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07章 无眉星人夏桐承认,这一刻,她真的被……
    要晋封就得立下功劳, 她没有冯玉贞那样天生绝美的容颜,就只能凭实力说话。

    李蜜斟酌一回,小心问夏桐道:“我能捎一只回去么?”

    有空间并不表示是万能的, 她那里虽然材料不缺, 可像玻璃这种东西值钱的并非原材料, 而是工艺和配比——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光看典籍恐怕不够,还得有现成的东西拿来对比, 才知道怎样熔炼成型。

    当然, 她也知道这波斯国进贡的玻璃杯十分贵重,听说库房里统共也才十几只, 皇帝都舍不得拿来待客, 却悉数赏给了夏桐,可见对方会多么珍视。

    夏桐故作为难了一会儿, 半晌才点头道:“罢了, 念在咱们一起入宫的交情, 便赏你一只也无妨——不过,你打算做什么呀?”

    李蜜陪笑道:“没什么,不过看它样子小巧,又晶晶亮怪惹人爱的, 拿来『插』瓶正合适。”

    她本就擅长培植鲜花,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李蜜不愿坦诚自己想做研究,一则是心里没底, 担心失败会惹人耻笑;二则,若真被她琢磨出玻璃配方,这玩意可是暴利, 她可不想让夏桐拣了便宜去,总得亲自到皇帝跟前邀功才好。

    夏桐面上装作深信不疑,让人拿牛皮纸包了只大的给她,“行吧,那你可得小心收藏着,别弄碎了——这东西可不禁摔。”

    李蜜心想不弄碎她怎么分析里头成分?不过,要真能造出来,复制百十来只一模一样的并非难事,大可拿来交差。

    心里嘀咕了一回夏桐的小家子气,方珍而重之接过那玻璃瓶,乐颠颠地回景福宫去。

    夏桐扭头朝春兰道:“看来今年就能用上大块的落地玻璃窗了。”

    厚重的棉布帘虽然保暖,却不怎么透气,又容易挡光,夏桐可不想成天闷在屋子里,还是光明锃亮的现代化卧室更合她心意。

    春兰不懂,只觉得她异想天开,“娘娘也太会说笑了。”

    夏桐笑了笑,并不多做解释。其实,她或许比李蜜更相信她的能力——若没十足把握,李蜜也没胆量从她这里要走御赐之物。

    接下来,就得看李蜜怎么好好表现了。

    不枉她今日将那些杯盏拿出来炫耀一番。想到肚子里这个孩子出世之后,兄弟或者兄妹俩都能住在温暖透亮的大房子里,夏桐由衷憧憬那样的生活。

    毕竟这么强大的金手指,不加以利用就太可惜了——哪怕是别人的也照用不误。

    *

    封妃是大事,按规矩得敬告宗庙,还须有礼部准备祝辞祭文,此外,吉服的制作也十分繁琐且费工夫,因此皇帝斟酌之后,决定将册封礼放在一月之后举行——那时候夏桐的胎气也差不多稳固了。

    冯玉贞封婕妤就相对简单,只消穿上一身吉服在乾元殿外叩个头,再到各宫娘娘那里拜见一番就行了。

    她其实很希望皇帝出来见她,可惜并没有,刘璋只是让安如海站在帘外循例宣读了一番圣旨,接着就让她自个儿回宫去了。

    冯玉贞不免略觉失望,可要她跪着等皇帝回心转意,她又没那个勇气——今年秋天的风冷得很,飕飕往脖子里钻呢!

    只好认命地到各宫去叩头。

    蒋太后待她倒很不错,还赏了她一挂伽南香制的念珠,戴在颈上香喷喷的,唯一的不足是看着像个吃斋念佛的老太太,让她瞬间长了十岁。

    蒋映月就不说了,对谁都是一副温婉可人模样,不过冯玉贞出于女人敏锐的直觉,在这位淑妃娘娘面前却不肯大意——她很怀疑蒋贵妃的倒台就是因为这位庶妹的缘故,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她就不信天底下真有心地善良的圣母。

    温德妃和徐贤妃受礼时眼中却有掩藏不住的嫉恨,冯玉贞看着很是高兴,这才像话嘛,她乐于看到其他女人对自己的敌意,这正是证明魅力的方式。

    于是冯玉贞在接过赏赐低头谢恩时愈发轻言细语,声调也比平时嗲了八度,直把这两位高贵的世家女子气得够呛,心里暗骂到底是贱婢所生,就会这些狐媚伎俩,也不知皇帝看上她哪点。

    冯玉贞心满意足地招摇一回,最后才来到夏桐宫里。实在是夏桐这个宸妃有些不伦不类,说是四妃之首吧,她又不理事,何况名正言顺的妃首该是贵妃,可若说她地位不高罢,她的恩赏又是最多的,哪怕还未行过册封礼,皇帝送来的赏赐都快把库房给堆满了。

    比她资历长的几位娘娘都及不上她。

    夏桐倒是向来与人为善的,皇帝不说怎么排,她就自愿居于末位,见了蒋温徐等人皆称姐姐——本来这些人的年纪皆比她大。

    于是宫中方相安无事。

    也是基于这个原则,冯玉贞才最后来向夏桐请安,当然,她私心里也存了点向夏桐炫耀的意味。瞧瞧,皇帝虽然没碰她,送来的赏赐可是半点不少呢!

