字典里翻出去的,反正夏桐看着很开心——正好她住关雎宫,如今又封了宸妃,皇帝莫非是在夸她像海兰珠么?

    能和如此有名的美人儿共享尊号,夏桐倍感荣幸。什么贵妃,她才不稀罕呢。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