    夏桐一眼看到她脖颈上的浑圆念珠,“这串佛珠质地紧实,颗颗大小均一,可见做工不错,是太后娘娘赏的吧?”

    冯玉贞得意的按着前胸,“姐姐好眼力,正是。”

    一面絮絮说着太后对她有多么慈爱,简直把她当亲闺女疼呢,什么体己话都跟她说——旁边的春兰听着忍俊不禁,人家正经闺女都没说这话,冯婕妤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冯玉贞我行我素惯了,自然不在乎一个奴婢怎么看,正说得来劲,一面眉飞『色』舞地暗示夏桐,皇帝三日后会去宁寿宫探望太后,而蒋太后也会适时将她推出来,毕竟夏桐这么频频有孕,宫里总得有人伺候皇帝身子呀!

    至于成不成功,这个冯玉贞未曾细想,反正先过了嘴瘾再说。

    夏桐却炯炯有神看着她那串佛珠,直令冯玉贞『毛』骨悚然,“怎么了?”

    夏桐摇头,又径自沉『吟』起来。

    冯玉贞更不安了,催促道:“有什么你快说呀,咱们姊妹之间难道还隐瞒?”

    一时间脑中掠过许多传闻,譬如夏桐有阴阳眼,能看到鬼神之类——难道这东西反而是招邪的?

    夏桐叹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串佛珠颜『色』格外深些,又有股淡淡的异香,怪好闻的。”

    冯玉贞也是看过不少宫斗剧的人,本来还没觉得如何,被夏桐这么一提醒,越想越觉得诡异,难道这串佛珠事先在香料里浸泡过?难道是麝香?蒋太后想利用她争宠,又不想让她有孕,才用了这个阴毒的法子?

    冯玉贞再也坐不住了,“姐姐,我宫里还有事,得先回去了,改日再来陪你说话。”

    春兰看她匆匆离去,忍不住朝地上啐了口,“瞧她那轻狂样子,娘娘三言两语就把她吓住了,这么点胆子还敢到娘娘面前来狐假虎威呢!我看她回去就得立刻请太医。”

    夏桐笑道:“别说那佛珠没什么,便是真有,太医也不会跟她说的。”

    其实她方才那番话纯粹唬人来着,太后先前也送了她一模一样的,哪来什么玄机——上好的沉香木本就比寻常木料颜『色』要深,太后宫里又常年焚香,沾上些气味也在所难免,凭蒋太后的身份地位,还犯不着用麝香这种下作东西。

    不过冯玉贞一向爱疑神疑鬼,让她多担惊受怕几天也好,不然照这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劲头,夏桐恐怕会被她给烦死。

    要是能离间她跟蒋太后的关系就更好了,不然冯玉贞要是真借了太后东风爬上龙床,日后恐怕会连床笫间的细节一五一十都说给夏桐听——夏桐就算不吃醋,也不想天天听这种没营养的对话。

    正说着有些口渴,夏桐因让春兰去倒碗酸梅汁过来,春兰道:“那梅汤收敛又伤胃,喝多了怕是不相宜,正好前日内务府送来两瓶清『露』,奴婢为您冲一盏来吧。”

    夏桐点点头,其实她这一胎倒不怎么爱吃酸的,不过梅汁总比白水好喝,装在透明杯里也好看。

    当然换清『露』也不错。夏桐原以为这些不过是古人耍的小聪明,其实和掺了香精的饮料差不多,及至春兰端来一瞧,她瞬间便放出亮光来——滋味醇厚,是十足十的酿造工艺,还不涩牙。

    颜『色』也好看,是淡淡的玫瑰粉『色』,盛在皎洁的玻璃杯中,如同桃花盛开的海外仙山,夏桐爱不释手,“还有么?”

    春兰道:“陛下不爱这些甜丝丝的饮品,娘娘若喜欢,只管往库房取去。”

    夏桐琢磨着,这个给敦敦喝也不错,皇家的孩子断『奶』虽晚,这时候也差不多该打算起来了,拿这种好看又好喝的饮品充作辅食间歇,正好能分散宝宝的注意,省得他成天馋『奶』水。

    正计划着,外头忽然一阵喧哗传来,夏桐让春兰出去看看,谁知秋菊惊慌失措的跑进来道,“不好了!娘娘,冯婕妤跟王才人闹起来了。”

    夏桐赶到时,就看到冯玉贞被王静怡泼了足足一身的水——从弥漫在空气中的甘甜气味判断,应该是掺了灵泉的。

    夏桐的第一个反应是心痛不已,灵泉是这么用的吗?简直跟用钞票砸人差不多。

    可随即她就被冯玉贞脸上的模样惊呆了,那简直像一团融化在一起的胶质,五颜六『色』,缤彩纷呈。

    看来灵泉的卸妆效果也很不错。

    更叫她诧异的是,冯玉贞居然真是无眉星人。她就那么随手在脸上抹了两把,眼睛上方便成了光秃秃的荒漠。

    夏桐承认,这一刻,她真的被吓到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